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iPhone「主演」的恐怖电影来了,这次的 iPhone 史上最强

公司

10-06 12:39

苹果不允许电影中的坏人的使用 iPhone,这是好莱坞一条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自从这个秘密被《利刃出鞘》导演 Rian Johnson 揭开后,从此看悬疑片、恐怖片就像被提前剧透一样。到处盯着看角色使用的电子产品是什么品牌的——如果是苹果,那这个人很大概率是可以排除出黑名单的。

▲《利刃出鞘》

这是影视制作行业多年来被潜移默化形成的潜规则,悄悄塑造苹果产品的正面形象。

而在黄牛们抱怨 iPhone 破发不好赚,分析师郭明錤认为苹果今年对机型产品细分策略失败后,Netflix 来了一部 iPhone 为「主角」的电影《哈利根的手机》。这部电影,或许还能带带新款 iPhone 的销量。

这一次,iPhone 手机连通阴阳两界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苹果和 Netflix 是竞争对手。毕竟前者已经开始涉足影视内容制作,旗下 Apple TV+ 的存在估计让每个流媒体平台都不敢躺在功劳簿上过活,这种情况下要说《哈利根的手机》是两个大平台的合作似乎不太可能,一切只是刚刚好。

刚好在 iPhone 14 发布的前天晚,Netflix 发布了《哈利根的手机》预告。而刚好,这也是一部围绕着 iPhone 展开的电影。

这部电影以美国畅销书作家斯蒂芬·金短篇小说《哈利根的手机》改编,讲述了一对忘年交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克雷格为富有且年迈的邻居哈利根完成一些兼职工作时,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克雷格在学校遭受着校园霸凌,没有同龄人朋友的他遇到新鲜的事物和有趣的生活都会和哈利根分享,他还送给过哈利根一部新的 iPhone 手机。

▲ 电影中的特写

可惜好景不长,年迈的哈利根无法抵抗自然的规律,克雷格最好的朋友去世了。在参加哈利根的葬礼时,克雷格将自己送给他的 iPhone 也放进了哈利根的西装口袋里,让自己的礼物随他一同下葬。

只是孤独的克雷格还是没能找到新朋友,他只能在老友永远不会回复的语音信箱里分享着自己在学校被霸凌、被欺负的心事。然而奇幻之处在于,那个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回复的电话,主动回电给他,把克雷格吓了一跳。

▲ 克雷格在学校被霸凌

更让克雷格害怕的是,他在电话中和哈利根分享的那个正在欺负他的同学在之后自杀身亡。克雷格甚至回到了哈利根长眠之地,趴在地上去听棺柩中是否能传来 iPhone 的手机铃声。

找不到答案但影影约约觉得同学自杀和自己有关的克雷格丢掉了老手机,换成了最新款。

但故事还没结束,当克雷格发现了身边不公的事情时,他再一次拿起了最初的 iPhone……

▲ 验证自己猜测的克雷格

听上去很像美国版的《死亡笔记》,只是笔记换成了手机,使用者也和制造死亡的人有了更亲近的关系。

抛开苹果和 Netflix 的竞争关系不谈,Netflix 创作的《哈利根的手机》完全满足苹果宣传片的要求。克雷格送给哈利根苹果手机时的特写和喜悦是他们友情的片段的描写,而电影中出现的初代 iPhone、iPhone 4、iPhone 5C 则更像一个不错的 iPhone 历史纪录片。

坏人吃苹果,好人用苹果

关于苹果和影视作品的结合,从来都不止《哈利根的手机》。

揭露了的「行业秘密」的《利刃出鞘》严格遵循着坏人不用 iPhone 的设定,这可以让你在电影中找凶手时直接排除几个明显的错误答案。在美剧《24 小时》中,特工清一色使用 Mac,而恐怖分子等反派用的则是运行 Windows 的 PC(微软:你礼貌吗?)。

如果有人中途从 Mac 换成了 Windows 电脑,那很可能意味着他中途反水,亦或本身就是内奸。如果你看到电影中的角色快乐地使用着 AirPods、iPhone、MacBook 这类产品也完全可以放心,这人在电影中基本就会以正面形象出现了。

有趣的是,苹果的产品可以标明这个角色是否属于正义一方,但角色要是在电影里拿起一个单纯的苹果慢慢吃,他就很可能属于邪恶一方。迪士尼的《阿拉丁》,《哈利波特》里的马尔福,《死侍》里的阿贾克斯,他们都曾在大屏幕上缓缓享用一个苹果。

▲ 反派经常在电影里吃苹果. 图片来自:melmagazine

这是有理论依据的,The Food Therapy Clinic 的心理治疗师和营养师 Uxshely Carcamo 就曾表示:「让角色吃饭一般不会有太多的播出时间,但我们经常看到个人饮酒的内容,这被认为更加迷人。吃可以表达傲慢或对他人的冷漠,它可以在角色之间建立一种权力动态。」

