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OPPO 李杰:Find X5 系列是我们重新找回的冒险精神

人物

02-25 17:00

产品有两种,一种是强大产品,一种是伟大产品。它们的区别是强大产品有力量感,伟大产品有感召力。

OPPO Find 产品线总经理李杰对爱范儿说,过往 OPPO 做了很多强大产品,比如 R9,销量称雄;不过在内部,OPPO CEO 陈明永还是一再强调,OPPO 是一家追求伟大产品的公司。

其实曾经有段时间,OPPO 习惯于做强大产品,利用营销、渠道和产品定义能力,去获得市场份额和利润,但从内至外,大家都很清楚,那些产品满足的是需求,而不是追求。但时间往前推,Finder、Find N3、Find 5、Find 7 其实是有追求,能体现冒险精神的产品。

钟摆两端,是求稳和冒险,李杰认为,现在 OPPO 正在重回冒险精神。

不合常理的曲线,是寻找共鸣的冒险

两年前采访李杰的时候,他还是 Reno 产品线的总经理,我们就 Reno 4 的设计辩论许久,其中我非常不解的是,采用了闪光砂工艺和大 Logo 设计的 Reno 4 看上去非常活泼张扬,激进的美学理念可能不被市场接受。

▲ Reno 4 Pro

后来 Reno 4 系列成为了 Reno 销量崛起的一代,证明了 OPPO 和李杰的眼光。

大胆冒险的决定背后,往往是更为缜密深沉的逻辑。

▲ Find X3 Pro 火星探索版

Find X5 系列的设计或许就是一次更大的冒险,每一个看到 Find X5 的人,除了能认出它和前代 Find X3 一脉相承之外,就完全找不出与之类似的设计,相比于前代通过煅烧整块玻璃面板实现「不可能的曲面」,这一次 Find X5 系列背部的材质换成了一体成型的纳米微晶陶瓷,曲面线条更复杂,更挺拔,同时在镜头模组上又去繁就简,去掉了前代凸起的金属保护环,实现了纯平一体的效果。与之配套的则是剧增的成本:Find X5 系列陶瓷后盖成本是 Find X3 玻璃后盖成本的两倍之多。

关于曲线的描述,我们已经听得足够多:直线属于人类,曲线属于上帝;直线代表现在,曲线代表未来;直线象征秩序,曲线象征生机…

不争的事实就是,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并接受这样的设计,它大大偏离了横平竖直,天圆地方的手机设计语言。曲面和斜线叠加固然充满动感和生命力,但也挑战秩序和规则。

挑战秩序和规则浓缩成两个字,就是冒险。

如果这样的设计出现在其他手机厂商,属于反常,但 OPPO 做出这样的设计,倒像是顺理成章。

李杰说:

我们这些做 ID(工业设计)决策的人,就痴迷于这个曲线,因为有人性,关怀还有生命力在里面。

▲ OPPO 新总部大楼渲染图

这是刻在企业基因当中的审美取向,作为佐证,还未建成的 OPPO 新总部大楼就是一栋充满曲线和动感的建筑,设计方则是扎哈建筑事务所。作为当代最伟大的建筑设计师之一,扎哈设计的关键词就包括「流动、曲线和生命力」。

至少,OPPO Find X5 系列是忠于自我的设计,并不是取大众审美公约数的设计。

为了帮我理解 Find X5 的设计初衷,李杰举了两个汽车品牌的例子:

保时捷卡宴刚出来的时候,大家都说这曲线怎么这么奇怪?但是现在大多数人都觉得它好看。而奥迪主流车型设计就是中规中矩的感觉,但它也很成功,不过是另外一种成功。

与之类似的例子还有艺术绘画,早期绘画是画实物实景的,不管是宗教画山水画还是印象派写实派,大部分人能够领会其中的美感;到了现代派绘画之后,比如毕加索代表的立体派,蒙德里安代表的风格派,作品越来越抽象,很少数人能领会其中的美,或者说很难第一时间领会。

▲ 毕加索的立体派画作 House on the hill

李杰认为,绘画流派的发展背后,其实就是自我觉醒。他说:

现在社会的人,越来越追求「我自己」,而不是「我大众」。我们也一直想,为什么不把背后那条线搞直?其实不会丑,也不会被人骂。但我们为什么偏要这样做?其实跟品牌有关系,品牌塑造类似于人格,它要表现的是人性,人自己的个性。

对内,Find X5 的设计源自自始至终 OPPO 对于曲线的偏爱,以及其中的自我觉醒,来呈现自己的品牌人格。对外,OPPO 自然想借此吸引同样有自我觉醒意识的那群人。

忠于自我做设计是一种冒险,去寻找共鸣者则是另外的冒险,毕竟手机是个大众生意,不是艺术品生意。

这种矛盾在 OPPO 内部也不是没有被讨论过,这里面会存在「替身使者会相互吸引」的概念吗?这里再次回到了李杰熟悉的「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环节:

我们的高端产品目标用户是哪些人,我们内部也有复杂的定义,简单描绘一下,就是买东西会买戴森,买造车新势力电动车,是科技尝鲜者的人群。他们背后的消费心理其实就是,想买一些拥有独特品味的产品。

