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首次对话 Twitter 员工|裁员吗?远程办公吗?学微信吗?

产品

06-17 19:21

你即将空降一个新的顶头上司。

这时候谁还有心思关心前老板,你最关心的是新老板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对你们工作会不会有不同的规划,他的上任对你们未来的工作会有怎样的影响。

最近 SpaceX 员工写的内部公开信估计没办法让 Twitter 员工放心。在员工的内部信中,SpaceX 员工表示马斯克公开的高调发言让人分心、尴尬,公司没有和马斯克的个人形象区分开来,他的发言没办法代表整个团队的工作和价值观。

为此,SpaceX 员工要求明确界定并执行 SpaceX 的「无混蛋」和「零容忍」政策,意有所指的内容实在是没法让 Twitter 员工安心。

马斯克的消息从来都很多,他的存在对 Twitter 员工而言像是悬在空中的两只靴子,一次面对面的沟通则能让靴子至少掉一只在地上——多多少少能了解新老板是怎么样的人。

Twitter 员工就这么来了一场「半直接」对话,他们把自己的问题给到了 CMO Leslie Berland 那里,由她代替员工来了一场 45 分钟的「屏对屏」答疑解惑。

▲ Leslie Berland

开会就要先迟到,不愧是你马斯克

宾主尽欢,言笑晏晏。

很遗憾,这些都没有。约定好的时间一到就是漫长的等待,几千个的 Twitter 员工在屏幕前等待那个全美国人都能认出的面孔出现在屏幕上。

等待的时间有多久?用员工的话说:「即使按照 Twitter 的标准,这次会议也晚得异乎寻常。」不过从特斯拉跳槽到 Twitter 的员工表示:「习惯就好,毫不意外。」

▲ 网友制作的特斯拉和 Twitter logo 结合图

姗姗来迟的马斯克直播环境并不好,他似乎在酒店房间用手机进行视频连线,声音也有点模模糊糊,导致很多 Twitter 员工反馈听不清。由于迟到和环境不佳,Leslie 收集到的问题还包括能不能延长此次对话的时间,会不会有下一次对话,马斯克全都同意了。

而在第一阶段,员工最关心的话题就是自己的工作环境了,所以他们问了裁员、远程办公的相关问题。

Leslie :Twitter 员工可以做什么来赢得你的信任,你会做些什么来赢得我们(全体员工)的信任?

Musk:如果有人在做有用的事情,那很好。如果他们不能完成有用的事情,那他们为什么还留在公司?

▲ 图片来自:The Verge

Leslie :大约四分之一的 Twitter 员工远程工作,你想改变这一点吗?

Musk:特斯拉生产汽车,它做一些「不可能远程完成」的工作。但 Twitter 与特斯拉不同,「工作出色」的人可以远程工作。不过我也担心远程工作会降低「团队精神」,如果你在现场,情况会好很多。

Leslie :关于裁员的可能性,你能告诉我们你对 Twitter 的看法吗?

Musk:目前,成本超过了收入。这不是一个好情况。当然,裁员依旧取决于很多因素,但任何是重要贡献者的人都不应该担心这一点。

*马斯克曾表示 Twitter 将削减与潜在投资者共享的宣传员工,他希望在短期内增加 Twitter 的员工数量,然后在恢复增长之前裁员约 900 人。

Leslie :你在 Twitter 的角色会是什么样的?

Musk:我想参与到产品中来,但不确定我的头衔是什么。但我确实认为员工需要听听我对产品的意见。在特斯拉,我通常都很亲力亲为,我想在 Twitter 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模棱两可糊弄学,转移问题马斯克

除了自身的问题,员工也很关心他们将会为之奋斗的产品将有怎样的变化。因此有很多的问题都和 Twitter 这个平台的变化相关。

只是,马斯克很可能给出的回答很公关——你没办法获取什么新信息,多多少少是炒冷饭。甚至还很擅长「歪楼」,我问多元化的工作环境,你答产品的多元。

Leslie :把 Twitter 私有化后会做些什么?

Musk:私人公司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不必担心维权股东的愤怒。

Leslie :你的政治观点会如何影响你对公司的领导?

Musk:我在这方面比较温和,我过去也投过民主党的票,现在我把票投给了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人。

Leslie :你是否致力于建设多元化的工作环境?

Musk:我真的希望 Twitter 上至少有 10 亿用户,我认为这是对包容性最明确的定义。

Leslie :你怎么看待内容审核机制?

Musk:我们应该允许人们说他们想要什么,当然我们也有必要进行一些内容审核。如果人们担心自己可能会受到骚扰,他们很可能就不想使用 Twitter。Twitter 不应该宣传有害言论,用户应该能够过滤自己想要看到的信息,我希望人们看到有趣的内容。

Leslie :未来 Twitter 可能使用怎样的支付方式,它将如何运作?

Musk:目前货币基本上已经数字化了,而且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将支付功能整合到 Twitter 上是有意义的,这样就可以方便地来回转账。

*马斯克曾告诉投资者,他计划在 2023 年让 Twitter 从支付业务中获得 1500 万美元的收入。

Leslie :你之前说验证所有使用 Twitter 的人,可以展开说说吗?

Musk:我讨厌机器人用户,因为「水军将花费更昂贵的成本。」我想让垃圾邮件发送者和机器人买家更难在这个平台上存在。我也不想让人们在 Twitter 上只能使用真名,并认为假名在用户表达政治观点是有用的。

看看微信 Tiktok,学习中国马斯克

而在整个员工对话中,两个中国应用分别被马斯克提出,他希望 Twitter 向着这两个平台学习——如果你想要拥有 10 亿的用户,你就需要变得更像 Tiktok 和微信。

面对微信,他最赞赏的点在于中国用户基本生活在微信上。

▲ 图片来自:DATA HASH

Musk:在中国外没有类似微信的产品,而你在中国基本上生活在微信上。如果我们可以用 Twitter 重现这一点,我们将取得巨大成功。

简而言之,就是希望你能在 Twitter 上聊天、玩小游戏、购物、看直播、分享生活或观点。而马斯克对于 Twitter 和支付相结合的观点,同样很微信。

对于 Tiktok,马斯克更希望他们能学习这个应用的有趣算法。

▲ 马斯克. 图片来自:Youtube

Musk:我们可以用与 TikTok 相同的方式来磨练 Twitter,使其变得有趣。 Tiktok 通过算法筛选为你提供信息,而 Twitter 还在选择按时间顺序排列的信息流。我认为 Twitter 可以更好地告知人们重要的信息。

简而言之,马斯克心中的 Twitter 既可以像微信那样全面,也能像 Tiktok 那样留住用户。

在整个对话的最后过程,马斯克也没有忘记「上升高度」。他讲了一分钟他对外星人是否存在的真实看法,然后希望推特能为更好、更持久的文明做出贡献,让我们更好地理解现实的本质。

为了更好地理解宇宙的本质,尽可能多地去理解它。

▲ 图片来自:The Verge

只是对于 Twitter 员工而言,这一场对话远没办法让他们了解马斯克这个即将作为上司/也可能花 10 亿走人的男人。

关于他们能不能继续远程办公,会不会被裁员的那一只靴子,依旧悬在空中。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