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PO 潘塔纳尔开放生态的底气,是坚持十多年的伙伴哲学

产品

08-30 21:55

科技企业对外宣传的时候,总有点儿想当老师的意思。

比如华为有点像语文老师,喜欢教授传统文化,瑞兽「麒麟」,「鸿蒙」伊始,「河图」洛书。苹果则是生物老师转岗地理老师,教大家认清楚了猎豹、美洲豹、黑豹和雪豹,然后带着大家游览「优胜美地」公园、「伊尔酋长岩」和「大瑟尔」海岸。

至于 OPPO,也有点像地理老师,先是把芯片项目命名为「马里亚纳」,意味要潜下心来,穿过最深的海沟;然后在本次 ODC(OPPO 开发者大会)上,宣布了智慧跨端系统「潘塔纳尔」。

ColorOS 13 与潘塔纳尔,都离不开水

潘塔纳尔是世界上最大的湿地,位于南美洲,这里水草丰茂,物种多样,生活着 3500 种植物、超过 650 种雀鸟和 400 多种鱼类,也是全球动植物最密集的生态系统之一。

由此,我们隐约可能有所感知,OPPO 要做一个开放生态系统了。

潘塔纳尔湿地风景

在揭开「潘塔纳尔」系统面纱之前,我也可以来当一回语文老师,讲一讲传统文化。

在 ODC 上,与「潘塔纳尔」智慧跨端系统一起发布的,还有老朋友的新版本:ColorOS 13。

ColorOS 13 的设计理念名为「水生设计(Aquamorphic)」,在色彩、图标、动效和壁纸层面融入了自然元素,包括太阳朝升暮落,水面涟漪、光影流动和植物生长等意象。

这个设计理念,表象是「水」,结果是「生」,此处的「生」,意指是生机生态。

手机操作系统设计当中,我们大概谈了上十年的拟物或者扁平,在风格取舍之外,设计师和产品经理的思考往往还有当时的现实问题,比如拟物化是为了更生动形象,提升信息获取的速度和亲切感;而扁平化多是为了信息降噪,降低视觉负担等等。

ColorOS 13 界面

但是如果看一看 ColorOS 13 的水生设计,就会发现,它没法用扁平或者拟物来概括,看起来有所改变,但似乎改变得又很不明显。一些颜色饱和度变化,一些非线性动画的方程调整,还有一些 UI 跟随设备的改动,可能是让系统更顺眼了或者更顺手了。

为什么会有这些暗藏生机的变化?

OPPO 给爱范儿的分享是,当下情况是,整体用户情绪都不高涨,水生设计希望用更明艳的色彩,更连贯流畅的交互和动画来调动用户的情绪,减少使用过程中的摩擦。

归根到底,这种理念的哲学起源,其实来自于《道德经》里面的《上善若水》篇: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

简单讲,水的品质是利他而不争。

当然,水善顺势,如流水一样,自然就可以从 ColorOS 13 讲到「潘塔纳尔」。

 

什么是潘塔纳尔?

作为藏身于 ColorOS 13 的智慧跨端系统,又以湿地命名,我们自然明了它也会和「水」有所关系。

所谓流水不腐,户枢不蠹。

我们总在讲流畅的用户体验,之前是指手机系统动画流畅,场景切换不卡顿;后来是指多设备之间连接协作的流畅,比如手表与手机之间联动,手机与耳机之间的无感连接等等。

现在呢,我们对流畅体验的要求可能更高了,不光是几款同品牌设备连接协作要流畅,而且跨品牌多种类设备也得合作起来,最好软件服务也得在这些设备里面鲜活流转,无感触达。

潘塔纳尔希望提供这种流水般的跨端体验,OPPO 这么描述潘塔纳尔系统可以达到的场景体验:

用户在出行场景下,面对的服务是不一样的,对用户来说是相对复杂的。

 

比如订机票、订酒店、打车去机场、有些人坐飞机喜欢提前缓存视频,这些都是在不同的应用上完成的。对用户来说是一个相对割裂的体验,需要自己去切换。

 

