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给 iPhone 13 换屏幕将不再禁用 FaceID,苹果要放手第三方维修?

公司

11-12 10:47

更新:The Verge 表示 iOS 15.2 测试版已修复第三方更换 iPhone 13 屏幕无法使用 FaceID 的问题。亦有望在 iOS 15.2 正式版推送后,为所有 iPhone 13 用户「解绑」屏幕与 FaceID 功能。

这将会摧毁(destory)一些本地的手机维修店。

这是 iFixit CEO Kyle Wiens 在确认 iPhone 13 屏幕被「上锁」后,在推特上发出的感慨(或者是感叹)。

iPhone 13 系列屏幕上的「锁」其实就是在屏幕盖板上设置了一个小芯片,通过软件来使屏幕、FaceID 模块进行配对。

▲ 图片来自:Phone Repair Guru

倘若走非官方授权维修,更换屏幕后,FaceID 功能将会被禁用。iFixit 维修团队已经在实验室中,用多台 iPhone 13 验证了初始一位 YouTuber Phone Repair Guru 的发现。

并在 iPhone 13 Pro 拆解报告之后,郑重地发布了视频与图文来阐述 iPhone 13 上的小变化会给小维修店带来「巨大」的影响。

▲ 换屏后 FaceID 失效. 图片来自:iFixit

就好似,苹果的这一改动就像给了一个支点,轻松的把小维修店「掀翻」。

上锁后,修 iPhone 13 屏幕,办法有三

既然封堵了「漏洞」,当然会有许多办法。

一是,加入苹果的 IRP Program(独立维修服务商),通过使用官方的服务工具包把新屏幕的序列号与芯片重新配对,从而完成维修。

二是,芯片级维修。「无非把这个小芯片重新焊到屏幕上,难不倒华强北」在 macrumors 的一则评论,看来华强北的手艺名声在外。

三是,放弃 FaceID 功能,直接换。

▲ 引起热议的「小芯片」. 图片来自:iFixit

对于一,IRP 已经在美国本土上线了一年多,但推进速度并不快,或者说效果不够显著。虽然不收加盟费,但需要考试、审核,有着一系列的「严苛」的合同与要求。

最关键的是零件需要从苹果购买,这对于小型独立维修店主来说,可是实打实的少了一部分收入。

▲Louis Rossmann. 图片来自:YouTube

对于二,独立维修商 Louis Rossmann 在其 YouTube 频道里举了个例子,来证明苹果此举所带来的负面。

倘若用户预期的维修费是 80 美元,按照以往,零件费 40 美元,人工费 40 美元。当加入芯片级维修后,维修时长、人工技术水涨船高,可能要分担 60 美元,整体就需要 100 美元,远超用户预期,最终的结果是流失客户。

而维持 80 美元的预期价,就有两个解法,一是放弃 FaceID,走传统方式,那最终还是会损失客户;二是压缩零件成本,用次品屏幕完成芯片级维修,最终维持现状,只是这样会丧失独立维修商的口碑,最终还是会丢失客户。

按照 Rossmann 的观点,似乎都没有一个好的方案来维持独立维修商的现状,最终的结果都是把客户推向苹果的官方维修或者授权维修。

当然,他也开了个小玩笑,苹果的这个做法相当高级(genius),可惜的是这个改变正在摧毁(destory)他的事业。

其实不止是 Rossmann,许多独立维修人员都认为苹果此举可能会改变整个 iPhone 的维修市场格局。

美国 Fruit Fixed 连锁维修店创始人 Justin Drake Carroll 表示屏幕更换约占维修总收入的 35%,而此前曾一度高达 60%。他们一直在压低屏幕维修所占收入的比例,以让企业良性发展。

「未来,第三方维修屏幕可能最需要的就是显微镜。」

妥协方案:给一个软件更新,解绑

苹果 iPhone 13 屏幕维修事件在美国闹得沸沸扬扬,很多人都认为此举是在「争夺」维修权。今年 7 月,美国总统拜登指示 FTC 草拟维修权新规范,「允许一般人自行或者在独立维修店内维修,而非找原厂。」这也算是近年维修权运动所取得的一个小进展。

面对多方的质疑、指责或者建议等等,苹果在 11 月 9 日向 The Verge 反馈,「我们将会在后续的软件更新中,移除屏幕与 FaceID 绑定状态,以方便维修。」

