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猫王创始人曾德钧:不会做潮玩的音频创业者,不是好的老嬉皮士

人物

2021-10-28 11:00

你可能不曾拥有一台猫王收音机产品,但你大概率会在身边或者社交网络上看到这台造型经典,复古百搭的产品,它是实打实的众筹爆品,也是初代小红书网红,还是数十年收音机情结的一次重生。它来自一位 50 后创业者——曾德钧。

▲ 猫王小王子

你可能也不曾拥有一台 XOG·机械光域 Cube 音箱,有不大的概率会在某个潮玩店,或者抖音上刷到这个造型前卫,复杂硬朗的产品,它是音箱、指尖陀螺、RGB 灯带和电筒的结合体,也是服务于视觉、听觉和触觉的潮玩,还是对于未来和年轻的一次思考。它也来自一位 50 后创业者——曾德钧。

▲ XOG·机械光域 Cube 音箱

嬉皮士竟是我自己?

XOG 是猫王旗下的新品牌,与猫王这个品牌的「品质、情调」关键词不同,它的关键词是「赛博音响、科技、潮玩」。市面上做类似风格的品牌不止 XOG,但在我看来之所以特殊,还是因为它孵化自猫王,由曾德钧做出。

大众对于一位 60 多岁老人的普适印象,大概是三代同堂,颐养天年,早起打一通太极拳,下午在公园下象棋。但我眼前的曾德钧,并不如此,即便是昨夜三点才从外地出差落地,但他依然精神,拿起自家产品介绍的时候,语速思维相当快。

更让我意外的是他的穿着:蜡笔小新图案的 T 恤,外搭一件 Supreme 和 NorthFace 联名的马甲。曾德钧说,这件马甲是他在得物上买的。

穿潮牌,上潮流 app,曾德钧绝对算得上是潮人。

所以在和曾德钧聊了半个小时之后,我心里已经确信,XOG 这个看起来很未来很年轻的潮玩品牌出自曾德钧之手确实顺理成章。

除了生物意义上的年龄和外貌,他其实和「老」这个词并不沾边。但重回年轻态却并不是所有 50 后的际遇,这不是喝多少脑白金的问题,而关乎于大脑里面思维模式。

至少有一段时间,曾德钧没有跳脱出自己年龄和年代的局限性。

▲《海盗电台》剧照

曾德钧说:

像我这样年纪比较大的,见到了各种各样的文化,这些文化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有些是无感的,有些是偏好的,有些是反感的。但是实际上这些文化,尤其是无感和反感的,都取决于自己的认知。

 

比如嬉皮士文化和嘻哈文化,我最开始是反感的。这些文化传到中国大概是 80 年代,什么喇叭裤、飞机头啊,在那个时候都说是消极的颓废的,我当时受的就是这样的教育。

 

后来我们要做嬉皮士文化产品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要崩溃掉,我开始是反对的。所以当时黎文(注:原《城市画报》主编&猫王首席内容官)给了我两本书,是《在路上》和《达摩流浪者》,还有就是电影《海盗电台》,我看完之后发现,我原来的认知完全是错的,我甚至发现,自己就是一个老嬉皮,原来这就是我的本性。

 

这属于是自己当时认知的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

当认识到这一点之后,曾德钧说自己就 Open 了,开始拥抱外部世界,拥抱多元文化。

前两年甚至有一些投资人表示,自己只投 90 后,因为很多人的刻板印象是年纪大是创业创新的阻碍,因为老年人思维更新很难。但反过来,曾德钧能够突破认知,重构认知之后,过往的积累和经历,反而就是一种巨大的财富。

曾德钧告诉爱范儿,曾经有一位消费电子行业的资深人士和他接触过几次,一直犹豫要不要投资猫王,最终还是没有投。主要原因就是觉得曾德钧在做一个 ToC 的产品,不相信他在这么大的年纪能把 ToC 产品做好。

XOG 是为了拓展猫王的边界

从反感嬉皮士文化,到发现嬉皮士竟是我自己,曾德钧完成了一次自己认知局限的突破,这让他有了同时做猫王和 XOG 两个截然不同气质品牌的思维基础。

但在猫王品牌已然很成功的情况下,再做一个新品牌必然事出有因。

▲ 不少猫王产品的配色致敬了嬉皮士文化

曾德钧说:

XOG 其实是为了拓展猫王品牌的边界。我们讲猫王品牌偏向于生活美学,是小可爱小确幸类型的。但我们看整个社会,文化是非常多元的,我们原来的产品女性消费者要多一些,但实际上音响市场呢,女性购买者是少数,从比例上来看,我们还属于相对小众。

 

所以我们就在生活美学之外,来做科技美学,机械美学这一块,XOG 这个品牌有自己的调性,不是猫王那种小确幸的。大家已经形成了对猫王品牌的惯性印象,不过我们也不要去教育消费者,于是做了猫王下面的子品牌,进行重新定位,代表这群人想要的。

现在 XOG 品牌旗下主要有两款产品在售:迷你便携音箱机械光域 Cube 和桌面音箱机械光域 Shell,售价分别是 599 元和 1299 元,对于国产品牌音箱来说,这个价格并不算便宜,不少手机品牌出品的智能音箱看起来更有性价比。

▲ XOG·机械光域 Shell

不过当曾德钧把这两款产品递给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XOG 并不打算性价比活下去。他拿自己身上的马甲做比较:

之前我觉得在淘宝上买 99 块的功能马甲就可以了,现在我买机能马甲,上得物花 5999 元买的。但功能机能有啥区别?除了这些联名 logo,颜色从军绿色变成黑色,功能上没什么变化。变化的是什么,是情绪。两种马甲穿起来的感觉不一样。

