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大「4 天工作制」试验很成功,我们什么时候跟上

公司

09-30 17:31

今天是周五,今天不止是周五。

今天是国庆假期前的最后一天,所以每一分钟都难耐,空气中跳动着躁动的欢乐。

今天距离国庆补班还有一周,下周的今天可以就看到人们对着假期「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今天是打工人最盼望的日子。因为「今天是周五吗?」只要得到一个「是」的回答就意味着工作日的结束,假期的开始。这是快乐的转换台,是休息的起始站,毕竟我们是周末双休。但如果不是双休,而是三休呢?

▲ 即刻专门做了个「今天是周五吗?」日历」

那估计你会有和我一样的问题,今天周四了吗?

史上最大「4 天工作制」,大半员工都很爱

4 天工作制是什么?

是做四休三,是薪酬不变的情况下多了一天休息日,是人们羡慕北欧人民的又一重要因素。

当然也不只是北欧才有 4 天工作制。除了冰岛、瑞典、爱尔兰,新西兰总理 Jacinda Ardern 曾公开建议国内企业评估每周 4 天工作制,以刺激旅游业。

▲ 提议 4 天工作制的新西兰总理

微软 2019 夏天年在日本也发起过「工作生活选择挑战赛」。

微软在日本的尝试也是是工作 4 天休息 3 天,同样大受好评。不同的是,微软在日本终究没有坚持这个计划,虽然高达 92% 的员工对这次的挑战表示满意,公司也发现员工效率提升了 40%,但到了冬天的新「挑战赛」,日本微软还是没了周五那一天的「带薪特别假」了。

既然评价都这么好,为什么不继续呢?难道是不想吗?

为了给世界一个更好的回答,非营利组织 4 Day Week Global 组织,英国智库 Autonomy、剑桥大学、波士顿学院和牛津大学的研究人员一同进行了一个关于 4 天 8 小时工作制薪资不变的大型社会实验,合作研究 4 天工作制哪里可行,又有哪里不可行。

这个 6 月 6 日开始的世界规模最大的「四天工作制」试验在英国展开,6 个月的实验有 70 多家公司和 3300 多名员工参加。如今进度过半,实验也传回了中期研究结果——41 家参与问卷调研的公司中有 35 家表示试点结束后仍「可能」或「非常可能」继续缩短每周的工作时间。

在调查中,34% 的受访者认为这个制度「略有提高」工作效率,15% 的人则认为工作效率得到了显著提高。但大部分人(46%)则认为制度变了,工作效率并没有改变。至于向四天工作周的过渡是否顺利,98% 的用户都认为较为顺利——上班不习惯,谁还能不习惯放假呢?

▲ 参与此次试验的公司们

最重要的是 88% 的受访者表示在试行的现阶段四天工作制让他们的业务运作「良好」。在这个调查中,实验发起人提出了一系列问题,选择范围为 1 到 5 并给出了答案。这说明大部分受访者认为 4 天工作制没有影响日常的工作业务推进。

参与此次试验的高管和员工也不吝啬地给出了好评。员工表示这个试验可以让他们重新开始思考自己所做每件事的真实价值。他认为 4 天工作制的目的并不是将相同的工作用更短的时间去完成,而是通过不同的措施提高自己的工作效率。

在这方面,参与实验的高管们也很有发言权。

我们为什么需要更多的休息时间?

参与此次试验的营销公司 Trio Media 的 CEO 则表示:「到目前为止,四天工作制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成功的。生产力一直保持在很高的水平,团队成员的健康水平也有所提高,我们在财务上的表现也更好了。」

护理公司 Outcomes First Group 的 CPO 则认为 4 天工作制有助于生产力的提高,也能在他们所从事的教育护理领域发挥作用。「我们认为这将更具挑战性。虽然现在还处于试验早期阶段,但我们在试验结束后继续进行的信心正在增强,该制度对同事健康的影响也很明显。」