 

我们也坦白承认,OPPO 现在高端品牌也不强壮,是一个新闯入者的角色。现在一二线城市里,其实有大量的科技尝鲜者愿意去尝试新品牌。

影像推翻重来,Find X5 系列是一场长期主义的中场战事

相比于外观上的变化,其实 Find X5 系列在影像部分的变化要更大,除了主摄沿用 IMX766 影像传感器,其他部分处处不同。

首先是影像专用 NPU 芯片马里亚纳 X 的加入,让 Find X5 系列机型的算力大幅增加,再也不怕大数据通量的场景,然后 OPPO 给主摄加上了悬浮防抖技术,同时还重写了 3A 算法(自动对焦 AF、自动曝光 AE 和自动白平衡 AWB),此外还有哈苏联名,定制高透玻璃镜片和自然色彩传感器的加入,让外界对这款产品的影像实力大为期待。

▲ Find X5 Pro 拆解图,支持传感器位移的 IMX766 主摄模组十分巨大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智能手机影像的逻辑,和数码相机很类似,那就是「底大一级压死人」。但当手机影像传感器的尺寸逼近 1 英寸之后,边际效应就开始递减了,同时也对手机结构厚度产生了负面影响,因此就到了拼调校,拼算力,拼算法的新阶段。
简言之,大力出奇迹的时代过去了,基本功变得尤为重要。

但是像 OPPO 这样启用影像专用 NPU,重写 3A 算法,把过往影像链路推翻重来的做法,仍然显得大刀阔斧,冒险激进。这就像港漫《风云》里,想要练成最强剑术「万剑归宗」,就要先自废武功,从零开始那样。

这是一场准备充分,但依旧险难的战事。

李杰甚至这么说,哪怕现在 Find X5 带着马里亚纳 X 芯片出来了,但也只是发挥了芯片 30% 的功力,后面的路还长着呢。

时间往前推,2018 年 OPPO 研究院成立,当时投入了巨额研发费用在基础技术上,芯片也是那个时候还是筹划。从尽量使用供应商产品,到把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其中有一个核心的逻辑。李杰解释说:

现在只剩这么几家头部厂商之后,我们发现没有办法做出很好的产品,或者说做出比别人好的产品来。所以这三四年的战略,都在往深水区走,做自己的技术。只是到了今年 Find X5 这一代 ,很多像是芯片,产学研,还有研究院的技术才真正用到量产机上面去。

战争之下是战役,战役之下是战斗,战役的胜利,由许多个战斗组成,其中没有哪次是压倒性胜利的。即便是 OPPO 这样的大公司,资源也并不是无限的,比如 3A 算法的自研其实很多年了,但是一直没用上,开始是 OPPO 自己写的算法也没那么好,然后发现自研的算法跑在高通和 MTK 的平台上效率没那么高。

这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需要援军。

投入数千人力成立芯片团队,采用台积电先进的 6nm 制程工艺,马里亚纳 X 芯片来了之后,不光是和自研算法匹配度高,并且解决具体问题的效率也会随之提高,在没有马里亚纳 X 芯片之前,要解决一个曝光不准确的问题,可能需要克服时差和跨国跨公司的困难,去联合调试测试核对数据,现在这些问题变成公司内部问题,解决起来就很快。

这些自研技术一股脑地装在 Find X5 上,则是一场攻坚战。

李杰介绍说,一款旗舰机的研发周期大概是 10 个月,Find X5 上的悬浮防抖则早在一年多之前就开始研发调试了,即使提前这么久,到了项目的中后期,OPPO 已经把全公司能搞影像的人都放到了这个项目上,说是毕其功于一役完全不为过。

▲ Find X5 Pro 样张

毕竟自废武功然后飞速练就更强的绝世神功只存在于小说,但 Find X5 影像实际情况却是几乎从零开始之后,要用不到一年的时间,达到过去数年积累的功力,这里没有捷径,只有苦功夫。

不过当下的李杰显然神态很轻松,他这么形容最艰难的时刻:

挑战巨大,把人都调疯了。

而现在,就是苦尽甘来的拐点,因为后续不光是 Find X5 系列,或许 OPPO 还有其他产品会用到马里亚纳 X 芯片以及自研算法,从中长期受益。此前 VOOC 闪充技术就是这个逻辑,从高端机首发到中低端机使用,从 20W,到 50W,再到 65W 乃至更高的功率。

李杰说,在 OPPO 的规划中,采用了这款芯片的手机等于会有一个可以实时 OTA 升级的影像系统。因为机器学习的原理就是数据量越大,计算时间越长,效果就越好。现在 OPPO 在这款芯片上跑数据的时间只有几个月,理论上越往后,效果就越好。李杰打了个比方:

这个有点像新能源车的 OTA 升级,特斯拉等汽车的自动驾驶功能,会随着积累数据量的增加,变得更加强大。

 

像我们其实这一代马里亚纳,到现在为止可能也就挖了 30% 的这个能力出来,再过半年,肯定还会有很大的进步。到下一代产品上,进步就更明显了。

此时此刻,Find X5 系列正是一场长期主义的中场战事。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