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们最害怕的事,是榜一大哥未成年

商业

07-01 18:34

直播收到打赏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但如果财大气粗的榜一大哥是个未成年,那就是一场噩梦的开端。

这件事最近频繁发生在 B 站虚拟主播身上。

6 月 28 日下午至晚间,至少 60 位主播收到未成年人退款通知,金额从几毛至十几万不等,总金额近百万,十几位主播的榜一大哥疑似是同一人。

这位榜一大哥自称是「三十多岁、收入可观的程序员」,看直播只是为了乐子,却在他打赏的几个月后,以未成年的身份,杀了主播们一次回马枪。

时隔几月被退款,主播的无妄之灾

今年 5 月,网信办等四部门联合发布 《关于规范网络直播打赏 加强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见》,其中提到:

严格落实实名制要求,禁止为未成年人提供各类打赏服务,对未成年人冒用成年人账号打赏的情况,属实的须按规定办理退款。

所以,未成年直播打赏,监护人要求退款,合情合理合法。

而让主播们对此叫苦不迭,是因为这是一场「无妄之灾」。

主播收到打赏后,这笔钱是 B 站和主播对半分,理论上各自 50%。如果通过 iOS 打赏,到账是 70%, 主播和平台各自 35%。

但是主播不会对打赏照单全收,为了回馈粉丝,往往会给通过「大航海」打赏渠道上舰的粉丝们送礼物,甚至直接返现金,如果被要求退还打赏,这些支出就打了水漂。

▲ 图片来自:B 站主播@折原露露

这次被未成年退款的 B 站主播@默咕咕_Morh,分享了她的「受害经过」。

今年 2 月,退款人消费了 5400 多元,成为她的第一个「提督」,后来没有再打赏,只是偶尔进直播间。在彼此没有交流的情况下,@默咕咕_Morh 在前几天收到了 2700 多元的退款需求。

但当初@默咕咕_Morh 拿到手的并没有那么多,因为税务和其他原因,实际入账只有 1300 多元。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主播被扣除的是等值的「金仓鼠」而非现金。

金瓜子和金仓鼠都是 B 站直播货币,实际上是等价的。主播可通过观众用金瓜子投喂的道具获得金仓鼠。观众给出 1000 金瓜子,主播从中得到 500 金仓鼠。也就是说,金仓鼠只能通过直播礼物获得,且 B 站抽取一半收益。

B 站告诉爱范儿,能够理解主播的心情,但未成年打赏是监管红线,不是只有 B 站这样做。他们的退款措施是,主播实际到手多少,就退多少。

提现了多少金仓鼠,就扣多少金仓鼠。我们扣不了主播的钱,只能将金仓鼠扣到 0 为止。主播继续直播,会再次从直播收入的金仓鼠里面扣。主播撂挑子注销账号,剩下的钱就是 B 站自己垫。因为退款本身就是 B 站全额退的,平台抽成的费用也是 B 站出。

打个比方,假如需要退还 iOS 渠道 10 万的打赏,原本主播和 B 站各自到手 3.5 万,主播需要退的是 3.5 万,剩余的 6.5 万由 B 站退,不需要主播承担平台费。

▲ 部分被退款主播名单.

今年 4 月底,B 站主播@软软小猫咪遇到了类似的情况,她的总督「幻术巅峰」申请未成年人退款 5 万多元,这笔消费却是在 2 月打赏的。

从打赏到退款,这中间几个月的间隔,也让主播有苦难言。

对于主播来说,定制虚拟形象、维护直播设备、给粉丝送礼物,种种开销只多不少,甚至被要求退款时根本拿不出钱,一笔钱可能就带来资金链断裂。

▲ B 站主播@蝶太.

不同月份,还面临着不同税收情况。

B 站主播@折原露露也是「受害者」之一,她在视频里指出,虚拟主播的税务是阶梯制,和每个月的流水有关。如果收到打赏的月份流水比较高,意味着被扣去更多的税,退款时也要补上更多的税。

视频发出后,一些网友私信@折原露露,每年 3-5 月国家会对税务进行清缴,可以退掉多缴的税,但具体怎么操作众说纷纭。

▲ 团伙作案可能不是第一次.

因为此次几十位主播接连中招,有网友猜测是「团伙作案」「赛博仙人跳」。

其中一种可能是,退款人盯上了主播送的舰长礼物,先上舰拿礼物再未成年退款,最后将礼物挂到闲鱼赚上一笔。

退款年年有,漏洞特别多

早在 2020 年 8 月,B 站用户、知名氪佬@朱可夫鬼鬼的退款事件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2 年的时间里,他在很多主播的直播间刷了 160 万的礼物钱,甚至还向主播借钱,承诺将来用礼物还,然后以未成年的身份退款跑路,主播们申诉也没个结果。

现在这些主播遇到的情况,与当初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此次未成年人退款事件,核心争议依然是「平台责任」。B 站既然从打赏里分走一半,应该承担起管理责任,但是从充值到退款,各个环节漏洞颇多。

▲ 对朱可夫鬼鬼事件的评论. 图片来自:B 站@AlexiaEvy

首先,未成年人究竟是如何完成打赏的?

