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越卖越贵,但苹果也越来越良心了?

产品

10-13 09:54

大概是到了 iPhone 4、iPhone 4s 这两代,才一举奠定了 iPhone 在智能手机界不可撼动的地位。

▲ iPhone 4s 图片来自:iMore

而自 iPhone 4 开始,苹果也开始在中国扩展业务,卖起了 iPhone。iPhone 4、iPhone 4s 也奠定了苹果产品在大众心中的认知。

它在设计、性能、规格以及软件生态,几乎远超当时的 Android、Windows Phone 等智能手机,对竞争对手有些像降维打击。

▲ 图片来自:times

当然,彼时 749 美元(国行 4988 元)的售价,也奠定了 iPhone 高端的形象。

不过与高昂的定价相比,iPhone 4s 的整体成本才占去了 23%。根据 cnet 的分析,32GB 的 iPhone 4s 制造成本为每部 203 美元,与 iPhone 4 相当。

▲ iPhone 4 vs 三星 Galaxy Note

当然,这里面并没有计入研发、营销等成本,但 iPhone 十分可观的利润为苹果的财报带来了相当漂亮的数字。

随后的十年时间,iPhone 也逐步成长为苹果的主营业务,占去了苹果整体业绩的半壁江山。

而 iPhone 的售价也从彼时的 749 美元,也增长到 1099 美元(Pro Max),iPhone 的零售价大概上涨了 60% 左右,且 iPhone 的平均售价也开始逼近 900 美元。

按照 iPhone 以往 23% 的成本占比,iPhone 平均售价的提升,显然会带来更高的利润率,赚的更多。

但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按照日经新闻的统计,从 iPhone 4 到 iPhone 13 系列,iPhone 的组装成本所占售价比例也从 23% 飙升到 37%。具体到数据上,元器件的成本要比十年前高出 2.5 倍,超过了零售价的涨幅。

苹果可能正在逐步牺牲利润率来提高 iPhone 的销量业绩。

iPhone 14 Pro Max 成本再次飙升 20%

在去年拆解分析 iPhone 13 Pro Max 的组装成本时,日经新闻认为由于智能手机变得复杂,组件成本正在提升,但苹果一贯保持了行业内较低的 36.5% 成本占零售价比率。

▲ 成本占售价比率,iPhone 13 Pro 系列在行业内依然很低 图片来自:日经新闻

而三星、索尼、小米、谷歌以及华为这个数值大概在 40%~50%,即便成本一直在提升,但苹果依然能够依靠品牌实力来维持盈利能力。

彼时,iPhone 13 Pro Max 内,最贵的就是 105 美元的 OLED 屏幕,其次是 77 美元的相机模组,而自研的仿生芯片 A15 则仅为 45 美元。

时隔一年,随着 iPhone 14 Pro Max 的上市,苹果罕见的在基础款上用了旧款 A15 芯片,引起了不小的热议,纵使对使用体验影响不大,但也打破了新 iPhone 用新处理器的传统。

同样在日经新闻的组装成本粗略分析中,iPhone 14 Pro 系列的生产成本相较前代增加了 20%,达到了 iPhone 历史的极值。

而 iPhone 14 Pro Max 也是 2018 年以来生产成本最高,增长幅度最大的 iPhone。

相对于 iPhone 13 Pro Max 的 440 美元,iPhone 14 Pro Max 达到了罕见的 501 美元(占比为 45%,与 Google Pixel 相当,超过三星 Galaxy Z Fold3)。

但 iPhone 14 Pro 系列的零售价依旧维持 999 美元和 1099 美元,相对来说,苹果自己吃掉了成本的增幅,没有转移到消费端。

A16 比 A15 贵了 2.4 倍

细究来看,iPhone 14 Pro Max 所多出的 20% 成本,大部分其实是 A16 自研芯片成本的大幅提升。

A16 仿生芯片制造成本直接飙升到 110 美元,比 A15 的 45 美元高出了 2.4 倍。

或许是由于这个缘由,才迫使苹果在 iPhone 14 基础款中搭配了 A15 这款旧芯片。

A16 仿生芯片由台积电代工,并采用了 4nm 工艺制程,从具体表现上来看,其相对于 A15 仿生芯片来说提升并没有那么明显。

大概从去年年底开始,芯片产能受限,尤其是 5nm、4nm 先进工艺的产线更是吃紧。纵使当下芯片慌逐步缓解,但全球通胀加剧,以及近年台积电开始在更高制程上投资,台积电一直在酝酿涨价。

