20 小时的直飞航班有多折磨?澳航这周让员工先试试

商业

10-17 17:51

93 小时,六次中转。

这是澳洲航空于 1947 年执行从悉尼飞往伦敦航程合计耗费的时间和中转次数。

▲ Lockheed Constellation 是当时执行从悉尼飞往伦敦航班的机型,图片来自 Qantas Founders Museum

现在,澳洲航空计划将这趟航程以直飞的形式完成,用 20 小时将乘客带到世界的另一端。

该航程将刷新新加坡航空设下的将近 19 小时直飞航程记录(新加坡直飞纽约),成为全球最长的直飞航程。

当然,前提是澳洲航空在测试后还是决定要推出的话。

这趟 20 小时的直飞航程不仅要求飞机本身技术改进,同时得考虑坐飞机的人身体能否吃得消,最后,还得保证这是一项能盈利的生意。

员工先当小白鼠,体验超长直飞之旅

▲ 图片来自 IFC Center

伦敦直飞悉尼的航程是澳洲航空提出的超长航班项目 Project Sunrise 的一部分,该项目还包括了纽约到悉尼直飞航班。

当地时间本周五,澳洲航空将首次进行试飞测试,从纽约直飞悉尼。

▲ 澳航规划的两条超长直飞路线,图片来自 《彭博社》

和伦敦直飞悉尼的 20.5 小时的航程相比,纽约的航程稍微短一些,但也需飞行 19.5 小时。届时,飞机上不仅将承载数十位员工「旅客」,同时还会配备科学家和医学研究人员,检测观察人体对这次长途旅行的反应。

我们从对昼夜节律的基本理解可知,出发和到达地的时差越多,以及向东飞行都会让人时差反应更严重。

Stephen Simpson ,他是悉尼大学查尔斯·珀金斯中心的负责人。这个机构也是澳洲航空研究时差带来身体不适的合作伙伴。

去年,两者合作的研究已经带来了一些改变。

在伦敦往珀斯的航班上,澳洲航空就根据研究调整了飞机餐。航空公司会在特定时间为乘客送上带有色氨酸(一种可促进睡眠的氨基酸)的热可可,同时,飞机餐也会限制包含辣椒等刺激性食材的使用。

在这次的纽约航班上,航空公司同样量身订造了新的菜单,并对机舱内的灯光进行了调整——在特定时间开启高强度的短波长灯光,模仿自然日光,帮助乘客调整生物钟。

对不少人来说,乘坐长途飞机还会是带来心理压力。《彭博社》记者 Sarah Wells 曾体验了新加坡那趟 18 小时+ 的航班(商务舱):

坐到第 14 小时,这漂亮的新飞机开始让人感觉像个豪华监狱……就算能再来一杯「含羞草」(鸡尾酒)也没法让我对自己还在空中这个事实感到开心。

▲ 新加坡直飞纽约航班商务舱,图片来自 《彭博社》

为了更好地了解乘客在试飞中的心理和生理反应,参与纽约试飞之旅的旅客都将配备智能穿戴设备,以记录他们在行程中的心理状态、焦虑程度、免疫系统以及睡眠模式等。

我曾见过有人在(长途)飞行后一整周的状态都很差。

Conrad Moreira 说道,他是诊所 Travel Doctor-TMVC 的医疗主管。因此,对乘客体征的检测在出发前一周就已经开始,而且在乘客下飞机后也将持续一段时间。

更轻的飞机,更少的旅客,怎样才能算出一笔好生意?

这次试飞,澳洲航空将采用波音的 787-9 Dreamliner。和一般飞机相比,它的重量更轻,油箱更大,同时还在机翼底部和货仓空间增设了储油空间,以保证燃料足以支持 20 小时飞行。

▲ 图片来自 Economy Traveller

不过,这些油箱不一定会全部用上,因为过多装载汽油也会增加飞机重量,进而耗损更多汽油。

多年来,空客和波音两家制造飞机的公司都在想方设法提高飞机效率。拉夫堡大学航空专家 David Gleave 认为,「新技术意味着更轻的引擎和更高效的飞机」,同时,燃油效率提高了,需要带的汽油也将对应减少,飞机整体重量也会减轻。

此外,还有另一种让飞机变轻的方式——减少旅客。

▲ 图片来自 Travel + Leisure

据 Gleave 分析,每十位乘客就会为飞机增加一吨的重量,因此,如果安排有限的乘客座位成为了另一个澳洲航空需要考虑的问题。

现有最长的直飞航班——新加坡直飞纽约,采用的是基于空客 A350-900 改造的 A350-900 ULR 机型。按一般飞行来说,标准的空客 A350-900 能承载 253 名乘客,但新加坡直飞纽约的航班却只设置了 161 个座位,减少了乘客的重量。

乘客少了,单价来补。

▲ 图片来自 Executive Traveller

新加坡航班直接取消了一般经济舱,设置了 67 个商务舱座位,94 个豪华经济舱座位。

澳洲航空 CEO Alan Joyce 曾表示,澳洲直飞纽约和伦敦的航班都将设置经济舱、豪华经济舱、商务舱和头等舱,但并没有透露具体比例。

由此可见,即便本周试飞一切顺利,乘客们也没因长途飞行而「身心受创」,澳洲航空最后还是得算清楚,长途航班应该怎样做,或者到底是否有可能做成一门好生意。

除了本周五的测试,澳航还将于今年举行从伦敦直飞悉尼的测试。如果结果如意,这些超级长途航班最早将于 2020 年推出,甚至还会推出更多从澳洲前往北美和非洲等地的超长航班。如果数字算不来,Joyce 的处理方式也毫不含糊:

如果最后经济上的数划不来,我们会取消这个项目。

题图来自 New York Post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用 iPhone 8 的我还是不时拿不稳手机。工作邮箱:fangjiawen@ifanr.com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