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十九岁了,网络文学哪里变了哪里没变?

商业

05-14 16:32

七点到九点,十七点到十九点,是交通最为拥挤的时候。

沙丁鱼罐头一般的地铁上,无数人彼此摩肩接踵,努力为手机留出一片余地,盯着发亮屏幕上的满屏文字,手指快速地滑过一页又一页。他们都在此时此地,他们同样身处不同的江湖。

尽管燥热和汗臭令人心烦,但他们都保持一种专心的沉默。减速划过一块块游戏、漫画、影视的广告牌,广播宣布到站。人们收起忘我的神情,步履匆匆赶往下一个地方。

这种场景,在各种时间地点都随处可见。网络文学,早已出现在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而这一片广阔天地,是 90 年代末才慢慢开创起来的。就像网络文学里常见的平民逆袭套路一样,网络文学曾被视为不入流,如今已然成为主流的大众娱乐和主要的文化资源。

完整见证这一过程的网络文学网站已然不多,起点中文网就是其中的一个。

2001 年 11 月,「玄幻文学协会」创立,卷入网络文学的白银时代。2002 年 2 月,「玄幻文学协会」改名为「起点中文网」,起点成为男频网文霸主的征途,就此拉开了序幕。彼时,还有榕树下、幻剑书盟、博库、晋江、天鹰文学城等网文小说网站或论坛,但现在大多已经掩埋于时间长河。

如今,起点中文网已经走过 19 个年头。起点不再只是起点本身,作为网络文学其中的一座顶峰,它走出的是一条网络文学发展的脉络。或许,纵观起点中文网的十九年,我们可以大致地了解,这十几年来,网络文学哪里变了,哪里没变。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2000 年左右,网络文学奉行的还是免费策略,且许多人对网络文学存在偏见,除了少数作者有幸卖出版权,大部分作者全凭一腔热血为爱发电,但光靠情怀是不切实际的,写着写着就断更的现象有很多。

同样地,网络文学平台如果无法盈利,也只会不断地消耗下去,直到兴趣消耗殆尽。

起点中文网意识到了这一点,首创 VIP 收费制度,以免费公共章节吸引读者,再通过 VIP 章节收费,最初的收费标准是千字 2 分钱。

▲ 起点  VIP  特权. 图片来自:起点中文网

可以肯定地说,这是对起点确立江湖地位至关重要的一件事。

作家「血红」就是第一批作品上架 VIP 书架的作者,第一笔稿费 50 元,半年后以万计数。这个收费制度后来逐渐为业界效仿。

此后,网络文学平台与作者的商业合作模式,以及网络文学的运行体系与版权拓展机制,在这个基础上不断建立和完善起来。这一套模式运转将近二十年,网络作者社会地位逐步提升,网络文学 IP 市场亦趋于成熟。

但是,一切都在流动着,一切也都在变化着。

近几年,互联网技术的迭代和普及,使得网络文学这种以互联网为载体的内容,也顺应媒介的变化有了新的发展。

免费阅读和新媒体文成为了新兴商业模式,主要通过为读者提供免费内容获取相应流量,再通过信息流广告、展示广告等形式进行商业变现。

2020 年,起点中文网开始有作者尝试付费渠道与免费渠道同时开放,寻找提升作品热度、丰富收益方式的可能。比如「谋生任转蓬」创作的《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连载期间长期占据起点畅销榜 TOP10,广告渠道单月收入超过 20 万,成为双边爆款。

付费阅读和免费阅读诞生于不同的时代,背靠不同的互联网发展状况,也有着两种不同的商业模式,但似乎也有双线并进甚至相交的可能性。

值得一提的是,《2020 年度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显示,Z 时代对虚拟产品付费比例显著高于整体平均水平。2020 年 5 月完结的《诡秘之主》,获得亿万订阅、千万推荐、百万打赏,打破网文二十年纪录。起点用户「萌萌哒菟」每个月都会花 100-300 元订阅作品,并且有两个非常喜欢的追更作者。

所以,年轻读者们是乐于为心爱的作品付出真金白银的,付费阅读将一直是起点重要的组成部分。

同台唱戏 固本纳新

起点虽然成立于 2002 年,但成为男频网文届的霸主应该是在 2005 年左右。

当初,幻剑书盟日渐凋零,网络读者又迅速增加,网文界弥漫着求量求白的妖风。起点基于前期的商业口碑、资金支持和作者储备,打下了其江湖地位。

2006 年,起点迎来了网络文学的百家争鸣。玄幻、都市、历史、仙侠、网游、科幻、灵异等各个题材逐渐成熟,比如「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延续了《鬼吹灯》开创的盗墓文风潮。

2007 年,起点专为女性读者开设了起点女性频道,「ZHTTTY」的《无限恐怖》亦在这一年连载,无限流类型至今仍深受欢迎。

2009 年,起点的书库已经有了百万本以上的小说,许多经典作品是在这一年诞生的。这一年,「忘语」还在铺设《凡人修仙传》;2 月,「猫腻」完结《庆余年》,两个月后开写《间客》;4 月,「天蚕土豆」上传了《斗破苍穹》;12 月,「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迎来完结。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些小说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此后涌现出不计其数的同类型网络小说。

