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这「面包」里

文娱

04-25 18:20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这句诗我们都背过,每年清明大部分人也都会和家人一起去到墓园扫墓。墓碑排列整齐,尽管雕刻的名字和使用的石料都不同,但看上去差别有限。所以每年想在墓园找到已逝亲友的安眠之所,可能还得花点功夫。

骨灰盒大多也是相似的。严肃的用石头或木材做出典雅大方的盒子,奢华的就是精致图案的陶瓷瓶。但在这些常见的方式之外,越来越多人想要一些出格的设计,也有人为他们做了出来。

奶油面包棺材,让葬礼变 Party

新西兰有一个叫做「死亡艺术」的公司,它们制作的棺材都很出格。

死亡艺术的创始人霍尔给堂兄菲尔做的棺材就是一个巨大的奶油面包。他的棺材保持了长条面包的形状,外观看上去把面包切成了两半,中间加入了大量的奶油,奶油之上还有红色的果酱。当这口棺材抬进教堂时,前来吊唁的亲友哄堂大笑,冲淡了不少悲伤的氛围。

▲ 奶油面包棺材

棺材的主人菲尔一直对奶油面包有着迷之喜爱,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奶油面包专家。在他看来,一个好的奶油面包外表必须是松脆的,中间必须使用新鲜奶油。所以在他确诊出肠癌后,他也想用最爱的奶油面包和朋友们做最后的告别。

被最爱的奶油面包包围,外面就是自己亲近的朋友爱人,这是菲尔自己选择的方式。他甚至提前从自认为最好吃的奶油面包店订购了 150 个奶油面包,将它作为葬礼甜品。最终,这 150 个面包跨越了一百多公里的距离出现在了葬礼上。

菲尔的妻子也很喜欢这个面包棺材:「这掩盖了过去几周悲伤而艰难的时刻。大家最后的记忆是那个面包,还有菲尔的幽默感。」

在最后火化时,这个独特的面包棺材会被换成普通的棺材。奶油面包棺材则被菲尔的堂弟,也就是它的制作者霍尔保留了下来。

▲ 棺材的制作者霍尔,后面是他做的乐高棺材

15 年前,霍尔在写遗嘱的时候发现所有的棺材都是相似的。不管原材料使用的是什么样的木头,最后做出的棺材成品都是千篇一律的端正肃穆。他并不想要那些棕色的传统棺材,在仔细的研究了棺材行业之后,他决定为那些有特殊要求的人制作棺材。

除了给堂哥做的奶油面包棺材,他还做了消防车棺材、乐高棺材、帆船棺材……还在很多棺材表面印上了世界各地的美景奇观。

这些棺材本身是普通的白色棺材,之后会由霍尔用乳胶数码打印机进行设计,再用纤维板和胶合板添加细节。特别的还有定制帆船棺材,棺材上还有一艘漂亮的帆船。为了定制它,霍尔也用上了更多的金属滑轮和帆船材料。

这些定制的棺材支持生物降解的,能够与死者一起下葬或火化。唯一不支持下葬的就是他表兄的面包棺材,因为这个彩色的棺材还使用了聚苯乙烯和塑形泡沫,埋进地下对环境不友好。

▲ 帆船棺材的材料会更特殊

虽然做了十几年创意棺材,但霍尔在选择自己的棺材时反倒决定「返璞归真」。他和自己的儿女说,最后他只想穿着豹纹丁字裤躺在一个透明的棺材里,让亲友们永远铭记在心。

在殉葬行业工作了十几年的霍尔对于死亡和葬礼的印象都有了一个大更新。

大家现在认为这是对生命的庆祝,而不是对死亡的哀悼。

▲「死亡艺术」制作的消防车棺材

不要平淡告别,最后就得反常规

如果你觉得这是新西兰特有的生意,那你就猜错了。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想特别到最后一刻的人,他们把自己最后的趣味和幽默放到了原先沉重的棺材、墓碑、葬礼之上,让生命有趣到最后一刻。

加纳就有着独特的棺材文化,当地的画家 Ataa Oko 将加纳的棺材文化艺术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加纳的 Kane Kwei 工作坊在全世界都有不低的知名度。你完全可以在加纳的艺术博物馆里看到棺材,因为当地很多的棺材设计都可以被称为艺术。

上世纪五十年代,Kane Kwei 为他的祖母制作了第一个创意棺材,那是一架飞机。有了它,他的祖母完全能够在死后看到一个更宽广的世界。

▲ 看上去谁能想到这是棺材呢?

