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没钱了,但奥运会还是要办的

商业

01-06 18:12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PingWest 品玩」(ID:wepingwest),作者邢逸帆,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2020 年东京奥运会绝对不是最让观众操心的一届奥运会,但从 8 年前开始,关于东京奥运的乌龙新闻就陆续传来:

2012 年,日本体育振兴中心(JSC)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东京奥运会主场馆设计竞标大赛,扎哈·哈迪德事务所提交的参赛作品从 46 个方案中胜出并成为最终场馆设计。

然而三年后,由于成本高(2520 亿日元)工期长,再加上日本本土建筑师的极力反对,扎哈·哈迪德的方案被彻底推翻,长达 3 年的辛苦全部付之东流。

「从头再来」的不只是场馆设计方案,还有奥运会徽。

2015 年 7 月,从 104 件参赛作品中胜出的奥运会徽设计被指抄袭比利时列日剧场标志,东京奥组委不得不临时赶工,在 2016 年推出了新的会徽。

▲ 旧东京奥运会徽被指抄袭列日剧场

现在距离 2020 年东京夏季奥运会开幕只剩下 200 天了,但东京却依然状况连连:新奥运主场馆过分简陋、夏季东京高温难以应对、马拉松项目被迫改换地点……

然而,东京并没有就此自暴自弃,而是延续着「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的精神,拼尽全力用所剩无几的钱办好一场奥运会。

▲ 努力的身姿背后,是浓浓的胜负心

这个奥运场馆过分朴素!

在抛弃了扎哈·哈迪德事务所提出的科技感十足的设计方案之后,东京奥组委转向了以简约(省钱)著称的日本建筑师隈研吾。

隈研吾提出的东京新国立竞技场设计方案以京都法隆寺的五层宝塔为灵感,整体采用了木钢混合结构,占地面积为旧竞技场的两倍,能容纳八万观众。竞技场整体突出一个「道法自然」,圆形的屋顶由来自日本 47 个都道府县的薄杉木拼接而成,中庭的阳光自然洒落,屋顶收集的雨水则会在竞技场周围汇集成小河,营造出森林的氛围。

为了将「自然」贯彻到底,竞技场也放弃了使用空调。

通过一番对地域风流向的严谨分析后,竞技场的「风之大屋檐」设计能够根据各季节的不同风向调整格栅的间距,起到冬暖夏凉的导流效果。夏季南风较多时,大屋檐南侧的格栅就会缩小,形成风口将气流引入观众席。气流因赛场中心发热而上升时,又会带走场内的热气和湿气。

如果观众还是觉得热,场内还有另外 185 台吹风机随时待命。

▲ 图源: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

对于这个设计,要说环保可以,高科技也可以,但要说日本人没钱,也可以。

虽然听起来很厉害,但耗费 2500 亿日元建成的新国立竞技场的外观,总给人一丝一言难尽的感觉……

不愧是发明了卫洗丽的国家!

而场馆内部本该和风满满的场馆天花板也似乎自然过头了,稀稀拉拉的木板比鸟巢更像鸟巢。

▲ 感受到树木的温暖了吗?

货不对版的不止新国立竞技场一个。

2019 年 10 月 29 日,将作为东京奥运会体操、地板滚球赛场的有明体操竞技场竣工。有明体操竞技场耗费 205 亿日元,馆内大量使用日本传统杉木,主旨是通过木材让观众感受日本独有自然美。

然而记者实际体验后表示「屁股有点痛」。

▲ 胖子只能扎马步了

为了省钱,有明体操竞技场内杉木制作的座位靠背只有 20cm 高,而且与水平面呈直角,坐着太硬,靠上去又会觉得腰疼。此外座位间距很小,每隔三个座位只有一个扶手,观众不得不和身边的陌生人相互依靠。

▲ 完全不符合人体工学,宛如小学生画出来的椅子

如果观众没有自行携带坐垫,又想坐得舒服点的话,东京奥运会官方已经贴心地准备好了配套的坐垫周边(合 670 人民币)。

没有空调的主会场和座椅简陋的体操馆都不是省钱大赛的最终赢家。

为了节约经费,东京奥组委计划让选手村内的运动员睡在纸箱子上。这套史上最省钱的寝具床架是货真价实的硬纸板,只要折叠起来拼装好就能立刻投入使用。

纸板床宽 90 厘米、长 210 厘米,和大学寝室的单人床差不多大,对于身高特别长伸不开腿的选手,纸板还能再加长 20 厘米。

▲ 翻身的余地很小

据东京奥组委宣称,虽然纸板床看起来很脆弱,但拼装好之后能承担 200 公斤的重量,所以完全不需要担心。

用最先进的理念花最少的钱,这届奥运会注定成为传奇。

担心中暑,小学生纷纷放弃看奥运

东京奥运面对的另一大难题是夏季的超高温。

预计奥运会期间,东京的地面气温可以达到 35 度以上,人员密集的奥运会场局部温度可能会更高。但贫穷体现在方方面面,由于没钱,东京大部分奥运场馆和等待区域都没有空调,奥组委只能发挥想象力努力降温。

2019 年 7 月 25 日,在东京潮风公园举行的「防暑对策验证会」上,东京奥组委在会场安检口附近摆放了大量牵牛花,虽然没有任何实际的降温效果,但奥组委希望籍此给观众带来清凉的印象,企图达到灭却心头火自凉的效果。

尽管奥组委的想法非常浪漫,但日本网友敏锐地指出:「看到牵牛花、听到风铃声就会感到凉快」是日本文化中特有的迷思,对外国人是无效的!

