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加中国区总裁和我们聊了聊,什么是他和一加最看重的?

公司

01-14 17:27

当一加 10 Pro 成为 PEL(和平精英职业联赛)赛事和英雄联盟手游职业联赛用机的时候,不少人就开始猜测,一加是不是要转型做游戏手机了?

也许是过去一年这个手机品牌变化太多,以至于人们会过度解读它的每一个动作,但在发布会强调游戏性能,和职业手游赛事达成合作,其实是另一个事实:一加手机点亮了新的技能树而已,并非做游戏手机。

在一加 10 Pro 发布前,刚到任不久的一加中国区总裁李杰接受了爱范儿等几家媒体的采访,在采访中,李杰也直面了开头的问题,他说:

我们要做好游戏体验,但本质是做非常好的性能体验。

一加近来变化又何止这一处,包括李杰担任一加中国区总裁也是变化。

和一加创始人刘作虎一样,李杰也是自 2010 年大学毕业开始,就进入 OPPO,其中大部分的职业经历,都是和产品打交道,他做过 OPPO Find 7 的产品经理,也操盘过 R7、R9 和 R11 三代爆款,最近的热卖机型 Reno 5 同样出自他的手笔。2021 年 9 月起,李杰兼任 OPPO 中国区用户运营负责人,全面负责 OPPO 用户体系建立和运营策略制定。

一位 OPPO 青训营出身,过往成绩斐然,有丰富产品经验的人来到一加,自然而然地我们会联想到,这是否意味着一加会更融入 OPPO 体系?那新的疑问随之而来,一加品牌独立性会不会因此逐渐褪色?

还有更多的疑问纷至沓来:他的职责和定位是什么?一加和 OPPO 两个品牌的关系如何定义?一加还是之前那个一加吗?为什么一加开始打游戏牌?面对外界目前的疑问和不解,一加有留意有在想办法吗?

与李杰的对话由此展开。

一加的「第三位代言人」,代表谁?

周迅和胡歌是目前一加手机的品牌代言人,而李杰则把自己的定位定义为「一加用户的代言人」。李杰说:

他们一直叫我总裁,我不喜欢这个称呼,我一直和大家说,我也不是什么总裁,我的作用是用户在公司里的代言人。

 

你们做的产品和方案,我要代表用户挑战你,你选的这个东西真的是我要的吗?你选的这些东西替我花了钱,你让我买单,真的是考虑到我的需求吗?

 

这些东西是我内部一直要做的。我一方面把用户的声音往里传,另一方面把一加做出来的产品和服务,包括理念,做很好的用户沟通,这是我对自己以及团队的定位。

李杰给我们列了这样一个公式:GMV = 全域用户数 × 用户生命周期贡献的价值 × 留存率。

这是用户为王时代的商业逻辑,相比于早期产品销量 × 客单价,或者流量、转化率和复购率的公式,现在用户的价值被无限放大。李杰正是为此而来,他说:

加油(一加用户)才是一加最大的资产。

 

我要珍惜每一个用户,如果这些人愿意留在这里,他在这里玩得很开心,用我们的产品用得很好,他觉得这个品牌也是他的,他有拥有感,这是我们团队生存的根本,我们团队的行为都要围绕用户来。

 

以用户为中心这句话,很多公司都有,但是很多公司需要决策的时候,把用户拉出来,说用户需要这个,貌似帮用户定了一个东西,事实上开展业务过程中是没有的,我希望接下来的团队,在文化上要完全围绕着用户做这个工作。

这段话的底层逻辑在于,在智能手机存量竞争时代,用户价值变得长尾,品牌忠诚度是决胜的指标,每流失一个老用户,就意味着竞争对手获得了一个新用户,这样残酷的竞争本质正是李杰如此重视用户的原因。

为此,李杰也透露,一加正在着手建立针对老用户的权益体系:

原来的加油是跟着一加成长的,大家对一加是有身份认知感和归属感的。他们不是说希望一加小众化,而是希望和一加一起成长他们会成为特别的存在,这份特殊的感情要被我们重视。所以我们也要积极响应他们的需求,关照他们的情绪。

 

