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蒙娜丽莎》抹蛋糕,朝《向日葵》泼番茄汤,不环保但有流量

公司

10-27 09:50

都说《奇葩说》辩题一季不如一季,但至少他们有个辩题很超前——救猫还是救画?

李诞在辩论场一举展现出了脱口秀人的辩论功力:「而正是这些为了所谓宏伟的事业,为了一些远大目标,不计后果地牺牲别人,牺牲别的小猫的人,频频地让我们这个世界陷入大火。」一句话升华了辩题,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 当年的讨论点救猫还是救画?现在是救画还是救环境?

但没想到,三年之后,现实所出的辩题再度升级了——救画还是救环境?

你是要艺术,还是要人类的将来?

艺术品被「泼」,因为他们要禁用化石燃料

全世界的艺术展馆近期估计都会对食物格外敏感。

毕竟最近食物总是出现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食物和艺术的结合频频登上头条新闻。而且食物总是以一种表达诉求、试图破坏艺术的姿态所出现的。

▲《向日葵》被泼

展览馆的艺术展品越有名,成为人们「被表达」诉求一部分的可能性就越大,全世界艺术展馆的安保估计都在忧心忡忡。如果有莫奈和梵高,更是需要小心谨慎,可以开始考虑要不要给画多加一层防护罩。

梵高的《向日葵》就在展出时被扔了西红柿罐头汤,虽然有画框的保护,画本身并没有遭到破坏。但有人试图泼《向日葵》这件事就足够令人震惊了,何况泼画的人在泼了罐头汤之后还用强力胶涂在了手掌,把自己粘在了展馆的墙上大声宣告:

什么更有价值,艺术还是生命?它(向日葵)比食物更有价值,比正义更有价值吗?你更关心一幅画的保护还是我们对星球、人的保护?我们现实中遇到的危机是石油成本危机中的一部分,数百万寒冷、饥饿的家庭买不起燃料,他们连加热罐头汤的钱都付不起。

▲ 两个抗议者正在阐述自己的观点

旨在推动英国停止使用化石燃料的环保激进组织 Just Stop Oil 表示,抗议者是其成员。事实上它们不说大家也知道,因为去泼罐头汤的两个人当时身上穿着的就是写着 Just Stop Oil 的文化衫。

而这个承认参与者是其成员也让人想起了恐怖袭击后总有些组织会跳出来宣布对此事负责。现在环保组织也这么做了,给人的观感越发奇怪。

这不是名画遭受的唯一一件惨事,德国展出的莫奈名画《干草堆》也被泼了土豆泥。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这些知名画作都是危险的,它们都可能成为人表达诉求的工具。

朝《干草堆》泼土豆泥的是德国环保组织 Last Generation 的成员,它们穿着醒目的橙色背心,同样把自己粘在了画作的下方通过拍摄者的全程记录大声宣告自己的诉求:

人们在挨饿,人们被冻僵,人们在死去,我们正处于一场气候灾难中,你所害怕的只是一幅画上的番茄汤或土豆泥。你知道我害怕什么吗?恐怕是因为科学告诉我们,到 2050 年我们将无法养家糊口。如果我们不得不为食物而战,这幅画将因此一文不值。

▲《干草堆》被泼土豆泥

Last Generation 随后在 Twitter 的声明中写道:「我们让莫奈成为舞台,让公众成为观众。如果需要一幅画加上土豆泥或土豆汤,以让社会记住化石燃料正在扼杀我们所有人,那么我们会给你加上土豆泥!」

《蒙娜丽莎的微笑》上没有土豆泥,但也有奶油蛋糕。之前就曾有一名参观者将自己伪装成老妇人向《蒙娜丽莎的微笑》扔蛋糕,蛋糕被玻璃幕墙阻隔,但袭击者的声音被记下了。「想想地球吧,有人在毁灭地球!这就是我这么做的原因。」

现在,人们把所有艺术品遭袭的事情都联系到一起了。

用艺术来换关注,一开始还没那么吓人

事情是一步步变得更不受控的。

早些时候,环保主义者虽然也在就一些行为表达诉求,但那时候它们的举措温和得多,甚至可以称为行为艺术。曾袭击美术馆的意大利环保团体 Ultima Generazione,还曾在行动前确保胶水不会对画造成伤害。

▲ Ultima Generazione 的行动

但现在,它们所做的一切更像是破坏,至少是行为层面的破坏。

6 月底环保人士对约翰·康斯太勃尔名画《干草车》出手,他们不仅把自己的手粘在了画框下面,还重画了《干草车》。原先的湖泊变为了柏油路,远方的树林被不同的建筑替换,少许的树木也仅剩枯枝,蓝天白云也被排放的灰色气体所覆盖。

▲ 原有的《干草车》和重画过的《干草车》

7 月初,Just Stop Oil 有 3 名抗议者把自己粘在了《最后的晚餐》下面,这是达芬奇学生临摹的作品。它们在展馆墙上喷上了「不要新石油」的标语,并静坐 3 小时表达态度。当时他们还想表明,如果不停止使用化石燃料,地球也将迎来最后的晚餐。