另一边厢,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一直在坚持大力推广泼水降温,希望用这种方法为东京夏日带来丝丝清凉。

「我们要继续推广泼水运动,」小池知事说,「早晚将泡澡后残留的浴缸水泼洒在家门前的路面上,这必须成为生活习惯的一部分。」小池知事还表示,泼水是来自江户时代的降温智慧,是来日本传统的款待之术,应用在奥运会上完全没有问题。

如果种花洒水都不管用,奥组委还有第三招:人工降雪。

2019 年 9 月 13 日,东京奥组委搬来了碎冰机,在海之森水上竞技场上空喷洒「刨冰」。然而 300 公斤冰块下去,现场的气温、炎热指数等各项指标一点儿也没变,同时融化后的冰块搞得地面楼梯到处都湿漉漉的,有媒体记者因此滑倒。

对此奥组委表示,降雪的最终目的并不是降低气温,而是让观众们感到快乐。

▲ 快乐的观众们纷纷化身艾尔莎

对于奥组委和政府给出的解决方案,东京人民到底有没有信心?

据大会工作人员称,奥运会、残奥会的一千多万张门票中,约有 100 万张分配给了东京都的各个小学。2018 年,几乎所有都内的小学都提出了观赛申请,但次年 5 月具体的比赛日程和会场公布后,陆续有小学开始担心学生中暑而放弃观赛。截至 12 月,已经有 206 所小学退出,101 所小学正在考虑退出。

▲ 实际测试中,主会场最低温度也有 32 度

想来想去,真的不如抱着西瓜吹着空调在家看奥运!

东京北海道马拉松大乱斗

对东京失去信心的不只是小学生,还有 IOC(国际奥组委)。

2019 年 11 月 1 日,因为担心东京夏季过于炎热而影响选手表现,IOC 单方面决定将奥运会马拉松、竞走项目转移至北海道札幌举办。距离比赛开始只剩下 9 个月了,跑到路线等所有具体环节都是零准备,札幌和东京纷纷陷入慌乱。

转移马拉松项目的消息公布后,札幌市公共关系部门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收到了几百份民意,指责「札幌是小偷」,要求「札幌退出马拉松」。札幌市市长不仅要背上紧急筹备奥运会的大锅,还要被骂,出席记者发布会时满面愁容。

而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表示拒绝接受,东京对于 IOC 的决定采取三不原则:不同意不妨碍不出钱

但其实,IOC 已经给过东京机会了。

为了解决马拉松路面温度过高的问题,2016 年,东京开始铺设包含马拉松跑道在内的 100 多公里「隔热道路」。这种隔热道路的材料中加入了保水材料,同时道路表面也涂上了反射红外线的隔热材料。据预测,使用隔热材料的路面温度比普通路面低 5 至 6 度。

但是来自东京农业大学的樫村修生教授对两种道路的防暑效果进行实地测试后发现,「隔热道路」的表面温度确实比普通道路低 10 度左右,但是多余的热量被反射到了道路上方,人所在高度的气温反而比普通道路更高(平均高 1.5 度左右,最高时高出 3 度)。

在这样的路面跑步,比在普通马路上跑步更容易中暑。

而此时,「隔热公路」已经修了 136 公里,投资在修路上的 300 亿日元全都打了水漂。

早就为马拉松做好准备、摆出茶点和观景座位的马拉松路线两侧小商店也只好默默把小摊收走。

为了安慰备受伤害的东京都民,IOC 建议在奥运会结束后,利用东京奥运马拉松的原计划路线再举行一场「奥运会庆典马拉松」。

算算奥运这笔账

过去的几届奥运会都伴随着赤字巨大、设施赶工、会后场馆利用不足的阴影。

其中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不仅没有给巴西带来经济增长,反而由于在全国经济退行的情况下支出过多引发群众不满,加速了随后发生的政治动乱。在奥运会结束后,因为利用不足保养不善,耗费 46 亿美元、集举国之力建成的奥运场馆几乎全部废弃,造成巨大浪费。

▲马拉卡纳体育场内座椅脱落

对于大多数经济前景不明朗的国家来说,奥运已经不再是经济的助推器,而是一笔前期投入巨大、后期收益不明的赔本买卖。

如今这颗烫手山芋到了日本手里,花掉的钱只多不少。

根据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组委会给出的新预算,2020 东京奥运会的行政和运营成本预计约为 8200 亿日元,建设和翻新场馆的成本预计约为 6800 亿日元。此外,还将预留 1000 至 2000 亿日元的储备金以备不时之需。

上述合计总额为 36000 至 48000 亿日元(3075 亿人民币),或占 2020 财年名义 GDP 的 0.6% 至 0.8%。

▲ 表格来源:中日韩三国合作秘书处

这场奥运已经过于一波三折,东京最终到底会交出怎样的答卷?让我们拭目以待。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