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万人「云蹦迪」,音乐节已「上线」

文娱

02-05 20:11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作者庞李洁 ,编辑于华东,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云蹦迪」成了目前最新的「活久见」!

2 月 4 日,摩登天空在 B 站直播了第一场「宅草莓不是音乐节」,这是草莓音乐节首次在线上开办,且在线下没有音乐现场的一次尝试。「宅草莓不是音乐节」将 2020 年草莓音乐节的既定主题「Hi,我也在」演变为「Hi,我也在家」,正式播出后吸引到的同时在线人数最高达到 27 万以上。

根据摩登天空在官方微博发布的节目单,此次「宅草莓不是音乐节」采取线上直播形式,新裤子、盘尼西林、海龟先生、曾轶可、黑撒、低苦艾、满舒克、Tizzy T 等众多热门乐队和独立音乐人将与观众一起「云蹦迪」,播出内容包括自制和以往草莓音乐节现场录播内容两部分,播出平台除了 B 站还有摩登天空旗下的票务及视听平台「正在现场」。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国内大型音乐节首次以线上直播的形式出现在互联网平台,摩登天空在疫情阴霾之下寻找的一条止损之道,也让市场看到了音乐节在难以扩大再生产的发展局限性下新的增长点,并在培养新人、提升内容品质、增强品牌差异化、多元化发展等方面释放更多可能性。

疫情下的「云蹦迪」,既是止损,也是声援

凤凰浴火,向死而生。行业特殊拐点的出现,往往也意味着新的创新点和爆点。

最近,在疫情的阴霾笼罩之下,人们正常的出行需求和娱乐需求大多都转到了线上。

根据微博大 [email protected]北方公园 NorthPark 发布的内容,「云蹦迪」的最初形态是一个名为「云演唱会」的微信群,给热爱音乐现场却又不得不宅在家的人一个释放的空间,后来,微信群演变为 B 站的直播间,进而被摩登天空正式跟进,以线上音乐节的形态面向更大的市场。

在这个特殊的时间里,音乐人也时不时地在表演中声援武汉,但他们不得不在家里完成表演的形式也透露出些许无奈,更不失为一次对行业的声援。

相关数据显示,当下,80% 以上的音乐节都在亏损。而在 2012 年之前,北京迷笛音乐学校的创办人张帆给出的保守估计是,99% 的户外音乐节都无法盈利。

大面积亏损的发展形势下,大多音乐节品牌都是一次性的买卖。据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估计:「能连续办三年以上的音乐节,大概 20% 都不到。」仅在 2018 年,就有 40 个已经进入宣传环节的音乐节最终流产。据音乐财经统计,中国音乐节最活跃的这几年,也仅有 39.3% 的品牌能存活。

由此可见,音乐节作为现场音乐演出的一种形式,经历了一个艰难的发展过程。不过好在,2017 年,HIP-HOP 在《中国有嘻哈》的推动下走向大众视野;2019 年,《乐队的夏天》又让更多人感受到乐队文化的魅力。

国内的这两次浪潮所影响的 HIP-HOP 和乐队,正是音乐节的主流音乐类型。也是因此,音乐节在近几年终于走进了高速发展期。而今,疫情爆发,现场演出行业遭遇重创。

2019 年 11 月,摩登天空曾在发布会上宣布,将在 2020 年落地 50 场音乐节。目前来看,这个计划恐怕很难完成。摩登天空旗下的「正在现场」平台显示,目前草莓音乐节、MDSK 音乐节的售票信息都止于去年 11 月底左右。

沈黎晖曾在采访中公开表示:「现场音乐占总营收比例最高,其中又以音乐节为最。」如果在未来半年内,摩登天空的音乐节始终无法落地,受到影响的音乐节预计在 20 场-25 场左右,按每场 2 万人,每人票价 300 元计算,公司损失的营收粗略估计在 1.2 亿-1.5 亿之间。

从这个角度来看,线上音乐节不失为摩登天空一个止损的方式。此前,摩登天空曾在发布会上透露出将公司线下内容与实体商业联系更加紧密的发展方向,而疫情的出现则让摩登天空看到线上发展的契机。或许线上音乐节很难在短期内弥补摩登天空的经济损失,但从长远来看,互联网+音乐节的探索或许将开启一个更大的市场。

音乐节难以扩大再生产,互联网将成为其新的增长点

易观数据显示,2019 年,中国现场娱乐的市场总体规模预计达到 560 亿,其中,现场娱乐演出的票房规模预计达到 210 亿,增速预计为 11%。

不过,音乐节以及与其相似的演唱会的票房增速并不快。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相关数据显示,2018 年,演唱会、音乐节共计 2600 万场,产生的票房收入共计 39.85 亿元,同比上涨 5.87%。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国内演唱会、音乐节所承载的人群规模有限。