再到 2020 年,据 《2020 年度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网络文学已形成都市、历史、游戏等二十余个大类型,二百余种小分类,轻小说、二次元等题材类型在 Z 世代创作者和消费者的主导下崛起,宏大叙事和幽默吐槽共存,现实流与幻想流、都市风与历史风、次元系与生活系兼容,种种题材和领域不断「破圈」。

十九年,起点的风格变了吗?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是非问题。

比如平民逆袭、打怪升级,始终是起点文学网中各类小说重要的设置方式之一,但在风格和设定上会有变化,从前是不断比武炼丹,近两年来,「无敌流」「签到流」兴起,原本八十章的内容可以压缩到二十章之内,爽点来得更快。扮猪吃虎、天兵归来、龙王驾到,这类的书其实一直很多,就看具体的题材、文笔、设定以及作者讲故事的功力如何。

轻喜剧是近些年火起来的一种类型。起点用户「萌萌哒菟」已经在起点度过 1824 天,最爱看的一直都是轻喜剧,「基本上不会改变了,轻喜剧对自身情绪调节比较有利,每天都能保持好心情」。

宏大深厚的作品照样受到追捧,最典型的就是「爱潜水的乌贼」的《诡秘之主》。现实题材也越来越丰富,比如「齐橙」的《大国重工》是工业爽文,「志鸟村」的《大医凌然》则是「现实主义+技术流」医学题材。

起点十年用户「木犀草之下」特别欣赏「徐公子胜治」的《地师》,他喜欢的故事,是需要有一定创新度和新鲜感的,「也不能说是开山老祖,在某个类型下做一个足够丰富和新颖的设定,或者多个垂类间能够融合创作,作者对自己的创作游刃有余便好」。

作品风格上的改变,当然和十几年来作者的改变息息相关。

位居金字塔尖的大神,写作水平和遣词造句的能力不断增强,对剧情和世界观的把控越发成熟,故事的专业性和合理性不断提高。

Z 世代写手则为作者队伍注入了新鲜血液。2020 年,阅文集团新增网文作家 Z 世代占比近八成。90 后作者言归正传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是起点 2020 年的一部现象级作品,打破 2020 仙侠品类均订纪录,开创了「稳健流」先河。

文学作品是时代的反映。如今,起点的网文已经经历了漫长的积累,也在不断创新和变革,呈现专业化和年轻化的趋势,资深与新锐、深厚与轻松同台唱戏,可见一派欣欣向荣。

物尽其用,合火燎原

十九年来,起点中文网已经拥有丰富的 IP 库和 IP 改编案例。动画、游戏、影视、周边等 IP 的全链条打通,将是阅文集团和起点中文网未来主攻的方向。

举例来说,起点以《斗罗大陆》为核心进行了全方位矩阵式开发,推出了《新斗罗大陆》、《斗罗大陆 H5》等游戏。伽马数据测算,《斗罗大陆》H5 进入 2019 年新游流水 TOP10 榜单,年收入位列新游榜第 8 名。动画《斗破苍穹特别篇 2》上线三集点击突破三亿,豆瓣评分 8.5。

▲《全职高手》第一季. 图片来自:豆瓣

2017 年,《全职高手》动画版上线,第一季播放量将近 15 亿次,豆瓣评分 8.2。影视剧《全职高手》在腾讯视频上线四天播放量已突破 3 亿,制作团队尊重原著,以没有爱情线的燃向改编做更为纯粹的职业剧,使得口碑一路走高。

目前,《赘婿》《将夜》《庆余年》《夜天子》等 IP 均已被改编,还有《诡秘之主》《第一序列》《大道朝天》《大国重工》等潜力股 IP。

高质量的 IP 是源头之水,IP 粉丝文化则是赋能 IP 的决定性因素,两者缺一不可。起点正是一个高粘度、高付费率的粉丝聚合平台。

《诡秘之主》累计评论数超 1200 万条,还有粉丝在评论区晒出自己精心制作的周边;《第一序列》《大奉打更人》等作品「本章说」评论数超百万;《全职高手》主角叶修生日当天,粉丝组织成极具凝聚力的社群,推动话题登上微博热搜第一。社交共读、粉丝社群、粉丝共创,这些可以说是 IP 能量的关键来源。

▲《诡秘之主》. 图片来自:诡秘之主官方微博

事实上,书评区的互动传统早已有之。在 IP 改编的浪潮和 Z 世代读者的主导下,又有了更新的形式和更大的规模。

《庆余年》是 2019 年度爆款影视剧,爱奇艺、腾讯视频双平台播放量累计过 160 亿次。剧集播放期间,《庆余年》在起点读书 APP 上的在线阅读人数增长 50 倍、推荐票达 352 万张,聚集超 200 万粉丝,形成了跨平台的不同场景用户在起点上互动讨论的盛景,推动《庆余年》在完结十多年后重登畅销榜前三甲

