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更一天,没办法改变网文平台

公司

05-13 17:48

阿栗的一天很丰富。早上起床,看更新的修真文,看主角有没有突破元婴期;早上通勤,去 VIP 强推看新的文章,不管是末世生存还是女配穿书都能接受;中午吃饭,继续新文,同时还要把中午更新的影帝妹妹小甜文最新章节看完。

阿栗的一天很丰富,但在 5 月 5 日这天,她有点丰富不起来了。原因很简单,现在追的六本小说中,有四个作者都请假了。平常固有的阅读习惯被骤然打破,让她有点无所适从。

为什么阿栗在 5 号当天没有更新看,这得从阅文的高层变换说起。

从阅文高层变化到 5.5 停更日

过去十八年,无数刀光剑影,但终算为中国网络文学于中国和世界文化之中争得了一席之地,终算是为当年所蔑为微末的草根作家争得足以自豪面对妻儿的稿费。

4 月 28 日,阅文集团前 CEO 吴文辉在朋友圈和自己供职多年的阅文完成了告别。而就在前一天,阅文集团宣布了管理团队的调整,原高管吴文辉、梁晓东、商学松、林庭锋集体辞任,走马上任的则是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

但估计所有人都想不到一次高管变动能给阅文引来这么多的争议。争议导火索是有作者在人事调动公布的同一天发现其近期和阅文新签的合同出现了变化,他们认为「新」合同条款涉嫌侵犯作家版权和著作权等权益。

作者 @Bearry 世界 整理了「新」合同中几个令人深思的点,在微博进行了公开传播。最终,这条点赞近 40W 的微博在网文圈引起了轩然大波。作家声讨的内容大多集中于几个点:

  1. 作者去世 50 年后,版权都归阅文所有。
  2. 作者和阅文不再是合作关系,而是受阅文委托创作。也就是说,著作权是阅文的。
  3. 阅文免费「聘请」百万作者来创作内容,但并没有任何五险一金来保障你的权利,它免费雇佣。
  4. 合同签订后,阅文享有作者下本书的优先权,若阅文无签约意向,新书才能在其它平台发布。
  5. 合同签订后,作者获得扣除运营以后,读者付费后「净利润」的分成。

在 @Bearry 世界 看来,这相当于阅文提供平台后就坐等收钱,甚至利用平台的优势对作者作出了种种限制,这种「剥削」合同让她决定离开。

而在之后,众多读者又在合同中找到了不少注定会引起争议的内容。比如阅文拥有作者所有社交账号的支配权;作者的作品若遭到侵权,打官司时由作者自己掏钱;阅文对作者作品不满意,可由阅文方面找人「续作」原作;阅文可无需作者同意,将内容免费提供给读者阅读。

整个合同中的不公平之处引发了关注,甚至让部分不阅读网络小说的人也看到了合同的剥削之处。

▲ 阅文,中国网文的半壁江山

尽管阅文迅速辟谣,表示这份「新」合同实际上是 2019 年启用的合同,和新的管理团队无关,阅文并不打算全面推行免费阅读模式,阅文也不会获取作者的著作人身权。而是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为作者著作财产权中的改编版权匹配对应的权利。

但并没有什么用。因为这时候作者关心的已经不是谁拟定了合同了,他们关心的是合同中种种不平等的条款内容,以及自己闹了这一波还能不能改。遗憾的是,阅文的回应和辟谣明显满足不了愤怒的创作者。

事情在五一前爆发,在五一劳动节前迅速发酵,最终作者们决定在 5 月 5 日这天停更表达不满,也将它称为 5.5 断更节。

当然,作者的行动也并没有那么整齐划一。一个网文小说的忠实读者就表示,她阅读的文章中选择停更的作者其实不到一半。虽然在不同社交平台都有 5.5 断更节相关的话题,但话题掉落的速度也很快,

▲ 该读者每年大概会在网络文学上花费 1000+ 元

而断更节天,阅文又被曝出暗改时间线,将部分作者 4 日更新的文章在 5 日显示,甚至「更新」了不少已完结的作品,这无疑再度激怒了创作者。

作者们到底在争取什么?

发声、停更、退出平台、不停尝试其他平台,作者到底在争取什么呢?是在反对「新」合同吗?

然而新旧两份合同其实在诸多细则上差别不大。与其说作者是反对「新」合同,不如说作者其实是借这次的话题度抗议之前种种不公平的现象。

《诡秘之主》作者忍不了的是自己的著作财产权被侵犯。因为合同中明确指出动漫游戏影视版权转让第三方,作者有一半分成,但如果是阅文自己用,作者没有任何收益。

作者想要的是自己的版权,他们希望自己敲下的每一个字都属于自己,而不是连遗嘱的版权都属于别人;作者想要的是《鬼吹灯》原作者被判侵犯标志,赔偿 110 万的事情不再发生;作者想要的是大唐明月卖出 1300 万的授权费,原著作者可以不只分到 16 万。

