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电价?不过是欧洲的常规操作而已

商业

05-14 12:40

可能你们还记得不久之前的负油价,美国当地时间 4 月 20 日,美国原油期货价格出现暴跌,其中西得克萨斯州轻质原油的 5 月期货价格暴跌超过 300%,历史第一次跌到负值,收于每桶 -37.63 美元。

美股熔断至少在几十年前还有过一次,但原油跌破负价还是 1983 年石油期货在纽交所交易以来的历史首次。

今年对于很多人来说的确称得上是「活久见」,因为就在美国负油价之外,最近又曝出欧洲多国出现了负电价现象。根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自从今年 3 月欧洲各国开始陆续实施封锁政策之后,德国、比利时和法国等国家均出现了负电价现象。

别大惊小怪,其实这只是常规操作。和原油跌到负值不同,负电价的出现频率还是要高出不少的,这是因为欧洲电力现货市场 EPEX Spot 自从 2008 年之后就允许了负电价状况出现,而欧洲已经成为全球负电价出现最频繁的地区。

根据资料显示,德国其实在最近几年每年都有负电价出现,比如 2008 年有 15 小时负电价,2009 年有 71 小时,2015 年最多,达到了 126 小时。

为什么会出现负电价、负油价,而且真的能越用越赚钱吗?

然而原油和商业用电都是商品,资本主义的大佬们靠着卖这些商品挣钱的,怎么能搞出负价格来?事出反常必有妖,但其实用中学历史和政治的内容就能解释基本原理。

▲ 中学课本「名场面」倒牛奶。

在中学的历史课本的政治经济学中讲到过 1929 年-1933 年碰上世界经济大萧条,是全球最严重的一次经济危机。而倒牛奶则是其中的「名场面」,为了防止供过于求导致的价格下跌,几十万加仑的鲜牛奶被公开倒掉。

或许当年倒牛奶的实际情况没有书上寥寥数句写的那么简单,但其中指出的供求关系,却是经济学中的不变的基础理论。

供求关系是指在商品经济下,商品供给和需求之间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关系,它同时也是生产和消费之间的关系。在供求关系中可以简单分为三种:供不应求、供大于求、供求均衡、

那具体欧洲电力市场出现负电价的情况,原理上也是要用供大于求的关系导致价格下跌来解释。

▲ 图片来自:lumenistics

从需求侧来说,这个季度处于下跌是很好理解的,远程办公让商业用电减少,大量小商铺歇业,虽然家中用电会增多一点,但总体上呈较大下跌的状态。根据第一财经的报道:

据国际能源署(IEA)发布的《全球能源回顾 2020:新冠肺炎危机对全球能源需求和碳排放影响》报告,今年第一季度,防控措施导致欧洲电力需求下降了 20%,法国下降了至少 15%,德国下降了近 10%。

供求失衡导致价格下跌可以解释,但为什么会跌到负价格?那则要更加具体的分析欧洲电力市场的策略——即时平衡和竞价上网。

根据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助理教授吴微介绍,在没有大规模储能的装置下,电力在发电厂和用户需求之间是动态平衡,用户需求量升高,发电厂也会立刻增加发电量。

但是用电状况是有高峰和低谷之分的,并非 24 小时都是平均的状态,而考虑到应对高峰,电力系统是要能满足高负荷状况的。而到了低谷时,电力需求骤减,但考虑到电网的稳定性等情况,一般不会让发电量猛然骤减,减少电网瘫痪的风险,所以就出现了过剩的电力。

为什么年年都有人说地球一小时这样的活动没有用,其实就是这种猛然减少用电的情况对于电网来说并不健康,频繁启停造成的伤害和经济损失并不小,只会产生大量过剩电力。

根据资料显示,在德国负电价时候,褐煤电站仍然要保持最低 42% 的额定功率,而核电出力的最低功率还要更高一些达到 49%,只有燃气电站能够将最低功率降到十分之一。

另外由于采用了竞价上网的策略,当电力过剩的时候,不同电源之间价格最低的会优先进行交易,反正就是谁出的价格低就用谁的。

▲ 风能发电. 图片来自:Alpiq

不过负电价的出现背后还有另一大推手——可再生能源发电。

可再生清洁能源在欧洲的大规模扩建对电价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为什么前面德国的负电价情况出现频繁?正是因为德国在清洁能源方面利用率高。据统计,2018 年德国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据了德国电力消费 33% 的份额。

像借助太阳能、风能、潮汐等自然可再生能源发电类型,最妙的地方在于成本低,看老天爷赏脸吃饭,并不以化石能源这种非可再生资源储备为转移。

▲ 图片来自:PV Magazine

比如风力发电如果碰上合适的天气,即便考虑到运营成本等支出,但在像整个德国这样发电量大的情况下,单位电价成本仍然是很低的,甚至是忽略不计。

遇到好天气,再碰上像圣诞节这种人们放假,工厂停工,商店关门的时间段,就很容易产生供过于求的状况,而这些多出的电量如果没有地方消化就只得降低售价。

另外德国的风力发电占据总电力供应的 12% 左右,所以他们的边际电价就非常低。

即便如此,多余电量大不了免费送不就行了吗,发电商为什么要搞负电价,赔钱赚吆喝?

▲ 太阳能光伏发电. 图片来自:EIT Raw Materials

其实是因为许多欧盟国家对于这种可再生能源发电是有补贴的,比如德国在 2014 年 8 月 1 日发布的新版《可再生能源法》中就规定了扶持低成本能源先行,明确定义风能、光伏及沼气的扩建目标,并且再次修改了补贴额度。

虽然补贴有所降低,但因为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成本更低,所以实际上只要负电价的绝对值不超过政府补贴的额度,那么即便是负电价对于发电商来说也是有利可图的,再加上竞价上网的规则,电价自然能逼近底线。

最关键的是,普通消费者能从负电价中获益吗?

答案是能,但是非常小,可以说是忽略不计。还以德国为例,电力批发价格占据家庭电费的比例并不高,仅在五分之一左右,其它还包括税收、可再生能源的融资费用和电网的费用等等。

其实德国民众应该担心的并不是「反常」的负电价,而是电价上涨的问题,因为这几年德古一直在扩建可再生能源发电的项目,实际上新能源附加费一直在上涨导致电价上涨,2012 年电价比 2005 年高出 40%,2018 年比 2016 年甚至高出 150% 之多。

你要问中国会不会出现负电价?由于中国并没有竞价上网原则,尽管像山东在去年和今年都出现过实时负电价结算的情况,但总体还是相当稳定的,况且上面还有制定电价的发改委在看着。

所以你看,负电价其实没什么稀奇的,电价能稳住才是最重要的。

题图来源:Frata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