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化」后的 Instagram,决定和 TikTok 一起变「丑」

商业

09-17 10:21

⚠️Time to BeReal.⚠️

在一天的某个随机时刻,你和朋友们同时收到通知,在 2 分钟的时间内,你们使用前后摄像头拍摄当下,没有滤镜也不做任何编辑,直接共享当天彼此的真实瞬间。

这是法国社交媒体应用 BeReal 主打的「社死」玩法。

当然,在他们的角度,这一玩法就像应用的名字一样坦诚,也意味着你有真正的朋友。

但双摄像头的想法并非 BeReal 原创。早在 2013 年,昙花一现的 iOS 拍照应用 Frontback 就支持这一功能

近两个月,类似 BeReal 的真实社交也在主流平台普及,想让越来越多人 Keep Real。

真实社交,TikTok、Instagram 都在「抄」

各家平台的「社死」玩法,都有些 BeReal 的影子,但多多少少也掺入了自己的特色。

最新跟上潮流的是 TikTok。

9 月 15 日,TikTok 宣布,将在未来几周测试一项名为 Now 的功能,在收到每日提示后,用户可以使用前后摄像头拍摄静态照片或 10 秒视频,记录此时此刻正在做的事情,并且分享给互相关注的朋友。

短视频自然是 TikTok 不能放弃的内容形式,对于 TikTok,这是视频创作工具的一次扩展。

8 月 29 日,Snapchat 在相机工具栏中加入「双摄像头」图标,它有垂直、水平、画中画和抠图四种布局,还能使用创意工具添加音乐、贴纸、镜头等,后者正是 Snapchat 的特色所在。

比起 BeReal,Snapchat 的「双摄像头」并不会发送每日拍照提醒,但多了编辑工具。或许这是因为,它本就「阅后即焚」,有较强的当下感,要做的是怎么更好地记录当下。「双摄像头」的创新之处便是,同时捕捉多个视角。

Instagram 更早一步动了模仿 BeReal 的心思。

8 月 23 日,Instagram 被曝出正在内测「IG Candid」功能,Candid 意为坦率。

▲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命名和 BeReal 相近,内核更是如出一辙。按照爆料人@Alessandro Paluzzi 的说法,使用这项功能的 Instagram 用户,将在每天的随机时间,收到一条拍照通知。

▲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收到通知后,Instagram 相机同时打开前置和后置摄像头,用户有 2 分钟的时间拍摄照片,然后将内容分享在快拍(Stories)中。头像周围有一圈醒目蓝边,和其他快拍区分开来。

▲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如果想看他人的 Candid,先要创建自己的 Candid,毕竟信任是相互的。这点亦和 BeReal 雷同,在 BeReal 上传自己的照片之前,你也无法滚动浏览其他人的每日照片。

Meta 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证实,该功能是「内部原型」而非「外部测试」,但拒绝提供更多细节。至少可以说明,Instagram 的确在考虑复制这一功能。

事实上,早在 7 月,Instagram 已经推出双摄像头录制模式「Dual」,只是还没有搭配其他体验。

但据一位前 Instagram 产品设计师,「Dual」实际上已经开发了好几年。它掐准在 BeReal 风头正盛的时候发布,或许是看时机正合适。

每天在意想不到的时候被要求拍照,又无法编辑和完善图像,这是 BeReal 相信的「随机性将产生真实性」。

当 BeReal 将自己定位为「反 Instagram」,Instagram 也走上了和过去不同的方向,主动变得不那么精致,不那么 Instagram。

真实或是幻觉,但分享日常是趋势

开头提到的 BeReal 玩法,还有 3 个有趣的细节:

如果拍照超过了 2 分钟,照片会被标记为「迟到」;元数据会显示,在发布最终版之前,照片被重拍了多少次;一旦新的一天发出新的拍照提醒,此前的照片便会消失。

所以,一边是规则限制带来的紧迫感,一边又是聚焦平淡日常的松弛感。

与其说 BeReal 是照片,不如说是与朋友分享东西的日常仪式。朋友昨晚具体吃了什么或许并不重要,但与他们分享一天中的某个时刻很有趣,「记得保持联系」很重要。

但《纽约客》认为,BeReal 也并非完全真实,当拍照提醒到达,我们会下意识做出改变,让自己看起来尽量不那么尴尬,比如从躺着变成坐着。

而 BeReal 的营销措辞,又暗含了对 Instagram 等传统社交平台的批评,似乎后者鼓励不诚实与不真实,让我们的社交质量和心理健康降低了。

其实不论在哪个社交平台,我们总会情不自禁地表演出一个更好的自己,这是人性所致,无可厚非。刻意地追求真实,反而是一场幻觉。

▲ 图片来自:Getty Images

不过,BeReal 的火爆足以说明,在线社交的方式改变了。

BeReal 2020 年面世,却在 2022 年火爆。最开始它被大学生关注,今年早些时候,年轻人开始在 TikTok 上大量讨论这款应用,许多关于 BeReal 的内容获得了 50 万以上的点赞,而后这股热情又延续到了 Twitter,有不少出圈梗图。

