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一激光雷达,败退中国

公司

2019-12-10 14:4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量子位」(ID:QbitAI),作者乾明、边策、十三,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Velodyne,中文译名「威力登」,全球几乎垄断的激光雷达厂商,自动驾驶规模化落地里的关键传感器提供方。

就这样在中国败退。

12 月 9 日,消息最先由虎嗅曝出,其后量子位进一步核实获知:Velodyne 中国办公室确实发生裁员、转变发展模式,但相关人士否认了「退出中国市场」的说法。

所以 Velodyne 中国办公室究竟发生了什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 Velodyne 在中国的败退?

难道全球第一的激光雷达厂商,就这样在自动驾驶爬坡前夜放弃最大市场?

Velodyne 败退真相

核心关键一句话:Velodyne 不再直接面向中国市场销售。

也就是说,Velodyne 把市场销售统归总部了。

但在此之前,Velodyne 中国办公室的地位和实际处境,其实也为这样的决定奠定了基础。

因为中国办公室,算不上重视。

Velodyne 创办于 1983 年,音箱业务起家,其后因为激光雷达站上风口,加之自动驾驶进程开启,得以站上浪潮之巅。

但直到 2015 年,Velodyne 才开始寻求建立中国办公室 ,2016 年 12 月,正式注册中国子公司——北京威力登激光科技有限公司。

全球第一激光雷达败退中国:裁撤北京员工,直销转代理,之前状告国产企业侵犯专利

而且这还是「被动」为止的结果,当时百度开始发力自动驾驶,一跃成为 Velodyne 在中国最重要的大客户,于是无论是出于销售还是后续服务,Velodyne 开始在亚太区之下,增设中国办公室。

跟其他外企销售部门位于朝阳 CBD 不同,Velodyne——威力登的中国办公室就在海淀融科资讯中心。

层级关系上,Velodyne 中国办公室直属于亚太区,由亚太区总监翁炜负责,核心任务就是销售和销售支持。

全球第一激光雷达败退中国:裁撤北京员工,直销转代理,之前状告国产企业侵犯专利

人员规模上也非常精简,截至这次调整前,全员不过 20 多人。

并且从知情人士反馈来看,这次调整核心:比裁员更明显的是「后撤」,从职能方向调整便可管窥一二:

不再直接面向中国市场销售产品,而是成为一个为中国大客户提供服务的部门。

而更多的中国市场小客户,将会通过代理进行销售。

于是这就令人意料之外,一方面中国是毫无疑问的全球新经济市场之王,另一方面则是自动驾驶落地展现的规模前景……

于情于理,大家都在纷纷加码中国,为何 Velodyne 威力登,此时一脚登出这样的变化?

全球第一激光雷达败退中国:裁撤北京员工,直销转代理,之前状告国产企业侵犯专利

Velodyne 败退原因

首先被联系起来的是竞争加剧。

在激光雷达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除了 Velodyne,还有初创公司速腾聚创、禾赛,以及正在加速入局的 DJI 大疆创新……

虽然 Velodyne 是激光雷达领域的霸主——之前对外披露成绩:一度雄霸全球 80% 以上的订单。

而且在自动驾驶创业浪潮迎来爆发后,激光雷达作为核心传感器更是必不可缺。以及机器人厂商比如波士顿动力,都是它的客户。

全球第一激光雷达败退中国:裁撤北京员工,直销转代理,之前状告国产企业侵犯专利

甚至一度出现过这样的场景:有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对外融资 BP 中,Velodyne 激光雷达囤积和供应保证,竟然成为重要竞争力。

另外光从产品线而言,Velodyne 也颇为齐备,从 16 线到 128 线,从机械式到嵌入式固态激光雷达兼备。

可以说,Velodyne 不缺技术产品竞争力。

全球第一激光雷达败退中国:裁撤北京员工,直销转代理,之前状告国产企业侵犯专利

但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实在太贵了!太贵了!太贵了!

