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不应总是女性的黑话 | 明日浪潮

商业

09-04 18:48

在 2016 年里约奥运会的女子 4×100 米混合泳接力决赛上,中国队排名第四,与奖牌失之交臂。赛后,作为第一棒出场的「洪荒少女」傅园慧蹲在地上,接受记者采访时她被队友扶了起来,但她的手轻捂着腹部,身体还是忍不住微微下弯。

记者:「是不是现在肚子非常疼啊。」

傅园慧:「对,因为昨天来例假了,所以还是会有点乏力吧,特别累。但这也不是理由,还是我没有游好。」

傅园慧只是将生理期视为寻常但不能避免的不便。许多人由此知道,原来生理期用卫生棉条是可以游泳的,在公众面前说出月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据统计,一位女性一生大概要经历 450 次月经,相当于 2500 多天。在这 2500 多天,女性都要与经期用品亲密相伴。

过去,亲密伙伴往往是卫生巾;现在,它还可以是棉条、月经裤、月经杯。

其实,它们比卫生巾更早

和我们认知顺序不一样的是,真正靠胶条固定的卫生棉其实在 1969 年才上市,棉条、月经杯早在 20 世纪 30 年代就已被发明出来,月经裤的历史也可追溯到上世纪 60 年代的防护衬裙。

这些看似新潮的选择,在原理上都不难达到。这些卫生巾替代品在现代的再流行,更多地象征着观念上的解放,以及女性对自我身体的关切。

▲《我心雀跃》剧照.

内置型经期产品

棉条是一种棉质的圆柱体,可置入阴道中吸收经血。和卫生巾相比,它体积较小、方便携带且更方便女性日常活动。

受制于它的形态、使用方法和社会观念,棉条永远地输在了起跑线,不过它的步伐在不断加快。

在我国女性卫生用品中,卫生棉条占比不到 1%,但据智研咨询,2013 年至 2018 年,我国卫生棉条的销售额由 0.67 亿迅速增加至 4.08 亿元,其中 18 至 24 岁的女性消费群体增长迅速。

宝洁旗下的棉条品牌 Tampax 曾三次进入中国市场。第一次是 1989 年,第二次是 1999 年,但都受限于当时的整体社会观念而退出;2017 年 1 月 16 日,Tampax「卷土重来」,除了天猫和京东,它还进入了线下渠道;2019 年 10 月,女艺人张子枫代言了 Tampax。

就像 Tampax 黯然退场两次的原因一样,「不敢用」和「不会用」仍然是大多数女性对棉条望而却步的原因。

本土棉条品牌「oddsome」由性科普领域节目「硬糖视频」出品,它的主推棉条是长导管式卫生棉条——小绿柄棉条,特点是新手友好。

▲ oddsome 棉条.

有硬糖视频的科普背景在,oddsome 最主要的品牌核心是:

我们希望通过棉条这一产品,鼓励女性主动了解自己的身体,向月经羞耻说不。最终目的是回归于性教育科普的初衷,让产品和内容相互融洽。

一方面,「硬糖视频」会继续承担性教育、身体教育的责任;另一方面,oddsome 在导管、棉芯、包装都进行差异化的设计,使其更适合国内女性,比如「小绿柄棉条」采用的是更纤长的导管,新手更容易上手。

齐家在读大二时第一次用棉条,参考了几个视频和帖子,第一次就成功了,并没有什么不适感,甚至可以说是很不错:

棉条和卫生巾用起来确实不一样,因为棉条是放置在体内,使用者根本感受不到经血流出的感觉。同时皮肤也不用长时间和沾了经血的卫生巾接触,所以会比卫生巾舒适很多。

▲ 日本脑洞喜剧《生理酱》剧照.

但棉条的无感,有时候会让齐家忘记及时更换,超过 6 个小时才去换棉条;第二或第三天月经量比较大的时候,经血有时会突然漏出来,所以她选择卫生巾和棉条交替使用。

许多女性对棉条最大的疑虑,就是棉条是否会对处女膜造成伤害。处女膜的医学名称是阴道瓣,绝大多数有环形开孔,经血正是从这里流出。棉条通过开孔不成问题,不会损害阴道瓣。况且,身体只属于自己,没必要被传统观念绑架。

▲ Tampax 1990 年的棉条广告.

不过,棉条可能会有 TSS(金葡菌中毒性休克综合征)的风险,但在现代十分罕见,选择合适的吸收量型号、一次使用不超过 8 小时,一般就可以规避。

月经杯和棉条一样,都是置入体内的经期用品。

它是一个由无毒、低敏、抑菌的医用级硅胶制成的杯状物,在经期时置入阴道接住经血,在体内可放置长达 12 小时,每日取出 1-2 次将经血倒出,注意消毒和清洗,可反复使用长达 10 年。

▲ 月经杯折叠方法之 Pinch-down 压边法. 图片来自:如里 Relief

月经杯可能相比棉条更为小众,但一旦掌握操作方法,置入体内同样是无感的,且月经杯不会让经血和氧气接触产生不愉快的气味,也不会像卫生巾那样闷热和容易滋生细菌。

值得一提的是,旧金山的 Loon Lab 推出了全球第一款智能月经杯 LOONCUP,它由传感器、电池与蓝牙天线三部分组成,传感器可以感应液体量和颜色,并将这些数据实时传输给移动端,帮助女性更好地管理自己的健康状况。

▲ LOONCUP.

