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荣耀》女主白到发光,与其疯狂磨皮,不如找个「数字替身」

商业

08-18 18:53

8 月 16 日,《你是我的荣耀》超前点播了大结局,经历 16 年长跑,「荣耀夫妇」终于步入婚礼殿堂。「女明星+男科学家」的设定,既有基于浪漫和幻想的解压作用,也让更多观众愿意了解我国的航天事业。

然而美中不足的是,剧中的滤镜有些过度了,原本已经明艳动人的迪丽热巴硬是被调成了冷白皮,在夜景中肤色更显亮白。

▲ 原剧截取,仅做拼接处理.

只是打光也就罢了,在 21 集男主角于途带走女主角乔晶晶的高甜片段,柔光滤镜下每个人身上都有一层光晕围绕。虽然这个夜晚花好月圆,但我不想看到人工制造的「月朦胧鸟朦胧秋虫在呢哝」。

▲ 原剧截取,仅做拼接处理.

其实,在高中校园戏份和场外花絮片段,迪丽热巴的妆容和肤色明显更加自然,美丽的容貌无需过多矫饰。

▲ 原剧截取,仅做拼接处理.

打光和后期的目的就是想呈现演员最美的模样,但这种粗暴的加工反而妨碍了演员们在镜头前的展现。他们被技术捕获和控制,成为一个个美得太过紧绷的符号。

国产剧滤镜不要钱

国产剧的老朋友——白到发光、磨到没皮的高糊滤镜,大致可分为两个门派。

要么是《新白娘子传奇》《东宫》这种将演员磨得一丝皱纹也无,要么是《我只喜欢你》这种想要烘托气氛却让观众看得眼睛痛的梦幻柔光滤镜。

就连一个七八十岁的老方丈,也不幸失去了他的皱纹,通体光滑得像个鹅蛋(非常尊重演员本人,也没有吐槽鹅蛋的意思)。

电视剧需要一定的虚幻,但过度的滤镜在牺牲真实后并没有换来更好的效果。

某种程度上,演员也是滤镜和娱乐工业的受害者,美白、去皱、显年轻的上镜捆绑住了他们,让他们限制在框架里难以挣脱,进而造成了对身为主体的「我」的压抑。

迪丽热巴的阿娜尔罕是不施粉黛的美丽,反而让我印象最深。之后的作品里,她的人设或多或少都有重复,如果能够突破舒适区尝试更多风格,那就再好不过了。

国产虚拟偶像也逃不过滤镜审美,皮肤光滑得没有一点褶皱和雀斑,且有轻微塑料质感。

▲ 虚拟偶像翎 Ling.

但至今为人津津乐道的老剧,都不太注重滤镜,自然的打光下可以看到他们脸上真实的纹理。

许多国产偶像剧(不是全部,没有特指)有一套固定公式,演员亦是被程式化的一个对象,包括但不限于抠图、柔光滤镜、后期配音,就连剧情套路和人物设定重复率都很高。

豆瓣评分 3.1 分的《孤芳不自赏》有「抠图不自赏」的别名,主演杨颖也被网友调侃负责「张嘴瞪眼并提供肖像权」。剧中的她,仅仅是一个美丽却单薄的符号,尽管这份美丽也在失败抠图和大光圈虚化背景下略显惊悚。

演员这一行,在现在的娱乐工业体系里,还有更多的想象力吗?我们可以看到更多自然多样的呈现吗?

当演员 AI 化,美丽更加易得?

如果追随磨皮滤镜风,走个极端会是怎样?

这或许就是「AI 化演员」。和滤镜相比,同样是一张面具或者画皮,AI 化演员可以将完美主义贯彻到底。

AI 化将衍生出两种演员,其中一种是授权他人外貌版权的演员,比如上文被调侃的《孤芳不自赏》。

腾讯 S 级项目《青簪行》因为男主角入狱的原因,播出遥遥无期。但若不甘心钱都打了水漂,有没有可能通过换脸再播出呢?