未来我们会逐渐建立老用户优先享权益和独特的运营体系,比如芯片的软件升级、产品新版本等等都会首先开发给老用户。对于他们的意见,也会相应及时处理。希望这些用户在购买产品同时,享受极致的售后服务,为他们提供归属感、尊贵感、充分满足他们的需求。

去年一加最大的变化莫过于回归到了 OPPO 体系,成为 OPPO 的子品牌,这让不少加油感到意外,同时,一加手机内置系统也从特立独行的氢 OS 换成了更具普适性的 ColorOS,不少人有些不解,觉得一加手机独特性不再。

用户的意外和不解,归根到底,往往是沟通问题。

李杰定位是用户代言人,做品牌和用户之间的连接器,也是最适合来做这个沟通工作的人。

OPPO 给一加提供底层能力,但一加品牌仍然独立

从用户画像来看,OPPO 高端手机用户和一加用户呈现出了完全不一样的图谱。

李杰介绍说,以 Find 系列为例,OPPO 内部定义为「新知青年」群体,通俗理解大概是写字楼白领,对拍照和商务功能看重;而一加用户中的很大一部分追求性能,偏科技爱好者,由此出发,一加希望未来主打的人群是「爱玩游戏,追逐性能的年轻人」,基于这个定位,未来一加产品的外观、游戏体验、性能优化、充电体验都会有品牌自身的特点和专长。

当然其中肯定有「爱玩游戏的白领」这样重叠区域,但如开头所言,一加 10 Pro 在点亮游戏技能树的同时,依旧保留了哈苏影像系统,同时外观也没有走向游戏手机的炫酷风,一加能覆盖的用户群体并不狭窄,毕竟一加仅靠寥寥数款高端机型,就获得了全球 1000 多万的出货量。

现在,一加的销量会并入到欧加集团内部,而欧加集团每年累积的手机出货量达到 2 亿部,巨大出货量背后,意味着供应链的话语权。持续了两三年的芯片荒对不少消费电子厂商产生了巨大冲击,一加背靠 OPPO 体系,意味着能够得到更好的供应链保障,以应对元器件短缺,以及规模太小元器件单价高,供应优先级靠后的问题。李杰说:

回到手机行业,总体来说去年是非常缺芯的,因为我们整体的体量,加上上游的关系,去年有很多芯片是首发的,不管是高通还是 MTK 的,在货源的供应上得到一定的保障。行业目前的情况是中低端的芯片很缺,中高端不太缺,但是高端芯片第一波的产能永远是紧缺的,因为第一波的产品和热度很高,大家主要的出货和用户的需求量比较高。对我们来说,国内的市场,我们有集团的供应保障,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更关键的,是 OPPO 研发体系上的支持。

不久前 OPPO 公布了马里亚纳计划,自研 NPU 芯片已经箭在弦上,专用芯片相比于通用芯片的优点在于性能更强并且功耗更低,但技术门槛和资源投入也是中小厂商所不能及的。

智能手机厂商小而美的时代早已远去,市场份额向头部厂商集中的原因还是这几家厂商产品设计供应链研发渠道市场能力都强,竞争已经是六边形战士之间的事儿了。从技术研发角度考虑,一加回归 OPPO,并共享集团内部的技术研发资源,无疑是更好的选择,这一点会随着时间来证明。

一加 10 Pro 上搭载的 HyperBoost 全链路游戏稳帧技术是这种融合的产物,因为欧加具备了自主的芯片能力,他们才能打通 Android 上层和硬件底层之间壁垒,加上 AI 大数据积累,才有这样涉及到芯片层级的技术,其中每一个环节都跟工程师规模,用户量以及研发投入量级相关。

甚至李杰自己就是这种共享体系的代表,他说:

我觉得一加明确融入了之后,我们在供应链、技术、渠道、售后,人才流动上有充分的整合流动,我本人是流动的代表。我们内部是通的,是开放的。

 

一加以前是孤军奋战,现在我们会得到更多的组织和资源上的保障和支持。接下来就看我们这个团队,基于用户的策略、计划和行动是什么?怎么做?

