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岁视频主播年赚 1.8 亿,但儿童网红相关的争议从未停息

商业

04-14 18:06

广告学中有一个 3B 原则,由广告大师奥格威提出。在他看来,Beauty(美人)、Beast(萌宠)、Baby(萌娃)三元素符合人类关注自身生命的天性,最容易赢得消费者的注意力。

讲到后两者,那不得不说可爱就是生产力。

从尤达宝宝到皮卡丘,从假笑男孩 Gavin 到你的表情包宋民国。人们天生就喜欢这些可爱的、天真的人物和 IP。这种喜爱也让「最赚钱的视频 up 主称号」被一个只有 9 岁的男孩摘走。

▲ 2019 年大火的尤达宝宝

世界上最赚钱的 YouTuber 今年 9 岁

每一年,福布斯都要做一个 YouTuber 收入排行榜,告诉你过去一年最火的视频 up 主赚了多少钱。大部分人估计都会猜最赚钱的游戏的 YouTuber 是游戏领域主播,但事实却出乎意料。

游戏视频类的 YouTuber 确实有五人登上了前十榜单,但他们分列六到十名,和最赚钱的称号无关。在他们前面的有美食、美妆、运动领域的当红炸子鸡,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分列一三位的两个 YouTuber。

原因无他,这两个人年纪加起来都没有榜单上任意一个人大。但他们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一个赚了 2500 万美元(1.8 亿人民币),一个赚了 1800 万美元(1.26 亿人民币)。作为 8 岁和 5 岁的孩子,这两个小朋友可以说是风头无两,白手起家的典范。

连续两年蝉联最赚钱的 YouTuber 的 Ryan Kaji 其实是个经验丰富的网红了。他 3 岁的时候就开始在 YouTube 发布玩具开箱视频,经过五年多的发展和沉淀才迎来了今天包含儿歌、动画、综艺、多品类衍生品的「Ryan 帝国」。

拥有更丰富的变现手段,这才是 Ryan 登上收入榜榜首的秘诀。在收入榜前十中,Ryan 的粉丝数只能排第七。但粉丝数不等于赚钱能力。前十榜单中的游戏博主 Pew DiePie 粉丝 1.1 亿,但作为 YouTube 流量担当,他也只能在收入榜排在第七。

不只靠流量广告赚钱,Ryan 的变现手段非常丰富。他有自己的品牌商店 Ryan’s World。商店售卖玩具、生活用品、书籍等商品产生的利润,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在 2019 年,商店营收了 1.9 亿美元。更别提他还有自己的付费节目,每期都有 50-60 万的观众。

今天的 Ryan 已经不是那个最初做玩具评测的小男孩了,他是动画片的主角,综艺的明星,还有属于自己的游戏。

今天的 Ryan 是一个无法被忽视的知名 IP。

而排在第三的 Nastasia 年纪则更小,今年只有五岁。在去年和父亲在动物园的互动视频获得了 7 亿多的播放量后,她也拥有了强大的商业变现能力。乐高就是她的赞助商之一,她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玩具品牌和游戏应用,接下来,她也会扩大自己的商业版图,甚至会自己出书。

儿童网红受欢迎,吸金能力强其实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在中国超受欢迎的「假笑男孩」开通微博的第一天就能有 100 万粉丝,之后每条微博广告也都有不少的曝光。

而印着他脸的衣服、手机壳、杯子可以在电商网站上买到。

他还和腾讯签了合同,将会入驻他们的短视频应用 Yoo。

就算不说外国小朋友,只说中国成名的小孩子也可以举出很多例子。

比如前些年在《爸爸去哪儿》出现的素人小女孩阿拉蕾就迅速地获得了关注,之后拍戏、拍广告挣得可能比你还多。

而抖音等短视频 app 也不有不少因可爱走红的儿童网红。

在走红之后,孩子拍的视频带一些知名品牌元素很常见,带一点知名商品的视频就变得很常见。XX 同款蜡笔、XX 同款羽绒服也称为商家营销的对象。不管是在微博、抖音还是其他平台,这些凭借可爱或出人意料走红的小朋友总不会缺变现机会。

