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苹果 COO Jeff Williams 及健康团队:技术应该提高健康的方方面面

公司

06-20 18:11

Apple Watch 的开端,可以回溯到 9 年前。

那年,苹果内部发起了一项志愿者招募。总部以技术研发为主的科技公司,内部员工参与产品测试司空见惯,11 万人的庞大员工可以为技术足够多元的测试样本。

可这项测试工作是件彻头彻尾的苦差事。工作之余,苹果员工需要来到这个距 Infinite Loop 十分钟车程的秘密地点,继续为公司发光发热。

直到 2014 年 9 月 10 日,这些志愿者才恍然大悟:每次运动前绑在他们身上的原型设备,原来就是大屏幕上的 Apple Watch。而他们,参与构建了这个新产品的核心算法。

在 Apple Watch 诞生之前,量化自我已经是个时髦名词,百元以内你就可以买到一个运动手环,计步是这类产品的标配功能,以致于「每日万步走」的营销话术如同「一颗恒久远」深入人心。

输入身高、性别、体重,结合心率传感器,手环就能估算出体能消耗。而这个数据可信度像一个黑匣子,一切取决于算法。

苹果没有选择购买市面上现成的算法,而是建立实验室,招募志愿者,花了几年时间自己积累数据。

希望让健身融入苹果的 DNA。我们自己做一切肯定会犯错,会摔出瘀青。但这能让我们弄清楚这个过程。

Jay Blahnik 是苹果健身技术副总裁,加入苹果之前,他就是圈里著名的健身教练,客座 MSNBC 和《洛杉矶时报》的健康专家,还写过一本健身主题的畅销书。

6 年前,他曾带我参观过苹果的健康实验室(Apple Fitness Lab),这间实验室尽管绝密,但看起来与健身会所没什么两样。唯一的区别是,每个运动的人都戴着一台蓝色的呼吸面罩,身边都配有一名拿着 iPad 监测数据的护士。

Jay 告诉我,面罩叫代谢监测仪(metabolic cart),用于计算运动时的氧气代谢量,而这是计算卡路里最准确的方式。

科学严谨和保护隐私是我们工作的两个基本原则。

在接受爱范儿的专访时,苹果首席运营官 Jeff Williams 这样强调。而这种科学和严谨的做法,延续了 Apple Watch 的第八个年头。

上周发布的 watchOS9 增加了三项跑步姿势的指标——垂直振幅、测量步长和触底时间。Jay Blanhik 说这些功能来自于高阶跑者的建议,比如垂直振幅是衡量上下移动幅度的指标。如果幅度过大,代表消耗太多能量往上移动,而不是往前推进。

但仅仅依靠手腕测量身体的指标并不容易,需要利用臂摆推测躯干运动。具体的方式是,使用机器学习和传感器融合,包括加速度感应器和陀螺仪,将躯干运动分离出来,再测量其产生的垂直振幅。

Jay Blahnik 说:

健康实验室团队的成员对跑步者进行了研究,跑步时摆臂和肩关节动作以及步长触地时间、垂直振幅之间的关系。这样我们就可以不用在脚部或者是鞋子上添加额外的传感器,就可以准确地测量出这些数据。

在 Apple Watch 诞生伊始,健身与健康只是 Apple Watch 的一个卖点,苹果希望它能提供比竞争对手更精确的健康数据,直到后来苹果收到越来越多的用户来信。

很多用户的信件告诉我们 Apple Watch 曾发送提醒,挽救了他们的生命。这激发了我们的灵感和动力,促使我们在健康领域百尺竿头。

2018 年 9 月 12 日发布会上,唯一一次雷鸣般的掌声和高潮,出现在 Jeff Williams 宣布 Apple Watch 加入心电图(ECG)功能的时候,这是可穿戴设备第一次提供医疗级的功能。

作为苹果首席运营官,Jeff Williams 直接推动了公司健康计划和医学研究。作为目前保有量最大的可穿戴设备之一,Apple Watch 有望为一些疑难杂症的治疗方案提供海量的数据样本。

当其他公司还在亦步亦趋效仿 Apple Watch 心电图功能时,苹果则怀揣着更大的愿景进入到医疗领域的上游。一年后,苹果推出的 Research app 把医学研究的范围扩大了一个量级。用户可以报名参加三大医疗项目——女性健康、心脏和运动以及听力研究。

利用众包进行医学研究的思路,来自于 7 年前公布的 ReasearchKit 项目。这是一个可以将 iPhone 转变为医学研究的工具,在获得参与者授权许可后,ResearchKit app 便可获取加速感应器、陀螺仪、麦克风和 GPS 等各项数据,用于深入了解参与者的活动量、运动损伤、记忆力等。

在过去,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智能终端通常以「身外之物」的方式存在,智能手表第一次把数字工具绑在了手腕上,更丰富的传感器以及时刻连接的网络,让「量化自我」的一切水到渠成。

我认为健康问题面临的挑战之一是人们根本不会一直去想着自己是不是健康。但是戴着手表就好很多,因为监测融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

Jeff Williams 说。

比如经期虽然是一个重要的健康指标,但通常仅在子宫颈膜片检查或避孕咨询时才会被提及。而市面上不少经期记录 app 的设计都狭隘地隐喻,记录经期不是为了避孕,就是为了备孕。

苹果希望找到经期与不孕症、心脏健康以及更年期的关系,进而为妇科疾病的早期筛查和风险评估服务。因此经期研究也成为了苹果女性健康研究的一部分。

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 Shruthi Mahalingaiah 博士说,尽管多囊卵巢综合症与心脏疾病之间存在关联,但是过往的心脏健康研究从未搜集过月经周期信息。

Sumbul Desai 博士参与了 Apple 与医学领域机构的一系列合作与研究。在进入 Apple 健康部门担任副总裁前,她还是斯坦福大学医学系临床副教授。

据她透露,这些研究已经催生了一些新功能的落地,比如 Apple Watch 已经可以通过心率,更加准确地预测经期。

此外,iPhone 上的步行稳定性功能也是苹果的心脏和运动研究的成果,这项研究收集了 10 万名受试者的数据。

从最初的心率监测,到心电图绘制,再到睡眠监测、血氧测量、摔倒检测、经期追踪、洗手时长、用药提醒、房颤历史……Apple Watch 的健康功能如今覆盖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它在给用户提供便利的同时,也在为医学领域提供弥足珍贵的数据,而这些研究也在无形中在反哺 Apple Watch 的硬件迭代与成长。

这是一个自发的过程。因为人们每天都会使用 Apple Watch 和 iPhone,这就让我们有机会能够帮助人们在健康之旅上面走得更远。

在采访结束前,我问 Jeff Williams:「Apple 理想中数字工具和健康的关系是怎样的?」

Jeff Williams 说:

医疗服务的核心始终是医生和患者的关系,而技术可以提升健康的平民化,促进用户与医生的信息交流。

诞生于风口之上,却成长于退潮之时,Apple Watch 作为第一款后乔布斯的产品,也已经走过了八年历史,作为高度依赖 iPhone 的配件,它或许无法企及 iPod 和 iPhone 的商业高度,但它却把健康注入了这家公司的 DNA。

此前在接受 Fastcompany 的采访时,库克谈到苹果如何考量是否进入新市场,抛出了三个灵魂问题:

背后的主要技术是什么?我们可以带来什么?能否通过它为社会做出重大贡献?

如果在多年以后回溯历史,然后问一个问题:「苹果对人类最大的贡献是什么?」

或许有个答案是,健康。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