答案是不可能。演员们根本不会愿意将脸换到劣迹艺人身上。况且,虽然可以换脸,但演技来自被换的那个人。目前应用最广泛的 AI 换脸模型 Deepfake 就是这个原理。以杨幂朱茵换脸为例,机器 A 对两人的五官定点,机器 B 学习朱茵的表情,即动起来时五官肌肉的位置和动作路径。

简而言之,如果被换的人演技差,那么换了也是白换。

而且,现在电视剧的换脸技术成本高且效果不好,《三千鸦杀》戏份很少的青青师姐换脸效果尚且如此,更别说戏份吃重的主角。

但是,这种技术在未来,可能会是面容姣好但演技青涩的流量明星新的财富密码,靠一张脸在家里就能够赚得盆满钵满。

提供给他们演技支持的,就是 AI 化衍生出的另一种演员——负责在背后演绎但不用出脸的演技派。

《指环王》中的咕噜一角,正是由「动作捕捉第一人」安迪·瑟金斯完成的。他丰富的表情和癫狂的动作,精准地呈现出了咕噜贪婪、卑鄙且被魔戒痛苦折磨的形象。这个角色也就成为了 CG 史上的经典。

后来,安迪·瑟金斯在《金刚》《猩球崛起》《星球大战 7:原力觉醒》中都有精彩表现,动捕技术不只是技术工种,也可以是表演艺术。他身为动捕演员,目前尚无法得到奥斯卡的认可,但许多影迷肯定他是「被奥斯卡亏欠的演员」。

当演员被分为两种,并且运用技术连接起来,或许将导致另一种可能:美貌不再难得,不会再售出天价。

美丽的皮囊可以自由地流动,然后找寻到演技出众的人覆盖其上。这不失为演技至上的回归,但前提是幕后演员的专业价值能够得到直接的肯定。

赛博世界里有不老的脸

让我们再放开想象吧,先进的技术能够带来演艺界的新气象,时间不再是演员的敌人。

李安的动作科幻电影《双子杀手》里,政府特工亨利正准备退休,却发现被一个比自己年轻 23 岁的克隆体追杀。为了达到这个效果,李安用动作捕捉特效精致还原人脸,让威尔·史密斯「返老还童」。某位拥有「完美的 23 岁皮肤」的年轻男子,也为克隆体贡献了自己的数据。

更有甚者,CGI 技术可以使演员「起死回生」。好莱坞黄金时代女明星就通过后期出现在了 Dior 真我广告里。

▲ 玛丽莲·梦露在广告中.

不过,已逝演员的影像重置应当是有界限的。《寻找杰克》的导演 Anton Ernst 认为:

如果一个演员生前明确表示了自己不希望以这种方式重返大银幕,那你就不应该去做;如果数字影像重制的内容会让演员形象受损,那你也不应该做。

但逝去的演员来不及表达自己的意愿了。如果在演员活着的时候,他们会愿意签署这样一份合同吗?软科幻电影《未来学大会》尝试探讨这件事。

▲《未来学大会》剧照.

女明星罗宾·怀特在影片中以真名出演,这种行为本身或许就是虚幻和现实的交叉糅合。她面临着一个艰难的决定:是否要签下演员生涯最后一份合约。这份合约意味着,她现实的演员生涯将终结,但她的数码图像将在公司展示墙和数字时代的电影里永生。

人们将迎来一个不需要演员亲自表演的未来,数字化和 CGI 技术是真正的魔术家。

这样纯粹的数字化极乐世界,是我们想要的吗?你是想要赛博世界的青春不老,还是在电视剧中欣赏同样美丽、但难免瑕疵的真实面容?

在参加金鸡奖活动的时候,40+女演员咏梅说:

别修掉我的皱纹,那是我好不容易长出来的。年龄不是我的敌人,我的故事写在脸上。

这番话并非全然关乎年龄焦虑,我也并不想以此否定一切保持完美的努力。只是想说,在被少女感、冷白皮席卷的娱乐圈乃至更大的互联网,咏梅的发言如一股清风,抵抗着技术的幻象,还给皮肤原有的质感。

当技术在批量生产一些产品,程式化一些标准,可能会让我们失去一个具有实感的世界。

我们谈起技术时,不是在反对它,我们往往希望它更好。就像人类总不愿承认「手机」是自我的一部分,可同时却越来越离不开「手机」。美丽的皮囊人人喜欢,但它的过度雕琢并不受欢迎。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