儿童网红,他们是否已准备为成名付出代价

相较更为多样的成人网红,小朋友只因可爱或会说话就能拥有一票粉丝听上去很让人羡慕,但这也面临很多的争议。关于孩子的意愿,成名对他们生活的影响,以及网红收入的分配等问题都是儿童网红的焦点。

假笑男孩 Gavin 在参加微博之夜活动时,每一次合影都要露出标志性假笑。一个小朋友在大型活动现场笑到僵硬,甚至偶尔露出的无措表情都引发了人们的讨论。人们很想像同在现场的李易峰一样,问一句:Are you tired?

Gavin 的走红和他的网红叔叔 Nick Mastodon 也有关系。叔叔平常就喜欢拉 Gavin 一起拍视频,在一次把壁虎放 Gavin 头上时,小男孩露出了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Gavin 因此一举成名,成为人们的表情包,也成为了网红。

他的网红叔叔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年少成名对 Gavin 的影响是未知的。

他只有 8 岁,但在网络上出名的经历将伴随他一生。

我不认为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也不认为我们知道。我一直在想,他 15 年后会怎么想。他会感激吗?他会说我希望我叔叔没有那样做吗?有时候,我觉得我们把孩子送上了一个他并未报名参加的游戏。

而童模妞妞的故事也是一样。

三岁幼龄,每天工作 10 小时,这些东西真的是她想要做的吗?如果她动作没有做到位,还可能被周围人责骂,但这些事情可能也没办法由她来做出选择。所以一个没有选择权的小朋友半被迫地要求完成超额工作时,围观群众才如此愤怒。

就像 Gavin 和妞妞一样,大部分的儿童网红并不具备独立制作视频并将个人账号进行运营的能力。他们是弱势且失语的一方,在这种情况下,打造了一个个儿童网红 IP、品牌的到底是谁呢?是他们的家长呢,还是经验丰富的 MCN 机构呢?

还有观众在看着抖音一个个孩童视频的时候感到不适,他们脸上已经有被迫营业的成熟表情。「有些孩子神情太世故了,给我感觉不太像孩子。看着十岁,看表情像二十岁。」

他们到底想不想成为一名网红,发布受人喜欢的视频呢?如果不想,是谁在推动他们的选择?

不管是谁做的选择,后果的很大一部分是由儿童来承担的。

Gavin 的母亲表示,她看到有人曾在 Gavin 拿马克杯喝水的照片上加了一个 Clorox 标签,这是一个暗示自杀的 meme。还有一次,一群十几岁的孩子开车去 Gavin 外婆家,在屋外等待 Gavin,他们想见见他。

2016 年,大卫·法瑞尔就在衍生剧中展现了 YouTube 这类公共平台的邪恶的一面。性侵犯者让孩子们以「YouTube 挑战」为幌子上传恋物视频。这类针对儿童的掠夺性行为已经成为所有平台的亟待解决的问题。

捷克纪录片《V síti》在开拍前曾做了一个真实的实验,一位 12 岁的小女孩在注册了个新帐号后的 5 小时内,就有 83 个成年的男性跟她打招呼,要求视频通话,发送色情链接、生殖器照片。

接触有风险,内容也有风险。

一般来说,这意味着如果一个人把自己放在一个可在线联系的空间,那么他周围可能会有危险。

而儿童网红身为半公众人物,身边从来不缺少危险因素。

儿童网红,赚来的钱可能没办法全部属于你

小朋友赚得钱究竟用在了何处也是一个大问题。

像 Ryan 和 Nastasia 这样的「吸金兽」即使将部分分成交给 MCN 机构,留给他们的利润依旧令人咂舌。那这些钱会由孩子来分配吗?

