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也不看好,英国首相说的「群体免疫」有多不靠谱?

公司

03-18 20:42

新冠肺炎的全球大流行还在继续。

在中国经过两个多月的全力抗疫之后,3 月 16 日,新冠肺炎患者海外累计确诊数量开始超过国内累计确诊数量,尤其欧洲是一片重灾区,意大利、西班牙、法国、英国等国家开始先后进入爆发阶段。

早前在本月 3 日,英国曾公布一份长达 27 页的行动计划来应对新冠病毒,该计划将分四个阶段实施,包括遏制病毒、延迟传播、研究治愈方法和减轻病毒的影响。

▲ 英国首相 Boris Johnson 关于群体免疫的发言. 图片来自:Al-Arabiya

3 月 12 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表示,英国的疫情已经进入第二阶段,从第一阶段的「遏制」转向第二阶段的「延缓」。核心策略是让大部分轻症患者自愈,老人进行自觉隔离,从而通过时间产生「群体免疫」,以阻止新冠病毒的疫情流行。

此言一出,世界哗然。

什么是群体免疫

在评论英国的抗疫策略之前,首先要弄清一个概念,什么是「群体免疫」

▲ 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group immunity). 图片来自:Wikipedia

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group immunity),也叫牛群免疫,最早指牲畜群体对传染的抵抗力。群体免疫水平高,表示群体中对传染具有抵抗力的动物百分比高。因为,疾病发生流行的可能性不仅取决于动物群体中有抵抗力的个体数,而且与动物群体中个体间接触的频率有关。如果群体中有 70%—80% 的动物有抵抗力,就不会发生大规模的爆发流行。

同样的道理也可以套在人群身上,只不过英国是寄希望于年轻人的自然免疫力。

▲ 右为 Patrick Vallance. 图片来自:Sky News

英国政府首席科学官帕特里克·瓦兰斯(Sir Patrick Vallance)认为,新冠病毒很可能会变成「季节性流感般的存在」,即每年都会出现。如果绝大多数人感染这种病毒后能够建立群体免疫力,那么更多的人就会因此而受益,这样就能够达到「减少传播,同时保护那些脆弱的群体」的效果。

所以英国首相和首席科学官的逻辑是这样的:核心策略是减少高龄人群受到感染的风险,因为这部分人群抵抗力较差,同时可能伴有多种基础疾病,很容易从轻症转到危重症,死亡率就会节节攀高,所以高龄人员要进行自觉隔离以自我保护。

▲ 图片来自:RACGP

而对于年轻人来说,即便受到感染,也有很大一部分会从轻症逐渐自愈,自愈之后就会产生抗体免疫力,从而减少再次传播或受到感染的可能性。而当产生抗体的年轻人足够多时,就会形成群体免疫,从而防止新冠病毒大规模的爆发流行。

不过传染病的爆发于流行,绕不开对「基本传染数 R0」的研究。

在爱范儿之前的文章中曾经介绍过关于基本传染数的概念:衡量病毒传播能力的最重要指标,就叫做基本传染数 R0(Basic repR0duction number of the infection)。

它指的是,在自然情况下(没有外力介入,同时所有人都没有免疫力),一个感染到某种传染病的人,会把疾病传染给多少人的平均数。如果 R0 < 1,表示传染病得到控制,将会逐渐消失;R0 = 1,传染病则会变成人口中的地方性流行病,就像击鼓传花般一个传一个;R0 > 1,传染病则会以指数方式爆发,一传十百千万,R0 的数字愈大,疾病将越难以控制。

下面这张图是人类历史上几次大流行传染病的「R0」,而另一张则是对应的产生群体免疫的大致门槛。目前来看关于新冠病毒的 R0 数值大概在 3 多些,免疫门槛估计在 70% 左右。

▲ Wiki 数据

▲ Wiki 数据

英国为什么这么做

尽管英国首相的话听起来有一定的逻辑,但本质上英国的这种做法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种「听天由命」式的想法完全否定了人类数百年来的基础医疗进步,要知道人类消灭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传染病「天花」,靠的可不是自然产生的群体免疫,而是大规模的接种疫苗。

▲ 图片来自:history

1918 年的西班牙流感在全球造成了 2000 万人死亡(也有说 5000 万以上),尽管 18 个月后病毒消失了,但却在人类历史上刻下了永远的伤痕,一百年前人类没有能力去阻止这类疾病大流行的传播,一百年后则是敢与不敢的问题,因为背后的代价是暂时的经济停摆。

但目前公认最有效的防控方法就是尽可能检测出所有的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然后实行有效的隔离防护措施,从而最快的控制疫情爆发。作为疫情最早爆发的地方,中国就是这样做的。