除此之外,智能手机芯片年年换代的频率,也让台积电此前重金组建的 6nm、7nm 产线利用率下降,逐步提价来回收这部分的投资成本也是涨价的一个缘由。

苹果订单大约占台积电年收入的 25%,且近几年,苹果和台积电联手推动了芯片先进制程制造技术提升的工作,应当有着足够的议价权。

但最终苹果并未得到好处,依然吃下了代工芯片的价格提升。同样地,2023 年台积电依然准备提升代工价格,苹果斡旋几周后,也被迫接受了涨价。

如此来说,后续的 A 系列芯片可能会有着更高的生产成本,且传闻苹果会在明年为 iPhone 引入全新的 Ultra 产品线,也几乎明示了明年 iPhone 15 Ultra 可能会有一个更高的售价。

另外,基础款的 iPhone 也极有可能继续用前一代成本较低的芯片,以尽量维持足够的利润率。

iPhone 用上了三星手机都没用上的三星屏幕

除了芯片的成本激增,屏幕、图像传感器的成本也涨了不少。

自用上 OLED 材质屏幕,三星一直是 iPhone 屏幕的供应商。由于苹果的高要求和独家定制,也让屏幕成本维持在 100 美元左右。

iPhone 14 Pro Max 更是如此,其屏幕有着 2000 尼特的峰值亮度,而三星旗舰 Galaxy S22 Ultra 的屏幕也不过才有 1750 尼特的峰值亮度。

另外,独特的灵动岛交互方式,和打孔形态也是苹果单独从三星定制而来,成本居高不下。

在苹果发布会上,逐步揭晓屏幕的硬核规格之后,许多外媒也打趣道,iPhone 用上了三星手机都没用上的三星屏幕。

这并不能说明三星手机部门对屏幕的要求变低,而只能说明苹果给的太多了。

其实,在去年的 iPhone 13 系列发布之后,苹果便开始考察 LG、京东方等其他 OLED 屏幕供应商,但由于供货稳定程度仍然与苹果的期望有些许差距,最终仍旧没有被苹果选中。

而今年的 iPhone 14 Pro 系列,苹果也在不断考察 LG OLED 屏幕情况,甚至被纳入候选方案,但还是由于良率和产量问题被三星完全吃下。

苹果此举也是希望能有额外的屏幕供应商入局,限制三星的要价,降低对三星的依赖,并试图降低 OLED 屏幕成本。

▲ 图片来自:Allison Johnson,The Verge

另外,不止是新型挖孔屏幕,iPhone 14 Pro 上的 4800 万像素新主摄也有着更高的成本,相对于前代增加了 50%。后续倘若苹果继续在影像上发力,硬件成本后续可能还会继续攀升。

美国本土供应比例突破三成

倘若按照地区来划分,iPhone 13 Pro Max 零件供应商占比最高的是韩国,达到 30.4%,包括屏幕、存储等等。

而到了 iPhone 14 Pro Max 这代,苹果更倾向于选择美国本土的元器件供应商,首次突破三成,占去 32.4%。

其余则是韩国 24.8%,日本 10.9%,中国台湾 7.2%,大陆地区则是 3.8%,以及其他的 20.9%。

值得注意的是,近两年台积电已经在美国本土兴建芯片代工厂,并也可能为苹果提供相关芯片,届时美国本土零件供应的比例还会有所提升。

除此之外,苹果在 2019 年斥资 10 亿收购的 Intel 基带业务,在沉寂许久之后,也被透露苹果自研 5G 基带可能在 2025 年被运用在 iPhone 上。

▲ 图片来自:ciobulletin

在押宝 Intel 基带与高通闹僵之后,连续几代 iPhone 在信号上翻车,且也让苹果错失了进入 5G 的时机。

最终苹果不得不与高通妥协,以外挂 5G 基带的形式搭载在 iPhone 内。但随着 iPhone 成本逐代提升,自研基带的必要性也成为当下苹果提升利润率较为可行的办法。

▲ 图片来自:cultofmac

iPhone 业绩的好坏几乎就是苹果业绩的晴雨表,牵一发而动全身。

今年 iPhone 14 Pro 系列成本大幅提升,但销售价格不变,苹果牺牲了利率润来换取业绩,并且也开始在供应链、代工厂策略上做出改变,而如此的变化,也预示着明年 iPhone 的高端机型会有着更大的变化。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