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理遇见中国 Web3 人:乐视和腾讯,可能同时在这里诞生

公司

09-08 21:30

大理的游客多半是为了闲适而来。苍山雄奇,洱海静谧,如今承接着一片舍我其谁的目光。

「瓦猫之夏」Web3 集会分布在十几个形态各异的会场,热切的人们穿梭往来,席地而坐,推心置腹,甚至没有人在意慢慢爬过脚背的巨大蜘蛛。

Web3 的概念已经无人不晓,但具体是什么,或者不是什么,依然很难说清。人们并不急着说清,因为掘金的机会转瞬即逝。

什么样的人才会在此时出现在大理?没赚到钱的人。因为赚到钱的人都在迪拜和新加坡。

早进场,做巨头

Flash 骑着电动车,后座上坐着合伙人,从大理古城的一个会场赶向另一个会场。几个月前,他辞去了大厂的工作,「All in」Web3,希望在大理「瓦猫之夏」Web3 集会上有所收获。

8 月下旬的大理,投资人比创业者多。然而,肯出钱的寥寥无几。

▲ 集会上,人们席地而坐,随意交流,有几分 Dalifonia 的感觉

来自北京的 Flash 拥有漂亮的履历,先后供职于世界和中国一流互联网公司,数据分析经验丰富。创业项目是为 Web3 的 B 端打造数据分析、运营、营销工具。

Web3 投资人,据 Flash 的分析,大概分成三类。第一类属于纯币圈,他们以 Token 为回报,只看能快速发行代币的项目,快进快出。Token 作为「代币」,可以代替过去股权分配,这也是 Web3 世界里风险投资的新形式。

第二类投资人是来自 Web2 时代的传统 VC,见多了近些年互联网的大风大浪。他们也往往能理解把 Web2 逻辑迁移到 Web3 的产品。

第三类则是「白嫖」。词虽不雅,但有一部分投资「小白」,到处见人,增长见闻,意在填补知识图谱空白,绝不率先出手。

自今年春天以来,美国科技股大跌,比特币、以太坊等虚拟币也随声下跌,稳定币 Terra 大崩盘,熊市势头汹涌,绝大多数投资人持币观望,也是现实所迫。

▲ 任意一个会场,人员都可以自由流动

在大理,虽然没有遇到合适的投资人,Flash 还是和一些朋友「接上了头」。有的做链上空投工具或 NFT,需要得到用户的画像,才好把币发出去。有的出海做 GameFi——区块链游戏,也需要相应的数据预测。

他们在现场听到 Flash 的发言或提问,一结束就把他团团围住。在「传统」互联网时代,大厂数据宝贵,绝不示人,内部的数据分析部门也是高手如云,小厂根本「玩不起」,只能找外包。Flash 的经验,自然吸引了不少人讨教。

「All in」Web3 之前,Flash 已经决定离开大厂。中国数家互联网巨头,在今年第一季度就已显出颓势。他考察了几个「未来向」的领域,像新能源、自动驾驶、跨境电商。新能源行业对新入行者并不友好,而他自己没有相关的资源和背景。自动驾驶行业里,互联网的程序员和制造业的工程师,各执山头。跨境电商最好的进场时间是在 2018 年前,地域上又以长三角、珠三角为佳,他的天时地利都不占。

「只有在 Web3,普通人才有机会。」

Web3 是万维网发展阶段里的一个概念,主要和区块链、加密币、非同质化代币(NFT)、去中心化有关。概念越模糊,想象空间越大。如果说在 Web2 时代,人们要看市盈率,那么在 Web3,看的是「市梦率」——有「梦想」才有人跟风。

Web3 里,流行病是 fomo——fear of missing out,即错失恐惧症。

▲「瓦猫之夏」Web3 大会主办方 706 青年空间发布的现场照片,抓拍到默默挠头的笔者

Flash 说,「我对 Web3 是有信仰的。」他指出,DAO(去中心化组织)是一种新的组织方式、生产关系;DeFi(去中心化金融)允许跨国贷款,更大便利资本的全球流动;Token 或 NFT,可以作为股权、票据等多种资产的价值证明,意义大于现实的货币;智能合约(区块链上的契约)能解决信任问题。

而且,他的创业方向跟之前的经验相关,相当于把数据分析工具「平移」到 Web3 上,好切入,也稳妥。

Web2 出巨头。打开手机,没有哪个应用不属于巨头。Flash 认为 Web3 也会出现巨头,即使 Web3 强调公开、透明、平等,因为按照「时光机理论」,一个行业里发生的事情,还会在另外一个行业再发生一遍。

如果是这样,普通人的机会在哪里?