▲ 图片来自:路透社

目前来看,疫情已经爆发的世界各国尽管力度不一,但基本都采取了同样的措施。包括尽可能检测出已经感染的规模,封锁边境。而英国此举就有一种「弃疗」的意思,不过少部分国家如瑞士和德国其实也有类似的发言,在抗疫上比较「佛系」。

但问题在于,在人口流动如此庞大,全球化联系非常紧密的今天,英国既无法独善其身,其实也无法自暴自弃。因为之后这些疫情爆发严重,但隔离措施力度不够大的国家很可能会变成病原输出国。

按照数据,现在英国有 6600 万人口,当 60% 的人群感染时,哪怕千分之一的人口需要出境,都会为世界各国带来上万的境外输入病例。而在这个过程中密切接触到的人群,更是难以想象的庞大。

▲ 图片来自:The Star Online

当全世界交流互通一旦恢复,英国向世界各国大量的输出型病例根本无法得到有效控制和隔离。也就让世界各国现在的努力和承担的经济损失可能就付诸东流了。

英国也知道这种策略冒着极大的风险,但为什么还要实施这种对病毒「绥靖政策」,其根本原因在于英国难以倾尽整个社会的资源去隔离防疫,这会让英国所遭受的经济停摆,以及加大对英国医疗系统的压力。

那进入第二阶段「拖延」之后,其科学性在哪里?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宁毅对健康时报网解释说:新冠病毒是一种新型的病毒,很多数据还无精准把握。「延缓」的做法实际上是将感染的波峰后移,延长流行期,降低峰值,类似于正态分布,按英国的推算,降低峰值理论上确实可以避免医疗挤兑。

但这其中也有一个问题,新冠病毒肺炎是新发疾病,很多数据还不被掌握,究竟感染多少病毒才产生免疫力又不发病,现在还找不到这个阈值。宁毅举例说,理想状态是这个阈值范围比较大、好把控,但如果阈值范围小,假如为 100~101,一不小心就会被感染成重症。根据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现状,治疗时间长,到时又会占据医疗资源。

英国准备了一个剧本,但病毒万一不按剧本演怎么办,这是大家现在担心的。宁毅还说道:我个人认为群体免疫不实际,不如说是「视死如归」战略。

世界各国的专家们对群体免疫怎么看

同样的担心当然并不只有宁毅一个人。并非所有的专家都认同英国的抗疫策略,或者说绝大部分都是不认同的。

▲ 公开信全文地址:点击这里

在首相宣布了防疫方法之后,3 月 14 日,229 名英国各领域的科学家进行联名发表公开信,认为政府的这项政策不仅会为医疗系统带来更大额外的压力,还将「远超必要数量的生命置于危险境地」,英国政府首席科学官帕特里克·瓦兰斯「让感染扩散以获得群体免疫」言论也被联署者进行痛批。

世界卫生组织专家 Anthony Costello 也表示,世卫组织的政策是通过跟踪和追踪所有病例来遏制病毒,英国从「遏制转向缓解」的想法是错误和危险的。

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的主编、英国皇家内科医学院和医学科学院院士理查德·霍顿(Richard Horton)在 3 月 12 日当天就在推特上表示:

英国犯了一个重大错误。英国的策略应该是从中国发生的事情和在意大利现在发生的事情中吸取经验教训。然而英国的政策并不是基于现有的证据经验,因为他们直接忽略了其它地方最重要的经验。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英国政府是在拿公众的健康在进行「轮盘赌博」。

或者你可以想象一下,有这么一个左轮手枪面对着英国全部人民,里面只有一颗子弹,这颗子弹会穿过你的肺让你在十数天甚至数十天之内都要忍受病痛的折磨,甚至可能留下永久的后遗症。即便大多数轻症人群都可以自愈,但你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是那个转成危重症的,本质上看这就是一种赌博,面对这样的防疫策略,英国人民的愤怒是理所当然的。

我国呼吸病学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今天也进行强调:

从上游源头进行防控是最古老,但也是在没有特效药和疫苗之下最行之有效的一种方式,不能寄托于群体免疫。因为冠状病毒并非是一次感染之后就能永久免疫(单链 RNA 病毒,变异较快)。

不过也有专家呈理解态度,英国牛津大学流行病学教授陈铮鸣在接受《财经》专访时表示:

英国政府的做法有时候是近乎无情的理性冷静,但其中考虑到了英国的国情和民众心理。他表示在英国准备了更多举措,但这些措施在什么时候实施才能达到最大效果是英国政府的重要考量。

至于英国政府策略究竟有没有效,恐怕只能随着时间见分晓了。

根据最新的疫情数据,英国目前累计确诊 1950 人,治愈 52 人,死亡 60 人。相比 3 月 13 日已经增长了 3 倍。

题图来源:Sky News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