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球上种 1 万亿棵树就能应对气候变化吗?

生活

02-03 16:16

「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是我高中化学老师的口头禅。

在她看来,想可持续发展(致富)必须双管齐下。一边要减少我们现有的碳排放量,减少环境污染,减少资源消耗(少生孩子),一边要「退耕还林」,通过自种「森林」应对全球变暖,可持续发展(多种树)。

可持续发展其实也就是在发展的同时不忘保护环境,减少污染和增加森林覆盖率都是保护地球的好方法。但要是只种树,种多多的树还能保护地球吗。

为了拯救地球,他们决定种 1 万亿棵树

今年 1 月,瑞士东南部格里松斯地区的达沃斯汇集了来自 100 多个国家的 3000 多名政商学界代表。他们在讨论的问题是如何拯救地球,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如何「凝聚全球力量,实现可持续发展」。

最终,达沃斯论坛宣布了一项新倡议,提议企业和政府在 2030 年前在全球种植 1 万亿棵树,以应对气候变化。

软件服务提供商 Salesforce 的首席执行官 Marc Benioff 已宣布他将为这个项目进行捐款,而他的公司也承诺将种植 1 亿棵树。美国总统特朗普也表示,美国将加入这个名为 1t.org 的活动之中。

而还没对这个活动进行表态,但已经开始种树的企业家和公司也有不少。

刚退休的马云,国内的蚂蚁森林项目就搞得轰轰烈烈;特斯拉在德国要种 3 倍自己为建工厂砍伐掉的树木,其创始人马斯克还为 YouTube 网红的公益植树项目 #TeamTrees 捐款了 100 万;苹果投资的项目则能保护并恢复哥伦比亚 164 万亩的红树林,这个项目能使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减少约 100 万吨。

▲ 图片来自:Know your meme.

在这个「1t.org」的万亿树木计划前,人类的植树行动其实就已经持续了多年。从一棵树到千万棵树,再从十亿棵树到万亿棵树,我们花了数十年。

1977 年,「绿化带运动」开始在非洲种树,截至今天,这个计划已经种植了 3000 多万棵树。

2006 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为了应对全球变暖的挑战,制定了种十亿棵树的「小目标」。

到 2008 年,这个运动计划种 70 亿棵树。

直到今天,我们终于开始了万亿计划,想在地球上种一万亿棵树。

▲ 图片来自:Sushobhan Badhai on Unsplash

1 万亿棵树,对地球有什么用

1 万亿棵树是什么概念?

目前地球上有 3 万亿棵树,我们要种已有树木的三分之一。虽然我们砍伐树木的效率越来越高,但是想想亚马逊、大兴安岭等森林繁多的树木,你也能想到这是多大的工程。

植树无人机一天最多可以种植 10 万棵树,我们需要 100 万个植树机器人才能完成这个任务。

如果由人来呢?要是你一天可以种 1000 棵树,那你得种十亿天才能把树给种完。

这么繁大的工程量自然也会有立竿见影的作用。

2019 年,《科学》杂志上发表的树木种植的研究就引发了公众的关注。报告称,自工业革命以来人类所排放的温室气体的三分之一,可以被新种植的一万亿棵树所「消化」。

该研究的第一作者表示,在地球上现有 3 万亿棵树的基础上,我们还有种 1 万亿棵或 1.5 万亿棵树的空间。「这是迄今为止最廉价、也最有效的气候变化解决方案。」

▲  图片来自:Jay Mantri on Unsplash

生态学家在研究中发现这些新种植的树木可以从大气中吸收近 7500 亿吨导致温室效应的二氧化碳,这相当于人类过去 25 年排放的碳污染的总和。而新种植的树木也能从空气中吸收更多的碳,热带地区也有吸收更多碳污染的潜力。

不过研究作者也表示,控制碳排放最重要的还是我们要摆脱对燃烧石油、煤炭和天然气的依赖。因为它们才是导致全球变暖的主要原因,植树并不是其替代措施。

种树固然可以帮助碳污染的减少,但要是只「开源」,不「节流」,一切依然是无用的。

科学家反对:种 1 万亿棵树或许不是个好主意

在种树行动开展的如火如荼之时,还有不少科学家亲身上阵给项目「泼冷水」。

在明尼苏达大学教授自然资源政策的 Forrest Fleischman 就表示:「人们正陷入一个错误的解决方案。」

在他看来,诸多企业家宣布将把钱用于一万亿棵树的种植上固然让人感动,但如果他们更愿意把钱花在帮助亚马逊的原住民保护森林的话,一切将产生更大的影响。

在 1 万亿棵树的种植计划经由媒体报道,广泛传播后,有 46 位科学家发表了声明,给种 1 万亿棵树的计划带来了一些与众不同的观点。

该声明的主要作者 Joseph Veldman 认为种 1 万亿棵树很可能损害当地本身的生态系统,可能会引发山火。而在曾经的草原上种植树木,也可能带来新的物种问题。

知名影星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的基金会就有一个在高韦里河流域种植 20 亿棵树的项目。该项目受到了一个印度环保组织的反对,他们认为这个行动可能会导致河流干涸并且破环动植物的栖息地,而住在河边的居民生活也会受到影响。

种树固然是好的,但要是不小心把错误的树种到了沙漠等水资源匮乏的地区,反而可能会对当地生态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今天,我们需要知道「少生孩子多种树」也不一定是对的。

世界各地的头条新闻都宣称植树是应对气候变化的最佳方案……我们现在知道,那些标题是错的。

Fleischman 在接受 The Verge 采访时表示:「你不需要通过种树来修复森林。」他表示森林可以自行「修复」,并且「修复」后的森林最终会比新种植的树木更有活力,更有助于应对气候变化。

在他看来,确保森林原住民的政治权利或许更为重要。

这些原住民的土地经常会被工业和政府所侵占,而他们通常依赖森林而生活。保证这些人发声的渠道,给他们应有的政治权利和物质帮助,这对森林的「修复」至关重要。

联合国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也支持他的观点,他们发现当地方社区的土地权利受到威胁时,人类和地球也受到了「威胁」。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的一个研究同样发现保护亚马逊雨林最有效的方法可能是把它交给原住民。目前亚马逊释放的二氧化碳比它储存的要多,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采矿、伐木、农业和火灾所造成的森林损失。

亚马逊是个反例,正面的例子则是原住民依然享有土地控制权的森林。在 2003 年到 2016 年期间,原住民控制下的土地碳损失最小,因为他们所在区域的森林完好无损,并在被破坏的地方重新生长。

让能保护一片土地、一片森林的原住民获得足够的政治权利,这对森林保护至关重要。

伍兹霍尔研究中心的科学家 Wayne Walker 认为植树造林和保护森林并不矛盾。但在优先级上,保护森林或许才是我们现在应该优先考虑的事情,而植树造林则是一个次好的选择。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