Flash 笑了。「当然我们的项目 Cordy 早点入场 Web3,也是想做巨头,做 Web3 的 GrowingIo。」

中国的 Discord

凳子要做中国的 Discord。

Discord 是继 Facebook、Twitter 之后最受欢迎的社交产品,也是足以和 Zoom、Slack 竞争的通讯工具,更是一个无所不包的泛兴趣社区。它拥有超过 1.4 亿的月活用户,百万个社区,最大的社区有数百万成员,App 下载总量突破 5 亿次。

▲ Discord 界面

目前中国还没有可以与之对标的产品。YY 语音和 Discord 一样,都是从游戏「开黑」起步逐渐壮大,然而已经衰落。Web3 世界,大社区还是一片空白。

Web3 可以分成三个层级来理解,首先是基础设施层,有公链、中心化的支付交易所;其次是中间层,有协议,或者去中心化的交易所;最后是应用层,产品完全面对用户。

他的项目 Metaforo 选择面对用户,具备钱包登陆、打赏、链下投票、红包、Discord bot 双向信息同步等一系列的社区功能。搭论坛,前期全是「脏活累活」。再「上链」,运营、推广也是关键。凳子的出差计划已经排到明年。去年年末,团队拿到第一笔 400 万美元的融资,整个项目估值 5000 万美元。

▲ 凳子和同伴获得黑客松一等奖

凳子正在备战柔术比赛,这是一个释放压力的好办法。

去大理前的一个星期,他重拾三年前的爱好。柔术是真实的竞技项目,既锻炼身体能力,受伤的概率又小,适合每天练习。凳子身材健硕,一看就经过长期而刻苦的训练,他也做过一阵健身教练「玩票」,因缺乏自行支配的整块时间而作罢。

不过,他运气极佳地在某家食客爆满的大理餐厅预定到座位后,豪爽地「蘑菇每样都来一份」,又吃了一碗米饭。按照计划,他每天摄入的碳水不能超过 20 克。这一顿显然「超标」,这是他的可爱之处。一些打着「健身」旗号的人士,常常在友谊和佳肴面前「表演」自律。

凳子生活在上海,过去是前端程序员。他曾在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商品  ID 管理云平台工作;也待过区块链投资公司,研究 PoS(权益证明)矿池。

凳子拿过黑客马拉松一等奖。他花了两天时间,写了一个 DeFi 小工具,来克服 Synthetix 的缺点。Synthetix 是建立在以太坊网络上的衍生品流动性协议,它可以从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发行不同的合成资产,包括美元等法定货币、以太币或比特币等加密币,也包括黄金和白银等贵金属。

Synthetix 是目前合成衍生品领域的龙头,凳子表示,比如无需对手盘和无滑点的交易。但 Synthetix 从一开始就面临着债务池对冲的问题,由于架构的特殊性,用户只要仓位和当前债务池比例不一致,就可能承受债务池波动的系统性风险。想要对冲这个风险,就需要根据债务池比例数据来再平衡自己的仓位。

他和团队打通了无需信任处理链上数据的管道,最后将这些数据再上链,使 Synthetix 具备内置的债务池平衡工具,实现「一键再平衡」。

作为《Synthetix Litepaper》的翻译者,凳子向中文世界介绍了 Synthetix。来自新加坡的校对者 Arthur Cheong,已经投身于 DeFi,成立了基金。

凳子在等待属于他的机会。

在 Web3 世界漂流日久,熊市牛市总有轮回,凳子几次遭遇挫折。大学刚毕业,凳子还做过带闪光灯的手机壳,虽然他现在已经不明白这个产品的卖点。「无论怎么样,我总会东山再起。」

