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PO 会成为一家具有高级审美的公司吗?

公司

09-05 17:37

因为 ColorOS 13 发布的缘故,这段时间非常密集地采访了 OPPO 软件部门的诸多员工,累积了数万字的对话资料,以及数份 Keynote。由于被输入了大量信息,我大概理解了 ColorOS 13 的设计理念。

但我又觉得,这些对话和材料,其实聊的远远不止 ColorOS 13 的设计,而是隐隐指向一个更大的问题:OPPO 这家非常注重美感和设计的公司,会成为一家具有高级审美的公司吗?

野渡无人舟自横

在聊意境和审美的时候,有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是国画大师齐白石画《蛙声十里出山泉》。对于一般绘画者来说,可能会画蛙,画山,画泉,形是有了,但神不够。「蛙声十里出山泉」这句诗,神韵在于如何突出无形的蛙声,以及十里的寂远。

齐白石的做法是,不画蛙而是画山泉里的蝌蚪,留出看客想象蛙声十里的空间,反而达到了画中有诗亦有声的意境。

OPPO 给爱范儿讲了类似的故事,画师在画「野渡无人舟自横」这句诗的时候,普遍会画荒野渡口,孤舟无人;而更高明的画师,会在孤舟上再画一只鸟。

这便是以「有」,衬托「无」。

类似的故事,还有画「深山藏古寺」,如果画山也画寺,哪怕寺庙仅出一角,便没有了「藏」的意境,但如果画的仅是深山之下,清泉旁边有一老僧,那「藏」的意境就出来了。

如果能够理解「无」和「藏」所蕴含的意境和审美高度,那理解 ColorOS 13 的设计理念就不难了。

先入为主,当我知道 ColorOS 13 的设计理念是「水生设计」的时候,我下意识地以为,他们会在图标,壁纸,动画上融入水的元素,充满了水滴、涟漪和水声。

但是,当我打开升级了新系统的 Find X5 Pro 之后,疑问出现了:我升级成功了吗?水,在哪里?

水,无处不在。

非常有意思的是,先秦诸子论道百家争鸣,但对于水,有着很统一的认知。兵家孙子说「水无常形」,道家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儒家说「夫水,大遍与诸生而无为也,似德」。

这些古话,说的意思基本上就是水适应万物,润物无声。

由此,相比于水之形,ColorOS 13 其实更注重水之色,以及水之态。

当然,如果仔细体会,新系统确实会有一些具体的水,比如充电时候水滴汇聚的效果,或者息屏主题上关于冰川消融的警示;更多关于形的探讨,体现在各处的轮廓线条如水般柔和。

而在颜色选取上,新系统取色于一天当中日照大海的色彩变化,由蓝向橘,从辽阔走向温暖。

至于形态,他们希望通知提醒层像气态水一样轻盈无负担;应用层像固态水一样稳固而明确,基础体验层像液态水一样舒适流畅。

取意象和理念于水,怎么用水这个意象,说到底还是关乎于设计的目的。

如果以宣传的角度来看,设计的目的应该是「焕然一新」,在感官层面构建一个关于水的体系:水的图标壁纸动画,水的音效,甚至还可以用震动马达模拟流水的触觉,再配上「银瓶乍破水浆迸」或者「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文案,那么一份看客和用户都能理解的传播方案就完成了。

但是,设计的目的如果是「焕然一新」的话,那大多是落了下乘。

虽然坚持水生设计理念,但 OPPO 并不希望用户从系统中感受到什么水的存在,同时也不认为视觉颠覆不一定系统版本更迭的必选项。相反,OPPO 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希望用户初用就顺手,再用也顺心。

因此,此时设计的目的,就从「形」转变为了「神」,从有形的外观变化,归于无形的体验提升。

颇为神奇的时候,即便 ColorOS 13 初见给人感知不明显,但用了几天之后,我突然生出了一种它好像就是为 Find X5 Pro 而设计的,原来那个版本就是差点意思的感觉。

