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戴森全球设计与新技术副总裁:什么样的发明在他看来才是好作品?

人物

06-22 18:02

三万英镑,折合人民币近 27 万,这对大多数人来说都不是一笔小钱。而对学生来说,这三万英镑可能是他们在学生生涯中可以得到的最多奖励之一。

或许这也是戴森设计大奖可以吸引更多未来工程师的原因之一,高昂的奖金和戴森的品牌号召力,让我们每年都能在戴森设计大奖看到不少具有商用潜力的创新发明。

戴森想要怎样的创新设计?为了回答这个问题,爱范儿采访到了戴森全球设计与新技术副总裁 Peter Gammack 和戴森数码马达工程经理 Yvonne Tan。让他们来谈谈,一个以工程师文化著称的公司,期待看到怎样的创新。

▲ 左为 James Dyson,中间 David Cameron,右为 Peter Gammack

过去几年,戴森设计大奖冠军做的是什么?

在「访谈」开始前,我们要先说一说让 Peter Gammack 这个戴森第一批雇员做了十几年核心评委的戴森设计大奖

这个比赛从 2005 年开始举办,每年向全球富有创新和创业精神的工程及设计专业在校生和新近毕业生发起挑战,邀请他们设计一个解决实际问题的方案。重点在于,比赛每年有三万英镑的奖金,而学生们给出的解决方案则必须要能够 「解决实际问题」

而要了解一个比赛,没什么比梳理历年的获奖作品更能帮助你了解的了。因为这些作品就代表了这个比赛的最高水平,你也能从这些作品中看到戴森设计大奖想要的「好设计」。

2019 年,捧走戴森设计大奖的是 Lucy Hughes——一个只有 24 岁的萨塞克斯大学产品设计学生。她的作品 MarinaTex 是一次性塑料的生物可降解替代品,由有机鱼废弃物和取源于当地的红藻制成。

MarinaTex 生物塑料坚固、透明、柔韧,这让它可以替代普通塑料,用作塑料袋和三明治包装。而比普通塑料更好的是,即便在低资源密集型的家庭堆肥环境中,这个生物塑料也能在 4-6 周内完成分解

成本低、成品好,MarinaTex 绝对是一个环境友好型设计。而将食物垃圾当作产品原材料,也是无数工程师和设计师都在进行的尝试。毕竟能够从食物和农业垃圾在内的废弃物中开发功能性材料是真正的变废为宝,而这也是 100% 的环境友好型设计。

2018 年的获奖者则是兰开斯特大学的两名学生,他们设计的 O-Wind 风力发电装置解决了单向发电机无法解决的问题。这种球形的 O-Wind 风力发电装置可以挂在城市建筑物的楼顶或阳台,居民可以用它给自己供电。

O-Wind 风力发电装置在表面切割的通风口可以让风从各个方向流入,使球体像地球仪一样在一个轴上旋转,并驱动发电机将能量转换为电能。戴森自己也夸:「它可以在我们几乎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利用能源——城市,这是一个非常巧妙的概念。」

2017 年的冠军得主则是麦克马斯特大学的几个本科生,他们发明了一种低成本的恶性黑色素瘤的无创检测装置 The sKan。他们的发明基于癌细胞比正常组织细胞拥有更高代谢率的原理进行。

当皮肤区域迅速冷却时,癌组织将以比非癌组织更快的速度重新获得热量。 The sKan 就会使用精确且便宜的温度传感器来定位吸收热量更快的组织区域,这可以辅助医生进行决策。

2016 年冠军是 100% 可回收的自行车生态保护折叠头盔 EcoHelmet;2015 年的冠军是能在桌面上使用的电路板印刷机 Voltera V-One;2014 年则是一个能在恶劣环境中使用并持续供电的婴儿保温箱 MOM

涉及的范围和学科广,做出来产品大部分已投入商用且获得了专业机构的接纳,这就是戴森设计大奖在过去几年间挑出来的最佳设计。

戴森想要的设计:一个能解决问题的方案

戴森设计大奖将终极大奖颁给了怎样的设计,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戴森这家公司对设计的看法。

Peter Gammack 在接受爱范儿专访时就谈到了他对创新的定义:

我认为创新应该落脚在「发明(invention)」上:创造出全新的东西,作为之后革新与改变的根基。对于作为工程师的我而言,最令我兴奋的事,就是找到做一件事更优的方法,或是发现一个解决日常生活问题的新方式。

