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不接受采访的扎克伯格,媒体做了个「扎克机器人」接受采访

产品

2019-12-24 14:45

自从剑桥分析事件被媒体曝光后,扎克伯格就开始奔波救火。不管是在国会面对排山倒海的质疑,还是在媒体面前努力解释。相较以前,他的名字见诸于媒体的时间翻了好几番。

但这完全不够,一个扎克伯格满足不了所有想面对面进行直接对话的媒体。英国的《卫报》就很委屈,因为接受了《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CNN、NBC、ABC、CBS、Recode、Wired 和 Vox 等一众媒体访问的扎克伯格完全没理会《卫报》。

被忽略的《卫报》觉得自己很委屈、很可怜,于是闷不吭声做了件大事。

扎克伯格不是被调侃为机器人吗?那我们就做一个扎克伯格机器人,然后采访它。编辑的文章里也充满了怨念:「既然扎克伯格不愿接受《卫报》的采访,我们就造了一个能接受采访的扎克伯格机器人。」

▲ 扎克伯格被认为像机器人的经典笑容

在机器人的创立过程中,《卫报》和 Botnik 工作室(《哈利波特》幕后工作室)进行了合作。他们对扎克伯格近三年的面试、演讲、言论、辩词进行了收集,总共超二十万字的发言内容最终训练出了接受采访的机器人 Zuckerbot。

结果如何呢?在《卫报》看来,这个特别的「采访」比你看过的那些都更能接近 Facebook 背后的掌门人。而在我看来,虽然部分「回答」内容还是会出现文不对题、前言不搭后语的现象,但整体来看都可以算是一篇不太突兀的采访了,我们摘录了五个问题给大家展示一下 Zuckerbot 的回答成果。

Q:如果有人向你提供 Facebook 对世界有害的确凿证据,你会怎么做?

A:以下是我可以向你保证的:如果你认为 Facebook 是强迫别人的「武装」Facebook 。那你将被离线管理,我们的朋友将帮助你,从你的偏好中删除不良的言论。

Q:告诉我们你对伊丽莎白·沃伦(疯狂指责 Facebook 的总统候选人)的真实看法。

A:我问了我妻子关于我如何看待女性的事实,我已经获得了第一手的资料。她告诉我,她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一个能和所有女孩相处的女孩,有想法,有文化,有能力,她的安全工具可以帮助孩子走出大楼。比起男性候选人,我更喜欢她吗?她不是最富有的人,这个问题不大,只是对志愿者(或者说捐款者)来说有点压力。

Q:Facebook 现在已经有 15 年的历史了。当你想到要创立 Facebook 的时候你在哪里?

A:我进入了虚拟现实的数字世界,我开始探索一个有很多 Facebook 群组的小房间。我只记得我坐在其中一个房间里,决定为一些我喜欢的人创建一个新的 Facebook。

Q:回到那个房间里,你有没有想过你会被联合国牵连进一场种族清洗运动?

A:在我们小小的办公室里有一句重要的格言:你不需要承担很大的责任就能获得权力。我们可以对自己的生活进行全面的审计,以帮助用户进行更有意义的社会攻击。这就是我们的运作方式,这也是一种权衡。因为我们更喜欢惊喜,但我们也需要继续创造一些人们已经拥有的东西。

Q:你打算竞选总统吗?

A:我有义务让观众感兴趣。我不能容忍别人被告知并相信我只是一张照片的印象。我真的喜欢为别人做决定。我想我绝对是大众的一员。

虽然有部分回答看上去怪了一点,但总的来说,忽略词句不流畅等细节问题,这很可能就是一个企业发言人会给出的回答。

从 Zuckerberg 到 Zuckerbot,这背后是技术的进步。越来越多的「人」可以以另一种方式与你接触,在《卫报》这个案例中,它是一个类真人的采访对象,能够根据本人之前的回答接受媒体的采访。在 The next web 中,技术的进步是一个名叫「中本聪」的机器人写手,每天兢兢业业地输出关于比特币的文章,效率爆表,引人关注。

Zuckerberg 到 Zuckerbot,也是企业发言人形象模板化的趋势体现。

他们在接受采访时总是不正面回答问题,先进行一个较长的背景铺垫,说一些你很难去求证的话,最后再给出一个似是而非、模棱两可的回答。不正面回答问题,有统一的话术,这是这类对外公司发言人所呈现的形象。

如果你看到时隔半年的文章,媒体采访得出的结论都是差不多的。那很可能不是媒体偷懒,只是企业发言人的嘴真的很「牢」,来来回来都有了统一的话术模板。从这个角度来看,公关是越来越专业了,媒体也是越来越不容易了。

要知道,现在这个礼貌微笑,穿着一丝不苟,发型常年不变的扎克布格,曾经也是受媒体喜欢的、在名片上印「I’m CEO,Bitch」的小扎呢?

题图来自 The Guardian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