这当然也是不可能的。孩子还没有健全的理财观念,未成年的孩童即使在法律保护下也不能掌控所有自己赚到的钱。

Ryan 的父母曾说,儿子的大部分收入都将用于准备大学教育的基金中。但 Ryan 现在赚到的钱对于大学教育金来说也太丰厚了,积累几年给哈佛捐栋楼可能都够了。

阿拉蕾曾在节目中说过参加节目岁为了赚钱养弟弟。

而 Gavin 的妈妈则是为他建立了一个 Coogan 帐户

在美国的部分地区,法律规定工作儿童必须拥有一个 Coogan 帐户,这是为了保护孩子的权益。雇主必须扣留未成年人总工资的 15%,在受雇后 15 天内存入 Coogan 帐户,而父母必须将 Coogan 帐号提供给雇主。这样才能保障儿童获得一部分自己的商业利润。

▲ 著名儿童演员 Jackie Cooga 在 21 岁的时候发现,它多年前拍戏的收入不在自己手中,因此诞生 Coogan 帐户

而国内尚没有成熟的儿童工资保护法则,未成年人赚的钱有多少会用到他们自己身上就只能看父母的规划了。

随着孩子能够自己赚钱,原有的家庭结构也开始收到冲击。父母如何对那些比成年人更有钱的孩子设定规则和界限,成为了一个新问题。

父母管理孩子的手段之一是「你在经济上依赖我。」

如果你的孩子赚的钱比一般成年人都多,那么这种依赖就没有了。有些父母会说,「如果你不打扫自己的房间,那就搬出去,自己住。」

嗯,这些孩子明天就可以有自己的房子了。

儿童内容蓝海,但不是所有父母都希望孩子赚 1.8 亿

美国、英国和中国的研究显示,比起孩子传统梦想职业宇航员,现在的孩子更想成为 YouTuber。

拍视频、有粉丝、名声大噪,对于看着 Ryan 和 Nastasia 玩玩具成名的孩子来说,成为网红是一个梦幻结局。

像 Ryan 妈妈一样,辞去本职工作为自己孩子专职打理帐号的人似乎越来越多,有越来越多人想要成为孩子的经纪人、孩子的下属。甚至有教授父母如何培养网红儿童的书出现,如《怎样使宝宝成为互联网名人:指导孩子获得成功和成就》。

这一切都是因为做儿童内容有足够多的机会。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在此前的报告中显示,在粉丝数量较多的频道中,与儿童相关的 YouTube 视频平均观看次数是其他类型视频的 3 倍。皮尤的另一项研究表明,11 岁的孩子有 81% 的孩子可以观看 YouTube。

相较竞争激烈的成人网红内容,儿童网红内容对市场来说依旧有不小的缺口,出头更容易。目前中国大部分儿童内容依旧是成年人为孩子准备的,而孩子自己表达的内容则非常稀缺。但在国外,已经有顶级的网红证明了市场对这类内容的渴求。

不只以萌、可爱为卖点,而是评测玩具,分享生活,输出观点,有很多同龄人会对这种内容非常「感冒」。在孩子获得一定的粉丝后,签约 MCN 机构,紧接着推出系列「作品」。从 vlog 开始到个人综艺,从自己专属的电视节目到个人玩具品牌,IP 化网红能带来越来越多的收益。

在成功的儿童网红赚得盆满钵满的刺激下,家长、孩子、MCN 机构就会更想打造下一个网红宝宝。

有对此趋之若鹜的,也有对此避之不及的。

在网上越来越多萌娃照片分享背后,有人对孩子暴露在充满未知的互联网世界也充满恐惧。

有年轻的父母彼此约定,在孩子能够独立作出决定之前,他们都不会在社交网络分享孩子的照片。把孩子的数字身份交给孩子决定,不在孩子还没接触互联网前就定义他们的数字身份。

还有的父母在培养孩子的过程中尽力避免将孩子往网红的方向培养,依旧引导他们成为医生、科学家、学者。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记忆。如果说前几代人的童年是弹珠和毽子,那现在孩子的童年则是手机和各类视频平台。

互联网给孩子提供了更多元化的成长路径,同时,也带来了更多风险和争议。

五岁的 Nastasia 在视频里笑得灿烂。

她今年只有 5 岁,去年一年赚了 1.26 亿,但网红未必会是她的人生目标。她已经给自己制定了 B 计划,未来,她也可能会成为海豚训练师或宠物医生。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