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法狗之后,它再次彻底颠覆人类认知

公司

09-03 18:06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这幅画我看了十几年,从来没想过这还能有一种新的样子。

原先,《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是一幅人物小像。十七世纪荷兰画家扬·维米尔画下了回眸的少女,眼神清澈之中有不同的韵味。

▲ 名画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今天,《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是一幅场景画。二十一世纪的人工智能程序 DALL·E 用旗下新功能 outpainting 扩充了原来的画布,画出少女在杂乱的房间之中回眸的新画,背景与人融合自然,仿若一体。

这是 AI 极「卷」的案例,用算法颠覆了内容填充,高效且和谐地为你延伸画布。

▲ AI 创造的延伸画作

AI 从围棋之后什么时候才能赢到艺术领域曾经是个问题,现在这一天或许已经到来了。

艺术领域,人类也输了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是一句俗语。从评判角度理解这句话,不得不感叹它总结很对。从艺术领域来评判第一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每个人品味不同,你的第一或许无法得到广泛的认同;但从武术和其他有详细规则的比赛来看,冠军是最显眼的,基本不存在无法分辨谁是第一的情况。

只是各种各样的绘画比赛、雕塑比赛还是选出了一二三等奖,评委的评判或许会有主观因素影响,但只要在同一起跑线上 PK,这个比赛还是能做到基本公平的。

在一个艺术比赛中,AI 就在和人的创作 PK 中大获全胜

游戏设计师 Jason Allen 参加了科罗拉多州博览会中数字艺术/数字摄影处理这一项目的比赛。他的作品《Theatre d’opera Spatial》拿到了第一名,这幅画看上去描绘的是太空中的歌剧。

只是他的获奖却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因为他的数字艺术过于数字了——是 AI 画的。

在这件事被传播讨论后,原作者 Allen 则表示:「我想用人工智能艺术品来发表一个声明……我觉得我做到了,我并不认为我做错了,也不会为此道歉。」

事实上,它所参加的的比赛规则上也没有禁止选手使用人工智能作图参加比赛。毕竟比赛规则写得很清楚:「这幅艺术作品的创作或演示过程中必须使用数字工具」。从这个角度而言,人工智能作画,也就是数字工具用得多了点,绝对称不上违规。

▲ 知名的数字艺术展馆

更何况 Allen 压根没有隐藏这幅作品是人工智能创作的事实,在展会上他对作品的介绍就是「使用人工智能创作的数字艺术」。他只是没有向展会上的所有人解释他使用的工具 Midjourney 是什么,就像其他的参赛者不需要介绍 Adobe Illustrator 是什么一样。

同时这也不是一幅完全由人工智能完成的作品,Allen 在创作前后也做了很多工作。

他持续修改着影响灯光、视角、构图、氛围、主题画作显示效果的关键词语,最终在生成的 900 多个图像中选择了他认为最好的三张图片。同时,他也对图片进行了进一步的编辑,用 PS 对图片完成了进一步处理,用 Gigapixel 升级了画质。

▲ Midjourney 制作的图片

只是大部分人对人工智能创造出的艺术作品能否称为艺术还是持保留态度。

他们认可这幅画作的美感,但同时认为这种行为不够「公正」。反对的用户表示:「人工智能创作的作品还没有被主流所接受,我想大部分人都不会选择人工智能作品获奖。」还有人消极感慨:「我们正在目睹艺术的消亡」。

和用户的质疑不同,赛事组委会没有直接站到 Allen 的对立面。科罗拉多州的公关总监 Olga Robak 证实 Allen 确实注明了图片是通过 Midjourney 创作的,只是没有解释该程序的具体工作原理,而它们的规则也允许质疑者提出申诉,只是目前没人这么做。

这会是一个更开放的讨论,关于艺术到底是什么,以及我们如何判断它。

在交汇的一瞬,一起创作

和赛事组委会努力中立不同,Allen 对此事的态度和反对人工智能作品的人一样激烈。他甚至认为这场胜利激励了他,让他坚定了自己的使命:「看到 Twitter 上的人通过诋毁人类创造出的元素来反对人工智能的艺术品,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但对于人工智能艺术的一切争论都是正常的,毕竟直到今天各行各业对于 AI 的认知都不够清晰,或许他们都需要一只「AlphaGo」才能证明,AI 超乎你的想象。

