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花几万块买一件衣服,但却只能在朋友圈穿

商业

12-02 18:21

今年早些时候,旧金山一家区块链公司 Richard Ma 花了 9500 美元给他的妻子拍下一件长裙,然而这件衣服并非实物,而是看得见摸不着的虚拟服装,可以「P」在用户身上并展示在社交平台。

这件虚拟长裙叫做 Iridescence,由荷兰数字时尚公司 The Fabricant 和数字艺术家 Johanna Jaskowska 联手设计,同时也是全球第一件区块链服装。

▲Mary Ma「穿」上了丈夫 Richard 为她购买的虚拟长裙. 图片来自:The Fabricant

一件只能在社交平台等虚拟世界才能穿的衣服,这不就是《英雄联盟》、《堡垒之夜》等游戏上的皮肤吗?

▲  图片来自:QQ 秀

类似的虚拟服装在想必很多人在 10 多年前的 QQ 秀就已经体验过,然而今天这样的虚拟服装又成了一股新的时尚潮流了,成为一些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皮肤」

9500 美元的「虚拟服装」,和游戏皮肤有什么不同?

Forbes 报道,这件叫做 Iridescence 的数字长袍是通过 2D 服装切割软件和 3D 设计软件制作而成,再通过强大的底片渲染软件让衣服质感更加逼真,正如 Iridescence(彩虹色的)这个名字,衣服在光照下透出炫彩霓虹的光泽。

▲ Johanna Jaskowska「穿」上虚拟服装前后对比,影子穿帮了.

卖家只要在线上购买后 28 天内向 The Fabricant 提供个人照片,创作团队就会根据卖家身材特征量身定制一套数字服装, Iridescence 的设计师 Johanna Jaskowska 亲自担任模特在 Instagram 上展示 ,这套虚拟服装不只是静态展示,而是体现出随风飘扬的动效。

The Fabricant 创始人 Kerry Murphy 在接受 BBC 采访时承认,开发虚拟服装的确受到了《堡垒之夜》这类游戏中购买皮肤的启发。

根据 Newzoo 的数据,2018 年美国有 79% 的付费游戏玩家将钱花在皮肤等游戏内购商品上。其中大受欢迎的《堡垒之夜》通过售卖皮肤和其他道具,一个月就赚取 3 亿美元。

但 The Fabricant 目前主要还不是依靠销售这种虚拟衣服盈利,而是通过为时尚品牌和零售商提供新的营销和销售工具,创造数字时尚的内容来获取收入,Kerry Murphy 表示:

为了与 Z 世代消费者建立更深层次的联系,在国际上拥有影响力的时装品牌正在试图进入数字时尚领域。

The Fabricant 的官网上,可以看到多款样式、材料不同的虚拟服装,其中包括和牛仔服装品牌 Soorty 、时装零售商 I.T 推出的联名款,这些虚拟服装大都提供免费下载的文件源,但需要通过需要通过一款叫做 CLO3D 专业三维服装设计软件才能「穿」到用户身上。

▲  图片来自:The Fabricant

虽然虚拟服装没有实体,但制作过程一点也不比传统服装简单,因为涉及到动态的 3D 建模和渲染,一套虚拟服装的制作就要花费超过一个月时间。

同样看上虚拟服装这门生意的还有一家挪威服装零售商 Carlings,去年 Carlings 就联合虚拟网红 Perl,推出一套「无性别、无尺寸」的数字时装系列 Neo-EX,这个系列包含 19 款虚拟服装,价格在 10 美元到 30 美元不等。

一些 Instagram 用户「穿」上了 Carlings 设计的虚拟服装,从照片上看,效果和真的衣服几乎没有什么差别。据悉这个系列的虚拟服装在推出一个月就「售罄」,本来虚拟服装和游戏皮肤一样不存在售罄一说,但 Carlings 品牌总监 Ronny Mikalsen 表示他们对这些数字服装的数量进行了限制。

▲ 你能看中图中三位谁穿的是虚拟服装吗?. 图片来自:hypeline

尽管 Neo-EX 的销量与 Carlings 实体服装相比九牛一毛,价格也便宜不少,但 Carlings 首席执行官 Ronny Mikalsen 却十分看好这种虚拟服装

