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 Good 周报 | 他们用塑料垃圾做了本书,留给一千年后的人

商业

08-08 18:00

  • 麦当劳首款可循环再用咖啡杯,长这个样子
  • 他用塑料垃圾做了本书,留给一千年后的人
  • 这款 App「蚂蚁森林」式地帮你找对环境友好的品牌
  • 走咯走咯,「开」着轮椅带宝宝去散步吧
  • Ethique:一块小小的肥皂,能带来多少改变?

麦当劳首款可循环再用咖啡杯,长这个样子

最近,麦当劳正式在英国北安普顿地区的六家门店,开启了首个循环咖啡杯项目。

要参与这个项目,消费者需先支付一英镑的押金,然后去买咖啡,选用可循环杯子,并享受 20 便士的优惠。(作为对照参考,一杯拿铁在英国麦当劳的售价是 79 便士。)

喝完咖啡后,消费者可以立即在指定回收点归还杯子,拿回自己的一英镑押金;或是归还杯子,不取押金,然后下一次买咖啡继续选可循环杯子,享受 20 便士优惠。

这样一来,消费者就可以既不使用一次性杯子,也无须每次出门都自带咖啡杯。

被归还后,杯子将会由麦当劳的合作伙伴 Loop 进行清洁并重新投入使用。

此外,鉴于疫情情况,Loop 特别声明,清洁后重复使用的杯子不会增加新冠肺炎传播的几率。

据介绍,这款可循环使用的杯子由循环设计品牌 Circular&Co.,原料中也包含了来自于此前回收的纸杯,减少了塑料用料。等这些杯子的使用寿命结束,它们依旧可被回收,用于制造新的可循环使用杯子。

今年早期,星巴克也宣布将在韩国推出类似的押金式可循环杯子项目。

对于这类全球连锁品牌来说,一个看似很小改变,能带来规模化的影响。

麦当劳表示,自从取消了开心乐园餐里的玩具和塑料吸管后,公司每年可减少 4000 吨的塑料使用。

他用塑料垃圾做了本书,留给一千年后的人

除了钻石,还有什么是「恒久远」的?超难降解的一次性塑料垃圾啊。

于是,越南创意公司 Ki Saigon 用回收塑料,打造了一本旨在留给一千年后人类的书 ——《写给未来的信》。

在四个月里,Ki Saigon 收集了来自 22 个国家的 327 封写给 1000 年后的人的信件。

至于这本书的原料,自然就是来自于平常的一次性塑料垃圾,塑料袋、泡沫盒、气泡垫等等,它们再平常再普通,都是几百年都不愿降解的的塑料。

Ki Saigon 将这些塑料融合成独一无二的页面,并用丝印的方式将人们寄来的信件印在上面。

这本书既承载了人们对未来的乐观和希望,同时,也承载于那些正在蚕食未来的一次性塑料。

看着看着,不禁让人有种难以言表的难过。

这款 App「蚂蚁森林」式地帮你找对环境友好的品牌

讲起「蚂蚁森林」,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

通过在线上缴费或购票,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等行为,用户可在「蚂蚁森林」里获得相应减少的碳排放量的「能量值」,存够了,用户就能用它来种下真实的树。

这里推崇的其实是一种「低碳生活」,并以游戏的方式来普及什么行为能带来改变。

现在,一款名为 Merryfield 应用也在用类似的方式来帮助消费者寻找对环境更友好的品牌。

别搞错了,Merryfield 不是一个电商平台,它只提供一系列经过自家认证的「干净产品/品牌」列表。

用户只要买了 Merryfield 认证的品牌产品,就能上传纸质/电子消费凭证来换取积分。每消费一美元,就能换 10 分,凑够 5000 分就能换取星巴克、Target、亚马逊等各种礼品卡。

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过渡阶段 —— 人们开始更关心手上商品背后的环境代价,但无法对每件产品都进行详尽的调研。

因此,除了 Merryfield 外,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类似的信息应用:HeaLabel 从消费者经常能在食品成分表或服饰标签上看到的原料出发,向消费者展示这些原料背后的环境代价;而 Finch 则是一款浏览器插件,它会为亚马逊上的产品的可持续程度打分,辅助消费者决策。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环境成本可以像成分表一样,成为每件产品的必备「标签」,让所有人都能更便利地衡量消费的真正成本。

走咯走咯,「开」着轮椅带宝宝去散步吧

这是那种看一眼就让人觉得「这么明显的好主意怎么就没人早点想到」的设计。

美国马里兰州波托马克学校的学生们,最近为轮椅设计了一款婴儿车配件 Wheestroll。

Wheestroll 基本上就是在汽车用的婴儿座椅外加上了一个封闭框架,并增加两个连接支架,用于固定在轮椅上。

这样一来,使用轮椅的父母,也可以独立地带宝宝去散步。

目前,Wheestroll 并没有商品化,但师生把改装需要用到的零部件列表和安装说明都公布在网上,有需要的人可自己组装使用。

Wheestroll 介绍网站:www.instructables.com/WheeStroll-Wheelchair-Stroller-Attachment/

Ethique:一块小小的肥皂,能带来多少改变?

护发素瓶子里有 95% 都是水 —— 这荒谬极了,因为水在浴室里本来就随手可得。

2012 年,还在读生物学的 Brianne West 在家里做起了肥皂,因为她实在看不惯现有洗护产品带来的塑料和水源浪费。

在妈妈的帮助下,她自己搭了个简陋的网上商店,小批量地制作起洗头水香皂,没想到居然非常受欢迎,供不应求那种。

▲ Brianne West

谁想到,将洗头水里的「水」去掉,换上纯素原料,能带来那么大改变?

后来,通过两次在众筹平台上募资,Ethique 获得更多资金提高产能和服务范围。

但扩张也带来了更多难题。

十多年前,可持续议题并不像今天一样普及。

当 Ethique 跟零售商说少用一些塑料标签和包装,对方不明白;跟物流伙伴说要不用塑料包装,却换来一盒子的缓震气泡膜;包装设计的供应商也不懂为什么 Ethique 为什么拒绝使用有层压板或涂层的包装盒。

公司花了不少时间和合作伙伴沟通,并研发出新的解决方案。

在运输包装等方面已经成熟「无塑料化」的基础上,Ethique 开始扩大产品系列。

现在,Ethique 已经从最开始的「香皂洗发水」拓展至洗头水、护发素、沐浴系列、润肤系列,它们的使用方式就和普通的香皂一样,沾水就可用。

▲ Ethique 的香皂盒的原料为竹子和甘蔗

此外,为了适应不同使用偏好,品牌还推出了「浓缩精华」系列,用户可将香皂兑水,做成更「常规」的液态护发素、润肤乳等。

在更重视产品可持续发展的今天,「香皂化」已经成为洗护用品的一大趋势

我们除了可看到来自新西兰的 Ethique、英国的 Lush 和 SBTRCT 等公司推出越来越细分化,针对不同发质/肤质的固体洗护产品,像欧莱雅这种大集团也开始在固体类产品进行投入。

Lush 的负责人 Ruth Andrade 认为,固体洗护产品接下来将快速发展:

事实上,连规避风险的主流品牌也在加入固体洗护产品的行列,表明了这个转化真的在发生中。

因为社交媒体,这种创新变成主流的时间也在大大缩短。香皂洗发水花了差不多 20 年才做起来,但新的 SKU 会成长得更快。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