就算用惯棉条或者月经杯的人说它们千般万般好,但也难以避免新手怀有将这些「异物」置于阴道的恐惧。多数时候,我们不会关注身体的这一部分,也害怕去触碰和了解它,甚至不知道经血和尿液排出时使用的是两个通道。

如果月经杯和棉条让你感兴趣,那就不如一试,若不喜欢也不必勉强。清楚棉条优点和缺点的齐家,依旧非常推荐棉条:

用了棉条之后,我觉得我更了解自己的身体了。

吸收防漏的月经裤

在形态上,类似普通内裤的月经裤,或许会比棉条和月经杯更容易令人接受。

月经裤不是「安睡裤」这类一次性裤型卫生巾,而是一种带有多层裆部技术、可重复使用的功能性内裤,具有吸收防漏功能,可替代卫生巾和护垫(视经血量而定),使用寿命约为 2-3 年。

月经裤的裆部至少由 3 层功能性面料组成,第一层瞬间吸收、抑菌消臭;第二层吸收力强、气味清新;第三层防止渗漏、排湿透气。

▲ 月经裤吸收性能. 图片来自:如里 Relief

据 Vogue Business,到 2026 年,全球经期防护内衣市场预计将达到 13 亿美元。美国 Thinx、加拿大 Knix 和澳洲 Modibodi 是知名品牌,相对国外经期防护服饰市场的饱和,国内的市场还是较为空缺。

2020 年 8 月,内衣品牌「内外」推出国内首款科技型生理裤产品「PANTIE PRO 非常裤」。

「如里 Relief」则是国内首个科技月经裤品牌,专注月经科技和功能服饰,它的名字也带着一种美好寓意:帮助女性缓解经期带来的烦躁和麻烦。

半包臀款、平角款、易拆卸款、黑科技款、云感月经裤….. 如里细分这些版型,是希望满足女性在不同经期场景和生活场景交叉时的特殊需求,比如经期健身、跑步、搭配贴身衣服,同时探索消费者对于不同版型的接受程度。

▲「如里 Relief」易拆卸款.

如里创始人 EMMA 告诉爱范儿:

未来我们除了会拓展经期场景,也会拓展差异化的运动无痕内裤、旅行速干内裤、速干运动背心、防凸点吊带衣等功能服饰,减少更多场景切换的更衣需求,让出行更便利、更有效率。

真的不会漏吗?这是消费者对月经裤最好奇的地方。

▲ 月经裤使用场景.

一般来说,月经裤的承载量是足够的,但在经血量较大时,搭配棉条、卫生巾、月经杯使用会更好,它也同样适用于产后漏尿等非经期场景。

运动品牌阿迪达斯在今年 6 月推出了「Stay in Play」经期防护紧身裤

「Stay in Play」——阿迪达斯是为每位希望在经期继续运动的女性而设计。

但「Stay in Play」在设计上更注重运动性能而不是吸收性能,只是提供了额外的防漏保护层,仍需与棉条或护垫一起穿着。

▲「Stay in Play」.

尽管有这么多种场景细分的经期产品可供选择,我们不能忽视月经贫困的存在,下沉市场依旧是「散装卫生巾」「贴牌卫生巾」的天下。

事实上,卫生巾的裸片材料成本并不高,真正使卫生巾价格高昂的原因是营销过程和经销网络。高端产品线意味着更好的材质、外观和质量,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低端线就不符合产品标准。

在低线城市及农村的卫生巾市场,「实用」和「规模化」依旧是关键词。

如何更好地满足女性需求?

在谈论卫生巾之外的月经用品时,不免有观念和功能上的争议,比如「这个真的好用吗」「这个是不是不适合未婚女性」。

多了解、多体验,而不是忙着质疑,或许是解决争议更好的方式。

▲《末路狂花》剧照.

同样地,当我们看到一种服务于女性需求的产品,也应先判断它是否满足了切实存在的需求,而不是受传统观念所限,先入为主地驳倒它。女性玩具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

国产艺术情趣品牌 Cachito 创始人南启林在初入这一行时发现,从业者默认情趣产品主要受众是年龄四十岁左右的女性,经常将「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挂在嘴边,做出来的详情页也像黄色网站一样,想尽方法打擦边球。

▲ Cachito「猫爪」.

