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Cosplay、灵魂转换……为什么越来越多人爱上剧本杀?

商业

02-09 16:40

2016 年,《明星大侦探》第一季首播时,节目组或许也没想到未来五年内中国会有这么多人沉迷于类似的角色扮演推理游戏。在这五年内,剧本杀的店开遍了中国大江南北,无数玩家花钱求一个扮演机会,他们在这个游戏里穿女装、戴假发,在一个他们从未经历的世界生活,在那里为自己洗清嫌疑。

能让背阔腰宽的汉子心甘情愿穿女装,也能让娇小可爱的妹子成为武林盟主、一家之主。这,就是剧本杀平平无奇的魅力。

▲《明星大侦探》节目照

在剧本杀里体验一次不同的人生

剧本杀是近年大火的推理游戏。每一个玩家在游戏开始前会拿到属于自己的剧本,剧本有着和现实生活完全不同的背景设定,你需要在架空的世界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同时,剧本杀中的「杀」字也代表了有人被谋杀,凶手就在玩家之中,而你需要和其他玩家配合找出凶手。

剧本杀有线上线下两种。线上剧本杀会通过 app 提供的剧本盘剧情、玩推理,线下分为了实景和桌游两种模式,但两种模式几乎都会给你换装、做发型,让你看上去更贴近人物。

实景会提供较大的沉浸场景让玩家搜证,从三室一厅到 600 平基地都可能是探案的案发现场。桌游则是打扮完毕的玩家围绕着桌子讨论剧情,力图找到真凶。

▲ 剧本杀更衣间,服饰风格较多. 图片来自:CGTN

这可能是现在 90 后、00 后最喜欢的 cosplay 游戏。相比身材优越的 Coser 可以自信地出现在漫展,大部分普通人可能没有这样的勇气。在这种情况下,花 200 元左右就能体验几小时的剧本杀游戏就是每个人都可以体验的 cosplay 游戏了,你的朋友会和你一起玩,你们会各自扮演不同的角色。再加上制作精良的剧本故事,这简直就是超值的附加服务。

《人民日报》也曾表示「剧本杀成 90 后 00 后社交新潮流」。对很多年轻人来说,这种新颖、有趣的游戏方式不仅可以动脑,也可以很好地和朋友一起消磨时间,是社交的新选择。

今天少数硬核的剧本杀玩家会选择和其他人拼场,但更多的人都会选择和朋友组局包场体验,把它定义为朋友间的社交活动。

▲ 古风主题剧本杀,道具很多

当然,也不是所有年轻人都会喜欢这种新游戏的。受限于剧本、价格种种因素,仍有部分玩家在体验后觉得不如预期,不愿意再次尝试。而对于这些不愿意尝试的玩家而言,游戏的性价比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玩家火哥第一次的剧本杀经历就拿到一个自己并非核心人物的角色,5 个小时的漫长推理中他一度想拿出手机看直播。和朋友的第二次游玩体验也并非不愉快,但一次体验近两百的价格还是让他决定停一段时间,因为「太贵了」。

▲ 部分接受不了实景价格的玩家也会选择线上免费剧本杀,同样选择多多

乔纳森也觉得近两百一次的价格太高了:「40 一次或许还能接受。」对他来说,人生中第一次的实景剧本杀让他「打工人」之魂觉醒,一场游戏玩下来就像是开了 4 小时的脑暴会。

有趣的点在于:这是一个难得的场合,每个人都能放下手机,放下面具,在一个崭新的世界里做一个崭新的人/鬼。

戏精现场飙戏,剧本杀在线开演

剧本杀推理馆 NINES 的创始人胡宁峰认为剧本杀让玩家体验了一次「第三人生」。「第一人生是你与生俱来的必然;第二种生活是您梦寐以求的理想人生,而第三种生活则可以帮助您从上帝的角度看待这个世界。只有从第三人生看待这个世界,您才能反思自己的第一人生并将其塑造成理想人生。」

▲ NINES 创始人胡宁峰. 图片来自:Pandaily

广州一家剧本杀主题店铺的全职主持人翠花则告诉我们,来玩剧本杀的客人都是喜欢聊天讨论的人。有一部分玩家真的喜欢推理,不会在意剧本是否为实景剧本。还有一部分玩家就是「戏精」本精,他们喜欢的就是飙戏的过程,剧本杀的现场设置和服化让他们特别有代入感。

除了主持人,我也是一个剧本杀玩家啦,我们店的同事下班后还会去别的店「打本」。

我也喜欢剧本杀,一开始的是喜欢推理,到后来觉得其实剧本杀的真正的魅力在于演绎别人。当我读完剧本的那一刻,我即不是我,我是手上的这一个角色。我了解了 TA 的人生,努力地用 TA 的思维方式去思考问题。游戏的这几个小时里面,我也可以去演绎 TA 的人生。