我们每年都会向知名博主和网红寄去大量的免费样品,而这些人往往试穿一次就把它们搁在一旁,光是想想就觉得很浪费。而虚拟时尚则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这类虚拟服装也不是没有生产出来的可能,纽约数字设计公司 Neuro Studio 推出的服装系列 Solventus 2019,就是先通过 3D 扫描在虚拟模特上设计服装,顾客对虚拟服装完成挑选和「试穿」后,才通过 3D 打印制作出来。

▲ 图片来自:Neuro Studio

借助 3D 建模技术引入服装销售中,服装在正式下单前都不需要耗费任何面料,理论上能节省成本减少库存。可 Neuro Studio 的服装并不便宜,售价在 200 美元到 500 美元之间,据称只卖出了十几件。

不过 Neuro Studios 联合创始人 Clement Balavoine 表示现阶段公司的目标并不是盈利,而是为了证明这种可持续、以技术驱动的服装供应链的可行性。

我们正试图推广一种新概念。因为我们发现,服装制造业的生产方式几十年来都没有改变过,而且这套生产流程极度浪费资源。虚拟时尚则要环保得多。

「衣服寿命止于拍照」的新观念,让社交媒体「皮肤」有了市场

数字技术与时尚行业结合,并在社交媒体上走红的故事,这两年已经屡见不鲜,Instagram 上风靡一时的虚拟网红就是其中的代表。

爱范儿曾介绍过由于 CG 电脑技术制作的一个虚拟网红 Lil Miquela,这名长满雀斑的女孩在 Instagram 上粉丝拥有过 160 万粉丝,与 Chanel、Prada、Supreme 等时尚潮牌互动,时不时为各种时装品牌带货。

当虚拟网红可以向真人一样社交媒体互动聊天,普通人在互联网世界上穿上虚拟服装服装也不足为奇了。

游戏皮肤在玩家中备受青睐,而社交媒体也是很多人消磨时间的一个互联网平台。根据互联网数据资讯中心(Global Web Index)一项调查,Z 世代(1995-2009 年间出生的人)每天花在社交媒体上的时间约为 3 个小时,市场调研公司尼尔森另一份报告则显示美国成年人每天有一半时间花在社交媒体上。

年轻人热衷于在社交媒体分析不同的穿搭自拍,Instagram 有一个相当火爆的标签 #ootd(outfit of the day,今日穿搭),这个标签下的帖子已经超过 2.8 亿个,很多年轻人买衣服只是为了拍一张照片发在 Instagram 上。

根据巴克萊银行的一项调查,英国有十分之一的消费者,买衣服只是为了拍照上传 Instagram ,然后就会立刻将衣服退货。在中国则出现了「衣服寿命止于拍照」这样的新词,意思是很多女生衣服的寿命一般停留在拍照那天,等拍完照就不会再穿了。

这种观念的转变推动了服装租赁市场的发展,可对于穿别人穿过的衣服这件事,很多人依旧心存顾虑,而虚拟服装正好满足这种需求,人人都可以在社交媒体上拥有这种「皮肤」,免去了退货、租衣服、处理二手衣服的麻烦,甚至能避免很多冲动消费。

The Fabricant 的创始人 Kerry Murphy 认为当虚拟衣服可以批量生产,以后甚至不需要这么多制造出来的衣服了,除了在社交媒体,未来我们在虚拟世界的交互方式会和现实世界越来越像。

▲图片来自:Carlings

伦敦时尚学院时装创新中心的 Matthew Drinkwater 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未来当人们戴上 AR 眼镜,就能看到对方穿了什么虚拟服装,「将现实世界和数字元素相结合是大势所趋。」

将来我们可以给衣服下载各种元素,大家戴上 AR 眼镜会发现我们的打扮不一样了。虚拟和现实世界之间的交融会让我们的特征不断变化,更具流动性。虚拟时尚能让人们充分尝试想要示人的造型,不断突破无限的创意。水做的发型、根据声音改变形状的服装等等,都有可能实现。

Kerry Murphy 在一篇博客中指出,20 世纪的商品价值基于实物,但今天这种观念正在发生变化,虚拟世界的物品也会「像土地里长出的庄稼一样美丽和珍贵了。」

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人们在虚拟服装上花的钱真的会比买实体衣服更多。

题图来自: The Fabricant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