这个似有似无的感觉,在后面又一次采访中得到了印证。

年初的时候,我采访了 Find 产品线总经理李杰,聊了聊 Find X5 Pro 的设计。这次履职 OPPO 软件事业部副总裁新岗位的李杰告诉我,其实在 Find X5 Pro 设计立项的时候,水生设计的系统设计理念也开始了,二者并非平行线,而是在「有机现代主义」的大原则下共生,所以手机升级系统之后,才会有软硬件和谐统一的感觉。

或许有点缥缈,但我还是想用一组词语来描绘这种感觉:曲线,柔和,关怀,流动感,生命力。

被发现,而非创造

ColorOS 的大改变,始于 ColorOS 6,这个版本的设计理念是「无边界」,受宋代画家马远启发。

马远善于画水,以留白意境着称。

马远作品

几年后的水生设计,是和马远的风格一脉相承。

原研哉说,「设计不是一种技能,而是捕捉事物本质的感觉能力与洞察能力」。

在品牌营销领域,有这么一句话,叫做「品牌是被发现的,而非创造的」,如果能理解这句话,那大概也可以理解原研哉如何解释设计。

从一开始的曲线美学,马远和「无边界」,以及这次的「水生设计」,再到顶层的「有机现代主义」,其实就是一个从无意识践行,到发现品牌设计美学根源的过程。

OPPO 新总部大楼(渲染图),由扎哈事务所设计,也融入了「有机现代主义」

这当中可能有歧路,有试错,有迂回,但在大体扬弃的路线下,OPPO 最终发现了属于自己的设计美学。

他们的设计美学的萌芽很早之前就存在,它不是半路突然被创造出来的,只是近来才成为一种被发现被体系化的概念。

在篮球赛场,有个流行词叫「兑现天赋」,指一个球员天生适合打球,并且在赛场上打出了该有的表现。

不管是发现属于自己的设计美学,还是「兑现天赋」,说得轻巧,但其实是个低概率事件。反而多的是伤仲永的故事,甚至都发展不到发现天赋的阶段。

当然天赋和审美都有高下之分,粗砺的审美也是一种审美。

在对话中,OPPO 引用了其他的艺术家设计师,以及设计案例,还有设计灵感,来解释为什么 OPPO 要这样做。

他们钟爱高迪,所以从硬件设计,到软件设计,都偏爱曲线。

他们欣赏扎哈,所以无论静或动,都追求设计上的流动感和生命力。

也是由于这种欣赏的共鸣,OPPO 新总部大楼的设计,也是由扎哈建筑事务所完成。

詹姆斯·特瑞尔关于光影和空间的作品

除了这两位留名在建筑史上的建筑设计师之外,OPPO 的设计师也喜欢艺术家詹姆斯·特瑞尔,这位艺术家以光线和空间为创作素材,希望给人带来慢一点缓一下的疗愈感。

这也是为什么 ColorOS 13 会有一些光影的缘故, 这些光影的产生,实际上是光、水和时间三者交融而产生的效果。

王国维把「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作为人生三境界的最后一个境界,其实很类似于设计美学根源的发现过程,最难也是最易的,就是那个蓦然回首。

OPPO 设计美学的实践可太多了,恰似寻他千百度,它的美可以是炫酷的,比如 Reno Ace 高达联名版或者 Reno Ace 2 新世纪福音战士联名版;也可以是潮流的,比如 Reno5 Pro+ 艺术家定制版;还可以是激情的,比如更早和巴萨以及兰博基尼的联名手机…..