64 线激光雷达,最高时卖到 80 万一台。16 线雷达产品要 8000 美元,人民币在 5 万 6 左右。

相对应的是,中国创业公司速腾聚创的 16 线产品,据称售价只有 2 万 8 左右,只有它的 50%。

而且速腾也不仅仅只是有 16 线产品,还有 32 线产品。借助价格低廉,速腾也获得了不少合作伙伴,比如地平线、菜鸟、Sensible 4、AutoX 等企业。

在低端产品上是速腾,高端产品上它遇到的是禾赛:主要产品是 40 线机械激光雷达,64 线机械激光雷达、Pandar GT 固态激光雷达、Pandora 多传感器融合套件等等。

虽然价格并没有太多消息透露出来,但百度——Velodyne 的投资者已经开始用禾赛替换 Velodyne 的产品了,背后优势可见一斑。

全球第一激光雷达败退中国:裁撤北京员工,直销转代理,之前状告国产企业侵犯专利

当前禾赛也是众多 L3 及以上无人车公司的主要客户,比如百度、图森、文远知行、Nuro 等等,甚至产品在国外还吃得开,比如 Lyft 和博世等等。

此外,这两年激光雷达市场也有「价格屠夫」入场,比如大疆 DJI。

通过投资 Livox,大疆推出了 Livox Mid-40 激光雷达,国内售价仅为 3999 元。

全球第一激光雷达败退中国:裁撤北京员工,直销转代理,之前状告国产企业侵犯专利

远远低于当前的激光雷达产品,而且稳定性可靠性高,体积也不大。

当然也有缺点,一方面功能实现上比较单一,只支持 40 度的视角,需要时间开发适配激光雷达算法等等。

然而 Velodyne 并非没有杀手锏。

激光雷达第一玩家,在当前仍然具备量产优势,其位于加州圣何塞的新工厂,面积 20 万平,最高产能宣称可以达到 100 万个/年。

这几乎令中国竞争者们难以匹及。

之前甚至有刻薄的比喻说,相比 Velodyne 的激光雷达,中国玩家的甚至就像手工作坊里的打磨物。

但毫无疑问,手工作坊也并非毫无战斗力。

虽然量产交付和性能方面无法全方位与 Velodyne 竞争,但在价格能力方面,中国玩家再次展现性价比一面。

全球第一激光雷达败退中国:裁撤北京员工,直销转代理,之前状告国产企业侵犯专利

最后直接结果,就是切走了低线、小企业方面的份额。

当然,一城一池小市场份额,原本不算什么,但 Velodyne 面对竞争形势变化背后的策略,显得过于幼稚:

在中国区降低售价,比全球稍微低一些来展现「诚意」。

而不是根本上通过规模化量产并大幅度降低激光雷达产品成本和售价。

早在 2015 年百度第一次将无人车驶上五环,当时对于自动驾驶何时商用落地的探讨便已开始。

全球第一激光雷达败退中国:裁撤北京员工,直销转代理,之前状告国产企业侵犯专利

而 Velodyne 对于激光雷达规模化量产和成本价格大幅降低的预估,才导致出现了那句诟病至今的「3 年商用 5 年量产」。

然而几年已过,当初预估会从 80 万元下降的 64 线激光雷达,实际降幅有限。

或许处于行业垄断地位,Velodyne 自身变革的决心也并不强烈。

以致到今天,Velodyne 的激光雷达仍然奇货可居,并且能够稳定获得 Velodyne 的供应,还是一家公司的实力体现。

而更多有雄心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只能山不过来人过去,不断打磨技术,在多传感器融合方面下功夫,然后从 128 线、64 线……一点点实现用更便宜的 32 线甚至 16 线完成目标。

