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尼、Bose 都在推出的这款新产品,应该成为 AirPods 这样的爆款

商业

10-20 23:30

对于许多人来说,挤早高峰忘带耳机,也就无法与周围断联,失去了退居避风港的安全感。

听力的重要性不必多言,受损的听力会影响我们对外界的感知,乃至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

只是,耳朵「不好使」的痛苦,可能比你想象得更常见。

超过 75 岁的老人,大约一半会出现听力困难

▲ 图片来自:新华社

这也可能发生在年轻人身上,或许是因为遗传和患病,或许是因为经常暴露在嘈杂的环境里。

但是助听器作为医学设备,没有像耳机那么普及,往往也不会像耳机那样设计。

就在最近,助听器终于成了科技公司眼中的「香饽饽」,很可能成为又一消费电子「爆品」。

索尼推出首款 OTC 助听器,只需你自己动手

今年 8 月 16 日,美国 FDA 正式批准了非处方(OTC)助听器的销售。它依然是需要审批的医疗器械,但在购买时不再需要医学评估、专业验配等环节。

消费者最早可以在 10 月中旬看到首批 OTC 助听器出现在药店、商店和网店。

不过,OTC 助听器有限定条件:面向有轻度至中度听力障碍的成年人的空气传导助听器。

▲ 各种助听器,空气传导是最常见的一类. 图片来自:FDA

之前,在美国购买助听器需要医生、听力师验配并开具处方,这固然可以保证助听器的安全和有效,却也导致了市场的闭塞。

瑞士 Sonova 等五大助听器集团,在全球占据了超过 90% 的专业助听器市场份额,在国内也基本位居垄断地位,导致助听器价格居高不下。

国内还没有 OTC 助听器的相关法规出台,但消费者的需求是共通的。

可以预见,FDA 的 OTC 新规将打破巨头垄断,让科技公司们同台竞技各显神通,凭借技术和渠道优势,让助听器更加好买、好用且便宜。

科技界最具影响力的公司之一索尼踩点到达,它还有一个合作开发的伙伴:拥有百年历史的助听器制造商 WS Audiology。

10 月 12 日,索尼电子推出品牌首批 OTC 助听器,共有两款:999.99 美元的 CRE-C10 和 1299.99 美元的 CRE-E10。

CRE-C10 放置于耳道内,被索尼称为「市面上最小的 OTC 助听器之一」,佩戴时几乎看不见,空气电池续航为 70 小时,提供类似传统助听器的「处方级音质」。

▲ CRE-C10.

CRE-E10 则设计得更像无线耳机,用可充电电池无线充电,续航为 26 小时,可以用蓝牙连接到流媒体音频但仅限于 iOS。

▲ CRE-E10.

这两款 OTC 助听器,都是自适配(self-fitting)助听器,也就是说,它们不是不需要调试,而是需要用户自我调节。

所以,索尼提供了一个「简单的、自己上手的」调适方案。

设备到手后,用户只需下载索尼的听力控制 app,按照引导完成分步过程,回答几个简短的问题,几分钟内即可完成快速设置。

一方面,在 app 内进行自适配时,每台助听器都会基于数千个真实的听力图结果,自行调整到最合适的预定义听力配置。

另一方面,通过操作 app,用户可以进行音量控制等个性化设置。

结合硬件和 app,CRE-C10 和 CRE-E10 便能应对「千人千面」的使用场景。

比如两款助听器都具备出色的降噪功能,可以根据不断变化的环境自动分析、调整和优化声音,减少来自背部和侧面的噪音。

「自适配」的背后,是「一种尺寸并不适合所有人」的设计理念。索尼认为,人们应该得到最适合他们独特需求、情况和生活的选择。

对音频技术积累深厚的索尼来说,这只是一个开始。但它与助听器制造商的合作关系,或许预示着一个平价 OTC 听力解决方案的新时代。

索尼美国无障碍促进办公室负责人 Mike Nejat 指出,OTC 助听器这一新产品线,是增加可访问性的机会,帮助弥合个人与环境之间的差距。

「可访问性」是功能上的,也是价格上的。当然,1000 美元的价格也并不便宜,但它们远低于每只耳朵 1000 至 4000 美元的处方助听器。

10 月 11 日,差不多和索尼前后脚,助听器供应商 Lexie Hearing 推出了 OTC 助听器 Lexie B2,由「音响大厂」Bose 提供技术支持,999 美元的价格也与索尼相当。

▲ Lexie B2.

