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里最酷的大屏幕,让折叠屏、瀑布屏都黯然失色

公司

10-19 10:19

前几天发布的 iPhone 12 Pro Max,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款 iPhone ,屏幕尺寸达到 6.7 英寸。虽然苹果也推出了 5.4 英寸的 12 mini ,但大屏无疑才是主流的趋势。

屏幕已经成为当代科技生活的一个符号,就像影视剧中那块无处不在的「黑镜」。它指的不仅是手中的那些智能设备,还有城市建筑中越来越难以忽视的大屏幕。

在《银翼杀手》、《攻壳机动队》等科幻电影中,摩天大楼外墙上高悬的巨大屏幕,已经成为描绘赛博朋克城市一个标志性的视觉元素。

▲ 图片来自:《银翼杀手 2049》

这些上世纪对未来城市的幻想,随着屏幕技术的发展早已成为现实,甚至可以呈现出比科幻电影更加酷炫的效果.

城市中的大屏幕,不只是一块大型的广告牌,还在改变大众与公共空间的交互模式,并衍生出一种城市屏幕文化。

「裸眼 3D」大屏,让你可以在城市里看滔天巨浪

国庆前夕,广州的著名景点北京路步行街完成了升级改造,当中最引人瞩目的变化,莫过于新大新百货外墙的那块的 L 形巨幅屏幕。

当夜幕降临,一条巨龙从屏幕中呼啸而出,逼真的效果吸引不少游客驻足观看,也给这家有百年历史的老店注入了科技的活力。

这块大屏幕是全国最大的裸眼 3D 超高清曲面 LED 显示屏,宽 24 米,长 50 米,整体面积约 1200 平方米,重达 90 吨,有着 8K 分辨率,可以实现裸眼 3D 和 AR 互动的视觉效果。

据打造这块屏幕的雷曼光电介绍,技术团队解决了无电子图纸核算、建筑平衡测量、承重荷载等技术难点,才得以如期交付。

这样的「裸眼 3D」大屏,正在成为大城市的新地标。

国庆期间除了北京路上的巨龙,成都春熙路上横空出世的《星际迷航》「银女士」飞船也在社交媒体上刷屏,这也是一块「裸眼 3D」大屏。

这块屏幕比北京路上的略小,约为 888 平方米,从想法到落地筹备了 3 个多月。而且为了在不同光线下与周围墙体更好地匹配,白天和黑夜用的是两个不同的版本。

更加震撼的「裸眼 3D」大屏在韩国首尔的 COEX artium,路边行人一抬头就看到滔天巨浪拍向自己,不过这其实只是一块 2D 的 LED 屏幕,「裸眼 3D」的效果则是通过全息投影实现的。

这是三星和数字艺术创意公司 d’strict 共同打造的数字艺术项目「wave」。整块显示屏由两个拥有超过 30000 个独立 LED 显示模块的屏幕,占地 1620 平方米,相当于四个篮球场大小。

为了让效果更加逼真,制作团队还在屏幕上安装了音响装置,来模拟海浪拍打玻璃的音效,并根据光线调整显示效果。

据 d’strict 介绍,这种显示技术的灵感来源于文艺复兴时期的变形艺术(Anamorphosis)。能让观看者在特定的视角看到变幻莫测的惊艳效果。

除了「wave」,韩国目前最大的户外 LED 屏就同样出自 d’strict,除了「裸眼 3D」效果,这块还支持 MOBILE AR 技术,可以在大屏幕上「雕刻」出游客的样子,留下一张立体的纪念照。

d’strict 还将这样的数字艺术带到全球多个城市,比如在中国的北京、衢州、南京、银川等地,都曾出现 d’strict 操刀的户外大屏幕。

▲ d’strict 在北京国贸外墙进行的 3D 投影秀.

d’strict 创始人李东勋表示,类似「wave」的户外大屏不只是一个艺术品,还代表了未来的一种商业模式。因为许多公司打广告已经不希望局限在品牌露出,而是期待可以通过艺术的内容来吸引更多人关注。

纽约时代广场大屏幕:一座城市的符号

要讨论城市大屏幕,纽约时代广场是绝对无法绕过去的一个存在。

1978 年,世界上第一块商用电子大屏幕「Spectacolor」出现在纽约时代广场,如今这里全世界户外大屏幕最密集的一个地方,有着超过 300 块巨幅广告屏幕。

在被称为「世界的十字路口」的纽约时代广场,大屏幕一直是这里的焦点。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最火的电影、游戏、当红的明星小鲜肉,似乎一切商业和流行文化都争相将这里当做一个重要的展示窗口。