我们可能会通过潘塔纳尔提供这样一个体验:当你要出行的时候订了一张可能是第二天比较早的机票,我们可以提前一天就提醒你明天早上,闹钟要不要定早一点。在此基础上,第二天你要出行的时候,如果那天下雨有点堵车,可能会提醒你今天要不要早点出门、要不要早点打车,同时会提醒你,你看的某剧看到第十集了,你要不要提前缓存。你到了机场以后,如果发现登机口变了会提醒你。甚至提醒方式可能不光是通过手机,如果你戴着耳机也会通过耳机语音方式提醒你,怕你漏掉比较重要的服务提醒,这是一个场景的例子。

从这个场景描述,我们可以一窥潘塔纳尔的诸多特点,比如这个系统的呈现方式(入口),不一定是哪个屏幕,而是最符合用户当时状态的形式,它可能是息屏通知,可能是桌面有个专门为泛在服务而设置的卡片,也可能是手表或者耳机的语音交互等等。

要做到这种触达效果,就需要潘塔纳尔对用户行为具备更强的融合感知能力,顺着用户来,而不是拉着用户做。

类似于出行这样的复合场景,在用户生活中还有千千万万,这些巨量的复合场景就是当前软件系统面临的新挑战,比如办公时候在 PC 上编辑文档,回家之后用平板接着编辑,怎么样才可以最流畅?

同时用户在使用的终端设备也可以达到十多个,这些设备往往使用不同架构的芯片和不同的系统,异构设备如何协同,服务如何自然连贯起来,就是潘塔纳尔要解决的问题。

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不必像了解 Android 系统,或者 Windows 系统那样去探寻潘塔纳尔搭载在什么终端,以什么样的界面展现,用何种方式交互。因为它跨越终端,连接的不仅是 OPPO 的设备和服务,还有其他厂商的设备和服务(前提是这些设备和服务接入了潘塔纳尔);以人为中心,可有形也可以无形;并且交互方式随用户行为而改变。

潘塔纳尔湿地存在雨季和旱季,雨季洪水漫灌和旱季水分升腾,形成了稳定的洪水脉冲,让水分得以循环流动,最终滋养生态。

OPPO 的潘塔纳尔系统提供了类似的底层生态脉冲,让服务随人而动,围绕人而存在的设备和服务,它可以是手机、平板、PC、电视、耳机;也可以是冰箱、洗衣机、扫地机器人或者无人机、还可以是航旅纵横、美团外卖或者腾讯视频,接入到潘塔纳尔系统,便可参与生态,和用户联系得更紧密。

OPPO 的伙伴哲学

在一片荒地当中,是建一座城镇难,还是建一片生态湿地难?

答案可能是后者更难。

生物圈二号

上个世纪 80 年代,科学家希望在沙漠之中再造一个独立于地球生态圈的「生物圈二号」实验计划。

这项实验是在一个占地 3.1 英亩(12550 平方米),大约有两个足球场的大小的、用玻璃和钢架建成的一个密闭的拱形玻璃罩内进行的。在这个封闭生态系统中,设置了土壤、水、空气与动植物,还人为再造了一系列栖息地,如盐碱滩涂、沙漠、珊瑚礁、树林、湖泊、亚热带的大草原和密集型的农业;选用了 4000 多个代表热带雨林的自然物种;还利用了制造人工风雨的装置,以及,住进去了 8 个人。

最终,这项集合了当时最先进技术的实验没多久以失败告终,「生物圈二号」里面的生物大面积灭绝,氧气含量大幅下降,根本不适宜人类和其他生物生存。

这项失败的实验在另外一个维度有很多可取之处,最大的贡献在于,让人类真正相信了:我们只有一个地球。

当然,我们也由此明白,生态建设是个极为复杂的工程,以及生态不应该是封闭的,而应该是开放的。

系统软件生态也是差不多的道理。

所以我们在谈「潘塔纳尔」系统的时候,也绕不开「水利万物而不争」的哲学,以及过往 OPPO 展现出来的商道。

在供应链侧,OPPO 有着非常优秀的商誉,一些供应链人士此前表示:

