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山」这个词已经过气了,为什么「有 1 吗」「呵呵」还在流行

文娱

07-27 17:41

这朵菊花好好看啊!

有一说一,这朵明显没有上次我们看到的那朵好看。

小姐,那是你的想法好不好,我个人认为,这朵最好看。

哈哈哈哈哈,你说的也对,每个人有自己的审美。

呵呵/::) 这就对了。

提问:以上两个人在做什么?

A、友好品评菊花 B、认真仔细讨论 C、互相阴阳怪气

如果是十年前,估计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前两个答案。但在今天,当一段对话里包含了呵呵、有一说一、/::)、个人观点这些在互联网上别有意味的词汇,阴阳怪气的感觉就扑面而来了。更别说他们讨论的还是这些年已经完全变了引申义的菊花——再也不是隐居名士的代表了。

▲ 今天说菊花,你想到的一定是身体器官

这些词,在互联网失去了原意

一部《隐秘的角落》大火,带起了多少流行词?

「爬山」不再是单纯的爬山,而被赋予了更多的意义。现在的「爬山」是上到山顶,给你摆脚拍照那种,还附赠无保护蹦极服务的户外活动。而「我还有机会吗?」这个单纯的疑问句也有了更多调笑和威胁的意味。你要是说我没机会了,我很可能推你下山、换你的药。

尽管这些短句当下就已经有了「退烧」的迹象,它的影响力却已经被证明了。在支付宝搜索的一句话新闻里,「登山」这个词的数据下降了 40%,想爬山的人真的少了。

微博账号@人类星球观察员 不久前还号召过网友一人留一句过时的网络用语。打开评论区,你就能迅速被那些饱含时代风霜的流行词和网络用语带回十年前,回到那个互叫 GG、MM,道别还说 886 的年代。

其中有不少和社会事件相关的「我爸是李刚」和「一百块都不给我」;充满中二气息的「在下叶良辰」和「你若折我姐妹翅膀,我必毁你整个天堂」;在网络变为梗,二次发酵的「元芳,你怎么看?」「蓝瘦,香菇!」「你妈喊你回家吃饭」。

再加上「开车」、「有 1 吗」、「老司机」、「菊花」这类和情色相关调侃词的爆火,让本身中性的词语多了一些不言自明的含义。这些词相较原先裸露、直接的表达多了些趣味和含蓄,已经被人们习惯且接受,甚至在部分人眼里已经完全替代了原先的意义。

而「呵呵」、「公知」、「有一说一」、「不会吧不会吧」这些本身不带负面情绪的正常词汇在这种变化中也失去了原意,从普通词变成了嘲讽词。这类词语,就属于被互联网毁掉的词语。原意在网络环境中被改变,让它们很难在正常对话中出现,一旦出现在对话中,负面讽刺的情绪就让人难以忽视。

▲ 有人认为这是 2020 年最恶心人的网络句式. 图片来自:跳海大院

「阴阳怪气」的网络词毁了对话,有的网络流行词却能让人相视一笑。

疫情期间,媒体发「XX 地全是 0」就会引发部分年轻人的调侃;要是说菊花是你最喜欢的花,更会得到数个颇有深意的微笑;皮皮虾这种美味的海鲜在游戏王 YGOcore 发散后也变成了一个梗,尽管大家不知道为什么走还要带上皮皮虾,但却对它衍生的表情包接受良好。

而随着皮皮虾这个流行词被网友逐渐遗忘,它也可以开心地回去继续做虾蛄了。但像 0、菊花、呵呵、有一说一、肝、佛系、肥宅快乐水这种词,却已经有了新的含义,直到今天依然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它已经被人们所记住,再也做不回一个单纯的词语了。

快闪流行词,打碎再融合

像「爬山」和「我还有机会吗?」这种词语和短句大多有着「夏日限定」的意味。通过一部剧、一个热点新闻衍生出当下大火的词语。他们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爆火,但生命短暂,一个月之后再说同样的词,别人可能觉得你好土。

哪怕是「一百块都不给我」这种涉及嫖资纠纷,属于最易传播的情色调侃短语也没办法火过一季,变为当季限定。这样的流行词似乎就能看作「快闪词」,它在一个有剧情设置的背景中迅速飘红,但由于生活中缺少实际应用场景和词语文化,也会被迅速被遗忘。

▲ 当事人被称为「百元哥」,当时被用作乙方向甲方要钱的代表表情包. 图片来自:Pinterest

这类词「快闪」过后就是一地鸡毛,既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词语本身的含义,也没能让流行词的新含义被继续流传。

