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五位数?游戏陪玩真这么好赚?

生活

05-23 10:25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城市画报」(ID:CITYZINE)」

最近,身边几个玩游戏的朋友向城画君吐槽自己的迷思:

为什么对面总有大神带飞,而跟我玩的全是猪队友?

而城画君这双洞察一切的明亮眼睛告诉他:对面可能花钱雇了大神。

在 2019 年 4 月,我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表官方通知,将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等纳入了新职业。在得到了官方的正名后,电子竞技迅速崛起并逐渐形成了相对完整的产业链。

所谓可以花钱请到的「大神」——游戏陪玩师,便是由电竞产业衍生的众多下游服务行业之一。

▲ 王思聪在游戏陪练 App 上注册的账号,陪练价格为 666 币(游戏平台代币)一小时,并且已经接了十几单,根据评论来看,服务水平不差。

与帮人「打怪」升级的游戏代练员不同,陪玩师最重要的职能重点在于「陪」。

专业的游戏陪玩师不仅需要游戏技术好,还要声音好听、会聊天,最好能满足「老板」(陪玩师对客户的统称)的多样化需求。

这个行业从诞生之初就伴随着非议与质疑,事实又是如何?城画君就与几位游戏陪玩师聊了聊他们的「游戏人生」。

足不出户就能月入五位数,游戏陪玩真的这么好赚吗?

根据 2020 年 5 月 19 日全球化监测和数据分析公司尼尔森发布的《中国单身经济报告》,我们可以了解到随着单身人口的不断增长,单身群体的消费实力不容小觑。满足空巢青年情感寄托的「孤独经济」在近几年成为了一个热门概念,游戏陪玩就是其中一种。

在某游戏陪练 App 发布的 2019 行业白皮书中显示,全年有超过 2700 多万个年轻人在平台寻找陪练。

几个游戏陪练 App 在近几年实现千万融资,网传游戏陪玩师月收入超过五位数,各种新闻消息让人忍不住对这个行业充满好奇。

▲ 资料来源:梨视频《#大三学生兼职陪玩游戏#自己赚钱不向家里要,还是以学习为主》。

在某游戏陪玩 App 上,陪玩师价格一般在 20-60 元人民币/每小时,也有的人是按单局游戏算钱,贵的也有上百元人民币的。

▲ 某游戏陪玩平台网站,多数陪玩不会使用真人头像,都是网上随手可以搜到的网红自拍。

虽然人们常说「眼缘」很重要,但在游戏陪玩平台上,「声音缘」才是最重要的。陪玩师可以提供声音样本在个人主页上供人试听,毕竟「老板」与陪玩师之前是通过声音联系,声音是否符合自己喜好,也直接影响到服务质量。

▲ 好的音色会吸引「老板」们下单的重要判断之一。

今年 24 岁的全职陪玩师「甩甩」告诉城画君,「我从业 4 年,现在每月收入可以稳定在万元左右。」

「我做游戏陪玩基本是打通宵的,隔天中午十二点左右睡觉,晚上八九点钟再起床。这样适应了其实还好,觉得伤皮肤的话就多涂点护肤品,这大概就是『用最贵的精华,熬最晚的夜吧』。」甩甩笑着说。

她选择全职做陪玩,是因为自己想要实现时间自由同时获得收入。「我学历是大专,毕业后也坐过一两年的班,拿到手的工资大概五六千元,说实在的,对当时的我来说不太够用。」

▲ 甩甩的个人主页动态。

甩甩成为游戏陪玩师的原因和大多数人一样,是对游戏的热爱。「能打游戏,赚钱,轻松」是多数人看到的这个职业的优点。

「我非常喜欢玩游戏,自己的 Steam 账号里躺着 218 个游戏,Switch 里有 13 个,多数老板喜欢点我的单也是因为我打的种类多。我会做游戏陪玩,是因为以前打《英雄联盟》认识了一个网友姐姐,我们在聊到工作时,她推荐我可以去试着做游戏陪玩,『既可以打游戏、跟人唠嗑,又能坐着赚钱!』,慢慢就入行了。」

「有的人说游戏陪玩做久了会戒网瘾,但我并不会有这种感觉,就是因为喜欢。」

▲ 甩甩和玩家一起玩《动物森友会》。因为四处上岛「打工」,甩甩拥有很多稀有家具。

与常规思维的「男生更爱玩找陪玩」不同,根据数据显示,在游戏世界里,女生其实更愿意付费找陪玩。甩甩的顾客里也有不少是女性玩家,多数是和她一起打《英雄联盟》。

▲ 图源《比心陪练 2019 行业白皮书》

游戏陪玩市场规模达百亿,越来越多的玩家愿意选择做陪玩师接单,娱乐同时还可以赚一波「买皮肤」用的零花钱。找准自己的优势,学会适时的推广自己,似乎很轻松就能实现理想的收入。这无疑对许多年轻的玩家具有强大的吸引力。

做了近半年陪玩师的范范告诉城画君,她「不粘锅,不坑人」,单价定在 25 元一小时或者 15 元一把,好好接单一天大概能赚 150-250 元(人民币),收入还是不错的。「但有单时才会有安全感,一旦接不到单,心里就会非常慌张。」