节水组织 Waterwise 则认为 4 天工作制也是需要适应的,并不是简单的多一天假期那么简单。在新制度实行的情况下,如果有人请假缺席就很难让同事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所以有时候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但我们仍设法坚持四天工作制并努力维持标准的工作时间,我们整个团队都很愿意这么做。我们都喜欢离开办公室的那一刻,同时回来的时候也准备好了全身心投入工作中。这对我们的健康大有好处,我们的工作效率已经提高了。

而大部分打工人基本都很愿意一起加入 4 天工作制改革的队伍中,原因也很简单,没人不爱放假,尤其是工资不变的情况下。

毕竟能够阻挡打工人拒绝假期,那就只有工资了。瑞士民众之前对延长法定假期的提议就很反对,因为少工作想拿同样多的工资是幻想。但到了工资一样的时候,只是提议缩短工时,同样得到了一片叫好。

▲ 瑞士互联网公司 seerow 同样实行 4 天工作制

有研究表示,89% 的人只需要 1-2 天的休息就能感到压力的减少,这证明休息也是人们必不可少的压力舒缓渠道。英国亨利商学院的调查则发现,77% 员工称四天工作周令其生活质素大幅提升。瑞典曾经试行过六小时工作制后,参与测试的护理人员变得更健康、更快乐、更有活力——病假人数减少了不少。

中国人民大学休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琪延也是 4 天工作制的支持者,他认为这种方式有利于提高效率,同时缩短工作时间也能让人有更多机会探寻生命本源的意义,提高民众的生活品质和幸福感,减缓交通拥挤的程度。

简单来说就是,放假多了,腰不酸了,腿不痛了,人开心了。不仅不用请病假,还可以花更多时间做想做的事,照顾家庭。

只要工资不滑坡,没人不爱放假多。

假要一点点的多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中国打工人还走在反对 996,正常双休的抗争道路上,4 天工作制离我们还很远。但远不代表没有指望,谁不希望自己的空闲时间多一点呢?

▲ 4 天工作制——每周都有小长假

今天更多 4 天工作制的试验集中在欧洲,这些先行者们也不是没有遇到过问题。很多人就发现这种制度目前不适用于很多特定的行业。

2008 年美国就曾试行过为期一年的「四天工作日」试验,省下能源开销的同时也省交通费,一天工作 10 小时,总工时不变。但这个试验持续了几年还是废除了,因为政府机构周五休息给那些不懂线上业务办理的民众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当然,在今天这个试验可能也有不同结局。

▲ 1970 年纽约时报就讨论过 4 天工作制度

事实上,虽然我们距离 4 天工作制还很远,但还是很有希望实现的。毕竟我们实行双休日都不到 30 年,生产力逐步在提高的同时,雇主对于雇员福利也越发关注,或许未来也能期望三休。

最初人类是真的没有工作和休息的界限,人靠狩猎为生,饿了需要工作,吃饱就能休息。即便是后面有了时间的概念,但工作模式依旧被土地、赋税绑定了。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才是现实,不每天坚持种地,很可能就要饿肚子,地理的农作物可不管你要不要休息。

要等到经济危机和生产力大发展,双休才能到来。1929 年经济危机到来,越来越多人找不到工作,为了社会的和谐很多政府才推出了做 5 休 2 的规定,只为让更多的人有工做。工业革命则是政府规定的基础,生产力早就上去了,企业也该多雇佣几个人了。

而在中国,我们得等到 1995 年 5 月 1 日才开始实行双休日。在这之前的生活用我妈的话说是:「周日休一天,元旦一天,春节三天,五一没假,国庆三天,工作前五年没有工休假。」这样一对比,觉得休息 7 天之后的补班都能接受了。

但生活总是要向前看,往后退的反倒少。越来越注重劳逸结合,越来越关心员工福利属于大势所趋。所以从没有休息日变成单休,再从单休变双休,双休奔三休,这也很可能是 100 年内慢慢发生的变化。

▲ 双休制诞生那一年的社会环境

再看看当年双休成为规定的隐藏条件:生产效率大大提高、经济下行失业率高、人们更为关心企业福利。

对比下今天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更快加入生产环节的环境,感觉 4 天工作制似乎都没那么遥远了。

题图来自: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