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鼓励员工吃蔬菜,Google 真的超努力

公司

02-24 17:18

传说 Google 公司的免费伙食好得,新员工入职基本都会长 15 磅(约 14 斤)。这些膘被称为「Google 15」。

不过,现在的 Google 虽然依旧美食满满,但公司正通过改变食堂和茶水间的设计来引导员工养成更健康饮食习惯。

让健康食品更抢眼,更容易获得

在很多自选快餐店和食堂,单价最高的肉类菜品总是放在食物列的最前端。

这背后也是有讲究的——有研究认为,饥肠辘辘的人通常会选择吃自己第一眼看到食物。所以,食堂常把最贵的肉食放最前,期盼你选择它。

因此,Google 将沙拉台设在食堂入口旁,最当眼的地方,使它们成为踏入食堂第一眼就看到的食物。《OneZero》作者 Jane Black 在纽约食堂午餐时,留意到一大半员工迈入食堂后,都会停留在沙拉台。

除了沙拉之外,员工在自助餐列还有其它素食类菜品选择,而且它们都被放在靠前的地方:椰汁咖喱秋葵、烤菜花搭配腰果、胡椒西红柿拌印度奶酪、咖喱香辣豆腐。设在最后的是唯一一道纯肉菜品咖喱羊肉。和肉食一样,甜品同样设在自助餐队列最后。

据 Black 观察,很多人排队选餐的人在去到羊肉之前就选了很多菜品,放满了托盘,只有少数人会故意留空托盘等最后的肉。

而在饮料方面,Google 食堂里处处都能找到「水疗饮品」——纯净水里放着草莓、柠檬或是青瓜。相比之下,含糖饮品以及瓶装水被放在相对「隐秘」的地方。

▲ 图片来自 Vix

食堂之外,这个摆放原则也被沿用于办公室里的休息室。

等待咖啡机做好一杯咖啡大概需要 40 秒。而在这 40 秒里,等待的员工很可能会「手多多嘴痒痒」就拿起身边的零食或水果来吃。有研究指出,高脑力工作者在饿的时候更想吃高热量不健康食品。

▲ 图片来自 Snack Nation

为了减少大家在喝咖啡时意外长肉的情况,Google 将曲奇、巧克力和糖果等放得离咖啡机更远,从原来的 2 米距离变成 5 米。结果是,这多走的几步将男女员工吃零食的概率分别降低了 25% 和 17%。

所以,Google 现在所有休息室里的零食都离咖啡机比较远,不健康零食的类别也压缩到只剩 M&M 巧克力豆和小熊软糖。而且,这些零食也被放在不透明容器中,进一步被减少曝光率。

同样道理下,休息室冰箱的玻璃也有了「层次」。通过透明玻璃门,员工能看到冰箱里矿泉水、调味水和酸奶,这些都位于视野水平位置。而加了糖的汽水和茶饮则被放在冰箱底部,它们面前的玻璃也被加上涂层,降低透明度。

「我们不是傻的」,Google 的员工说道,她表示他们知道这些饮品就在那,但也表示「眼不见」的确减少了去喝的诱惑。

更小的盘子,更小份的高热量食品

▲ 图片来自 Doctor Murray

有研究指出,用相对小的器皿来吃东西,进食量也会减少

你是否试过为了不浪费食物,硬生生在吃饱后还强行把碗里的食物吃完,一不小心就吃太多了?

另一种情况是,不管吃饱没有,人只要手边还有食物,就很难主动停下来。

因此,Google 食堂的自助餐盘子也比一般标准 12 英寸的盘子小,只有 8-10 英寸。而且,部分食堂还会在盘子区增添标语,告诉员工「用大盘子会吃更多哦」。这个简单举措,让使用小盘子的使用率增加了 32%。

此外,肉食和甜品一份的分量也会变小。当然,你随时都可以多取几份,但在伸手之前,大家也会更倾向去思考自己是否真的需要吃那么多,进而培养更有意识的饮食选择。

美味才是硬道理

以上提及的视觉引导性设计,的确能帮助员工在最开始增加尝试健康食品的几率。不过,如果吃了一次发现巨难吃,员工下一次去食堂吃饭,相信都会非常理智地走向肉食和能带来糖脂快乐的甜品。

所以说,想要让员工吃得健康,让健康的食物好吃才是硬道理。

负责 Google 食堂的 Michiel Bakker 表示,在美国,健康食品难吃是「行业通病」。

在西方后厨,团队通常遵循一套层级非常明确的结构,最高级的是行政总厨,然后是副主厨和负责各个独立方面的大厨(酱汁、烤、炸等)。其中,最低级的就是负责处理蔬菜的主厨。

即便你把蔬菜做得非常糟糕也没人在乎,也许因为根本没人会去吃它们,因为大家都知道它们很难吃。一直以来,这情况都没啥改变。

美国烹饪学院(以下简称为「CIA」)的 Mark Erickson 说道

2018 年,在寻求更美味健康食品的路上,Bakker 决定求助 CIA。Google 是 CIA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赞助者,他们在支持研发以蔬菜为主导的烹调课程上花了 100 万美元。CIA 最后推出了一个总时长为 75 小时蔬菜类烹饪课,教导厨师研发和烹制更好吃的蔬菜。

从改变食堂设计到反向推动烹饪行业改变,Google 这项已经进行了好些年的计划现在获得了相当不错的成效。

在 Google 纽约办公室的食堂,平均每天早上会有 2300 人选择吃早餐沙拉;海鲜的食用量增加了 85%;大家喝水的概率大幅提升,含糖汽水人均消耗量一直保持在 20 罐/年左右。

甚至,还有员工因伙食而害怕离开公司。

Tina Williams 是 Google 的员工,她在放产假的时候自己尝试做食堂里那种羽衣甘蓝沙拉,但怎样都做不到食堂那么好吃。那时候,她发现自己如果辞退 Google 工作的最大担忧居然是伙食:

我记得在来这里之前,每天午餐的时候,你都得想很久决定吃什么:是吃 1 美元的热狗,3 美元的披萨,10 美元的三文治,还是 14 美元的沙拉?

题图来自 The Healthy

爱范儿视频号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