如今,BeReal 已经成为 Z 世代最喜欢的应用程序之一,在今年 8 月成为美国 App Store 排名第一的非游戏应用,蝉联冠军数周。

没有什么不会改变,只有改变一再地发生。

Instagram 负责人 Adam Mosseri 在采访中强调,让人们与家人朋友联系这件事,对于他们来说,和两年前、五年前或八年前一样重要。但是,随着交流方式发生变化,平台满足这种需求的方式也随之改变。

比如,刚推出 Instagram 时,没有快拍(Stories)也没有私信(DM)。现在,交流已经转移到快拍、私聊和群聊。一天内分享到快拍中的照片和视频,比分享到动态(Feed)的要多。

同样,如今面对受 Z 世代青睐的 BeReal,倍感危机的 Instagram 必须紧随其后。扎克伯格曾表示,将采取更多措施赢得 18 至 29 岁之间的年轻成人用户,即使以牺牲年长用户为代价。

有趣的是,BeReal 曾经公开声明,它不会让用户出名,如果想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人,可以留在 TikTok 和 Instagram。

而 Instagram 对 BeReal 的仿效,确实可能将更多用户留在自己这边。

正如爆料人@Alessandro Paluzzi 所说

「目前使用 BeReal 和 Instagram 的人,肯定会发现在一个平台上玩得更方便,即使是那些现在批评这个功能的人,最终也会使用它。」

Instagram 回不到 Instagram

Instagram 最近的「创新」动作频频。

前段时间,Instagram 因为「TikTok 化」,被顶流网红卡戴珊姐妹公开要求「让 Instagram 再次成为 Instagram」。她们认为,它应该专注于朋友之间的照片共享。

▲ 图片来自:Gizmodo

意识到反对者众,Instagram 不得不暂停内测类似 TikTok 的全屏显示,并减少动态(Feed)中的算法推荐内容。但 Instagram 负责人明确表示,「撤退并不是永久性的」。

与此同时,Instagram 对短视频的决心没有改变。因为他们留意到,当网络变得更快,当数据变得更便宜,人们越来越多地转向视频,「我们只是一遍又一遍地看到这一点」。

然而,WSJ 近日报道,Instagram 在模仿 TikTok 方面受挫,「大多数 Reels 用户根本没有参与度」。

▲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Reels 是 Instagram 的短视频功能,它允许录制短视频并添加音乐、滤镜和其他效果,给人的感觉是「TikTok 的复制品」,只是它存在于 Instagram 内部,并非独立的 app。

从数据上看,Instagram 用户每天花费不到 1760 万小时观看 Reels,而 TikTok 用户付出的时间是 1.978 亿小时,后者比前者多出 10 倍。

Instagram 认为主要原因是,缺少使用 Reels 的内容创作者和影响者。三分之一的 Reels 是在其他网站创建的,其中很多出自 TikTok,搬运到 Instagram 还带着水印。

回到卡戴珊姐妹的呼声,再次成为 Instagram,那什么又是真实的 Instagram?

在她们看来,真正的 Instagram 主要关于照片和朋友,而虚假的 Instagram 由算法推荐和视频组成。当然更实际的是,从前者转变到后者,还将影响到创作者的创作模式和营收。

如今,Instagram 又可能向 BeReal 看齐。

Instagram 之前也有不少「模仿」经历。2016 年,仿效 Snapchat,推出发布 24 小时后消失的 Stories;2020 年 8 月,紧跟 TikTok,上线短视频功能 Reels。

▲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_prada

对此,Gizmodo 评价道

Instagram 及其母公司 Meta,在与 TikTok 和 BeReal 等新玩家的所有竞争中都战战兢兢。然而,与其突破界限并尝试新事物,它看起来只是想将应用程序变成其他东西。

Instagram 甚至因为模仿陷入了略为矛盾的情况。

一方面,引入 TikTok 风格的算法,用户首页越来越多地出现未关注人的短视频,而非关注人的静态图片,我们在信息流里被注意力经济推搡。

另一方面,试水更真实的社交模式,像 BeReal 一样维护现实世界的友谊,在支离破碎的社交网络里,提供一次短暂的在线共享。

其实,Instagram 和 BeReal 并非完全的对立。如果说 BeReal 是小而美,Instagram 更像大而全,前者是个人化的、聚焦的,后者是普遍的、分散的。

诚然,世界瞬息万变,Instagram 也需顺势而为。易用性、丰富的滤镜、整洁的网格布局,是 Instagram 最早塑造的形象。那些让 Instagram 回到 Instagram 的呼声,就像对 BeReal 的欣赏一样,未必不是出自怀旧之情。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