出海「第三世界」

苍山脚下,Dragon 刚结束在「亚非拉 Web3 专场」的演讲,就有几位做舞蹈应用的听众热情咨询。Dragon 曾在尼日利亚拉各斯工作了三年多,在非洲,载歌载舞的应用很有市场。像拉各斯,很多公司的本地员工周五都会穿上隆重的特色服饰,下班后去跳舞。

Dragon 过去在非洲卖摩托车和药品,也有在 Opay、PalmPay 工作的经历。OPay 和 PalmPay 是面向非洲的数字银行应用,两者都是中国背景的金融科技公司。Opay 拿到软银领投的 4 亿美金 C 轮融资后,已经成为独角兽。

▲ Dragon 在大理的演讲现场

卖摩托的工作也有「凶险」。一次,他负责给招募来的骑手派发摩托车,类似于两轮的滴滴打车模式——公司提供车,招募骑手。那天本来只招募了一百位骑手,然而骑手之间呼朋唤友,来了好几百人,结果有些被招募的人,车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大老远跑来,赚不到钱,人们围在门口抗议,Dragon 先遣散那些未被招募的人,等过去几个小时,看看还有哪些本被招募又没拿到车的留下来等待说法,道歉,再给他们发路费安抚他们回家。在负责尼日利亚西部大区催收的工作中,催收人员也挨过打。因为外包的三方 HR 机构迟发薪水,他被本地员工围堵了一阵子。

Dragon 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就职于有传音和 EVG 背景的 Cassava。作为「非洲手机之王」,传音 2021 年共售出 1.97 亿部手机,同比增长 13.07%,全球手机市场占有率 12.4%,排名第三,占有非洲大陆 50 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一半的市场份额。

▲ 传音手机在非洲的市场份额很高,堪称国民机

Cassava 是为非洲市场设计的代币奖励协议和钱包。除了为传统应用程序提供奖励,Cassava 还支持用户通过钱包进行交易、管理包括 NFT 在内的资产、访问质押池、参与 DeFi 协议并与 Web3 平台交互。

Dragon 目前在做自己的非洲 DeFi 项目,想为非洲用户提供锚定美金的稳定虚拟代币,降低货币贬值影响,也提供更广泛的普惠金融服务。

去尼日利亚之前,Dragon 做过一些心理建设,毕竟非洲遥远而贫穷。他在大学期间服兵役两年,「条件艰苦」并不算什么,只是担心精神层面的孤单。等到待下来,当地的销售助理在很多方面给予帮助,除了拉各斯频繁堵车,Dragon 找不到什么值得「吐槽」的地方。

拉各斯是西非的大港口,多数进出口贸易在此完成。人口两千多万,接近北京、上海,但是基础设施较为落后,贫民窟随处可见。

尼日利亚是非洲第一大经济体,也是国际关系角力中的「关键国家」。拜登入主白宫后,国务卿布林肯多次出访尼日利亚,强调其在非洲的人口规模、经济体量、政治影响和发展潜力,将其视为美国维护西非地区安全方面的合作伙伴。中国、俄罗斯等大国在这里都有投资。

出海,特别是到第三世界出海,也是中国 Web3 人的一种选择。

▲ 在大理古城的文献楼,远眺洱海苍山。除了 Web3 演讲,这里还有一场冥想活动

Dragon 的初衷,是解决非洲普通人的一些生活上的痛点。出身贫苦的当地人,有些没有合法身份,很难享受金融服务;很多家庭依赖海外打工者的收入,但国际汇款手续费极高;一些国家法币不稳定,国民需要稳定的理财产品。

而一个去中心化的银行,以虚拟币作为资金池,能提供保险、理财、借贷等更多样化的服务,避免中心化监管带来的高额运营成本和流动性紧缺。

Dragon 只是在「术」的方面有一些困扰,他说「有术无道止于术」。「道」对他而言,就是做实实在在的事情——服务了多少用户,为他们创造了多少价值。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