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完就能冲走的验孕棒,有什么了不起?| Feel Good 周报

商业

2021-06-20 18:30

世界也许不完美,但总有人在努力让它变得更好。

哈罗,欢迎大家打开爱范儿 Feel Good 周报,这是我们关注可持续生活方式的全新栏目。

谁说环保就是要牺牲产品体验?谁说做对社会有益的事就一定要「用爱发电」?

每周,我们将通过「友·意思」为大家带来 N 种打开可持续生活方式的新酷姿势,希望能为你带来一些灵感与启发。

而「友·商机」则将每周聚焦一家公司,探究「商业向善」的可能性。

Enjoy!

 

  • 大茶杯还是跷跷板,怎样的公共长椅让你最开心?
  • 这家公司设计的性玩具「真·解放双手」
  • 用完就能冲走的验孕棒有什么了不起?
  • 神奇,穿错了袜子买咖啡居然就能打折了
  • 打破垄断的 Warby Parker,为什么要坚持「卖一副眼镜送一副」?

怎样的公共长椅最能吸引你?

有时候,最能展示一个城市个性的并不是宏伟的天际线,而是身边的「小」事物,譬如,散落在城市各个角落的公共长椅。

作为伦敦建筑节的一部分,今年「城市长椅设计大赛」主题是「关怀(Care)」,

九组获胜设计师带来了风格各异的公共长椅设计。

10F 设计的「It Takes Two」形态看起来就像是跷跷板。它希望邀请人们坐在椅子两端,边保持安全社交距离边聊天。

同时,椅子的材料是一种名为 Blue Dapple 的回收材料,由回收砧板和塑料包装制成。

Nick Green 设计的「Do you care about your city?」就像是一块「城市琥珀」。

Nick 将他在伦敦收集的垃圾碎片——咖啡杯、打包盒等,封印在混凝土和树胶中,旨在提醒人们有些用品虽然是一次性的,但它们留下的影响却很长远。

Ex Architectures 设计的「Quick Getaway」正如其名,让已经很久没有出门旅行的市民一秒进入度假氛围。

Jelly Collaborative 设计的「The Friendly Blob」想提醒人们关注自己的精神健康,创造一个活泼吸引人的公共设计:

无论是小朋友还是大人,都可以在这个椅子爬玩,休息,甚至看到这个椅子本身就会让人开心一些。

Pebble Haus 设计的「Sobremesa」采用了「咖啡渣 + 树脂」的材料组合。而「sobremesa」这个词语,在西班牙语中指的是正餐后人们边吃甜品边聊天放松的时刻。设计师想借此鼓励人们再次到城市里的咖啡店和朋友相聚。

NVBL 设计的「Conversation」是对伦敦的材料和贸易历史的致敬。这张长椅只用了石头一种材料,旨在鼓励人们重新探索石材的设计和技术。

The Mad Hatters 设计的「A Cuppa」就是一个明亮快乐的大茶杯。在很多文化中,「茶」都不仅只是一种饮品,而是一种凝聚了社交、文化和社区的符号。

留心看,这个大茶杯里还种满了植物,为设计带来一丝自然的气息。

Sohanna Srinivasan 设计「Monuments to Mingling」的灵感来自于伦敦阿尔德盖特地区丰富的建筑历史和多样的现代身份。

每张椅子都融入了不同的历史建筑,而长椅又是交际的场所,于是乎就有了「Monuments to Mingling(交往的纪念碑)」。

Lisa McDanell Studio 设计的 Plant Yourself Here 同样采用了轻快的颜色,吸引繁忙的伦敦市民坐下来,看看蓝天发发呆。

同时,这一对椅子面对面的设置,让市民能在保持社交距离的前提下更好地交流和互动。

哪个设计让你看了最开心?

