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带火的社交应用,凭什么「一码难求」?

产品

02-02 20:39

我们还有多久能登陆火星?

五年之内。

你对创业者有什么建议?

需要别人用言语鼓励的创业者就别试了吧。

随着马斯克在 Clubhouse 中开麦输出,谈比特币,谈火星移民,谈脑机接口,这个 2020 年的美区热门 app 被更多中国用户所熟知。知名分享人加邀请制的结合,让这个大部分用户用不上的 app 冲到了微博热搜榜的前列。

▲ 马斯克的分享房间全满. 图片来自:知乎用户 Reese.Ren

一个美区 app,在中国社交媒体上「一码难求」,这本身就是一个有趣的现象。而在微博这个开放的讨论环境中,也不缺少对它的质疑。

这不都是 YY 玩剩下的?

这在中国根本做不走,三天就能 copy 一个。

邀请制火的吧?拿到邀请函就想秀一下。

感觉又是昙花一现的产品。

Clubhouse 是什么?

虽然最近才被中国用户了解,但 Clubhouse 已经通过近一年的发展告诉大家这不是一个昙花一现的产品。在最新一轮融资中,获得 10 亿估值的 Clubhouse 完全是一只「当红炸子鸡」,一只迅速成长的新锐独角兽公司。

它的创始人可不是马斯特口中需要被鼓励的创业者。两位创始人中,Paul Davison 做出过图片分享式社交软件 Shorts 和基于地理位置社交的产品 Highlight,另一个创始人 Rohan Seth 前东家则是 Google。二者在移动互联网和社交领域累积的人脉资源也成为 Clubhouse 累积了高质量的种子用户。

2020 年 5 月时,Clubhouse 实行着比今天更严格的邀请制。那时候 app 的日均用户数约 270 人就几乎占到了总注册用户数的 18%。而今天,Clubhouse 不只是在美国大火的社交产品了,它是德国用户近来下载最多的应用,在英国和中国也获得了不少的用户。

▲ 图片来自:TechCrunch

邀请制或许是 Clubhouse 获得了那么多关注的原因质疑。当人们在微博、微信这些主要社交平台晒出自己的 Clubhouse 邀请码,或者求一个邀请码时,大部分人就会想要探知「Clubhouse 是什么?」

那么,Clubhouse 是什么呢?有人将它称为即时语音聊天社交软件,也有人把它叫做「音频版 Twitter」。但在我看来,这可能更像是一个音频分享功能非常好的社交 app,分享的意义大过社交。在这里,陌生人也能获得有用又有趣的东西。

很多人之所以将 Clubhouse 看作一个社交软件,是因为邀请码需要通过通讯录进行发放。你邀请的好友必须在你的通讯录中,邀请会通过短信页面直接发送给对方。Clubhouse 也会引导你关注邀请你的人和你邀请的人。

但在此之后,你或许就不会和几个好友常呆在一个房间了。因为 Clubhouse 里有不少有趣的聊天室,其中有很多人是你平常无法对谈的人。打个比方,当你的好友 Jack 和 Jack Ma 同时开了一个语音房间时,估计大部分的人都会觉得 Jack Ma 的房间更有吸引力,去晚了可能排不上,而朋友的房间嘛,总是有你的位置的。

在这里,我听了隔壁公司设计总监在马来西亚开创咖啡店副业的故事,听了美食视频创作者谈论 YouTube 的观点,在各地方言房间里听到了数码科技分享,还听了中国台湾众多的独立软件开发者谈独立软件。

我和这些人都不认识,通过六度人脉理论我和这些分享者或许也能建立联系,但他们也不会和一个刚认识的人轻松地分享这些内容。从这个角度来说,Clubhouse 这种「不见其人,只闻其声」的分享模式降低了社交的压力,就像和朋友聊天一样做分享则让内容拥有了更大的影响力。

作为一个旁听者,你可以举手发言,发表自己的观点,也可以选择默默倾听、安静离开。由于邀请制的原因,目前 Clubhouse 的分享质量都比较高,有趣有用皆有,是个开阔视野、消磨碎片时间的好选择。

▲ 功能非常简单,可以举手发言

很多人看到 Clubhouse 的时候也会脱口而出:「这不就是个语音聊天室?」确实,这是 Clubhouse 的本质,但在语音聊天室外,产品本身也做了不少的打磨。一个房间可以容纳 5000 个人,界面简洁体验好,对网速要求低,音质质量上佳,管理房间的功能也非常简单。

他们这么说 Clubhouse

Clubhouse 的邀请码实在难得,到底是谁在用这个 app,他们对这个 app 又有怎样的看法呢?但我们也努力找到了一些真实的 Clubhouse 用户,看看他们对这个新晋应用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爱范儿创始人 Wilson:

我感觉是一个体验非常好的,从社交沟通底层逻辑着眼的上瘾性应用。

产品经理自力 hzlzh:

在 Clubhouse 聊天比较轻松,很多从未聊过的熟悉面孔在这里第一次聊了起来,语音房间随时进出,有的房间很接近电台热线的互动方式,有的更像线下饭局 Talk 的场景。

昨晚在好几个直播间聊到半夜 3 点,但也可能是第一波邀请码用户都在此尝鲜吧,让我回忆起知乎刚上线的时期。

@tifan:

Clubhouse 是新时代的社交形式。音质也极佳,完爆任何其他平台。它的形态是反抗大平台的广播的模式,而是多对多的交流和沟通,是去中心化的交流。

数码博主永恒在天:

我体验下来的感觉就是互联网语音聊天室,只能互相聊天,完全不能进行文字交流,在聊天的过程中,就算手机锁屏,也能正常运行,这个实在是妙。

▲ 图片来自:Wired

产品运营马赛克:

我觉得很无聊,早上进了两个房间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

我个人其实是没那么多时间去听这些的。这个 app 最大的吸引力可能是你有机会进去房间听某个大佬说话,以及做产品增长调研、拉新调研。

知乎用户 Reese.Ren:

作为一个现阶段需要邀请码才能注册的社群网站,它本身就自带了一点别的平台没有的光环。而且目前我看到替它背书的,不是科技圈呼风唤雨的人(各种风投创始人、科研人等),就是文化圈子里边影响力举足轻重的人。

不过它的模式我认为确实有潜力,揉合了 zoom 与文字群聊各自的优点,摒弃了各自的缺点,保留了人声,让每个人各自的声音特色得以保留,却免了摄像头必须开启的烦恼。Concall 这种在企业环境中已经屡试不爽的沟通模式其实可以很轻易地大众化、休闲化,并且弹性化,让大众用户自己开发各种兴趣群体,得以衍生出完全存在于虚拟空间中的新社交模式。

产品运营 Ken:

我会觉得这和 topic 有关,肯定还是要看 topic 才会有没有兴趣听的。目前我觉得火的原因还是马斯克去做了分享,不然也不会这么精贵,这种分享大家肯定是很愿意听的。我觉得可以是 to 知识付费的产品,相比微信群点 60 秒语音的体验好很多。

但它现阶段来说不像社交软件,更像即时的多人通讯软件。

科技编辑 Hugo:

还不错的产品,但没大家说的那么夸张。因为邀请制体验了一下,里面很多主讲人其实也是网友,本身也不是朋友,只是听过名字。这让我觉得很像是嘉宾论坛式的分享,只是没有公关去把控内容会有趣很多。

不过有趣的内容很多,我连看视频都要两倍速,这种聊天分享没有非常知名的人物打底我可能没那么感兴趣。脱离这段时间的邀请制热潮后,我也很不确定自己下次打开它是什么时候,但肯定不是每天都会用的类型。

▲ 图片来自:Neil Patel

电商负责人 Ellic:

还没有深入体验,目前就进了一个 room,不过感觉音频效果是真的好清晰。

爱范儿 CTO Ernest:

  1. 大家感觉很不错的实时音频技术由声网(一家在上海的公司)提供;
  2. 产品层面目前看起来很粗糙,必须要授权通讯录才给进行下一步梦回五年前;
  3. 实时连麦 + 听众的形式,我目前想象不到一种正经的轻松的符合百姓生活的需求形式与此相匹配,实时性对时间的抢占太严重,又对内容的完整性提出了挑战,我难以在脑海里构建出来内容供消两端如何对齐彼此。

播客平台 New Radio 创始人杨樾:

昨天深夜注册了 ClubHouse,体验非常炸裂。首先,Clubhouse 的语音通话音质好到不可思议的程度,不仅比打电话、微信通话、微信会议好很多很多,基本上可以说碾压现有的能够用于多方通话的所有软件,那个音质接近我用专业话筒录的节目,并且不论多少人同时在一个 Room 里,几个人同时说话,都没有任何延迟和干扰。它完全可以成为电话、微信、微信语音之外的另一种独立的通信方式,是一种可以永远实时在线的多方对讲机,以前所有能通话的社交 app 都不具备这个实力。

Clubhouse 是用户在明确主题下进行选择。这部分很多媒体把 Clubhouse 理解为 LivePodcast,只能说是也不是,我是中国最早做 Podcast 的人之一,我不认为这是 Podcast,这是比 Podcast 更高级的东西,它与听者建立的是社交关系,而不是受众关系。

再造一个 Clubhouse

目前来看,很难说 Clubhouse 是一颗冉冉上升的超新星还是一颗光芒耀眼的流星。毕竟邀请制和自上而下的产品推广策略确实很容易自带光芒,也很容易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的关注。

在普通用户还在疑惑这种模式到底能不能大众化的时候,更多的产品人已经开始从这之中提取亮点,本着「宁可错杀,不可错放」的想法做起了音频的更多尝试。

Twitter 就已经开始测试其命名为 「空间(Spaces)」的功能。作为 Twitter 创立不久的语音聊天室功能,「空间」也只赋予了一部分用户将创造空间的能力,而陌生人也有机会进入这个空间。可以说,Twitter 的这个新功能本身就是一个 Twitter 版本的 Clubhouse。

▲ Twitter 的 Space

就连视频应用 Netflix 都在 Android 版本的 app 中推出了一个全新的纯音频模式。用户在观看视频时可以在全屏视频播放器的顶部看到一个「关闭视频」的选项,用户点击就可以只听声音,不看视频。可以说,这是一个解放双眼的功能,让你不用眼睛也能用耳朵听 Netflix。

▲ 图片来自:Android Police

类似的音频创新还有很多,Spotify 一直都在做类似的努力,Twitter 支持音频推文,TikTok 也在关注音频的更多可能性。而对于这些想要抓住音频社交机会的产品来说,Clubhouse 就是一个不能被忽视的竞争对手。

尽管它还有缺少投诉渠道,变现路径不足等问题,但作为一个高速增长的音频社交 app,Clubhouse 很可能会从 2020 年火到 2021 年。当各个大厂都在音频社交挖金的时候,问题回到了普通用户这一边:

你想要在这个语音聊天室里聊天吗?

你会想和朋友用这样一个即时、低延迟的应用社交吗?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