沈黎晖曾在采访中直言:「中国音乐节的问题在于,票价太低,而且我们没法报批更多的入场人数,很难扩大再生产。」

也就是说,国内音乐节每场的收入规模是受限的,音乐节未来的发展需要突破的一个问题便是覆盖的人群规模和盈利模式。

对比演唱会行业来看,线下演出+线上直播同步进行的模式在大多头部艺人演唱会中已经相当普遍。

截至目前,TFBOYS 的五周年演唱会在腾讯视频的播放量已经达到 4.7 亿次,王菲「幻乐一场」演唱会开唱时,腾讯视频的独家直播吸引到 2150 万人同时在线,总观看人数也达到上亿级。此前,腾讯视频的 Live Music 还尝试过纯线上演唱会的模式,其中,周华健的演唱会单场累计播放超 2000 万。

值得注意的是,2000 万对音乐节而言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据不完全统计,2018 年,成都进行了超过 1079 场独立音乐演出,但观众参与人数仅在 20 万左右。截至 2018 年,开办的草莓音乐节共计 76 场,吸引到的观众累计在 500 万。

从市场规模的对比可以看出,互联网很有可能成为音乐节市场未来的增长点。

除此之外,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相关数据显示,2018 年,跨区域观演的用户占比为 30%,说明线下演出很难兼顾不同地区的市场,而线上演出方便了用户的地域选择和时间选择。音乐节普遍在 3 万以下的人群承载量与此次线上音乐节 27 万的观看峰值相比,也显示出音乐节本身还存在更大的商业空间。

走向线上意味着音乐节将与更大的市场完成对接,而与互联网视频平台的联动,不仅能够直接拉动音乐节的版权收入,也能够将互联网生态的基因纳入宣发渠道,拓展音乐节的传播渠道和触达范围,吸引到的流量和关注度也将拓展广告收入空间。

培新、提质、差异、跨界,互联网+音乐节未来可能性

此次疫情爆发使得音乐节被迫转向线上,但其在线上的表现,则以直观的数据反映出线上音乐节的发展潜力。

从当前音乐节的发展趋势来看,未来,线上线下联动所产生的可能性将存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1、给新人更大的空间

尽管音乐节品牌的淘汰率很高,但近几年的快速发展还是吸引到不少热钱入场。在音乐节发展最快的 2017 年,音乐类企业融资事件达 76 起,其中 6 家企业融资金额上亿。资本效应之下,一些音乐节为了商业回报,也开始邀请流行歌手等明星吸引流量,张曼玉、周杰伦、蔡依林等都曾参加过音乐节。

但是,明星的出现弱化了音乐节对独立音乐的价值,亦破坏了行业给新生势力的成长空间。而走向线上之后,新人有更广的途径接触市场。摩登天空在这方面已经开始布局,在着力线上营销的同时,推出「YOUNGBLOOD 新血计划」培养新人。

2、提升现场的科技感

随着音乐节的发展,不少品牌都开始注重提升音乐现场的科技感,以丰富现场体验。近两年发展迅速的 MTA 天漠音乐节更是将科技作为品牌核心元素之一。而更强的现场舞美对线上音乐节的呈现同样重要,尤其是在走向线上后,与视频平台的合作不断深入,后者的经验也将加速被引入音乐节市场。

3、强化品牌差异,完善产业链

音乐节于演唱会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音乐节所邀请到的艺人很多,所以艺人的出场费是音乐节的一项重要支出。为了缩窄成本,能够在音乐节市场站稳脚跟的举办方大都有自己的艺人经纪。例如,新裤子、黑撒乐队、宋东野、马頔等都是摩登天空旗下的艺人;而在迷笛音乐节的现场,一半的乐队里都会有北京迷笛音乐学校的毕业生。

艺人经纪的发展抬高了品牌之间的差异化竞争壁垒,而互联网的介入能够给公司的艺人提供更多元化的表现场景,以线上音乐节为契机打通旗下艺人与互联网基因的融合渠道,加速音乐节大众化的进程。

4、跨界与多元化

近两年,音乐节的跨界玩法不断,2017 年,贵州举办赤水河谷音乐节,请来崔健、朴树、谢天笑等 30 组音乐人,直接刺激赤水在国庆长假迎来 187 万人次游客,同比增长 35%。华为、OPPO、淘宝等也在尝试挖掘音乐节的营销能力;最近,摩登天空还与笑果文化达成合作,尝试打造音乐节+脱口秀的「生活节」。互联网消费场景与音乐节的融合将进一步提升音乐节多元化发展的可能性。

危机亦是生机,音乐节在阴霾之下找到新的出口,对行业而言也是一个积极的消息。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