▲《庆余年》剧照. 图片来自:豆瓣

2020 年疫情期间,隔离在家的起点用户「萌萌哒菟」在「本章说」书评区非常活跃,为喜欢的小说一条一条地配旁白,因为热度很高,还收获了「章说达人」的称号。现在,萝莉、御姐、正太音她都可以驾驭。

起点用户「木犀草之下」很享受发「段评」,他愿意去跟其他沙雕网友一块互动,预测作者的具体走向。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他还会纠正作者的一些常识错误,「这其实就是闲的」。

出征蓝海,遍地开花

传说,巴别塔是一座人类联合起来兴建、希望能通往天堂的高塔,但为了阻止人类的计划,上帝让人类说不同的语言,人类相互之间不能沟通,自此计划溃败、四散东西。但语言的不同,并没有打消交流的渴望,而是可以克服的壁垒。创作和阅读故事,始终是全人类共同的精神文化追求。好的网络文学作品,本身就具有声应气求的感染力。

早在 2004 年,起点中文网就开始向海外出售网络小说的版权,国内多部著名网文作品被翻译后在海外出售。2014 年前后,海外多国出现了专门的翻译网站,一些爱好者将国内网文作品翻译后输出至国外,网文出海从此作为一种现象受到关注。

2017 年,阅文旗下起点中文网正式推出起点国际,以英文版为主打,并逐渐覆盖泰语、韩语、日语、越南语等,国内网文企业开始正式布局海外。《2020 年网络文学出海发展白皮书》显示,翻译出海占比 72%,直接出海占比 15.5%,改编出海占比 5.6%,其他占比 6.9%。

▲「起点国际」界面

起点国际也会鼓励国内创作者用中文创作作品,淡化东方武侠、仙侠等本土属性过强的元素,通过构建科幻、架空世界观降低国际读者阅读门槛,并择优翻译输出海外。

但海外读者各有各的偏好,有的是「硬核玄幻爱好者」,对中国仙侠玄幻类型有浓厚兴趣;有的是「新鲜元素追逐者」,喜欢各种新类型小说里的新鲜元素,如不同的人物设定、时代背景和故事情节;有的是「西方元素融合者」,喜欢西方幻想主题的作品。

意大利的 Simon 非常喜欢《诡秘之主》,「魔法等西方幻想元素是我的本命偏好,所以诡秘之主这种融合西方文化背景和东方文学思考的作品简直让我欲罢不能」。美国的 Ryan 已经阅读了 4 年中国网文,每天阅读时长超过 1.5 小时,是中国网文头部作品的铁杆粉丝,他在《真武世界》等作品里感受东方文化的魅力,和主人公的成长历程共情。

与此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海外作者,选择在起点国际上写作,东南亚地区和北美地区的作者最多。起点国际至今吸引了超 10 万名海外创作者,创作出网络文学作品超 16 万部。奇幻、言情和魔幻现实是作者创作最多的类型,这当然和出海的作品类型有很大的关系。

海外作者和许多国内作者一样,以兴趣驱动初始的创作欲望,并期待着成为一名专职作家。菲律宾作家 the Blips 的代表作品《The Villain’s Wife》,登上起点国际后大受好评,the Blips 也因此获得「起点国际」在菲律宾举办的创作大赛春季赛冠军,从全职主妇变成家庭的经济支柱。

▲ 图片来自:https://www.wuxiaworld.co/The-Villain-s-Wife/

艾瑞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 年,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的市场规模为 4.6 亿元,规模尚小。网文出海规模虽然还不大,但这也意味着,海外竞争没有国内那么激烈,且海外市场在版权保护、用户付费意识方面较强,海外市场有肉眼可见的巨大潜力。

中国网络文学,既有中国传统文化之美,又在出海过程中增添了跨文化的魅力,和美国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国偶像剧并列为「世界四大文化奇观」。随着商业模式的逐步成熟和 IP 衍生业务的发展,中国网络文学未来完全有可能在海外有更大的声响。

▲ 图片来自:起点中文网官方微博

网络文学,也许已经成为了许多人的生活习惯。其中,既有十年书龄的资深读者,也有外国人和 05 后这些新受众;既有笔耕不辍的资深大神,也有满腔热血的 Z 世代写手。

身为一名读者,网络文学用内容反映我们真实的心灵诉求和文化需求,我们最喜欢看的是故事,最开心的是看到一个好故事,希望作者们都能够把自己想要的东西写出来。起点于我们而言,可能是一个广阔的避风港,一个温暖的幻想寄存处。

而对起点自身来说,网络文学诞生于网络时代,流行于消费时代,它以网络为媒,连接了千万受众,需要把握时代动向,不断开拓、改变和创新,形成更科学的盈利模式,给予作者更多支持,共同推动更好的内容创作,方能有更多的十九年,继续网络文学顶峰的神话。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