这家公司设计的性玩具「真·解放双手」

▲ 图自 Refinery29

如果说谈论「性」是「禁忌」,谈论「残障」也是「禁忌」,那残障群体的性需求自然是被「不存在」了。

一对姐弟决定改变这个现况。

Andrew Gurza 和 Heather Morrison 联手创立了 Handi,首家专门为肢体残障群体设计可独立使用的性用品的公司。

▲ Andrew Gurza 和 Heather Morrison

世卫组织将性健康定义为可以「增进个性、沟通和爱」的存在,并表示「这个概念的根本,在于人们获取性信息和性愉悦的权利」。

▲ Handi 的调查发现,56% 的残障人士在自我愉悦上有困难

Handi 在 2020 年 11 月推出 Joystick 原型设计,现在仍在测试和调整阶段,预计将于今年八月开启预售。

Handi 将 Joystick 称为一个「系统」,因为用户可根据自己的需求和肢体灵活程度,选择购买整套接近一米长的完整 Joystick 系统,或是其中特定部件。

▲ Handi 公布的 Joystick 设计解释

虽然设计已经大致出来了,但 Handi 还在密切地和测试者沟通,试图尽可能减少用户使用时对外人协助的需要 —— 从开箱,事后清洁到收纳存放,每一个环节都有很多细节。

同时,不少人都认同,性玩具行业多年来都很懒于创新,大多都只有包装或外观上的改进。而且,出于「卫生原因」,消费者买了体验糟糕的性用品后还都不能要求退款。

为肢体残障人士设计性玩具不仅是一个新市场,同时也是为所有人设计更好产品的切入点,创造多元化的开始。

对于 Heather 来说,创立 Handi 不仅是为了弟弟和其他残障用户,同样也是为了未来的自己:

当我老了,社会上有工具、产品以及开放的讨论,这将意味着我仍旧可以享受自我愉悦。

用完就能冲走的验孕棒有什么了不起?

创业公司 Lia 推出了首款可生物降解,用完就能扔马桶冲走的验孕棒,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首先,一般的验孕棒都带塑料外壳,这就意味着每用一次就会产生塑料垃圾。

其次,用完即冲走也让它拥有更好的私密性 —— 不必再扔在垃圾桶里,可能被不相关的人知道验孕结果。

Lia 发布的 30 秒水解测试,Lia 分解程度和普通纸巾差不多

无论想怀孕与否,验孕用户的隐私都很重要。

不希望怀孕的女性大多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在做验孕测试;而在备孕的女性很可能也不希望让别人知道自己在频繁做验孕测试。

这款新型验孕产品还是没能解决一个特定群体对隐私的诉求 —— 视障群体。

由于验孕产品基本都是通过视觉的方式来呈现测试结果,因此,有视觉障碍的女性没法独立使用这些产品,要找朋友或家人帮忙看才能得知结果,即便她们原本不想其他人知道自己验孕这件事。

2020 年,有人曾提出一款以触觉系统显示测试结果的验孕棒,但暂时没有厂家跟进生产。

▲ 通过触觉提示来告知验孕结果的原型设计

现在,相对折中的一个方式可能是通过应用来获得人工支持。

宝洁旗下的 Clearblue 验孕棒和为视障群体服务的应用 Be My Eyes 达成了合作

▲ 用户通过 Be My Eyes 调用摄像头,对准验孕棒,客服将为她们读出结果

Clearblue 用户可通过 Be My Eyes 应用,用自己的手机摄像头,向客服人员展示验孕棒结果,然后让客服人员为她们读出结果。在这个情况下,至少她们可获得相对独立的使用体验。

验孕产品诞生已经超过 40 年,但改变却不多。

希望在不久将来,我们能看到更包容和环保的创新产品。

没想到穿错了袜子,买咖啡居然能打折了!

每个周日,穿着两只不同款式的袜子闪现上海 Coffee Cherry 咖啡店,说出「错袜日勇敢不一样」,就可享购买任何咖啡都减免 3 元的优惠。

这是怎么情况?