如果吃苹果尚属于对于塑造角色的有力支撑,苹果在电影中的出场就纯靠「果力」发电了,否则这些出场的画面可不会如此伟光正。

国内观众最熟悉的苹果电影作为电影情节出现可能是《阿甘正传》。作为一个普通人,阿甘经历了美国的种种变化,去越南参军、和约翰列侬握手、与中国乒乓外交,最后还能投资苹果公司。电影里阿甘收到了苹果的信件,感谢他对于这个项目的信任,这个举动也让他「不再担心钱」。

▲ 谁不想在那个时候买个苹果股票呢

美国的科幻儿童电影《冲向天外天》中也不乏苹果产品的身影。作为 1985 年的作品,电影中的角色使用的是苹果个人电脑 Macintosh,这是他们自制宇宙飞船的重要工具之一,电影主角用它来展示模型。甚至在他们的飞船即将开始旅行的时候,Apple II 还有一个明显的镜头。

在经典电影系列《星际迷航 4》中,电影还有角色和苹果电脑 Macintosh Plus 进行互动,给三十多年前的观众描绘了一幅智能产品可以交流的蓝图——现在 Siri 确实可以和你交流。

▲《星际迷航 4》

《律政俏佳人》中,女主人公甚至为了进入哈佛做准备时特地去苹果买了 iBook G3;《穿普拉达的女魔头》里的时尚帝国什么都要最好的,作为美学分析领域的专业人士,里面的主人公用的同样都是苹果产品。

一部部电影累加,塑造了苹果专业、新锐、时尚且富有潜力的形象。

电影,也是苹果的软件

苹果从来都不只是一个硬件公司。「软硬一体化」是苹果的标志之一,左手 iPhone、MacBook、AirPods 等一众硬件疯狂吸金,右手 Apple Music、Apple Card、Apple TV 稳定发力,两手都要抓。

甚至于苹果多端协同的软件和 UI 设计也成了很多人选择苹果的原因。用惯了不想走,好用界面简洁,以至于你很难分清苹果的成功到底是硬件更重要还是软件为基础?

只是在这些每天都能接触的软件产品外,很多人会忽略电影也是苹果的软件。

苹果和三星曾有一场长达三年的「世纪诉讼」,这场旷日持久的诉讼战不仅让苹果赢得了 5.39 亿美元的专利费用,还让外界进一步的了解了苹果和三星这两个大公司。

在 2012 年的一次审判中,苹果的营销主管 Phil Schiller 在出庭作证时就透露了苹果的营销政策。

  1. 依靠媒体好评为产品制造轰动效应
  2. 在电影电视中进行隐形植入

对陪审团承认:「我们希望看到明星们使用我们的产品。」据他透露,苹果有专门的员工对接好莱坞的影视制作方,和他们一起打造隐形的植入广告——很少有人会意识到这是广告,因为你在看这些内容的时候只会把苹果产品当成了道具。

甚至这种合作可能从 40 年前就开始了,从 Mac 诞生之日起,苹果就有和好莱坞的高层、制片人有过频繁的接触。它们向好莱坞的各种工作室提供 Mac 电脑,帮助创作人员更好地制作内容。苹果还和美国电影学会一同完成了电影保存项目,通过提供电脑的方式参与电影保存工作。

到了 1990 年代,苹果已经在提前推动好莱坞使用 Mac 进行电影的特效制作了。频繁的合作加上从业者已经形成了使用习惯,这让苹果电影在整个影视产业链中越来越重要。到了 2011 年,40% 的高票房电影中,你都能看到苹果产品的身影。

关于苹果的选择,我们或许可以从乔布斯的偶像之一盛田昭夫那里找到一些答案。

1989 年,索尼收购了索尼影业,当时记者 Tim Bajarin 采访了盛田昭夫,询问他为什么要收购一家电影制片厂。当时盛田昭夫的回答是:「电影是一种软件。如果没有软件,那硬件就什么都不是,而电影是可以在索尼硬件上运行的软件内容。」

这个道理,对于「硬件公司」苹果也同样适用。

在影视内容上,苹果是个慷慨又吝啬的投资者。它们常常供给剧组设备而不是直接的金钱,这也是典型的苹果风格。在《哈利根的手机》之前,经典美剧《摩登家庭》也有类似的「巧合」。那一集的故事围绕着爸爸 Phil 想要在生日当天获得 iPad 展开,他播出的时间则是在 iPad 推出前两天。

但苹果没有为这个梦幻联动付出一分钱,《摩登家庭》的创作团队表示:

事实上这不是商业合作,我们想讲一个 Phil 对苹果新产品感到兴奋的内容。这看上去是一个很不错的产品,因为是首次发布,所以我们和苹果公司进行了一定的沟通,他们同意让我们提前使用这个产品,但也没有规定这个产品在剧中需要以怎样的形式进行展示。

▲ 苹果产品在《摩登家庭》中出现过多次

就这样,苹果通过硬件换取了「软件」的合作,而你在「软件」中也看到了苹果的产品。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