只是,The Verge 还指出苹果并未说明这个软件更新何时到来。

无论如何,这则声明也表示苹果已经向独立维修商做出了妥协,未来维修屏幕时,「显微镜」可能也不再必需。

而在国内,iPhone 13 屏幕维修上的改变并未激起多大的「水花」,主要是由于 iPhone 13 系列刚刚发布,并未有大规模维修。而另外则是今年购机送 Apple Care+ 的策略,让许多人没了后顾之忧。

▲ MacBook Pro 内存升级. 图片来自:YouTube

包括 MacBook Pro、iPad Pro 等等设备,苹果硬件设备一体性越来越高,几乎把所有的元器件都焊接起来,芯片级维修已不再罕见,市场上也出现了类似给 iPhone 更换内存,给 MacBook Pro 增加内存等等服务,即使再加上 iPhone 13 系列的屏幕,也依然能被不少国内维修商吸收。

反而,对于个人来说,只要苹果不为 iPhone 13 系列推送相应的固件升级,曾经在网上购买元器件,自行更换维修的日子就一去不复返了。

争来争去,并非是利润,而是信息

给硬件编号,并写入系统,进行锁定,限制一些第三方元器件的举措,苹果其实已经实行了很多年,早年的 TouchID、电池、屏幕、摄像头等等都有之。

只是此前多是限制功能,比如 TouchID 更换后无法工作,电池更换后弹窗提示,非原装屏幕不支持原彩显示,摄像头功能不全等等。此次将两者绑定,限制维修(或增加维修难度)尚属首次。

在 iPhone 13 系列上,扬声器也从屏幕转移到机身中,另外,屏幕集成了触摸层与显示层,从而减少了排线数量。理论上来说,「集成化」的改变其实让屏幕更易维修。

▲iPhone 13 系列 FaceID 内组件排列更为紧密  . 图片来自:微机分

但基于设备安全,以及避免黑产配件产业链,系统之中设置的「软件锁」反而让屏幕维修更难了。

对于安全这则理由,一些独立维修商不认为能站得住脚,毕竟多花个 15 分钟时间就能把原来的屏幕 IC 芯片移植到别的屏幕上,同时再启用 FaceID。倘若真的是避免恶意破解,要么把配件的序列号写入 A 系列芯片物理级模块中。

不仅是美国的独立维修商,欧洲的一些同行也在向有硬件业务的科技企业争夺所谓的「维修权」。

同样,不仅是苹果,微软、亚马逊、谷歌也在游说,阻止「维修权」法案的生效。除了设备安全因素,企业们也担忧非专业的消费者在维修过程中受到伤害。

▲ 欧洲的「维修权」实则是为了环保. 图片来自:ethicalconsumer

事实上这些科技巨头更担心的还是自己的发展。微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 Brad Smith 就表示,「维修权」的立法对于微软的发展来说是一种危害。

危害并非来自于独立维修商的存在会「吃掉」大企业们售后利润。相反,大企业有着相当体量的售后体系,配件的采购、存储,售后服务人员的培训,损坏零件的回收与无害化处理等等都使得售后运营成本颇高。

也客观的导致了苹果、微软等大企业官方维修价格的居高不下。但高昂的维修费并未转换成利润。苹果在答复美国国会议员反垄断问询时就表示,「自 2009 年以来,每年维修服务的成本支出都超过了维修业务所产生的收入」,表示售后真的不赚钱。

无论美国还是欧盟,维修权法案一旦通过,为了支持普通消费者的自行维修,或许可能要求企业们向外公布产品电路、运行原理、硬件组装图,对于它们来说,这些信息的泄露,才是对企业「发展的危害」。

▲ 黑客组织 REvil 曾盗取苹果图纸而勒索苹果.

根据这些原理图,仿制、翻新的门槛将会降低,更多「如假包换」的产品涌入市场,无疑会失去对市场的掌控力。苹果的 IRP 之所以有着严格的掌控,也有基于市场稳定的考量。

「有能力还是上官方吧。」

这是在 iPhone、MacBook Pro 遇到问题之后,多数人的选择。的确,官方的售后维修很少踩雷。但超出保修时间之后,我们又陷入两难境地,要么官方维修费超过设备价值,要么铤而走险选择三方。

无论「维修权」是否通过,想要维持稳定的售后体系,科技大企业所考量的应该是如何吸引消费者走官方渠道,而非是把硬件软件捆绑在一起,从而抛出一个大大的难题。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城市里找猪,想象中已找到几百万只。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