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迷惑行为:让纸片人选秀,听虚拟偶像破音

文娱

10-27 09:31

是不是觉得微博热搜上有越来越多不认识的名字?有没有觉得追星的朋友喜欢的明星都没听过?会不会觉得电视上越来越多的面孔都不认识了?

如果你三个答案都是「是」,那你很可能不看选秀,不追偶像。毕竟这年头,追星的粉丝都有了一二三四五六个墙头,不是他们太花心,而是越来越多造星节目让他们「变心」。艺人、rapper、男团,选秀节目层出不穷,粉丝粉个艺人太容易了。再这么发展下去,一个粉丝可能需要粉 10 个偶像才能保证娱乐圈造星体系的顺利运行了。

而偶像的厮杀也愈发激烈,不仅有真人互抢资源,连「纸片人」也想赶赶这潮流,收割一众粉丝。

▲《跨次元新星》宣传海报

虚拟偶像选秀,尴尬到「头掉」

爱奇艺最近新推出了一款综艺《跨次元新星》,一款虚拟人物的选秀节目。因为这档节目,2020 这魔幻的一年又添上了一个「虚拟偶像选秀元年」的形容语。鉴于虚拟偶像选秀确实是「前无古人」的综艺类型,所以在中午吃饭的时候,我选择了它来「下饭」。

作为一个跨次元选秀综艺,二次元选手出场就很不同。排成一行的大汉,似乎有神秘交易的工具箱,虚拟偶像就这样在箱子里被程序员们带到了现场。作为创造并控制虚拟偶像的人,程序员发挥好不好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选手表现好不好。因此,也有不少人将这档节目戏称为《程序员 101》。

在选手一举一动都由程序员控制走剧本的时候,呈现出的效果却有点尬。

第一个入场选手秋蒂先摔了一跤,然后唱歌破音。作为有上帝视角的观众,你知道这不是意外,只是剧本,这个意图打造「话题女王」的剧本并不能让你震惊。

▲ 除了摔跤、破音外,选手走路姿势也有点奇怪

当选手一切都被控制,就会造成另一种尴尬,那就是没有交流,只有流程。在第一次表演完节目后,节目里的「扩列师(嘉宾)」一度想和选手互动,但选手已经进到了第二个环节。

后期类似的情节还有不少,例如扩列师要求选手进行更多才艺展示时,选手只能回答「今天不行」,因为程序员爸爸没准备这么多。这样的片段一多,观众很难沉浸入综艺原先的选秀剧情中,这就变成了一个搞笑综艺。

▲ 互动必须提前打招呼,不在剧本里的就没有回应

当然,剧本流程的问题尚能接受,更严重的是虚拟偶像「卡住了」。数据出错,排查故障,这在数字时代很常见,但在表演的舞台上,这就没那么常见了。就像看电影遭遇黑屏,Windows 电脑突变蓝屏,没人喜欢类似的意外。

▲ 虚拟偶像「宕机」

面对虚拟偶像的「宕机」,程序员最终的处理办法则是重启。

另一个尴尬点在于选手建模和海报形象的具体差异。如果说海报上的虚拟偶像还能让不少人喊「我可以」的话,虚拟偶像的实际建模让人很想说一声「我遁了」。建模和海报的差别像是精修和原图的差别,四块腹肌变成了一块,飘逸的发丝黏在了一起像发套,本身的清隽眼镜男孩变成了绿眼狐狸。

「照骗」和照片的对比之惨烈,可能是画师想打建模师的水平。

▲ 看了建模之后,粉丝连夜跑了

而虚拟偶像唱歌嘴不动,清晰度比周围环境差三档,走路姿势奇奇怪怪,没办法支持超过三个人同时出现在一空间等都是前期没做好准备工作,同时面临技术制约的问题了。

▲ 技术难度大,选手休息室几乎不存在

如果你要把这档节目当成选秀综艺,那它显得不够真;如果要把它当作看漂亮二次元人物的综艺,那几乎所有建模可能都达不到要求;但如果你把它当作搞笑综艺,或许你还是能够收获「塞伯朋克」快乐的。

今天的虚拟偶像,不是选出来的

这档综艺问题很多,但最核心的问题或许是这些虚拟偶像不吸引人。虽然是跨次元综艺,也别忽视了二次元爱好者的审美和挑剔,二次元也不是任何一个人物都能火的。

目前最火的虚拟偶像有哪些?初音、洛天依、泠鸢 yousa、荷兹,如果算上游戏里衍生出的偶像,那可能还包括无限王者团、Seraphine、暖暖……

▲ 英雄联盟新英雄 Seraphine 也是一个虚拟偶像

对此不感冒的人或许很难理解类似的感情,为什么会喜欢虚拟偶像,真人偶像不香吗?