之后他为酋长做棺材,为有钱人做棺材,他的成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加入棺材的创作行列。

1990 年,创意棺材艺术家 Paa Joe 做出了一个 Nike 棺材。

今天很多人在炒 Nike 球鞋,但往前推三十年,非洲就已经开始「烧鞋」了。

▲ Nike 棺材

在 2011 年,他还做过形似 Nikon F2 的棺材。「老法师」们看到都安心了,因为即便是死亡,也没有人能把你和挚爱的相机分开。

▲ Nikon 棺材

可乐棺材也能陪着挚爱可乐的逝者下葬。

此后不管可乐包装怎么换,你都拥有了最经典的那一款。

▲ 巨大的可乐棺材

造型特别的螃蟹棺材还成功在「Ik RIP」上展出。这是一个关注死亡,身份与自我表达的展览,这类创意棺材的存在更新了很多人对死亡的印象。

▲ 展出中的螃蟹棺材

香烟盒、啤酒瓶、诺基亚手机……在棺材的设计上,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笔者甚至开始畅想未来是不是也能拥有汉堡棺材,最后去成为两片面包中间包裹着的那块肉。

▲ 诺基亚棺材

除了棺材,墓碑也是逝者体现创意的好「画布」。

把墓碑做成摇篮,即便死亡仍有爱将你包围。

▲ 摇篮墓碑和周围的一切都很不同

如果你没有武则天那样有名,那你留一个无字碑可能是很危险的,说不定墓碑都会被偷。

但要选择做一个未完成的墓碑,创意和意义就都有了。

▲ 未完成的墓碑

法国 Samaritaine 百货商店的创始人 Charles Pigeon 的墓碑则是一张床,他和妻子的雕像躺在床上聊天并记录想法。看上去就贵了不少,但确实会更有纪念意义。

▲ 非常有特色的墓碑

如果逝者本身就是「果粉」的话,她的父母可能还会选择苹果的王牌产品 iPhone 给她定制一块墓碑。

世界上从来不缺有创意的棺材,这些棺材的所有者不想要千篇一律的东西。

▲ iPhone 墓碑曾引发讨论

就想要反差限定,拒绝刻板印象

棺材可以变成彩色的创意造型,墓碑也可以不再是单调的石碑。创意设计如果遇上一个人们常有刻板印象的行业时,效果通常能翻番,毕竟人人都爱新鲜感。

类似的模式其实我们在生活中也常常能看到。你已经熟悉的知名品牌会在产品、包装,联名甚至品牌名上创造出反差,刺激一下消费者,让消费者觉得错过毁半年。

SK2 每年都有限定包装,圣诞、米奇、奥运会、和服,和本身半透明极简但瓶身形成了反差,卖得可以更贵一点,摇身成为限量版。

▲ SK2 本身的瓶子大气典雅,限定瓶子可爱

优衣库这种众人皆知的平价品牌也会找一些昂贵的设计师品牌合作,整个调性就提升了,花小钱买贵牌设计的快乐让消费者愿意掏钱。

类似的合作还有双向的,百威和 Moschino 的合作不仅给啤酒瓶新增了一个「限量火焰瓶」的皮肤。Moschino 也推出了旅行包、浴巾的设计产品。啤酒品牌提升调性,奢侈品牌的受众则会觉得荒诞有创意。

▲ Moschino 的百威元素

直接从名字上制造反差的品牌也可以做到先声夺人,凭借一个和产品看起来不太适配的名字正在消费者心里留下印象。

麦当劳的金拱门就是个例子,全中国人都知道这不是中国本土的品牌,但这个名字却很中国,吉利之外还有点土气。当时网友嘲讽这个名字:「被肯德基的卧底渗透了?」「左恭喜发财、右招财进宝,横批金拱门。」

但入主麦当劳的中信资本董事长张懿宸对这个效果就很满意:「有关这个的新闻在网上的阅读量是 90 亿次,平均每个中国人看到 6 篇有关改名字的各种各样文章,这种营销力度在全世界其他地方可以找到吗?这就说明消费的潜力是巨大的。」

▲ 网友制图调侃金拱门

洋品牌土味让人印象深刻,土变洋更是直接能换成真金白银。

提起沙县小吃你会想到什么?云吞、拌面、炒饭、汤……有一个品牌就抓住了这种消费者的印象,给自己取名沙县,不卖中餐卖咖啡。

虽然有着接地气的名字,但这个品牌却是杭州文艺咖啡的代表。它的本名其实叫作「SECTION&COFFEE」,花名才是沙县。但套着这个有国名记忆的品牌名卖洋气咖啡,沙县直接省了大部广告费,反差感就让顾客都想试试,成功做到了日出 400 杯的骄人战绩。

想做咖啡的创业者,或许都该考虑下「兰州拉面」、「杨国福」、「黄焖鸡」、「重庆小面」的花名。

▲ 沙县咖啡不土,很潮. 图片来自:界面

大部分人生活都很平淡。在这种情况下,有反差的小创意才能让人兴奋起来。

不管是下葬时的创意棺材,还是平常都会购买的化妆品、咖啡,只要能让人觉得有趣就会成功。

听到未来还要连上六天班的我,现在就只想吃喜茶的火锅,喝海底捞的咖啡,逛安踏的家具,买完美日记的衣服……总而言之,我就想来点新鲜的。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