玩多了剧本杀之后,也不太在乎所谓的胜负了,还原故事的真相更重要吧。在每个人有限的视觉里面寻找细节,试图追寻一些不为己知的事情,于我看来才是剧本杀的真正魅力。待这场游戏结束,回到我的生活,继续自己的人生。

从每一次的剧本杀里不停地切换身份,努力摆脱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于我来说也能更好地理解这个世界。

▲ 翠花工作店里剧本《魔法学院》中的一个小场景

剧本杀的主持人看过很多投入过多的「戏精」。过于投入角色,决定为了保护自己挚爱隐藏关键线索的玩家;因为沉浸于背景世界,纠住细枝末节背景设定不动摇的细节狂魔;还有投入剧情中演戏而完全不在意探案结果的「侦探」。

从这个角度来说,剧本杀的店铺也只不过是一个戏精追求的舞台。店铺提供更好的剧本和人设,但呈现效果还是由演员决定。

而当你扮演他人,在游戏中展现魅力后,你回到现实世界仍和玩家有不少真实地连接。很多人在这里认识了新的朋友,拥有了一段新的亲密关系,我们采访的主持人翠花,她的男朋友就是她第一次玩剧本杀时遇到的主持人。

只是抱着「想认识新朋友」的想法来玩剧本杀的玩家还是少数,大部分人还是想和朋友做一些新尝试。这是一种社交活动,也是让人们逃离现实世界几小时的最好游戏。

▲ 翠花所在的实景剧本杀店《魔法学院》剧本就玩了四个多小时

如果游戏能逃避现实几小时,谁能不爱呢?

一开始我听到要玩 6 个小时的时候,非常抗拒。后来发现,这么长的游玩时间其实根本不够,因为你有很多猜想待证实。而且在这几个小时里,我基本没有想上司会不会突然找我,也没想这个月的工资已经不剩多少了。作为一个精灵族的一员,我想的只有找到凶手,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种能让我忘记现实,暂时沉浸的不真实世界,对我而言还蛮珍贵的。

剧本杀玩家安心表示「超脱现实」是她喜欢剧本杀的一个重要因素。当一个游戏能够让你扮演另一个人,沉浸地活在另一个世界时,它也给你塑造了一个几小时的避风港。在那里,现实的烦恼都与你无关。

类似能帮人们逃避现实的游戏也不只有剧本杀,它们营造了一个更严苛、更拟真、更沉浸的环境,有时甚至会让人想脱离真实的世界,活在那个虚假的世界。

《头号玩家》中的《绿洲》游戏就是绝佳案例,VR 眼镜,沉浸现实,可自定义的外貌。游戏中营造的奇幻世界是一个让人有无限可能的地方,即便没有创业者的资产作引,为这个游戏沉迷的玩家也绝对是大多数。

▲ 图片来自:《头号玩家》

为了逃避现实,VR 工作室 VR Retreat 在特朗普胜选时还制作了一个迷你 VR 游戏《The Hillary Wins VR Experience》(希拉里获胜 VR 体验)。在那里,电视和报纸的新闻都告诉你希拉里赢了,你可以快乐几分钟。

即便想起这并非事实,也能拿起啤酒瓶扔向电视发泄。

▲ 游戏中希拉里赢得了选举

但总的来说,这个 VR 游戏可玩性太少,要想要真实还得看监狱化管理的「游戏」。

韩国就有一种慢慢流行起来的过周末方式,那就是蹲监狱。店主建造了一家监狱主题酒店,名为「Prison inside Me(我内心的监狱)」。入住的客人会交出手机和手表,容身的牢房只有 6 平方米大,没有任何娱乐设施,仅有一些盥洗设施,一日三餐朴素至极。

▲ 3000 元的监狱酒店十分朴素

可以说,这家酒店的住客过着苦行僧一样的生活。但他们都是自愿的,而且花了近 3000 人民币一晚的价格来享受这项服务。或许没有手机的生活对现代人来说就像坐牢,但对因工作压力喘不过气的人来说,这却是一个另类而有效的减压中心。

看了这三个过于极端的例子,或许你就对剧本杀这种轻沉浸的消费更能理解了。这种付钱进行的「角色扮演」,其实是人们舒缓自身的情绪疗法。

精神病学者莫雷诺多年前就提出了这一概念,开始推广 「心理剧」。它以「主角」称呼案主,辅助演出其他角色的人称为「配角」,至于协助并导演剧目的治疗师则称为「导演」。在心理剧的演出过程中,主角在导演与配角的帮助下来解决内心困扰。从这个角度来看,剧本杀无疑就是一出角色扮演的心理剧。

▲《明星大侦探》也有疗愈主题

想一想,当你春节被家里人念叨着恋爱、事业、工资的时候,有人提供了一个可以无视这些现实因素的绝佳环境。你在那里还可以和老友们在一个独立空间尽情互动,这样的娱乐活动在春节只会更受欢迎。

我们采访的翠花就表示,他们店铺过年就会坚持营业,因为「往年的春节(有)比平时更多的客人。」

这可能是我们现实世界中的《逃避费钱但有用》了。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