B 站规定,青少年模式的用户或者实名认证的未成年用户无法打赏,但是青少年模式和实名认证都不是强制的,不主动开启或认证,打赏就处于灰色地带。

一般有两种情况,如果用未成年实名账号打赏成功,这意味着 B 站没有限制未成年人充值;如果用家长信息注册账号或用家长手机打赏,那么监护人也有一定责任。

其次,平台如何确认,当时是未成年在打赏?

对此,B 站机器人客服回应得非常模糊,只是说「依据相关规定做严格的流程审核与判定」。

而在核实信息上,主播孤立无援,他们无法自行辨别榜一大哥是否未成年,只能询问本人并保留录音、截图等证据而已,但这些也没有什么用处。

B 站主播@蝶太因为榜一大哥的消费过高,询问了这位用户的情况,他自称是 30 多岁的程序员,开了一家收入可观的工作室,看直播就是看个乐子。

但最后的退款信息里,这位「大哥」赫然是一位未成年。

某位 4 月被退款的主播曾拿着聊天截图找到客服申诉,得到的答案是,官方已经通过退款人的相关证明,确定对方是未成年人,但证明材料出于隐私保护不能公开。

「榜一大哥」成年与否,在信息差之下迷雾重重。

最后,如果是伪装为未成年人的成年人退款,主播如何维权?

▲ 图片来自:B 站主播@软软小猫咪

B 站主播@软软小猫咪在 B 站工作人员处得到的建议是报警,「涉及诈骗,但又不明确对方身份,可以通过警方联系到平台这边,由平台提供相关信息」。

话又说回来,如果确实是未成年人,主播们多损失的部分如何追讨,平台能否提供维权渠道,暂时还没有答案。

没有绝对有用的办法

4.25 亿网络直播用户中,青少年观看直播的比例达到 45.2%

从前与直播打赏相伴的,往往是用父母血汗钱甚至救命钱打赏的新闻,旁观者看了亦心惊。

如今,各平台对未成年人打赏的限制有了,却又不完全。

▲ 图片来自:快手

一类是「把问题扼杀在萌芽阶段」。

斗鱼的青少年模式下,未成年人无法打赏,但解除青少年模式的二级密码并不难,只需要一个成年人的身份证号码以及人脸识别,并未「锁定」某个成年人

相比用「实名验证+人脸识别+人工审核」限制未成年人从事主播,斗鱼限制打赏的手段就没有那么雷厉风行了。

腾讯游戏则在限制已实名未成年人的基础上,扩大人脸识别的应用,「疑似未成年人账号」登录和支付时需人脸识别验证。

那么,如何辨别「疑似未成年人账号」?

腾讯游戏会通过 AI 机器学习等技术手段,根据用户游戏内行为特征判定身份。若用户拒绝人脸验证,健康系统将统一视作未成年人。如果实名信息在 60 岁以上,也会被密切关注。

一类是「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

抖音直播检测到某打赏账号疑似是未成年人时,将要求账号进行实名认证,如确认为未成年人,这笔消费将被拦截。

当青少年使用家长账号消费,家长可以与客服取得联系,只需在抖音 app 内点击「未成年人退款」,提交与孩子的监护关系证明,经系统审核通过后就可获得全额退款。

流程之简易,导致不少成年人试图冒充未成年人退款。过去 11 个月,抖音有超过 63.5% 的未成年人消费退款申请被确认不实。

但更常见的,是围绕「举证难」的一团乱麻。

2020 年 《未成年人游戏充值、直播打赏调查报告》显示,除了身份证、户口本、出生证明、账号等证据外,也有游戏公司要求提供未成年人充值时的监控视频。

监控视频固然有说服力,毕竟可遇不可求。

腾讯游戏采取的是技术手段,后台有相应的判定程序,根据用户提供信息和后台数据,进行对比判断和大数据分析,得出是否是未成年人充值的结论。

这也并非绝对周全。今年 3 月的一起退款事件里,某未成年人三年来在腾讯游戏充值 1 万多元,并在充值后删除记录。腾讯称,申请人无法提供直接的证据,证明相关消费未获得家长同意,最终基于「信任和关怀」退回 9700 元。

简言之,没有绝对有用的办法,或多或少的漏洞需要补全。

对未成年人直播打赏做出规范,其实是对未成年人上网权益的保障,既抓出浑水摸鱼的成年人,又实现平台、主播、未成年与家长之间的「不可能三角」——

平台规范好实名认证、人脸识别,主动放弃一些逐利的可能;主播靠直播获得打赏受劳动法保护,但不能刻意引导未成年消费;家长给予合适的监督和引导。

就像此次一夜之间负债累累的主播,对未成年人发出了一致的呼声:

真的不要再打赏了!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