可口可乐从上世纪 20 年代就开始在时代广场打广告,2017 年还在这里打造了全球首块 3D 机械广告牌,由 1760 块独立移动的 LED 屏幕组成,可以通过模块运动展现出不同的形状变化。

时代广场汇聚了全纽约 11% 的经济活动,平均每天有 30 多万行人在琳琅满目的大屏幕下经过,因此这里的大屏幕也成了全球最吸金的建筑立面。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早在 2012 年,光是时代广场 1 号楼的广告屏幕,一年的收入就高达 2300 万美元。其中横跨百老汇大街 45 街和 46 街的大屏幕,曾是世界最大的数字广告牌,一个月租金就超过 250 万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纽约市还专门为时代广场的大屏幕特别立法,要求这里的业主必须挂上亮眼的广告屏幕,此外一切建设改造必须尊重和保护这一标志性的城市景观。

时代广场大屏幕之于美国的意义,丝毫不亚于自由女神像,而且它不是一个静态的地标,而是一个随着时代变迁和流行文化更迭不断变化的视觉符号

这完美符合法国著名建筑家 Paul Virilio 提出的「媒体建筑」(media architecture)概念,他认为成熟的计算机和多媒体显示技术,让建筑的主要功能变成提供信息而非提供住所

在清华大学建筑学硕士陈晓霁撰写的论文《城市大屏幕:重塑城市公共空间》中指出,以纽约时代广场为代表的城市大屏幕,能够表现和引导城市的视觉文化取向,逐渐融入城市景观,形成新的文化传统的一部分,以及高度可识别的城市特征。

大屏幕正在改变大众与公共空间的交互模式

随着显示技术的发展,屏幕提高的不仅仅是画质和尺寸。就像智能手机的触控屏彻底改变了用户与手机的交互模式,户外大屏幕也不仅仅是单向展示的显示器,也开始和大众有了更多的互动。

就像上文提到在首尔街头掀起「滔天巨浪的」d’strict,曾在 2014 年给拉斯维加斯 SLS 酒店做过一块特别的大屏幕,可以以 AR、VR 等技术可以顾客进行互动。

而日本涩谷的大型商场「涩谷 MODI」外,也出现过一块由索尼打造的大屏幕「Sony Vision Shibuya」,通过屏幕上方一台 4K 摄像机实时捕捉行人的动作,让行人可以与屏幕中的动画人物进行互动。

丹麦的 Aarhus 音乐厅也采用过一个类似的户外屏幕,通过摄像头拍摄广场上人们的舞姿,以光的剪影投影在建筑外墙上。

在英国加的夫,还有一块叫做 Storyboard 的大屏幕,所有市民只要发送短信到一个固定号码,就可以在这块大屏幕上显示一句话。

在一些大型的公共事件中,城市中的屏幕往往成为人们集会的一个固定地点。比如在 2005 年的地铁爆炸案发生后,利物浦民众自发前往当地大屏幕下哀悼,人数甚至超过了大教堂。

▲科比去世后麦迪逊广场花园在大屏幕悼念.

就像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陈锦荣所说的,城市公共屏幕正在成为连接以及扩展个体式的公共体验和意识的一个连接点。

我们身处一个「屏幕世界」

学者 L. Wallace 曾在 2003 年一篇文章中预言,城市的未来将演变成一个「屏幕世界」(screenworld)。

他指出,人们将生活在屏幕的包围中,我们所处的空间也成为了「媒介空间」,人们通过屏幕等媒介来与这个世界进行交互。

意大利符号学家 Umberto Eco 也在《功能与符号──建筑的符号学》一书中,提出建筑本身就是一种大众传播方式,可以向受众传播一种广泛认同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

而建筑叙事中常被引入的「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正逐渐被大屏幕所重塑

比如位于苏州时代广场、北京世贸天阶和拉斯维加斯等地巨型 LED 天幕,几百米的屏幕贯穿于商业街上空,通过画面形成视觉错位,改变了人们对于空间的感知,营造出传统空间不能提供的视觉奇观。

而且不断变换的画面,既可以让受众穿越到千年之前的古城,瞬间又回到时尚现代的大都会,同时承载历史的厚重感和现代的流行文化。

如果说智能手机、无线耳机等设备已经成为我们感官的延伸,那城市中的大屏幕也不仅仅是建筑的外立面,而是与建筑融为一体,形成一种多媒体的建筑皮肤,从更多方面介入到城市的公共生活中。

当大屏幕成为当代城市最显著的视觉特征,它既可以是消费主义和流行文化的橱窗,也可以为公共讨论和艺术表达提供舞台。城市大屏幕究竟会成为怎样的一块「黑镜」,最终还是取决于我们自己。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