 

那得物为什么会存在?不是因为我一个人,而是因为有像我这样的一批人来支撑。

 

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消费观也会发生变化,对社会的认知偏好也会变化。

同时,曾德钧也强调,XOG 的产品也不会是做品牌溢价的产品。至少,从用料和做工上,XOG 的两款产品成本就不低。比如机械光域 Cube 体积非常小,在这么小的空间当中融入音箱、指尖陀螺和电筒功能,然后全实体操控旋钮和按钮,同时要保持不错的音质,这个对技术和生产的挑战并不小,要在马达、功放和电源上做创新。

▲ XOG·机械光域 Cube 的机械结构相当复杂

曾德钧说:

我们一般的产品一条生产线 20 个人就够了,机械光域 Cube 大概要 40 人一条产线,机械光域 Shell 大概得一百人。

 

这个机械设计的装配难度太高了,很多都是非标准的元器件,里面的螺丝钉一大把,都是内六角的,里里外外各种不同颜色,各种尺寸的东西,整个要把生产线的人弄疯。

在曾德钧看来,做 XOG 的初衷可能是要拓展猫王的边界,但其愿景却不仅仅做比猫王产品更有未来感,更硬核,更复杂的差异化产品,而是期待做出一个在文化、设计和技术上具有引领性的「中国创造」品牌。

▲ 曾德钧在 1992 年做出了中国第一款商业化 HiFi 胆机,胆机是电子管音频放大器的俗称

曾德钧有一个公认的称号叫「中国胆机之父」,是中国音频行业最早的一批拓荒者和创业者,和收音机和音频打了四五十年交道的他终于在现在这个年代能够说出这句话:

现在我们讲中国创造,是有这种实力的,我看到音频行业几十年来的变化,原来真的是仰慕索尼啊,苹果啊的各种产品。现在我们不会把他们当做竞争对手了,因为我们是不一样的存在,就是 90 后喜欢说的,不一样的焰火。

数码玩家做「玩物」

某种程度上说,猫王的爆款产品小王子,其实是一次文艺复兴。再加上曾德钧的年龄,我一度认为,他是一个怀旧念旧的人。

事实上,怀旧和创新并非矛盾,如同前面所讲,曾德钧喜欢多元文化,追求潮流,和他强烈的收音机情结能够很好共存,老年人也可以做潮玩。

▲ 猫王「野性」音箱,现归到 XOG 品牌旗下

XOG·机械光域 Cube 源自之前猫王的「野性」系列音箱,新设计主要有三处:增加了环状呼吸灯;增加了透明桶状包装;增加了指尖陀螺模块。只此两处改变,就让一款复古军工风格产品变得具有未来感。

当我表示了对这个设计的好奇,并询问灵感从何而来的时候,曾德钧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把我带到了他的办公室。

在曾德钧的办公室里最多的东西,就是各种数码产品:各个年代的收音机,苹果第一款 iPod ,索尼第一款 Walkman,索尼第一款 MiniDisc Player,第一款 MP3,iPhone 初代等等,这里面的几百件各个年代的电子产品办一个个人展不在话下。

60 多岁的曾德钧,在音频工程师、创业者、潮流爱好者的标签之外,又可以喜提一个「资深数码玩家」的标签了,实际上他还可以是一位「珠宝研究者」、「产品经理」或者「无线电工程师」,甚至也可以是「导弹控制系统方向讲师」(曾德钧有过 20 多年军旅和军校生涯)。

足够多的人生经历让他有足够多的产品洞察能力。

曾德钧表示,在原来「野性」系列之上加灯光和指尖陀螺是他提议的:

当时内部做机械光域 Cube 的时候,是要加旋钮,咔哒咔哒那种感觉,很解压。我觉得旋钮之所以解压是因为有手感,有听觉,但是还缺视觉的感受。所以我说要加灯光,还要加指尖陀螺,再融入视觉,这样感官体验就很复合了,人的情绪也会随之改变。

会亮的灯,以及会转的陀螺,分别源自曾德钧的两段生活经历。在他小时候,家里没有电灯,除了煤油灯之外,唯一的人工光源就是手电筒,但那个时候手电筒也不是寻常人家能用得起的,所以手电筒对他来说既有神秘感,也有崇拜感。实际上,很多生物都会有趋光性,人类即便没有那么强的趋光性,但依旧喜爱光明。

同时,他还发现他出生不久的小孙子,虽然还不会说话表达,但是看到小风车转动的时候,眼神就会被吸引;甚至在喂他流质食物的时候,风车转了他就会吃,风车不转他就不爱吃。

简言之,虽然是 XOG 品牌旗下的第一批产品,但 机械光域 Cube 已经能够代表曾德钧的一个产品观:不做「有你不多,无你不少」的产品,不做没有灵魂,不带感,纯工具性的东西。XOG 希望在基础功能之外,提供额外的情绪情感价值,能让用户「玩」起来,并且愉悦起来。

已经创业五次的曾德钧,不想再做和别人重复的事情了。

比多数年轻人还酷爱潮流,思想开放,思维多元的曾德钧,其实在心底仍有一份摆脱不了的焦虑,这份焦虑就是来自于年龄。他对我说:

和我们公司的年轻人一起工作,我觉得是一件好幸福的事情,他们能让我更年轻,他们能让我更了解这个社会。有时候听到《向天再借五百年》,我就能理解就是这么一种心态。

 

我始终有一个倒计时的滴滴滴答声在我的心里面,你们可能不会有这种倒计时的感觉。在我这种倒计时的时间里面,我不愿意浪费一分一秒去做无价值的事情。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累计已发布 2232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