全球第一激光雷达败退中国:裁撤北京员工,直销转代理,之前状告国产企业侵犯专利

最后,外企的「水土不服」、「不接地气」,也在分析中被提起。

Velodyne 方面因为明确的销售导向,对于需求的售前售后服务非常有限。

获得稳定供货已属不易,更何况需要「最低消费」才会进一步获得更多直接售前售后服务。

比如之前只有一次性 100 万美元的订单,才能获得 Velodyne 的销售配套服务。

但能够一下子做到这样境界的大客户,其实全球也就主机厂为主,中国,估计只有明确押注自动驾驶的百度。

所以整体来说,与其说 Velodyne 败退中国,更不如看做这家销售导向的公司,觉得单设一个办公室不划算。

毕竟在中国,直接服务的客户及其有限。

对于更多国产自动驾驶厂商来说,要么直接有美国渠道——毕竟那几家明星自动驾驶公司都有美国分舵,要么走代理渠道,虽然会费率高一些。

而 Velodyne 谋求 IPO 上市的计划也已曝光,或许精兵简政,就是其压缩成本的方式之一。

但无论如何,行业里的核心传感器厂商「节流」,可能也是整个行业发展进程里的风向标。

往往「开源」进展不利,才会思考节流。

对于这家 80 年代创办的公司,似乎在「不惜一切代价」抓住这波基于完成 IPO 上市。

全球第一激光雷达败退中国:裁撤北京员工,直销转代理,之前状告国产企业侵犯专利

音响起家的激光雷达头雁

Velodyne 原本是一家诞生于硅谷的音频公司,创办于 1983 年。

从 2005 年开始,这家公司开始从事激光测距仪的开发。

到 2016 年,Velodyne 的激光雷达部门正式从母公司中剥离,开始转向自动驾驶领域。

同年 8 月,Velodyne 获得了福特和百度投资的 1.5 亿美元,一时风头无两。

而且更早之前,包括 Google 无人车在内的自动驾驶玩家,就把 Velodyne 激光雷达当做了核心传感器,导致后者供不应求,在销售方面话语权强势。

按照 Velodyne 之前接受采访时透露,在 2015 和 2016 年的销量分别为 3000 台和 5000 台——当然,供求端可不止需要这么少,而且还不包含等待期。

所以 Velodyne 激光雷达虽技术性能得到认可,但量产却一直是头等难题。

2017 年,该公司在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开设了全自动大型工厂,以加快生产速度,同时降低传感器成本。

于是,2017 年 Velodyne 在全球总计销售了十多万个激光雷达,是 2016 年的 20 多倍。

在这其中,亚太地区占到了四分之一,主要包括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但是中国并不是亚太地区的最主要市场。

因为自动机驾驶在当时还不是最主要客户。之前 Velodyne 亚太负责人接受车东西采访时也表示,不管是在中国还是海外,Velodyne 的多数雷达其实都卖到了地图、保险、安防、科研等领域,自动驾驶公司的需求量目前还比较小。

全球第一激光雷达败退中国:裁撤北京员工,直销转代理,之前状告国产企业侵犯专利

但即便如此,Velodyne 在激光雷达的地位也已经建立。

这才有了 IPO 上市的计划。

今年 6 月,据 Business Insider 报道,Velodyne 与美银美林、花旗银行、加拿大皇家银行和威廉·布莱尔合作,准备进行 IPO。

Velodyne 希望 IPO 时能有超过 18 亿美元的估值,并在 2019 年底之前完成上市。

但行情不好,Velodyne 的上市之路遭遇了挫折,公司更倾向于采用 Spotify 那样直接上市的方式,抛弃 IPO。

其后市场进一步变化,该计划进展并不顺利。

直到今天,我们依然没有听到关于其上市的任何消息。Velodyne 在今年年底实现上市的希望渺茫。

一次不合时宜的「状告」

虽然 IPO 上市无望,但对于 Velodyne,技术评价仍然有口皆碑。

在前几天刚刚发布的全球无人机雷达市场 2019 报告中,被称为全球该领域中的顶级玩家。技术实力可以说是十分过硬。

全球第一激光雷达败退中国:裁撤北京员工,直销转代理,之前状告国产企业侵犯专利

只是技术出众,并不代表企业「情商」也跟得上。

在 2019 年 8 月——太平洋两岸风云变化之时,Velodyne 在美国以侵犯专利为由把中国创业公司禾赛和速腾聚创告上法庭。

虽然,这并不是 Velodyne 第一次因专利而发起诉讼,之前也因类似理由起诉过硅谷激光雷达公司 Quanergy。

但中兴事件刚结,华为纷争还在胶着,如此时间、地点和缘由。

让外界怎么想?

或许从那天起,Velodyne 的中国败退就只是时间问题。

只是它手里还有好牌,但打的方式得更聪明一点。

你说呢?

影响 2010s 年代的十大消费电子产品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