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什么才是一家企业的「基本盘」?

商业

01-01 12:00

在前不久这篇《vivo 印度五年记:从在印度卖手机,到在这里造手机》文章里面,我们写到:「时间是敌人,也是朋友,化敌为友的催化剂则是耐心」。

这句话说的是 vivo 在印度开拓市场时候,愿意和时间赛跑,五年时间里成长为这里市占率前三的智能手机品牌,并且还培育出了 7 万家线下销售网点,4 万名相关就业者和上万名产线工人,这个速度不能说不快。同时,它也愿意给时间以耐心,在这里做深入的本土化建设,投入巨资建厂,在世界第二大的智能手机市场上站稳脚跟。

在看过了许多演唱会式的跨年晚会之后,在昨天选了一个不同的方式跨年:知识跨年。因罗辑思维而被互联网人群熟知的得到 App 创始人罗振宇在 5 年前开创了《时间的朋友》知识跨年演讲。

时间的朋友,也是消费者的朋友

知识跨年演讲《时间的朋友》从 2015 年开始,到刚刚结束的 2019-2020 年跨年,已经成功举办了 5 届。在这每年一度的知识跨年演讲中,罗振宇会分享过去一年的观察和学习心得,为观众洞察趋势和未来机会。

从 2016 年开始,vivo 也成为了《时间的朋友》唯一 20 年合作伙伴,当年,人们在舞台除了能看见罗振宇之外,还能频频看见 Xplay 6 这款年度机型的露脸。

每年《时间的朋友》主题在变,每年 vivo 合作的机型也在变。

双方首次合作的明星机型是 Xplay 6,作为当年国产手机中的声学和摄影能力的天花板机型,这款 Xplay 6 也是 vivo 承前启后的旗舰机,一方面代表了 Xplay 系列的最高性能和配置,骁龙 820 处理器,全新索尼 IMX362 影像传感器,UFS 2.0 闪存,ES9038 解码芯片加三颗 OPA1622 运放以及 2K 曲面屏幕这些配置在当年都可称顶尖。

另一方面,新的技术趋势也在孕育之中。比如首台屏下指纹原型机,就是用的 Xplay 6,如今屏下指纹识别技术已经快成为 Android 中高端智能手机的标配了。

接着就是 vivo 在产品力设计力走上快车道的 2018 年,APEX 2018 概念机、NEX 和 NEX 双屏版纷至沓来,可以这么说,NEX 双屏版成为双方合作的见证,颇有些近水楼台的意味。它足够有想象力和辨识度,又身兼 NEX 的旗舰属性,发布时间也和《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贴近。

NEX 系列真全面屏的设计依旧对现在的智能手机形态产生重要影响,而 NEX 双屏版的  ToF 相机更是具有前瞻性的一步,未来手机相机的用途未必仅是拍人拍物留下二维图像,更要感知三维世界,这边是 ToF 相机的强项。

在 NEX 双屏版之前,初代 NEX 则是首款量产的升降摄像头手机,通过这种取巧的方式,NEX 第一次在商用机型上实现了正面一整块屏幕的真·全面屏设计,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屏占比和纯净的视觉观感。而后,这两年采用类似设计的手机层出不穷,可以这么说,NEX 给未来手机展示了该有的形态,至于是升降摄像头,还是挖孔屏或是屏下摄像头,都是给真·全面屏做的技术铺垫。

至于今年,vivo 的年度旗舰 NEX 3 则担当大任,在今年的《时间的朋友》演讲中露面。

作为几年代表 vivo 产品力和品牌力上探的产品,NEX 3 外在首发了瀑布屏,内在支持 5G。

无论是 Xplay 时期 vivo 主打的 HiFi 音乐,后面率先推出的屏下指纹,以及 NEX 系列带起来的真·全面屏,其实在智能手机行业都不是亦步亦趋的跟随,而都是独树一帜的创新。到了 NEX 3 这一代,可以说是前面各项技术的集大成,并且还更进一步,也才有形神兼备的「未来无界」概念。

与它硬件上前无古人的屏占比(99.7%)对应的,是「未来无界」的价值观:对于 NEX 3 来说,它并未遵从之前手机的潜移默化,而是奠定了 vivo 心中未来手机的模样;对于 NEX 的用户来说,他们相信属于他们自己的未来是由他们一手创造的,他们不愿意走被别人设定好的未来。

无论是功能也好,还是特性也好,归根到底,还是用户需要。

在跟随 vivo 印度团队探访印度市场的时候,vivo 印度本地员工特意提到了他们在印度能够取得阶段性成功的原因:坚持发掘印度本地消费者的需求,并根据需求进行产品研发。

比如印度消费者喜欢玩社交网络,对自拍要求很高,那么 vivo 就要把自拍功能做好,并且要在美颜优化细节上符合印度的习惯。再比如印度年轻人喜欢个性鲜艳的色彩,那么 vivo 印度的产品设计师就需要在色彩纹理光泽上下功夫。

过往这种故事并不鲜见,用户想在手机上听到高质量音乐,用户不想实体指纹识别占据机身正面一大块区域吗,用户想逆光拍照也清晰,用户想要观感更好的全面屏手机… 几乎所有 vivo 的技术研发故事,背后都有这样的用户需求。