我们根本不用担心他们是否会提货、是否会按时付款,是否会赖帐。我们大家一起专注于如何做出产品差异化,如何保证品质和上市时间这些真正有价值和有意义的事情。

商誉的建设,其实是需要时间和成本的。

▲ OPPO 首款手机,标志性设计是后盖的笑脸

2011 年是功能手机往智能手机转型的分水岭,此时的 OPPO 管理层一致认为,需要快速完成功能机往智能机转变于是当机立断,切掉了所有功能机业务。

当时,OPPO 功能机有很多库存,并且已经向供应商下了很多物料订单。

虽然自身面临巨大压力,但 OPPO 还是拿出了十几个亿去补贴供应链,不让供应链吃亏。这次壮士断腕,为后面的 OPPO 留下了 2 个宝贵的财富:一是供应链的信任;二是对变革浪潮的嗅觉。

供应链口中的「账期短,付款快,讲信用」在本质上,其实还是本分价值观当中关于「互利共赢」的思考。

回到「潘塔纳尔」这个开放生态的建设问题,其实也是一个 OPPO 能不能有生态伙伴,伙伴能否受益的问题。

潘塔纳尔和生态伙伴,相互需要

在商业史上,我们见过太多类似于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最后各怀心思不欢而散的故事。

为什么前面说当年功能机转智能机的惨痛教训也给 OPPO 留下了 2 个宝贵财富?因为潘塔纳尔就是它们的具象体现:对技术变革,产业变迁的积极响应;以及伙伴哲学的再一次实践。

作为一个开发生态系统,以及将会开源的系统,潘塔纳尔除了想解决用户面临的问题,其实也想解决生态伙伴面临的问题。

作为一枚硬币的两面,用户在设备和服务之间辗转徘徊,其实也是设备和服务触达用户更难了。

业内人士曾透露,2015 年的时候,头部互联网公司的单个获客成本大概在 100 元,现在的成本已经是当年的 5.7 倍。不光是获客成本高,获客难,用户留存也难了。

作为开发者,多种系统多种设备无疑也提升了开发成本,他们需要低代码,多端部署的开发环境。所以,从设备和服务商,还有开发者的角度,精准触达用户,扩大客群,再简化开发环境的需求相当强烈。

潘塔纳尔作为底层跨端系统,本质作用是协调了用户、服务商&设备商以及开发者三者的利益关系,只有三方都得利,同盟才不会破裂,伙伴才会手牵手。

零和博弈的参与方犹如陷入泥沼不得脱身,消耗战到最后也没有胜者。与之相反,OPPO 喜欢提双赢,多赢,甚至是「不唯赢」。

所以,我们看到了 OPPO 和合作伙伴们已经开始行动:上周,OPPO、上汽集团、上汽零束宣布成立联合实验室,并发布以用户为中心的车机跨端融合解决方案——生态域。

这个方案融合了潘塔纳尔智慧跨端系统和上汽银河全栈平台的核心能力,实现了手机-汽车两大超级终端的系统互融、资源互享、数据互信。

另一个值得留意的合作则是 OPPO 和海信等电视厂商的战略合作,从电视市场的角度来看,OPPO 和海信们其实是竞争对手,从传统逻辑讲,海信是老牌厂商,OPPO 是电视新军,二者在饱和竞争中是零和博弈冠以,但潘塔纳尔的出现,可以让对手变为伙伴。

类似的合作不止这两例,发布会上潘塔纳尔的合作伙伴和合作院校已经不少,往后这个数量还会更多。

至此,我们便可以站在更宏观的维度,在系统本身之外,从企业经营哲学,还有企业实际行动来预估潘塔纳尔系统生态的走向。

简言之,生态建设必须要引入外部合作伙伴,倘若 Android 没有硬件厂商支持,iOS 的 App Store 没有开发者支持,那这两个系统必然枯萎。

能否获得合作伙伴长久支持,其实除了生态本身的产品技术形态之外,还关乎于企业的商誉以及企业的经营哲学,而这恰好是过去十几年里,OPPO 一直在构建的独特竞争力。

终于,我们可以看到,水利万物而不争的哲学,在商道之外,也以润物无声的方式,成为了 ColorOS 的设计理念,潘塔纳尔的生态原则。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