还有一些诸如渐变色,大字 logo,升降结构等等,其实都是属于当时的,部分用户的,独一无二的设计。

而那些从马远、扎哈等大师作品共鸣中发现的自我认同,才是长远的、普适的,可以坚持的风格。

自我的,时代的,与世界的

在阐述完设计是什么之后,原研哉马上就对设计师提出了要求:设计师要保持对社会的敏感度,顺应时代的变化。

平凡的设计属于一段时间,优秀的设计属于一个时代,完美的设计则是永恒的,但,完美和永恒都不存在。

所以,设计能否给时代留下印记,与时代共鸣,是判断其优秀与否的标尺之一。

OPPO 举了一个关于香薰的例子:一般做香薰的思路,是偏写意的,以香型产生柠檬、桂花、皮革等实物的联想。但奢侈品牌罗意威则在前年推出了完全还原植物本身味道的系列家具香薰产品。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们并不一定香,但推出后大受欢迎。

原因就是这一系列香薰产品是属于时代的,因为各种原因,我们比以往更渴望大自然的气息,无论是真实自然感的香薰,还是露营的流行,或者手机系统里与外界联系的光影元素,其实都有属于时代的情绪。

之前听说个一个关于建筑设计与工位安排的案例:有一家企业,会把需要经常加班的部门,安排在远离自然光照的建筑区域,并且多加人工光源,尽量让这些人感知不到太阳东升西落,只有白炽灯照耀,从而降低他们对自然时间流逝的感知,更安心于工作和加班。

与之相反的,ColorOS 13 有一个追光时钟的新功能,在此界面时钟的边缘,会有一层光晕,日夜转动,暗合外界光线的效果,借此提醒用户真实世界的变化。

更深层次的,OPPO 希望,通过色彩体系调整等方式,去调动或者安抚大家的情绪,不至于那么的「丧」。

而在「绽放壁纸」以及「时光息屏」功能里,也会通过颜色变黄变红,以及时间线断点的方式,去提醒用户不要过于沉迷手机。

当然,技术变化也属于时代变化的一部分,因此,芯片算力进步,从 LCD 屏幕转向 OLED 屏幕,从手机操作系统,到折叠屏手机平板电视手表操作系统的跨端变迁,都是设计需要考虑的东西。

这种视野的开阔往往是全景式的,当 OPPO 的设计师们注意到了时代情绪的变化,也会发现无障碍对于特殊群体的重要性,以及作为一家海外用户与国内用户数量相当的操作系统,ColorOS 迫切需要设计的无国界化。

所以,我们就看到了新图标设计会考虑到视障人群的需要,避免使用近似色相邻,哪怕去掉颜色,也会显得没有歧义,指向明确。这一个小点,就是前面所说的,应用层像固态水一样稳定明确。

新系统里面也增添了许多无国界插画,并避免了很多地区的禁忌表达,这其实也是另一种关于国际化的思考,从语言层面,到视觉层面,再到文化层面。

至此,当说完发现属于自我的「设计美学根源」,设计师觉醒了的时代意识,以及作为一家科技公司对技术的敏感度,我们终于可以聊标题提出的问题:OPPO 会成为一家具有高级审美的公司吗?

其实 OPPO 是有这样「兑现天赋」愿景的。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时代的设计风格,以及相关的建筑和消费电子。上世纪 50 年代,是包豪斯主义和博朗设计的电气化时代;千禧年前后,是后现代主义和索尼设计的自动化时代;十年前至今,则属于极简主义和苹果设计的信息化时代。

OPPO 所说的「有机现代主义」,则是想契合现在开始的智能化时代,在设计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如果说,他们想要属于一个时代,那么现在所做的事情,也刚刚是个开始。

想必一些看到这里的读者隐约有所感觉,就是在这个「有机现代主义」以及下面的「水生设计」理念在意境上是高远的,表达上也是优雅的,但是目前落地还有些零散。好在,在致敬大师的思维外,他们发现了属于自我的设计审美。

过去几年时间里,ColorOS 从口碑拖后腿,变为 OPPO 手机的长板之一,但要步入大师的境界,尚需时日。

所以,在成为一家具有高级审美的公司这条路上,OPPO 目前的阶段是迈出了头几步,不一定稳,但值得留有希望的是,他们在跑道上了。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