WABC 艺途公益基金会 2016 年发起「错袜日」活动(每年 12 月 23 日),呼吁大家用「穿错袜子」的方式,来表达对「不普通」的自闭症、脑瘫等精智障碍人群和他们家庭的支持。

▲ 2020 年「错袜日」宣传片《错袜的星星》,腾讯视频

平常,WABC 会为精智障碍群体提供艺术治疗,帮助他们提高表达能力。同时,基金会也会发起公众倡导活动,增加公众对这一群体的认知和包容。

▲ 李宁曾和 WABC 合作推出「环保再生袜」,印上了学员的作品

打破美国眼镜市场垄断的 Warby Parker,「买一捐一」也做得出色

95 美元一副眼镜(约人民币 607 元),听起来也许不算特别便宜,但在美国,这个价格已拥有足够冲击力,打破垄断。

要知道,美国眼镜市场长期以来都被 Luxottica 集团垄断,市场份额被占了 60%-80%,眼镜均价超过 250 美元(约人民币 1600 元)。

四位都体会过丢眼镜「肉痛」的沃顿商学院学生,在 2010 年联合创立了 Warby Parker,以 DTC(direct-to-customer,直面消费者)模式剔除中间商,为美国消费者带来了「平价眼镜」。

▲ 图片来自 Wharton Magazine

除了价格优势,Warby Parker 有很多可圈可点经营理念。

他们首创了「在家试戴」模式,让消费者可免费选五款镜框寄到家里试戴,选到喜欢的才购买,打消了线上购买眼镜怕不合适的忧虑。

「在家试戴」服务还给 Warby Parker 带来「额外收获」—— 通过鼓励用户分享自己试戴的自拍和体验,Warby Parker 一下就成了社交媒体「明星」,激发了自主传播。

▲ Warby Parker 现在还在应用上推出虚拟试戴,以上是虚拟试戴和实际试戴的效果对比,图自 Greatist

另外,他们的客服服务也很真诚。如果客服没法用简单语言回答顾客的问题,那他们就会直接拍个视频讲解并放上 YouTube,给顾客反馈个超链接。

▲ Warby Parker 员工拍了个视频回复用户 @Kia_Huntch 的疑问

而在社会责任方面,Warby Parker 则有个听起来直接,却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的举措 ——「买一副,捐一副(Buy a Pair, Give a Pair)」。

简单来说,就是顾客每买一副眼镜,Warby Parker 就捐一副给需要但却而买不起眼镜的人。

但这个捐赠可以有两种形式。

第一种方式,直接给有需要的人提供眼睛检查和配上合适的眼镜。

第二种方式,则是向非营利机构 Vision Spring 捐款,帮助低收入地区的人创业,让这些创业者向自己家乡的人销售平价眼镜。

这个方式不仅实现了「捐眼镜」的承诺,同时也有助当地生意发展。

美国休闲鞋品牌 TOMS 也履行「买一捐一」承诺,但曾因此被一些地区的居民批评:他们的捐赠损害了当地企业,削弱了当地的经济独立性。而 Warby Parker 的模式则消除了这个潜在影响。

此外,Warby Parker 还是为数不多的碳中和眼镜公司。虽然这是通过碳补偿的方式实现,但他们也在逐渐推动供应商的绿色改造,减少排放。

▲ Warby Parker 现在有超过一百家线下门店,为顾客提供线上线下更连贯的购物体验

在公司内部,Warby Parker 和设立了多种多元性群体「资源小组」,支持少数族裔、女性、父母、性少数群体、在科技领域缺少代表的群体。

成立 11 年,这家可以算是第一批获得成功的 DTC 创业公司估值已达 30 亿美元,最早可能在今年 IPO。

Warby Parker 的价格优势在一开始可帮助吸引消费者,但他们简明的「买一捐一」策略却能更好地留住年轻消费者,而全面的社会责任工作也能巩固未来发展。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