「做一个陪玩,打游戏太菜的不行,至少得比老板强。玻璃心也不行,因为陪玩属于服务业,还是要保持心态好。如果不是自身条件特别优越的 (貌美声甜),入行前期单子可能比较少,这时还要多主动点联系老客户。」范范介绍说。

玩家找陪玩,不一定是为了上分

「只需花上 30 块钱,你的心就能在这一小时内不再孤独。」一些陪玩平台打出「游戏社交」的卖点,目的在于满足一些既有上分需求又内心孤独的用户。

「随叫随 call,在线秒回」也是玩家们下单陪玩的原因之一。

「我有过一个印象很深的「老板」,是两年前遇到的一个 15 岁弟弟。他常年在外国读书,父母提供金钱却不怎么管他。当时我还有做线下游戏陪玩,是陪着玩家在网吧『开黑』的那种。我们一起打了将近 47 小时的游戏,还一起玩了赛车。后来吃饭时他悄悄流眼泪,说是很久没有人陪他一起玩得这么开心了。」甩甩告诉城画君。

玩家会对素未谋面的陪玩师非常信赖,游戏之余向陪玩倾诉心声。「因为陌生人更好开口吧,网络本就是个很好隐藏自己的地方。」

▲ 甩甩和玩家分享自己的猫。有的陪玩会与「老板」保持像朋友一样的关系。

主打「技术流」的范范因为「单价便宜也不坑」有过不少回头客,但她坦言:「大多数『老板』不是为了想被带飞才找陪玩,都是希望有个人陪聊天,也有一部分老板是想认真玩游戏的,才会要求陪玩的游戏技术水平好。」

▲ 不少游戏主播专门录制陪玩服务的体验视频,来满足许多人对陪玩行业的好奇,也增加直播的趣味性。

游戏陪玩诞生之初就遭遇无数非议和质疑。通常人们听到「陪玩」,总会不自觉联想到一些负面的东西。而由于行业发展不成熟,制度不完善,平台漏洞等原因,让陪玩也的确存在一个「擦边地带」。这其中的误解也让许多职业陪玩师困扰。

「在陪玩的过程中多数人都友好礼貌,也偶尔会遇到不可理喻的,还会有下单的客户一上来就会说一些让人不适的话,那种单我一般也不会接下去了。如果是玩得比较熟悉的『老板』,偶尔像朋友一样开开玩笑倒也正常。」甩甩说道,「愿意付出时间的陪玩与愿意付出金钱购买陪玩服务的人,为什么不能相互尊重呢?」

▲ 甩甩的游戏技能认证。

一个行业的良性发展,双方对待这个职业的态度是都是同等重要的。

「我很喜欢游戏,也很喜欢游戏陪玩平台,不希望那些负面的东西把它毁掉。」甩甩说。

游戏里的世界再美好,也有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打游戏就能月入五位数」是外行人眼中的游戏陪玩师,但事实真相并没有那么轻松。

多数游戏陪玩师做的都是「回头客」的生意,因此和「老板」们保持良好的关系是获得经济来源的关键。而网游作为双方联系的载体,虚拟关系也为这种关系增加了不稳定性。

「有的老板过了一段时间就不会天天打游戏了,也可能会因为某次没服务好,老板去找别人不找你了,这样的工作状态,远不如不如朝九晚五的工作稳定,而且也没有社保,在我看来是不能作为长期的工作的。」范范说。

▲ 一个陪玩师的动态,「老板」「小仙女」「小哥哥」的称呼确实让玩家飘飘然。

「一开始能满足打游戏的欲望,每天还能赚个一两百块,时间也很自由。到后来,接单时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甚至还有一部分目的不纯;还遇到打了游戏不付钱或者付一把钱打几个小时的人,最重要的是,游戏作为职业后,也逐渐打腻了。」对这样的工作状态厌倦后,范范决定回归现实世界工作。

想要从事陪玩这行,除了必须要做好收入大起大落的心理准备,还需要接受自己随时可能被淘汰的现实。在游戏陪玩 App 的用户报告中,年龄 20-25 岁之间的陪玩师超过 5 成。

▲ 图源《比心陪练 2019 行业白皮书》

「这个行业非常需要人保持清醒的头脑和灵活的动作,是十分消磨时间和精力的,说到底也是吃青春饭,『低龄化』也是现在陪玩行业的一个特征。」另一位陪玩「暖阳」说道,据他介绍,有的陪玩还因为游戏单竞争激烈而转型在线陪聊。

而在真实与虚幻之间,如何正确处理与陪玩和「老板」之间的情感,也会成为困扰双方的问题。

人类对于陪伴的需求是真实的,陪玩也是一个缓解寂寞的有效方法。而也因处于游戏中的每个人所追求的利益都不一样,这个行业的发展或许仍比我们所知的要复杂。

参考资料:

比心陪练,比心陪练 2019 行业白皮书,2020.3.5

本文转载自城市画报微信公众平台「CITYZINE」,编辑倪仕轩,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爱范儿,让未来触手可及。

累计已发布 135152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