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买了五个视频网站的会员,但我重新开始看盗版了

商业

01-26 10:30

每年春节假期,都是上班族难得可安心看屯了许久的美剧的时候。出于中国的特殊情况,想完整追美剧,总难以脱离「资源」。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在美国看「资源」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曾经盗版泛滥的美国,在 Netflix 这曾经「大而全」的视频流媒体上线后,网络盗版的情况曾一度得到缓解。但现在,传统电视业务都被 Netflix 逼得必须加入流媒体大战,纷纷设立起独家自制版权付费墙,反倒将原本正版看得乐呵的美国消费者逐渐赶到盗版的怀中。

独播版权之争让人疲惫,选择困难立即上线

▲ 图自 Thrillist

你现在手头上在追多少部美剧?

如果你看了去年人气比较高的几部剧集,譬如《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杀死伊芙》《怪奇物语》《权力的游戏》和《曼达洛人》,那你在美国正版观看就得开通亚马逊 Prime Video($8.99/月)、Hulu(带广告的 $5.99/月)、Netflix($8.99/月)、HBO NOW($14.99)以及 Disney+($6.99/月)这几个流媒体服务。算下来,一个月得花上 45 美元。

没错,既然是订阅服务,大家当然可以在追特定剧的时候开会员来看,剧结束了就取消。拿《权力的游戏》最后一季为例,最终季结束后,20% 的付费 HBO NOW 用户表示准备取消订阅了。但这也要求订阅用户得心里惦记着这事,以免忘了取消又被默认续订了。

知道自己想看的剧在哪还好,最怕根本连自己想看的内容在哪个平台都不知道。《消费者报告》将这种困扰称为 「现代烦恼事」

你想看某个特定电视剧或电影,但却完全不知道该它是在付费流媒体服务,免费流媒体还是点播平台……也许,你想看的电影根本就没法在网上看。

▲ 在过多选择面前,不少人会重新拥抱盗版

这现象背后的原因除了平台自制新剧的独播保护,还有经典剧集版权的不定期换手,经典美剧《老友记》的版权就是特别典型的例子。

▲ 除了那些在 90 年代在电视看《老友记》成长的观众,美国 95 后中也有一批人通过流媒体认识并迷上了这部老剧,图自 《Entertainment Weekly》

虽然提起 Netflix,大家会先想起《纸牌屋》或《怪奇物语》这些原创剧,但统计指出,Netflix 最多人看的内容头两名却是美版《办公室》和《老友记》这类经典喜剧。

为了保住《老友记》,Netflix 在 2018 年花了一亿美元换取这剧 2019 年的播出权。不过,向来大方的 Netflix 在 2020 的版权争夺战里还是输给了更阔气的 HBO Max,后者的开价高达 8.5 亿美元/年(连续买五年)。

结果是,Netflix 在 2020 年 1 月 1 日下线了美区的《老友记》资源,而 HBO Max 又得今年 5 月才上线。

这咋办?

「无《老友记》不欢」的粉丝转而投靠「远古」的 DVD,有的立即在亚马逊下单,有的则是挖出十年前的珍藏,不过无论走什么渠道,他们都还得去买台 DVD 播放机(如果家里吃灰多年那台坏了的话)。

▲ 如果你看不懂这张动图的梗,可以去问问一起宅在家的爸爸妈妈,图片来自 Giphy

我都忘了,在播放 DVD 的时候,每看 4-5 集,你还得自己跑到机器前去换碟。

不过,我宁愿挪挪屁股起身换碟,也不想每个月给 HBO Max 付费。

皇后区的 Massaro 对 《华尔街日报》说。当被问及为什么大家不在苹果的 iTunes 或亚马逊的 Prime Video 上购买数字版时,粉丝们则表示「不想被绑在特定的平台/服务」(潜台词 —— 谁知道你们哪天版权又没了)。

▲ 除了得挖出 DVD,你还得找台 DVD 机,图自 《华尔街日报》

无论是管理大量的流媒体订阅账户,还是折腾每张碟播完后还会发出「errr errr」声的 DVD,这都得消耗人不少心思精力。德勤的一份报告指出,47% 的美国消费者均感受到「订阅疲惫症」,其中 56% 的人也因版权的持续变更和寻找特定影片困难而感到沮丧。

上了一天班疲惫不堪,只想放松看剧的用户?大家总有更便利的另一个选择:

对于消费者来说,订阅所有的流媒体服务成本实在太高,所以他们通常会选一两个来订阅,然后用盗版看剩余的内容。

美国网络设备公司 Sandvine 的 Cam Cullen 说道,他们每年都会发布互联网流量使用的观察报告。

看盗版,不意味着人们不愿付费

▲ 图片来自 《纽约杂志》

反盗版机构口中,看盗版的人都是「无论价格如何,就是不愿意为内容付费」的顽固分子,让影视行业一年损失上百千万的收入。

我们无法否认,也许有人就是不愿意为内容付费,但越来越多报告支持,盗版泛滥并不是因为「异常用户」太多,而是存在服务空缺。

反盗版技术公司 MUSO 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他们采访的一千名英国消费者中有 60% 的人曾观看盗版资源,而观看盗版的人里 91% 都是 Netflix 的付费用户。83% 的人表示,他们找资源的首要选择是正版资源,找不到才会去选其它渠道:

现实是,大部分愿意花费精力去找盗版内容的人都是粉丝,他们都先尝试去寻找正版的资源。

而且,在版权法管制严厉的美国,60% 看盗版的人都会付费去买 VPN 服务,以躲开追踪。这些服务定价在 5-15 美元/月左右,和一个流媒体平台会费差不多。

此外,另外多份不同的报告均指出,那些去下载盗版的人,往往也是最常花钱买正版内容的人。

▲ 图自 MIT Sloan

印第安纳大学研究员 Antino Kim 在论文 《盗版无形的手:信息货物供应链的经济分析》指出,从某个角度来看,盗版是内容生产者和电视运营商的无形竞争对手,也是内容市场的「调解者」,当后两者价格涨得太过分了,用户就会投奔盗版。

有一阵子(流媒体)看起来像是要解决盗版问题了,但现在情况只会变得更糟糕,因为他们成天就想着分裂成独自的小宇宙,从消费者口袋里每月挖出 15 美元。

这些媒体公司需要意识到,他们的主要竞争对手不是对方,而是盗版。

更致命的是,当大媒体公司忙着互撕的时候,盗版服务还在进化得越来越好。

做比 Netflix 更好的 Netflix

说起盗版,很多人会先想起传奇的「海盗湾」以及 BT 下载,但在 95 后看来:BT 是个啥?

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专辑的压缩包听起来很古老,这「鲜为人知」的知识得从父母传到孩子身上。P2P 文件传输并不存在于智能手机应用上,而那才是年轻一代消费内容的方式。

《纽约杂志》写道。在 Twitter 上,甚至还有女孩发起互助行动 —— 教姐姐妹妹们如何在不靠男友帮忙的情况下用 BT 下载。

Sandvine 发布的 2019 年《Internet Phenomena Report》指出,除了 BT 流量在回升,非法网络电视和盗版流媒体服务产生的流量也有显著提高。

这些平台通常提供囊括多个流媒体平台的视频内容,也有专门做直播或是「次日电视」的服务,最后一个指的是提供近七天来电视上曾播出的内容点播,这些内容每月收费介乎于 5-50 美元。

除了这些专门设置的盗版平台,国外也有类似百度网盘一般的「灰色工具」,其中一款就是 Plex。

Plex 是一款媒体服务器软件,用户可以将自己电脑里所有视频、图片、音乐都同步到 Plex 里,然后在市面上大部分硬件设备上随时使用串流观看,体验比 Netflix 更丝滑。

▲ 除了手机电脑智能电视,Plex 连 VR 头设都支持,图片来自 Makeuseof

非常智能化的是,上传媒体资料后,Plex 还会自动对内容进行分类整理,自动匹配唱片歌手信息和影片资料,甚至会寻找电影的预告片。此外,Plex 的付费用户不仅能和朋友分享自己的资料库,还能和好友同步观看影片并保存观看进度。

▲ Plex 界面,图片来自 torrentfreak

这种便利的分享串流方式,也趋生了另一种更隐私的「资源社群」,里面大部分的资源都是盗版的。

一位私人 Plex 社群的用户对 The Verge 说,她所处的 Plex 社群已经历史悠久了。据介绍,更新这个资料库的人都是她在 90 年代末千禧年在论坛认识的一群人,他们中几个人将服务器设在家里,定期更新电视电影资源。想要加入这些社群,一般得有人推荐或是购买别人的账号。

他们好像已经 15 年都没主动发出过邀请了。我曾经看到有人兜售自己的账号,卖到差不多一千美元。(但发布不久后就被社群封账号了)

也有一些相对公开的资源库,邀请资格定价可以低至 10 美元,但资料内容会少些。

这不是说像用海盗湾下载一样,得担心会有有害文件。这些是你认识并信任的人。而且天啊,我们已经做了网友 15 年了。

对于另一位用户 Jon 来说,Plex 补充了很多现有流媒体上缺失的内容。他加入了室友搭建的一个社群,也在上面分享不少自己的盗版内容,但自己仍然是 Netflix、Hulu 和 HBO 的付费用户。

我会更希望能够为这些内容付费,支持创作者。

在 The Verge 作者 Bijan Stephen 看来,Plex 服务是更具人性的,每个社群都是搭建者人工挑选搭建而成。这种感觉也许像是在浏览一个人的豆列,其中带着偏好和角度,不时能带来惊喜。

换句话来说,今天的盗版服务就像预言家口中的未来流媒体服务。你注册了一个平台,随意看你喜欢的流媒体内容,它就是好用。

Stephen 总结道。无可否认的是,虽然 Plex 官方说「不包容盗版」,但它已是公认的「盗版天堂」。有趣的是,Plex 没有「自暴自弃」,反倒是和华纳合作起来,准备在平台上提供免费的带广告的正版电视电影,并计划打造一个「一站式内容平台」。长期关注盗版问题的网站 Torrentfreak 评论道

这打开了一个机会,向看盗版的用户介绍优质产品,而且就在他们所熟悉的简单操作界面中。虽然肯定有人会反对,但这也可能是连接两端(正版和盗版)的聪明举动。

毕竟,对普及正版游戏有着重大作用的 Steam 创始人 Gabe Newell 很早就说了:

我们对于盗版问题有一个根本误解,其实盗版行为本质上是一个服务问题,而不是一个价格问题。

如果大媒体公司接下来只顾着圈地而罔顾消费者体验,回归盗版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题图来自 《纽约时报》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用 iPhone 8 的我还是不时拿不稳手机。工作邮箱:fangjiawen@ifanr.com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