AlphaGo 之父 Demis Hassabis 就曾经向人们介绍过为什么 AI 在围棋上战胜人类是标志性的。因为围棋复杂性是难以想象的,一共有 10170(10 的 170 次方)种可能,这意味着搜索空间庞大,并且围棋的规则也几乎没有一个合适的评价函数来定义谁是赢家。

但即便是在这个艰难的环境中,阿尔法狗也站了出来,连胜多个人类好手,证明了 AI 的价值。

但就像 Hassabis 说的,阿尔法狗的存在并不是为了赢得围棋比赛,而是应用到真实世界为人类服务。

现在 AI 创造画作,其实就是一种很好的应用案例。如果我们不将这些画作称为艺术,大部分人都能认可它的美,它可以替代一部分的人类工作,让你获得适配图画的门槛变低。

同样,这意味着 AI 可以替代部分人的工作,也意味着发生在不远未来的创造人员的失业。

AI 可以参与工业制造的时候,你没有说话,因为你不是制造业的打工人。

AI 战胜李世石、柯洁的时候,你没有说话,因为你不是专业棋手需要智力博弈。

AI 在艺术领域战胜大部分人的时候,你慌了,因为这证明即便是创造性的工作也可以被替代。

▲ AI 创作图片

影视导演海辛就在 2022 年中国数据内容大会上分享过自己的迷茫——在 AI 掷地有声袭来的时代,个人的存在似乎不过沧海一粟。

那么,个人创作者的意义是什么呢?既然 AI 在学习能力上已经能把人按在地板上摩擦,在图像覆盖、还原、创作上都已经表现出了极高的成熟度,纳闷个人的创作是不是也能被替代。

思考过后,海辛用三个案例给出了回答。

一是他和上海自然博物馆合作的山海经神兽复活计划 · 青耕。这是一个创作者绘制底图,海辛用 AI 来进行改造的作品。在这个作品中,人是 AI 的合作者,两个创作者和 AI 一起绘制出从未有过的神兽。

▲ 下为绘制底图,上为最终成品

二是通过 Midjourney 将猫咪和海浪的元素融合在一起的项目。海辛之所以提及这个项目是因为它将创作的门槛拉到了无限低。「AI 使得设计能力不再作为一种『权力』后,人人都可以通过 AI 设计来表达自我。」

最后一个则是 AI 生产能力的最大体现。海辛所在的公司在极短的制片筹备时间内用 AI 创作大幅地提高了效率,在他看来 AI 已经准备好了进入正式的商业化使用了。

从这三点看来,AI 确实是飞速发展的,它降低了人类使用图像艺术表达的门槛,也提升了图像制作的效率。同时,人类和 AI 共同合作产出的作品,也非常不错——就像 Allen 那样。

▲海辛所在公司的 AI 应用尝试

大部分人在质疑的是 AI 的机器学习是在原有的东西中打转,想要突破创造出新的东西,还是得人来。但 AlphaGo 也早就证明,AI 的存在本身就是在创造新的东西,也能刺激人类创造出新东西。

当年 AlphaGo 战胜李世石的棋局被人复盘过,那些关键致胜的一步往往是出乎预料的,有专家评论:「这是非常令人震惊的一步,就像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与此同时,李世石在高压之下也做出了从未有过的回应,被认为是「黄金之举」的一步就战胜了 AlphaGo,最终赢下一局。

AlphaGo 之父就表示:「我认为这是历史上的创新之举。这一步迷惑了阿尔法狗,使他的决策树进行了错误估计,通过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到多少的哲理蕴含于围棋中。这些顶级专家,用尽必生的精力,去找出这种黄金之举。」

▲ 李世石在对弈过程中也突破了自己

或许人和 AI 在艺术上的关系也是这样——人类创造让 AI 持续学习的案例,然后 AI 进化超过人类,人类和 AI 互相合作作出新作品,但总是会有一些人在 AI 存在的压力下依旧能做出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

2014 年有一个名为 Ent 的用户在科幻爱情电影《她》下面写下了这样一段评论:

人工智能的发展一旦上路了会是飞速的。不要想着该怎么对付「和人一样聪明」的电脑,要么它就远不如你,要么它就远远把你甩在身后。和你齐头并进的不过一瞬间而已。

现在,就是齐头并进的时刻。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