而过往一加的产品特色则会延续下去,因此在一加 10 Pro 上,我们仍然看到了哈苏影像 2.0,LTPO 2.0 等技术特性,仍是延续了此前在影像和屏幕上的专长。

基于这些沟通,我们可以认为,今天的一加,不是 OPPO 旗下一个做游戏性能手机的产品线,而是共享 OPPO 各项底层能力,延续此前一加特色的独立子品牌。

游戏赛道其实是综合性能赛道,一加还会做中端产品线

我们不妨这么理解,武侠小说里面的高手往往不是一招鲜吃遍天,而通常有好几套武功傍身,比如张无忌就会九阳真经、乾坤大挪移、太极剑等等。旗舰手机大抵如此,回顾一加手机过往的历程,其实也是一个不断练功,点亮新技能树的过程:手感真 TM 好、Fast&Smooth、A+ 级屏幕、哈苏影像,到现在的游戏性能。

游戏性能,其实重点还是性能,但不仅是 GPU 和 CPU 的性能那么简单,还涉及到屏幕触控采样率、屏幕刷新率、发热和功耗控制、持续性能以及震动体验等等,简而言之,影像赛道是马拉松,道阻且长,而游戏性能则更像铁人三项。

李杰说:

我们不会做成特别小众的纯游戏手机。如今,手机出现在用户生活的各个场景,我们探讨游戏是因为游戏的场景非常重要,占据的人群和使用时间有一定的比例。我们以此为切入点,定位成我们是游戏体验特别好的性能旗舰,而不是纯游戏手机。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这次一加给一加 10 系列配上了历代最大面积的散热模块,为的就是保证芯片的持续性能,不会因为长时间游戏导致发热降频,让游戏体验变得卡顿,类似的,5000mAh 电池和 80W 充电的升级,也是为了给高功耗的游戏体验提供续航双保险。

同时,更好的散热、更大的电池和更快的充电,毫无疑问也会让日常体验更好一些。

除了产品本身的自我修炼之外,内外因也决定了一加开始看重游戏。游戏手机没大家想得那么小众,手机游戏更是有广泛群众基础,李杰分析说:

我们不认为游戏的场景是小众的,国内有 7 亿用户,英雄联盟和与平精英用户数非常大,这是非常重要的场景,这个市场是很大的。比如说看京东的搜索数据,游戏手机的搜索是很高的,排到第六。相对于其他的词来说,这个东西并不小众。

 

越是存量市场,越要考虑细分的人群的类型。放眼未来,中国市场将是用户细分化的市场。中国 7 亿的游戏用户,不可能都使用同一个品牌或是产品,在用户方面我们会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我们拥有自己的研究院技术加成,同时也拥有的英雄联盟和和平精英两个顶级的游戏 IP 的资源和认证。无论是技术、供应链还是市场,都是足够大的。存量市场中的这部分用户,是有机会把握的,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围绕这部分人提供我们能提供的产品和服务。

综上,游戏赛道其实是一个以小见大的赛道,衡量综合性能的赛道。除此之外,一加在中国区也准备开启新赛道了。

在印度等市场,一加已经推出 Nord 系列,主打中端市场。目前起售价 4699 元的一加 10 Pro 在国内市场属于不折不扣的高端机市场,虽然这部分市场空间越来越大,手机客单价越来越高,目前一加单款手机大卖问题不大,但整体走向更大规模化就势单力薄了,毕竟目前主流价位段是 2000 元档位。

在守住一加自己品质水准和走向规模化之间,一加也准备考虑在中国区推出中端产品线,李杰也向我们介绍了这条产品线的大致思考:

我们可能会从之前一加只做外观、影像、充电、游戏性能等各方面都有着出色硬件和表现的高端旗舰手机的路线外,同时也会为不同消费能力,对好的产品体验,包括产品性能、对游戏体验有着追求的消费者增加一条中端产品线。

 

目前的想法规划是不会做 2000 元以下的产品,但会做 2000 元-3000 元价格区间的产品。但即使到了这个价位,其产品也一定会是在芯片、屏幕选择、用户体验等方面达到我们高水准要求的优秀产品。

实际上,在李杰 12 月到任一加,1 月对外官宣的这一个月时间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和一加的用户聊、客户聊、合作伙伴聊。一加以前到底哪里做得好?大家觉得之前哪里有问题?以及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在一加 10 Pro 发布之后,李杰做的第一件事还是和用户站在一起,齐聚在「加油年夜饭」活动上。这款手机可能是春节前国内发布的最后一款旗舰机,对于产品研发团队来说,这是阶段性的结束,但李杰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