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大佬查理·芒格跨界做建筑, 捐 2 亿美元造一栋「无窗」大楼

商业

05-11 10:29

窗,是一种看世界的方式。

无论是旅行中的高铁上,还是忙里偷闲的一瞥,窗户总能给我们带来「新奇」,情绪也因此被青山绿山、嬉戏的儿童所带飞,获得平静与快乐。

即便是花上百万美元乃至千万的太空旅游,人们豪掷千万,只为一睹那颗神秘幽兰的星球,感受它的宏大与活力。

▲ 上千万美元一张票的太空旅游,将硕大的窗户和地球美景作为宣传重点之一

窗明几净,几乎是每个人装修清单里的必备项之一。

全球最成功的投资人之一、亿万富翁查理·芒格并不这么想,「跨界」做建筑是他的爱好之一,他提出了一个堪称激进的建筑设计——没有窗户的公寓。

▲查理·芒格与好友巴菲特. 图片来自:CNBC

当钱不再是问题,为什么亿万富翁要在「窗户」上做减法?

一场先锋实验

大学公寓,居住条件可能并不是很好,多人同处一室是常见现象,但这种设计上的紧凑与限制,却也加深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查理·芒格的建筑计划也是从大学公寓着手,去年他表示将向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捐赠 2 亿美元,用于建设新的校园公寓——芒格厅,唯一的要求是采用「无窗设计」。

▲芒格厅规划图,预计建设总成本约 15 亿美元

按照建筑计划,芒格厅占地面积达 168 万平方英尺,高 11 层,最多可容纳 4500 名学生,而且每位学生都能入住单人间。

房间内床铺、柜子、桌子等基础工具一应俱全,平均 8 个房间为一组,提供专用的公共设施,包括厨房、洗衣设施、公共桌、甚至是游戏区等设施。

公寓的底层还配备了大型健身室、书房、餐厅、以及庭院等公共设施,可以说是一应俱全。

▲ 每一组房间,都拥有厨房等公共设施

对比不少校园公寓,芒格捐款建设的这一栋在基础设施方面表现尚可,最大的槽点还是没有窗户。

建筑计划公布后引发了巨大争议,人们担心长久居住在无窗环境下会影响心理健康、引发各种各样的疾病,甚至于参与该建设项目的一位知名建筑师尼斯・麦克法登,为此辞职:

从我作为建筑师、父母和人类的角度来看是不支持的。

要求个人房间放弃窗户,与其说是激进设计,不如说是一场「先锋实验」。

▲芒格厅规划中包含公共运动区域

采用无窗设计,和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周边住房日益紧张的供求有关,学生们并不能轻松找到价格适中、距离较近的房子。

芒格希望以无窗设计让整栋公寓更经凑,以节省成本。

而且公寓并非完全没有窗户,为了保证基本的通风和空气流通,以 8 个房间为一组的公共区域是配有窗户的,学生们可以来到公共区域活动,感受真正的自然光。

在私人房间内,芒格还要求加上「人造窗」。

▲顶部的窗户并非是真实的

人造窗设计源自迪士尼,这并非是一款真实的窗户,而是模拟太阳光等光源的假窗户,只是拟真程度较高,甚至人们还能随时调控光的类型,中午、傍晚、海边。

设计上的刻意限制,其实是为了让学生之间产生更多联系,互联网娱乐服务的流行让不少人沉迷于虚拟世界当中,短视频、流媒体、游戏,反而人与人之间的真实交流越来越少。

没有窗户,学生们将不得不走向公共区域,走出个人孤岛,重拾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激发思考与协作。

▲ 芒格厅平面图,每一层都由多个套房小组组成

在建筑设计上做减法,查理·芒格试图创建出一种新的社区环境,加强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住进去的人,怎么说

这不是芒格首次尝试「无窗」设计,在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之前,无窗设计就已经在密歇根大学实现了,芒格捐赠了 1.1 亿美元用以建设研究生公寓,因此这栋建筑也被称作芒格研究生公寓。

2015 年 8 月芒格研究生公寓正式运营,到如今已经有不少人在其中居中,他们是如何看待无窗设计的呢,是不是真的会影响情绪和健康呢?