Lexie B2 同样是「自适配」的,它与 Lexie app 配对,用户能够进行各种环境设置。这些设置都可以保存,方便用户随时切换。

「自适配」并不多么神奇,它其实是 OTC 助听器的标配。WSJ 采访的听力行业专家表示,所有 OTC 助听器都必须满足高保真放大的特定性能要求,并且可被消费者控制和定制。

医疗设备遇上消费电子,科技公司不再欠东风?

等到 OTC 助听器正式敞开大门,索尼、Bose 就紧接着上市助听器,科技公司们在进军 OTC 助听器市场时,几乎没有浪费时间。

主要原因是,FDA 的决定并非空降。2017 年,立法已经通过,但法规直到现在才完全实施。那时候,已经有了 「买助听器将像买耳机一样容易」的声音。

据统计,助听器市场到 2030 年将增长至 195 亿美元。蛋糕在前,入局者又何止一个两个。消费科技领域的大公司、初创公司,以及助听器老玩家,个个「磨刀霍霍」。

▲ 图片来自:soundly

近几年来,在医疗赛道的 OTC 助听器还没「一锤定音」之时,消费音频市场的辅助耳机、TWS(真无线立体声)耳机等产品发展十分迅速,虽然各自的赛道不同,但技术上有共鸣。

辅听耳机和 OTC 助听器都采用了分段压缩放大调节算法,在受众定位、放大增益量等细节上有所区别。也就是说,两者之间不存在绝对的鸿沟。

不少 TWS 耳机也有类似助听器的功能。2021 年的 WWDC,苹果为 AirPods 增加了新功能「对话增强」,它用滑块控制进入耳机的环境噪音量。

虽然这类耳机面向听力正常的用户,主要对声音进行整体控制,无法精细调整,但通过引进算法、改善硬件参数,它们未必不能「进化」为真正的助听设备。

消费电子的无线耳机、医疗赛道的 OTC 助听器,某种程度上都是耳朵的功能延伸,也早有品牌游走在「边缘」,让助听器不止是助听器,或者让耳机具有助听器的功能。

2021 年 8 月,音频设备品牌 Jabra 推出了无线耳机 Enhance Plus,它基于波束赋形技术放大需要被听见的内容,并通过降噪和反馈抑制功能消除不需要的背景噪音,还有一个配套的 app。

▲ Jabra.

除了听力增强,这款设备可以像传统耳机一样播放音乐和接听电话,续航为 10 小时,适合不需要全天助听器的中轻度听力损失用户,在当时由有执照的听力保健专业人员销售。

此外,助听器多年来一直是消费电子展(CES)的热门医疗技术项目,这些浮出水面的创新技术,也让 OTC 助听器有了更加坚实的地基。

在 2021 年的 CES,丹麦助听器制造商 Oticon 的助听器 Oticon More 赢得创新奖,因为它是首款融入深度神经网络技术的助听器

Oticon 称,神经网络学习了超过 1200 万个真实声音,用「更像人脑的工作方式」处理完整的声音场景,优化所有类型的、有意义的声音的输入,而不仅仅是语音,结果是所有声音的表现更自然。

▲ Eargo 6.

美国助听器制造商 Eargo 的 Eargo 6,则在 2022 年 CES 上首次亮相,它专为「虚拟隐身」而设计,自称是「市面上最小的耳道内可充电助听器」,与索尼的「佩戴时几乎看不见」殊途同归。

助听器隐身的另一面,其实就是助听器的污名化。

当 OTC 助听器野心勃勃地争取更多消费者,这个问题也被更多地注意到了。索尼电子消费者业务集团总裁 Tyler Ishida 提到:

许多人一直面临与听力损失相关的挑战,并且由于对听力损失的负面感觉,他们通常不会寻求他们可能需要的帮助。

▲ 图片来自:getty images

有观点认为,理想的助听器应该融入背景,甚至「消失在无摩擦的体验中」。这一设计理念,也很可能被运用在 OTC 助听器里。

一份助听器市场报告显示,仅在美国就有大约 4500 万成年人患有听力障碍,其中只有 25% 的人有助听器,市场监管、巨头控制、社会污名都在推波助澜。

但如果等上几年才不得不求助,听力障碍可能已经完全扰乱了生活。

FDA 批准 OTC 助听器,科技公司推出设计谨慎、功能创新的 OTC 助听器,都是在扩展助听器的使用价值,降低助听器的准入门槛,又缓解佩戴者的心理不适,让助听器更好地普及。

普及之后是升级,助听器不只当辅助

OTC 助听器的前景看似一片大好,但有些问题并没有被解答,比如怎么确定自己的听力损失是中轻度的?OTC 助听器对任何中轻度患者都有用吗?

听力学家 Tricia Ashby-Scabis 认为,如果刚刚开始注意到自己的听力发生了变化,比如当家人怀疑你有听力问题、电视音量比别人调得高、听人说话时需要阅读嘴唇等,这时候购买 OTC 助听器比较合适。

▲ 图片来自:知乎@耳之家

美国听力学会则给出了一份措辞谨慎的声明

一方面,就算使用 OTC 助听器,专业评估仍然很重要;另一个方面,想要减轻听力损失,最好还是制定安全有效的治疗计划,其中可能包括也可能不包括 OTC 助听器。

也有人对 OTC 助听器持有旗帜鲜明的消极态度。

助听器制造商 Starkey 首席执行官 Brandon Sawalich 认为,助听器不应是消费电子设备:

听力健康因人而异,而为某位患者调配助听器是「必须做对的事」,非特定的 OTC 助听器无法让所有人满意。

▲ 图片来自:getty images

Eargo 等助听器制造商则在大力投资远程护理,「这不像客户在网上购买了产品,然后他们就自己离开了」。

在这些品牌看来,购买助听器是一种和时间做朋友的投资,真正定义未来赢家的是谁能提供最好的用户体验,产品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 图片来自:getty images

OTC 助听器当然并非一切问题的答案,当它被框定在「中轻度听力损伤」的作答范围,前路会更加狭窄吗?

恰恰相反,听力损失并不罕见,中轻度听力损伤就更屡见不鲜。

和严重的听力损失不同,轻度和中度听力损失往往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发生,就像失去头发或视力下降一样自然。

根据 WHO 的《世界听力报告》,听力损失目前影响超过 15 亿人,约 4.3 亿人需要康复服务;到 2050 年,预计近 25 亿人有一定程度的听力损失,由于「不安全的用耳习惯」,超过 10 亿年轻人面临永久性、但可避免的听力损失风险。

听起来令人焦虑的数据,实际上说明了一个问题:我们或许总有一天用到中轻度的助听器。

科技公司们争先恐后做 OTC 助听器,本质也是无障碍服务的普遍化。

在推出首款 OTC 助听器后,索尼展望了助听器的发展,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概念:

Not as a aid but as an enhancement(不是作为一种辅助,而是作为一种增强)。

就算你不需要弥补听力损失,助听器也可以是增强各种声音体验的设备,涵盖娱乐、交流、健康的方方面面,这些恰恰是科技公司最擅长的领域。

▲ 助听器可以做心率、跌倒监测.

比如在健康领域,有研究表明,因为耳朵中的动脉更接近皮肤表面,且不容易受到运动出汗等状态的干扰,比起腕带产品等可穿戴设备,通过耳朵采集的健康数据准确性要更高。

正如 The Verge 所说,助听器将成为小工具与医疗设备重叠的另一个领域,就像心率和血氧水平等身体功能一样,被科技公司商品化。

在助听器这个相对服务不足的市场,很多人要么买不起大多数助听器,要么不喜欢传统助听器的有限功能和单调设计。

当索尼、Bose 带头,其他科技公司也厚积薄发,充分竞争将带来更多功能、更低价格、更多选择,既为听力障碍者提供新的 OTC 解决方案,也让普通消费者更深入地与周围环境互动,尽管同时会有各种各样的伴生问题,但大体是一件好事。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