但成功的流行词也不是没有,它们被创造,被打碎,但最终变成了一个完整的融合词汇。这种在使用过程中改老词、造新词、取新意的词语应用范围最广的就是 OK。

OK 这个词是世界上最具辨识度的词汇之一,但很少有人知道,OK 也是一个流行语,它是 all correct 的缩写,源于美国《波士顿晨邮报》编辑的一次大胆尝试,把「all correct」写成了「oll korrect」,再取其两字缩写为「OK」。

经过传播,OK 变成了今天全球通用的「流行词」。

▲ 图片来自:Emojipedia

今天已经没人觉得「OK」是一个流行词了,它成了人人都能理解的一种词语表达。而网络时代能流传的流行词,也是在特定的语境中,符合了使用者的需求,才能活到现在的。

「佛系」暗合了当代年轻人既想奋斗又不想努力的生活方式;「菊花」让人们在百无禁忌地谈论某个身体器官时能更文雅;「奥利给」超越了加油的平淡,在鼓励中充满更多的情绪;「肝」用一个字就能写出熬夜奋斗,肝也「爆」掉的拼命感。

他们和当下的文化现象和个人选择有相契合之处,这才是它们能扛过流行词短暂的几个月,到今天仍有生命力的重要原因。

▲ 佛系是一种态度

Gilles Fauconnier 和 Mark Turner 把这称为概念混合。这一理论认为,日常生活中存在不同场景的元素和关系会在一个潜意识的过程中被「混合」。概念混合的情况在语言和思维中是很常见的,它就像 meme 一样,是对思想的文化传播进行单一描述的尝试。

如果说限定的「快闪词」是被催熟的,那能够活下来的互联网流行词就是有文化根基的,它在某一方面契合了大众的想法,满足了一种延展的、更有代表性的表达,被众人所接受,为规范的书面语做了补全。

补全书面语,时代的针脚

任何语言的诞生,都会有正面和负面的词汇一起出现。网络流行语中也有很多词语带有强烈的人身攻击感或是侮辱属性,这种词语,我们不推荐大家使用。但这一点,是任何语言天生具有的属性,跟是不是网络流行语没有直接的联系,网络只是一种传播途径而已。

就像是学语言时最先学会的是总是脏话一样,在网络流行的网络词也是脏话跑得最快。今天,在任何时候后面加上「逼」或「婊」就成了一个新词汇,像是部分观众在《乘风破浪的姐姐》时就把蓝盈莹骂做「奋斗婊」,把加班发朋友圈的人骂做「奋斗逼」一样,含义不言自明。

▲ 图片来自:《复仇者联盟 2》

部分网络词语在发展过程中有了粗俗或贬低的含义,但这并不是网络语言的特征。给网络流行语写注解的「小鸡词典」创始人黄宇帆就认为这是语言天生的属性,把它怪罪给网络实在是没有道理。这就像是人工智能有性别歧视、人种歧视后,大家选择怪 AI 一样,但原因本不在工具身上。

在黄宇帆看来,网络流行语不是对语言的破坏,而是对书面用语的一种补全。在网络环境中,没有肢体、表情、语气的辅助,很容易让现实生活中正常的呵呵笑变为讽刺。这种时候,网络用语情感和用意的表达远比书面语要丰富,它们的使用能比书面语多一层情绪,「奥利给」就是好例子。

当我们想形容一个人很不靠谱,或是做了很不着调的事,也可以说「这个人真狗」。单一个「狗」字,就足以把那种气愤、委屈、哭笑不得、「居然还能有这种操作」的内心表现得淋漓尽致。

▲ 图片来自:《乘风破浪的姐姐》

网络词语的最高境界大概就是表情包,让单一的词语也能拥有表情包同样量级的情绪表达。一方面你「捞不回」词义已经被严重破坏的呵呵,另一方面你也没办法预料下一个拥有群众基础的流行词是什么?

从 GG、MM 到小哥哥、小姐姐,从杀马特到渣男锡纸烫,网络用词的诞生是表达的一种自我进化,它甚至代表了一种历史文化,是一代人的青春回忆。

我们把中立的词语推向对立面,染上更多负面色彩,但同时我们也给中立词语加上更多的情感表达,赋予了更多的情感色彩。

数字时代,我们既毁词,也造词。

题图来自 Dmitry Ratushny on Unsplash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