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进步了,名人也能「死而复生」捞金了

商业

11-15 13:11

赵忠祥给你录视频、拍合影、写字画画算什么?和国外最近的风波比起来,赵忠祥用名声赚钱的争议都不算争议了。合理交易,你情我愿,退休主持人发挥余热再就业,还能创造更多经济价值。

但如果交易不是「本人」允许的,应该怎么办呢?

1955 年,美国著名男演员 James Dean 逝世,英年早逝的他一生只演过三部电影,但这并不妨碍他在人们心中的超高地位。作为百年来最伟大的男演员第 18 名的演员,他塑造的颓废沉沦又叛逆的青年可以说是经典中的经典。

现在经典要「复出」了。

在逝世 64 年之后,电影《寻找杰克》即将成为 James Dean 的第四部作品。这部电影的导演在接受《好莱坞报道》采访时表示:「这个角色很难演,需要一些极端复杂的人物塑造。经过几个月的寻觅,我们终于找到了完美的人选,那就是 James Dean。」

已逝之人重回大银幕,需要技术来辅助,这次的「神器」是 CGI。

这个技术我们在《速度与激情 7》中已经见过了。虽说保罗·沃克的两个兄弟都参与了拍摄,但更多的影像内容还是来自前六部电影积累的素材,CGI 技术对演员进行脸部渲染,让在拍摄过程中不幸离世的演员能够更好的和观众道别。

用的技术都差不多,为什么第一个就引起了那么多的争议呢?

第一就是本人的意愿。保罗·沃克离世时正在参与《速度与激情 7》的拍摄,可以说拍摄这部电影是他的工作,也是他的义务。最后打着「保罗·沃克遗作」的电影票房大卖,他的家人也能受益,算是履行合同的同时让利益最大化。

正因如此,虽有吃「人血馒头」的少许质疑,整个过程其实都算是合法合理合情。

但让 James Dean 重返大银幕,这吃的都不算「人血馒头」了,算是「人骨馒头」。

逝去 64 年的演员早就没有了发声的渠道,什么个人的想法和遗志都化成了灰。即使 James Dean 活着的时候曾说过「如果一个人能够成为生死鸿沟之间的桥梁、如果他能在死后继续活着,那他应该是一个伟大的人。」也不代表他想要用这样的方式重返大银幕。

更何况 James Dean 的形象已经被「卖」过很多次了。这么多年来,他和 D&G,Allure Eyewear,H&M 等不同品牌都有交集。此番重返大银幕,不像是他的两个堂兄在亲人故去 64 年后的缅怀纪念,更像是用不同方法榨取亲人名字和肖像的剩余价值。

▲ James Dean 的 D&G T 恤

《寻找杰克》的导演 Anton Ernst 说自己对负面的评价感到难过,因为他并不能理解这些评价。在他看来,这是向年轻影迷介绍 James Dean 的好方法,而不是一种营销手段。

Anton Ernst 还谈到了已逝演员影像重制的界限问题。在他看来,如果一个演员生前明确表示了自己不希望以这种方式重返大银幕,那你就不应该去做。如果数字影像重制的内容会让演员形象受损,那你也不应该做。

我认为底线应该是……你始终要尊重逝者的意愿,并努力以一种高尚和尊重的方式行事。

作为这个项目的支持者,导演尚认为技术的应用应该有所限制,更别说该项目的反对者了。

美队 Chris Evan 说这个项目过于可怕,缺少尊重和理解。「干脆我们用电脑画一幅新的毕加索,或者写几首约翰·列侬的新歌。」

美国著名的歌手兼演员 Bette Midler 则发推讽刺「好莱坞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即使是死人也能找到工作。」

如果说逝去的演员「演戏」让人缓缓打出一个问号的话,那逝去歌手的登台献声我们已经习惯了。

过去几年,哪个电视台跨年晚会不搞一个邓丽君的跨时空对唱,不想带大家再看看已经逝去的一代歌姬。即使大家知道「人」是假的,但声音却是真的。

说白了还是为了赚钱,名人重现有市场有话题,技术成熟了可以四处捞金。一个真实的邓丽君只能出现在一个地方,可是邓丽君的影像和歌声可以同时在好几个地方出现。

这项技术可以说彻底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距离。但因此而受益的却不是本人,是他的家人,以及从技术层面为名人进行二次开发的公司们。

为邓丽君跨时空对唱提供全息模拟技术的棱镜光娱公司手上还有张国荣和 Beyond 的授权。在接受锌财经采访时,棱镜光娱的创始人陈敏表示,他计划把邓丽君做成熟后,接着做张国荣,做 Beyond。

目前,张国荣的 IP 已经正式启动制作。

对于观众和制作公司而言,听逝去偶像的演唱会或许会更没道德负担一些。毕竟观众知道这不是真的,只是偶像曾有的一段影像。制作公司知道自己没有曲解内容,只是进行了重新的包装。即使有部分粉丝会质疑这到底是不是偶像本人会有的意愿,但他们也很难掀起声浪。

但让逝去的演员来演电影,则完全是对名人形象的重新开发,需要遭遇更多的道德挑战。

说到这里,娱乐行业常用的 CGI 技术其实都已经可以和引起颇多争议的 deepfake 放一起谈一谈了。同样是无中生有做视频,同样是未经允许使用他人的面部数据。这两项技术在未来都可能成为科技进步冲击个人隐私和权利的重灾区。

据 CNN 报道,在去年出现的 Deepfake 视频中,约 96% 为色情内容。这些视频大多是知名女星「下海演绎」的色情内容,很明显视频本身也没有经艺人本人同意,和 CGI 制作亡者影像如出一辙。

技术是无罪的,那应用技术、授权影像的人呢?权益受到侵犯的女星还可以通过抗议督促立法,但那些已经逝去多年的艺人已经不可能向外发声了。能够代表他们的也只有他们遗产的继承人,继承人如何处理自己手中的遗产,他们也无法干涉。

2013 年,威士忌品牌 Johnnie Walker 曾拍过一个李小龙的广告。该广告已经得到了李小龙家人的授权,但依旧让粉丝非常不满,因为李小龙本人明确表示过自己不喝酒。

和李小龙一样的还有赫本,生前从未拍过商业广告的她在死后反而有了商业广告。

这都是商业活动违背已逝艺人想法的代表了。

▲ 赫本的巧克力广告

从法律层面上讲,制作公司取得了授权,继承人拥有继承权,二者合作制作出的内容都是合法合规的。

当事人的想法在利益面前则多少有些微不足道。

就这样看,Ernst 导演说的或许是对的,重制演员影像的界限或许就在于演员生前是否明确表示过自己不希望死后影像被二次加工,新的视频内容是否会损坏其形象。除此之外,粉丝和抗议者很难去阻止逝者的 IP 被二次利用。

如果不想死后被「再次开发」,以后我们或许要在遗嘱里加一条「任何人均不能授权本人形象进行任何商业活动。」

▲ 图片来自:MovieNews

这么一想,就觉得我们真的生活在一个冲击和变化都十分猛烈的时代。你可以看到上世纪艺人的投影演唱会;离世 63 年的演员还能重新得到片约;多部色情影片里可能有你的脸,即使你从未拍过。

技术进步了,即使是已逝之人都能拥有「赚钱自由」。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