▲芒格研究生公寓的无窗房间. 图片来自:mlive

媒体 Fastcompany 采访了数位曾居住在芒格研究生公寓的学生,用实际居住体验来回答。

Esi Hutchful 是首批入驻芒格研究生公寓的学生之一,她表示入住的主要原因是离得近:

从视频和图片看起来居住环境不错,我就去了,而且还在市中心,离校园也很近。

这里甚至还有私人浴室,即便没有窗户,我也不会离开。

▲ 芒格研究生宿舍的单人卫生间. 图片来自:mlive

关于无窗设计会带来问题吗,Esi Hutchful 的答案是会,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需要打开灯照明,耗费了更多的电力资源。

但无窗设计也确实推动 Esi Hutchful 前往公共区域,与统计学、工程学等不同学科的人建立了联系,交到了更多朋友。

对于喜爱太阳光或自然光的人,Esi Hutchful 并不推荐入住。

▲芒格研究生公寓的公共区. 图片来自:mlive

Hassan Kobeissi 曾在 YouTube 上分享自己在芒格研究生公寓的居住经验,无窗设计给他带来的麻烦之一是「分不清楚白天和黑夜」。

没有窗户也就意味着没有自然光,生物钟可能会被影响,为此 Hassan Kobeissi 专门买了一个闹钟。

Hassan Kobeissi 的房间

至于缺乏自然光是否会带来心理问题,结果是因人而异,Cortney Sanders 表示虽然有一定的情绪低潮,但并非是无窗设计带来的,而是气候:

这是密歇根州,无论是冬天还是春天,外面都在下雪,特别冷。

曾在芒格研究生公寓居住两年的 Emma Smith 则表示她适应得并不顺利,没有自然光让她分不清白天黑夜:

关掉灯之后,一片漆黑,没有自然光可以唤醒,就像是在监狱一样。

长期居住后,Emma Smith 的失眠问题越发严重,甚至还引发了抑郁症,她曾尝试和其他学生一样,使用特制的人造灯模拟自然光源,然而还是无济于事。

最终经过多方申请,Emma Smith 搬出到同栋楼中建有窗户的房子,重新沐浴在太阳光下:

除了窗户问题,芒格研究生公寓的各项设施确实让它成为了一个不错的居住地。

一个新的选择

芒格厅的设计并不是完美的,它只是住房危机下提出的一个新选择方案。

无窗设计和紧凑的布局,减少了出口,对整栋通讯、排水设施要求也更高,规模更小、同样采用无窗设计的芒格研究生公寓就曾出现漏水问题。

一到雨天,楼道就时不时有积水。

▲《鱿鱼游戏》中的「监狱」

芒格厅建设计划发布时,有人将其称作「学生监狱」,放弃窗户、没有自然光,这和监狱的单人禁闭何其相似,都是在漆黑一片的环境中。

甚至有人批评芒格厅的设计还不如监狱,美国《监狱设计指南》第三版中提到,在理想条件下建筑师设计监狱时需要保证牢房和休息室都有充足的自然光,这有助于提升身心健康。

即便是用于惩罚的惩戒监狱,也应该满足这一条件。

▲图片来自:《肖申克的救赎》

芒格并非没有想到这些问题,不同于芒格研究生公寓,芒格厅计划引入「人造窗」,模拟自然光,以解决人们无法分辨白天黑夜的问题。

影响心理健康的因素颇多,这需要对更多居住者进行长久的跟踪和统计,更重要的是,确实有有不少人因无窗设计而走向公共区感受自然光。

无窗设计的初衷是为了解决住房危机,全球各地一线城市都有不同程度的住房危机,供应量少、租金高,学生等中低收入群体不得不选择更偏远、更便宜、设施更少的住所。

建筑设计是当代社会的直接反馈,外部环境住房危机,人们内心的转变,人与人之间联系逐渐减少,正是这些因素的影响下,催生了无窗设计。

同时芒格厅的无窗设计也引发了思考,私人和公共空间的差异,我们到底需要如何区分两者,界限在哪里,在芒格看来:

学生们最讨厌的是和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共用一个卧室。在芒格厅项目中,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私人睡眠区。

公共区域则提供以往校园公寓的氛围,增进不同学科、不同爱好学生间的联系。

做减法的无窗设计只是提出一种解决方案,它当然是不完美的,引发住房危机的问题远比建筑设计更复杂。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