对现状保持质疑,不断探索做事的新方式是一段漫长的旅程,但也是我们作为工程师和设计师,要去完成的最重要的事情。发明是可怕的、充满挑战的、也是无止境的。

在戴森工作了多年的 Peter 希望这个比赛的参赛者能够用新的方式解决已有的问题,而不是去优化已经存在的东西。选择那些全新的解决方案,选择那些能颠覆传统的工程。

但不要把颠覆看作最重要的事,因为 Peter 给所有申请者的第一条建议就是:去解决一个真实的问题。而这也是戴森创始人评选最终的获奖者时的首要标准。在他看来,好的发明是源自对解决实际问题的更优方案的好奇,这也是戴森工程师们的一条核心理念。

戴森设计大奖的评委们认为好奇和坚持不懈的精神是发明家们身上的另一关键特质,这些特质能够将无形的创意变为有形的发明。但好奇心也可能会将设计师引向相同的问题,毕竟有的问题更容易被提出。因此在选择了聚焦的问题后,参赛者最常见的问题是确保自己的解决方案是全新的。

比如去年的冠军得主 Lucy Hughes——有什么东西替代几十年才能完成降解的一次性塑料?全世界有不少人都在思考同样的问题,「但她通过其清晰有力的解决方案向我们证明了她创意的原创性。」尽管这个答案可能不只有鱼废再利用的一种解法,但 Lucy 的解法却是全新的、原创的。

解决方案需要考虑的另一个问题则是商业价值。

除了证明项目的技术可行性,我们也好奇参赛作品的商业化可行性。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请你也提供你在作品商业化方面的相关研究。

一次性塑料的生物可降解替代品 MarinaTex 在发明过程中就已经解决了商业化的问题,其最终成品 MarinaTex 比目前最常用于塑料袋的 LDPE(高压低密度聚乙烯)具有更高的抗拉强度,这种低成本高质量的商品也因此具有了较大的商业化潜力。

而 2018 年的获奖作品 O-Wind 风力发电装置则是为一个全球性问题提出了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让你在家就能生成清洁且可持续的能源。这个解决方案中蕴含的可能性,也让它在赛后的商业化获得了成功。

而戴森数码马达工程经理 Yvonne Tan 则认为在这些具体问题之外,发明家也必须有一些特质。一是了解作品的目标用户和受众,并能识别他们,因为他们才是「验证解决方案的人」;二是敢于挑战假设,三则是不放弃,成功有时候只差一点点。她自己也谈到了戴森的逻辑:

我们的逻辑是通过知识来做产品,我们尊重知识。

以更少的资源,做更多的事

随着环境问题在近些年成为了全社会的议题,戴森设计大奖也在今年首次增设了可持续发展奖。

事实上,戴森设计大奖前些年的获奖作品本身就有不少关注全球环境问题的影子。生物可降解塑料、清洁能源……即使是一个可折叠的自行车头盔的创新,也有生态友好的特性。

同时它们追求的生态友好并不代表对某一功能性的妥协。MarinaTex 的设计者就认为,自己的发明「表明了可持续的选择不会牺牲质量」。MarinaTex 的大多数实验是在 Lucy 的学生公寓厨房里进行的,这在某种程度上还代表了产品不需要精密的实验室仪器进行辅助,低成本、更亲民。

而令 Peter 印象最深的发明作品也是一个环保作品。他就对爱范儿表示,中国区 2018 年的冠军作品 ORCA 小型水面环保船令他印象深刻。这个机器人可以自动清洁被污染的水道,参赛团队在参赛时就已经开发出了原型机,展示机器人如何清理湖泊和河流中的污染。

▲大疆董事长李泽湘也投资了这一项目

在他看来,这些年轻的设计师确实做到了「设计一个能够解决问题的方案」。在整个比赛中,他们更重视的也是设计师、工程师解决问题的能力,而非问题本身。

近几年的比赛中,戴森设计大奖也收到了越来越多着眼于解决可持续发展问题的参赛作品,它们无论从原材料使用上还是从生产过程和解决方案上,都做到了可持续。Peter 认为它们的比赛对年轻的设计师而言是一个可以令他们的「解决方案」距离商业化更进一步的平台。

如今,比以往更多的工程师们在关心,如何让产品本身和设计过程更可持续和高效。

通过 2020 年增设的「可持续发展奖」,我们期待看到更多和去年国际冠军作品 MarinaTex 一样,「以更少的资源,做更多的事」的参赛作品,来解决我们面临的社会及环境问题。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