我就曾见过有人回怼虚拟偶像不值得喜欢的言论:

A:我永远喜欢无限王者团。

B:有什么好喜欢的?不都是一堆数据吗?

A:那你也只是一堆细胞啊。

▲ 王者荣耀衍生男团封面,由赵云、百里守约、诸葛亮、韩信、李白组成

这些虚拟偶像脱颖而出,要么靠的是情怀和 IP,要么靠的是长久的陪伴。如果有一个虚拟歌姬天天给你唱歌,陪你说话,那你很可能会对她有一定的好感。如果你玩了几年的游戏选了几个高人气人物打造为偶像组合,那爱屋及乌的你也会对他们多点关注。

纵观目前较受欢迎的虚拟偶像,很少有一个是因为偶像本身的出色而大受欢迎的。他们有的背靠大 IP,有的出道时间长,有的运营有道,有的头上不缺有噱头的标签,纯靠一个舞台或一首歌疯狂吸粉的案例反倒极少。而从《跨次元新星》来看,目前虚拟偶像的数量和质量,可能确实做不到这一点,也撑不起一次选秀。

▲ 王者荣耀的启动动画就是无限王者团的打歌舞台

目前大火的虚拟偶像靠多年运营优势和知名 IP 做底,这让其他虚拟偶像很难复现。但这些虚拟偶像创造的商业价值却让人无法忽视,这或许也是爱奇艺提前占位试水虚拟人物选秀的原因。

作为名气最大的虚拟偶像,初音十年前开演唱会就能让门票瞬间卖光;洛天依持续发力,和肯德基、光明、百雀羚等知名品牌都有不少代言和合作;《王者荣耀》IP 衍生的无限王者团更是像普通男星一样,代言彩妆,掏空女玩家的钱包。

▲ 王者荣耀衍生男团和 Givenchy 和 Mac 都有合作

虚拟偶像选秀,远远不到时候

今天的虚拟偶像确实变多了。

2020 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云端峰会就有几个大厂 AI 组团亮相,微软小冰、 百度小度、 小米小爱、 B 站泠鸢 yousa 一起出道。虽然他们的外观和擅长的方向都有所不同。但作为互联网大厂的「虚拟偶像」,它们的集合出道却更有代表意义。

知名餐饮品牌肯德基之前将代言人从老爷爷变成了肌肉型男肯德基上校也曾为品牌吸引不少关注,上校其实也是一个虚拟偶像。这个偶像还有自己的恋爱养成游戏,吸引顾客与这个品牌的全新虚拟形象谈恋爱,做互动。

但这两个例子不具备更多参考价值,毕竟互联网公司做虚拟偶像是在展示其技术的进步和底蕴,这是秀肌肉,而肯德基貌美上校更多是在做品牌营销。这些案例中,要么是公司不在乎能不能赚钱,要么就是公司用它来做营销,但对虚拟偶像的运营公司来说,变现远比秀肌肉和营销重要。

但变现也有问题,因为目前大众对虚拟偶像的关注度还撑不起一个那么大的市场。在《跨次元新星》这档节目中,吸引观众最多的因素是虞书欣、Angelababy、小鬼这几个流量明星,而非虚拟偶像选秀本身。

▲ 目前关注这档综艺的大多是三位流量明星的粉丝

关注不够的同时,这些虚拟偶像也缺少惊喜。当人们知道每一个偶像背后是几十上百人的团队时,很可能就会把虚拟偶像当作商品,而人们很难被商品打动。

如果观众觉得这很可能是假的,你就需要说服他这是真的。虚拟偶像面对的新问题就是如何才能让这个人物的性格、故事都更可信?这对人物的建模和剧本的编排都提出了更多的要求,工作人员会面临技术、编剧等多种能力的考验。如果剧本平平,虚拟偶像也没有创造新东西的能力,观众就很难被打动。

▲ 虚拟偶像对建模和剧本的编排提出了更多要求

从目前一期半的节目来看,能够让观众惊喜的选手几近于无。当偶像都在数据中平稳的运行,观众想要的惊喜和火花或许永远不会来,唯一能收获的就是尴尬和宕机。

追星的粉丝确实想要一个有保障的偶像,对方不恋爱,不出轨,不沾黄赌毒,没有任何负面,以一种粉丝想要的理想状态存在。但在粉丝对偶像有要求之前,他们也得先喜欢上这些有魅力的偶像。

对比真人秀里的「锦鲤」、「小作精」、「大魔王」相比,纸片人选手的魅力形象都不太够。

在虚拟偶像没那么好,粉丝接受度也没那么高的现在,虚拟偶像选秀节目出现得太早了。偶像和观众,还没准备好。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