可以这么说,每年《时间的朋友》知识跨年演讲都选定一个能反映趋势的主题,比如 2018–2019 年跨年演讲的是「小趋势」,这是由未来学家马克・佩恩提出来的词。一小部分人,在我们大多数人视野之外,正在凝结成的共识、正在采取的行动方式、正在进入的生活处境,这就是「小趋势」。在趋势里面的人觉得这是一片海,在趋势外面的人觉得这只是一滴水。

趋势反映的是变化和潮水的方向,某种程度上说,每年在《时间的朋友》的 vivo 手机也有点契合这种「潮水的方向」,HiFi 虽不是大众需求,但如今仍是 vivo 旗舰标配更是 vivo 的一张独有名片;全面屏和屏下指纹开始的时候,因为成本技术和工程难度的原因,仅为少数人服务,但如今渐渐突破圈层。

2019–2020 年《时间的朋友》知识跨年演讲主题则是「基本盘」。

一个企业,抛开它的产品、它的竞争手段这些随时可变的东西,你会发现它身上还有一些基本的能力特质,不管潮起潮落,人来人往,这些东西长期不变。这是在长期的不确定中唯一能够把握的东西,就是这家企业的基本盘。

国家层面亦是如此,趋势可能向好或不好,但基本盘是难以改变的。

变化的是产品,不变的是什么?

虽然很想在这里用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这样永远不会错的俏皮话,但是,其实一段时间意义上的不变,也有很多。

比如做产品的方法论,供应链能力,研发投入,和消费者思维,这些不变的东西也可以称之为企业的基本盘。

曾经有不少的智能手机厂商可以拿出优秀的设计,也能做出精妙的营销,但是受制于供应链能力,产品发布了供不了货,最终错失机会。

5G 起步加速阶段,可以看到 vivo 是为数不多持续迭代 5G 手机并快速上量的厂商,前有 iQOO Pro 5G 让首批 5G 手机卖出 4G 手机的价格,现在则由 X30 系列海量现货,究其原因,不外乎 vivo 有自己的工厂,还和三星联合研发 5G SoC 芯片,保证了产品节奏。

更不要说他们在 5G 研发上的投入,关于这个基本盘,一组客观事实可以证明:截止到 2019 年,vivo 已经向 3GPP 标准化组织提交超过 3000 篇技术提案,也参与了 RAN1,RAN2, RAN4 以及核心网的标准工作,牵头了多个技术特性的讨论,同时全面参与 CCSA TC5、TC9 国内标准化组织 5G 终端方向的标准化工作。

在今年的《时间的朋友》演讲中,有这样一个关于研发故事:

黄杰斌是 vivo 数千名研发员工里的一名普通网络技术人员,这一年里,他最熟悉的地方不是家里的床,也不是办公室工位,而是深圳来往长沙的高铁。他和他的团队一年要坐超过 20 万公里的高铁,这相当于绕地球赤道 5 圈的距离。

现在从 iQOO Pro 5G 到 NEX 3 5G 以及 X30 系列,vivo 的 5G 手机已经出货不少,甚至在今年前 9 个月的统计中,vivo 5G 手机的出货量一度占据中国 5G 手机出货量的一半还要多。这意味着,5G 手机已经走出了实验室,来到了消费者手中。

我们想象的 5G 实验室,可能是各种精密仪器各种保密门禁的场所,但是黄杰斌日夜相伴的高铁车厢其实也是不在 vivo 办公区的 5G 实验室,在这里,vivo 需要进行各种网络适应性的路测。

在 5G 手机来到消费者手中之前,手机厂商需要在真实场景中模拟和复现那些复杂场景下的问题,高铁就是这真实环境中的典型场景,因为他们的消费者里面,可能会有亿级的用户有高铁联网需求。

为此,vivo 主导开发的 5G 双卡特性、超级节电等技术方案,成为了 5G 全球标准特性。针对中国消费者的那些需求痛点所推出的关键技术,反过头来也影响了全球手机行业。

现在,正在使用 vivo 智能手机的活跃用户接近 3 亿,这是 vivo 的一个基本盘,也是 vivo 的宝贵财富和研发动力。vivo 通信研究院院院长秦飞说,谁的数据多,谁就更懂消费者。

那么也可以这么说,谁的用户多,就能够与市场越靠近,只要肯用心做研发,尊重理解消费者,这就是个良性循环。

黄杰斌和他的高铁来往之旅只是 vivo 5G 研发中一个小小的故事。

要是回到 vivo 研发 5G 的历史,有非常多的关键节点,比如 2018 年初,vivo 就开始了 5G 的首次连接尝试,那时高通还没有芯片,是一个机箱形状的样机,vivo 就通过手机适配向业界第一个展示了 5G 的高清直播业务高速下载等业务。再往前,最早其实可以追溯到 2016 年 5G 研发中心的成立,那个时候秦飞加入 vivo,算是 vivo 开始 5G 研发的起点。

从研发的时间跨度以及节奏来说,这也算是一种和时间做朋友。

关于「时间的朋友」的本质,罗振宇表述为:坚持做正确的事,一直做,然后等待时间的回报。

这里也是 vivo 和《时间的朋友》精神理念上完全契合的地方,也解释了双方能够约定合作 20 年的原因。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