而且当时的淘宝数据显示,情趣用品的主要买家是男性,即使是女性玩具,70% 以上的购买者也是男性。

「我觉得趋势不应该是这样,所以一开始定位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学生、白领女性,年龄在 18-30 岁之间。」南启林告诉爱范儿。

目前,Cachito 70% 以上的用户是 18-26 岁之间的女性,她们对产品的要求很高,某一方面不好都会给出差评,但也乐于分享使用体验和改进建议。当需求有矛盾的时候,南启林选择先将外观做好,再想办法降低声音、提高品质:

「只从功能上来说,情趣用品有差别,但差别不会太大,9.9 包邮的产品也一样。而高品质的自慰或两性生活,需要全方位的体验,从打开包装开始,声音、视觉、触感,各个方面都好。」

▲ Cachito「偷欢」.

而一些以女性需求为出发点的品牌,未能避开令人眉头紧皱的迷惑行为。

专注「舒适好穿」的无尺码内衣品牌 Ubras,找到脱口秀演员李诞代言,文案中一句「让女性轻松躺赢职场的装备」,遭到众多网友的反对和抨击。「躺赢」全称为「躺着就赢了」,表示即便不作为也能赢的意思,一位男性公然说内衣让女性在职场「躺赢」,太容易联系到职场性骚扰和潜规则。

苏菲的「好暖卫生巾」同样让人啼笑皆非。它的本意是暖小腹,但实际使用起来可能贴不到小腹,反而导致敏感部位热得又痛又痒,血腥味更加明显。有博主亲自评测后,给出了一个恰如其分的比喻——「一个行走的毛血旺」。

▲ B 站 UP@小兔宝盖.

女性需求是客观存在的,产品是否做得到位是难以作伪的。品牌们应该更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产品究竟服务于谁。

保留「她」,看见「她」

当女性买卫生巾时,店员往往会用黑色塑料袋将它们包裹起来;女性在公共场所掏出包里的卫生巾前,可能会先留意附近有没有男性的存在;你「那个」来第一天哦,是沟通生理期的一种话术。

▲《想见你》截图.

就像这些习以为常的生活场景所隐喻的,尽管许多产品已然满足了将女性作为生理性别时的需求,但因为一些社会潜意识的存在,我们依旧不能大方地去谈论它们。

致力于性教育的棉条商家 oddsome,依旧选择私密发货,这也是基于现实的考量:

「私密发货是因为我们觉得用户的隐私需要保障,不和拒绝月经羞耻冲突。完全打破月经羞耻还需要时间,在那之前作为品牌还是需要为用户考虑。」

同样地,卫生巾广告中的液体往往是蓝色的,代表月经的红色在营销中不多见。广告中第一次出现红色的卫生巾是 2014 年——离现在不过 7 年。

▲ 月经红.

2020 年 10 月,国际色彩标准机构潘通与瑞士生理用品品牌 INTIMINA 合作,设计了一个名为「月经红(Period)」的新色号,以此表达出自信、活跃和冒险精神,让女性为与生俱来的生命力感到自豪。

是的,这不过是一种颜色而已,当它终于大方地袒露在世人眼光之中,依然能简单有力地传达这样的理念:月经本为红色,月经不是禁忌。

2016 年,英国卫生巾品牌 Bodyform 做了一则「鲜血淋漓」的广告,它并没有专注月经本身,而是展现女孩们在运动中各种粗粝的伤痕和血迹,包括芭蕾、拳击、登山等等,表达了这样一个主题:

No blood should hold us back. Don’t let your period stop you.

▲ Bodyform 广告.

「浴血奋战」的女孩们,应当以这样一种生机勃发的姿态被看见。值得肯定的是女孩力量本身,这股力量月经阻挡不了,其他因素也阻挡不了。

尽管我们希望每个人的经期都能舒适无感,甚至像广告中一样行动自如,但事实不常常如此,也有许多女性在生理期遭受痛苦。

当「她经济」崛起,迎合女性消费者成为一场潮流,「踩雷」的可能性也就大大增加。在针对女性的需求提出解决方案之前,先需与女性的痛苦共情。

▲《伦敦生活》截图.

英剧《伦敦生活》第二季第三集中,58 岁的职场女性 Belinda Friers 对 33 岁的女主角 Fleabag 说:

女人的疼痛是与生俱来的,是我们生理上注定遭受的罪,姨妈痛、奶痛、产痛…… 等到你终于能接受它们的时候,绝经期终于来了,它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事情,虽然的确骨盆会塌下来,虽然即使变得很精致也没人会撩你,但你自由了,不再是一个生育机器,只是个单纯的女白领。

当我们说起「无性别」,也是想减少性别间的沟壑,求取性别之间的共通,「无性别」绝对不是看不见「她」,而是让「她需求」不再是挤眉弄眼、欲盖弥彰的谈资,不再需要和一些过时观念和狭隘心胸相连。女性的疼痛与生俱来,但它不应是阻碍。

▲《女生的反义词是什么》截图.

新锐内衣品牌「蕉内」的一则广告 「女生的反义词是什么」启发了我,女性的反义词不是男性,也没有任何一种主义可以概括所有人。我们要看到具体的人、具体的问题、具体的需求。

「啊,生理期」的反义词是「对,生理期」,有这样的转变就已很好。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