之后是在澳大利亚展出的桑德罗·波提切利名画《春》,两个抗议者将手贴在了名画的保护玻璃上,并在展馆地面上摆出了标语和横幅。

还有 8 月被盯上的梵蒂冈美术馆的《拉奥孔》雕塑,同样是粘贴标语和自己,抗议者没有粘贴雕塑本身,而是放在了展览的底座上。他们选择这个雕塑也是有原因的,他们认为自己和拉奥孔一样不被认可、不被倾听。

▲ 用《拉奥孔》雕塑进行抗议

当年拉奥孔告诫特洛伊人勿将木马拖入特洛伊,而被希腊保护神派出的巨蛇咬死,现在他们想要通过这个雕塑告诉人们新的事实。

但不管是否贴心,这个行为是否有艺术性,这些抗议者通过艺术品表达诉求本身违背了展览馆的诸多规定。何况,利用艺术品表达诉求总是会玩脱的,一开始表达诉求还能不伤害艺术品本身,之后就很容易失控。

Just Stop Oil 两天前就往伦敦杜莎夫人蜡像馆的查尔斯三世蜡像上扔了奶油蛋糕,以要求政府停止发放新的石油和天然气勘探许可。和画有玻璃墙隔绝,雕塑有底座保护不同,蜡像会直接被奶油蛋糕毁掉,修复工作也会非常复杂。

▲Just Stop Oil 的抗议者和被糊了一脸奶油的查尔斯国王

这就是事情开始失控的标志。

尽管环保组织并不畏惧这种「抗议」可能遭到的处罚——Last Generation 就在网站上表示「我们毫不畏惧地接受高额罚款、刑事指控和剥夺自由。」但艺术品一旦被损坏,也不能由这些行政处罚来挽回。

▲ Last Generation 将自己的泼土豆泥行动设为了网站开屏

非暴力抗议,需要开始制造「麻烦」

大部分人面对这种环保抗议行为,大部分都是一脸问号。

环保就环保,但你泼画干什么呀?泼画浪费的番茄汤和土豆泥可一点都不环保,为什么还要泼画呢?

事实上,这更像是在这个社交媒体时代所做的一次升级。原先的静坐示威和游行抗议在这个众声喧哗的时代没那么有用了,现在与它们争夺注意力的是 Kanye、是马斯克、是 TikTok,是任何有噱头的娱乐,曾经表达态度就能获得关注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所以抗议者得用更有噱头,更引起关注的方式去提醒人们,这个世界不需要更多的化石燃料了。类似活动早在 7 月开始,但要等到梵高《向日葵》被泼了西红柿汤才成为全球媒体关注的大新闻就是最好的证明。

为了宣传自己持有的理念,环保主义者也得开始博出位,开始蹭 IP,开始吸引普通用户的目光。这是社交媒体时代,环保主义者不得不做的「行为升级」,因为原来温和无害的办法已经不足以被看到,所以他们需要新的行动。

▲Just Stop Oil 曾经的静坐行动阻碍了交通

支持和反对这种行为的声音都很多,双方都发表了自己的态度。

反对者中,对抗议者行为感到震惊的占了主流。其中包括正在展出莫奈画作《干草堆》的博物馆馆长 Ortrud Westheider,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虽然我理解活动人士在气候灾难面前的紧迫关切,但我对他们试图施加压力的手段感到震惊。」

作家 Douglas Murray 更是将这些抗议者称为野蛮人,因为他们对破坏艺术作品毫不在意。还有部分网友感受不到这种行为的必然性,选择出言讽刺这些抗议者泼画的行为:「他们对向日葵下手,因为这是一幅油画。」

▲ 充满罐头番茄汤的向日葵

而支持的人则着重强调这种行为的提醒意义。

爱尔兰歌手 Bob Geldof 就认为这种行为 1000% 地正确,甚至认为这是天才般的创意。因为这幅画本身不会被摧毁,并不会对画本身造成破坏,「把它扔到玻璃上是很聪明的主意」。在 Bob 看来,类似行为是可以被容忍的,因为他们不会杀死任何人,但他们想要阻止的气候变化会。

气候紧急基金的执行董事 Margaret Klein Salamon 同样认为这种抗议方式并没有造成破坏,而是中断了人们对艺术的消费和享受,让人们知道气候变化会让一切处于危险之中。

科学家告诉我们情况已经非常紧急,然而我们所有的机构只是在谈论可持续性,基本上照常继续。所以这些活动家介入,他们知道世界的变化不正常。所以他们会做这种疯狂的事情,把自己粘在一幅画或一个框架上。这很有意义,因为气候变化带来的问题非常可怕。

那些活动家和你处于同一阵线。他们不是在抗议博物馆,也不是在质疑艺术,他们只是在绝望地声明我们处于危险之中。

▲ 类似的行动非常多,并且会越来越多

环保组织 Extinction Rebellion 也是向艺术品扔食物群体中的一员,他们的发言人承认这些抗议活动收到的媒体报道是他们需要从战略上考虑的事情,他们并不打算和大部分人背道而驰,只是想要让人知道目前的危机。

在 Extinction Rebellion 看来,艺术在提高人们对气候危机的认识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如果他们的行为会让一部分人觉得不舒服:

这就是需要发生的事情。

它们就是想要让你觉得不舒服。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