▲《鬼吹灯》的版权卖得零零碎碎

不涉及到钱的时候,平台可以是那个尊重原创作者的好平台,作者也可以是积极配合平台的好作者。但利益让这一切变得莫测,近年来 IP 改编的大热带来的利益更是让人无法冷静,毕竟漫画游戏动漫影视的改编都是一大笔收入。

如果说网文圈传奇一个月买一块名表的生活让人感叹的话,作者通过版权改编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则更让人羡慕,而且它也离作者更近。即使不是所有作者的作品都适合改编,但每个作者都曾幻想过自己的作品被改编开发,所以著作财产权成了作者死守的底线。

▲ 图片来自:《成为简·奥斯汀》

在阅文恳谈会后,阅文明确了著作财产权的收益规则,表示「阅文是依据作家的授权,对著作权进行开发,为作品创造价值,并且与作家共享收益的。」

但新合同一日不出,作者就没办法对阅文的承诺放心,他们开始在各个社交平台要求阅文推行制式合同。

著作权法修正案在 6 月 13 日停止征求意见,不少作者还号召大家去提出自己的意见,用法律捍卫自己的权利。在中国人大网上,著作权法修正案征求意见的参与人数是其他法案的数千倍。作者在通过各种方式让自己享有正当的权力。

而另一个争议颇大的免费阅读同样显示了作者对自己利益的看重。对阅文来说,付费会员减少,他们需要给自己平台想一个更有增长前景的新故事,比如推行免费阅读,获得流量加码。

但这对于作者来说几乎等于一本书的收益大幅下滑。毕竟对大部分作者来说,IP 改编是梦想,但读者的订阅才是吃饭的根本。变为免费阅读,将流量收入分配作者,作者对这种模式有信心吗?

从作者的反应来看,他们没信心。

如果是 Youtuber 那样的创作者分成,那作者可能是有信心的,毕竟 Google 的广告算法足够强大,分成比例也足够有诚意。但国内并没有类似的成功先例,B 站 up 主大多自己找「恰饭」路,微信公众号这样的创作者平台也没办法靠平台的广告养活创作者,广告投放才是公众号主的盈利大头。

如果说公众号和 up 主还能靠自接广告谋生的话,小说作者能靠什么呢?难道他们也能做植入吗?

作者想要版权,想要收益,想要为自己争得阅文前 CEO 说的「足以自豪面对妻儿的稿费」。

当你在平台上写作

与其说这次事件是作者对阅文的抗议,不如说是作者对大部分平台不满的爆发。随着平台汇聚了诸多读者,作者为了自己作品获得更大曝光也只能委屈自己先答应部分不平等条约,有作品再想其他办法。这其中有作者能熬出头,有一部分则永远没办法熬出头。

阅文对作者的分成不算大方,限制也比较严苛,但其他平台也没好到哪里去。

在 AO3 事件中被更多人所知的网易 Lofter 被大家亲切地称为「老福特」。在 AO3 事件中,也有不少人号召大家「保护我方老福特」。但在这次的阅文纠纷中,Lofter 同样站在了作者的对立面,在他们的用户协定中「授权是非排他的、免费的、永久的、不可撤销的」。

▲ 图片来自:小卓 AI

而被认为是和阅文相比走了一条不同道路的晋江,web 端收益分成为 4:6,付费收入则是平分。阅文系之外的其他平台也差不多,阿里文学同样是电子端收入分成平分,改编收入分八成,听上去比阅文好,但是作者们也不是全部满意。

微博博主 @ 安迪斯晨风 在事件发酵后就在微博安利其他平台,表示「想告诉大家,一个正常的网络作品发布平台应该是什么样的。」这个叫做「冲呀」的平台仅收取作者的 5% 收入作为平台服务费,对第三方支付收取 1% 为转账服务费,94% 收入将在次月月初进入作者账户,用户协定也明确指出,著作权均归本人所有。

▲ 图片来自:安迪斯晨风

在作者的心目中,这就是他们期待的平台,能够将大部分收入给到自己,他们能在这个平台安心写作,和读者平等交流,同时不用担心版权纠纷。

但能够给出这样丰厚分成的平台也有自己的问题,他们一般知名度较小,选择用这种方式吸引创作者继而吸引读者,但这些小平台能不能长久的存在,并拥有足够多的读者也是一个问题。

动画学术趴在《被诅咒的「Media Mix」:资本如何用 IP 奴役内容创作者?》中表示 Media Mix 这种 IP 跨媒介开发或改编的平台是一个「资本」思想的体现。这类投稿平台和投稿网站将作者「这一概念」从创造力的神坛上推落,将其转变成一个个可以被替代的劳动力。

这些网站通过搭建并设计一个又一个引导用户投稿作品的平台,在源源不断地产出内容的同时,承担起遴选作品的功能,使之成为整个业界 Media Mix 的下部构造。

在这些平台里,成批的作者给了平台底气,作者的稀缺性消失。永远有下一个年轻作者渴望自己的作品被更多人看到,永远有作者愿意为爱发电。在这些平台里,作者成为了一个匿名的、无薪资的创作劳工,他们想要大平台带来的读者流量,只能像唐家三少所说的那样:

当你初入的时候,你就要考虑放弃什么而获得什么。

题图来自《全蚀狂爱》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