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设计团队失去 Jony Ive 后,从设计至上迈向实用主义

公司

11-15 11:49

在十月底,苹果公布了 2022 财年第四财季业绩报告,与外界大环境的走低不同,苹果依然逆市增长。

第四财季,苹果营收为 901.46 亿美元,净利润为 207.1 亿美元,均创下了纪录。

无论大环境如何变化,苹果公司财报当中的数字一直都像是股民期待的牛市一般,一路飘红。

我们看待苹果公司财报当中的营收、利润等等成绩,也逐步没了具体概念,它对于普通人的意义也只不过是一长串的数字。

就拿接近 1000 亿美元的营收来说,它甚至比一些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都要高。注意的是这并非是第三世界的那些小国家,而是超越了世界一半以上的国家,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富可敌国」。

▲ 以一敌三  图片来自:EconomyApp

在十一月,亚马逊股价大跌,Meta 忙着裁员,而 Google 利润持续萎缩的大环境下,苹果接近 2.4 万亿的市值已经超越了 Meta、亚马逊和 Google 公司市值的总和。

倘若把参考对象放到国内的话,苹果的市值几乎是许多行业龙头公司市值的总和。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苹果公司在科技行业,甚至在所有行业当中都是一个独特的存在。

高歌猛进下,亦有隐忧

理论上来说,取得如此的成绩,无论是投资人,分析师,还是科技评论者,甚至是我们普通消费者对苹果公司报以正面的评价。

但在上述财报公布之后,却出现了一些负面的消息,投资者分析师认为苹果 iPhone 和服务卖的还不够好,没有显示出更好的增长潜力。

而科技网站则认为创纪录的利润和营收,并不能「改变」现在的苹果,赢得人们对它的信任。

▲关于 MacBook Pro 屏幕刘海的一则 meme 图片来自:reddit

身边的一些一直追随苹果的粉丝,也表达即便有着如此光鲜亮丽的财报,现在的苹果产品越来越不像苹果了。

其实不仅是外界对苹果有着不同的声音,苹果内部好像也发生了频繁的人事变动。

同样是在 10 月底 11 月初,苹果大概有 5~6 位高管离职或者退休,其中一些职位已经交接,但仍有一些职位的继任者暂时还是未知状态。

  1. 在线零售副总裁安娜·玛西亚森(Anna Matthiasson)离职,由数字体验和电子商务高级总监凯伦·拉斯姆森(Karen Rasmussen)继任。、
  2. 首席信息官玛丽·登比(Mary Demby)正常退休,消息称将会由一位 Facebook 老将接任。
  3. 苹果副总裁 David Smoley 将退休。
  4. 苹果首席设计师伊万斯·汉基(Evans Hankey)将会在半年之后离职,继任者不明。
  5. 苹果首席隐私主管珍妮·霍瓦斯(Jane Horvath)离职,去到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
  6. 苹果采购副总裁托尼・布莱文斯(Tony Blevins)因不良言论离职。

▲ 左:苹果硬件设计主管 Evans Hankey,右:苹果软件设计主管 Alan Dye 图片来自:Apple

其实无论是 Steve Jobs 时代,还是现在的 Tim Cook 时代,苹果高层的变动其实都属于一个很正常的现象。

人事的调整,也意味着产品线的变化,记得 Steve Jobs 从 NexT 回归到苹果之后,也是通过大范围的人事调整,才塑造了苹果当今的几大产品线。

但在第四财季之后,如此频繁的高层变动,十分异常。甚至一些常年跟踪苹果消息的作者,也猜测似乎也影响到了苹果年底的新品发布节奏。

▲ 图片来自:TheVerge

按照年中的消息,在 9 月初发布 iPhone 14 系列之后,10 月份带来新 iPad Pro,而 10 月底或者 11 月初将会迎来 M2 Pro、M2 Ultra 芯片以及相应的 MacBook Pro 更新。

在高层变动之后,一向对苹果新品发布时间估算成功率很高的 Mark Gurman 也表示苹果延期了相关新品发布,预计将会延期到明年初或者春季发布。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名单当中,接任 Jony Ive 成为首席设计师的 Evans Hankey 也赫然在列,虽然有了接近半年的缓冲期,但继任者仍旧不够明朗。

▲ Jony Ive

以及近年 Jony Ive 离开苹果并创立 LoveFrom 公司之后,其实仍与苹果保持着联系,也会为苹果产品贡献几分设计作品,至于采不采纳话语权可能就不在 Ive 这里了。

同时,苹果产品近年来的风格趋向于实用,曾经极强的设计感也逐步转向了向功能化妥协,设计部门的话语权逐步减弱。

虽然不明 Evans Hankey 的离职原因,但有很多猜测表明,设计团队在苹果内部的地位和权力逐步被削弱,曾经的光环不再,由此的落差感不排除是一个缘由。

其实不止是 Evans Hankey 这位首席设计师选择离开,设计团队的一些资深设计师也离开了 Apple Park,有趣的是这些设计师也先后入职了 LoveFrom,追随着 Jony Ive 的脚步。

苹果设计团队,走下「神坛」

倘若把曾经的苹果比作权力的游戏里的君临,Steve Jobs 是坐在铁王座上的国王,那 Jony Ive 和其设计团队就是国王之手与内阁成员。

彼时的苹果设计团队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 Jobs 自传以及《After Steve》这本书中几乎都描述了,Steve Jobs 在生前最常去的就是设计部门,他也与 Ive 一起奠定了苹果的设计风格。

也正是由于 Jobs 对设计的痴迷,以及对工业设计的高要求,让设计需求高于其他一切做产品的部门,甚至不惜牺牲利润。

初代 iPhone 的铝合金、康宁大猩猩玻璃,以及 MacBook Air 的一体 CNC 切割,都是如此的产物。

设计部门有着空前的话语权,仿佛一款产品所有的生产、创意都需要围绕着设计来定。

但随着 Tim Cook 接过 CEO 的担子,作为职业经理人的角色,他并不想 Jobs 那般时常走进设计部门的办公室,也鲜与设计团队就产品提出意见或者建议。

《After Steve》这本书中,甚至直言,Cook 好像并不关心产品的设计,让这些曾经公司内的精英有些失落。

不出意外,此后苹果的工业设计就由 Jony Ive 独挑大梁。要知道 Ive 更像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工业设计师,即便受 Jobs 熏陶多年,但回归到产品设计当中,Ive 还是更喜欢按照自己的感觉走。

随后的苹果出现了蝶式键盘、全 USB-C 接口 MacBook Pro、以及 Apple Pencil、Magic Mouse 等等让人又爱又恨的产品。

这些在工业设计领域引领了独一无二的设计风潮,确立了苹果的极简设计理念,但其实并不怎么实用,尤其是 MacBook Pro 可谓是「毁誉参半」。

▲ Apple Park

随着 Ive 逐步淡出苹果设计团队,着重于 Apple Park 项目当中。而苹果的一众产品线也开始由设计至上转向实用主义。

苹果的产品也不再由「设计团队」主导,而成为一个涉及设计、软件、硬件制造、芯片部门多部门共同定义。

并且为了挽回专业级用户的信任,苹果也罕见的创立了一个 Pro Workflow 工作流顾问组,以此来更好的洞察专业用户的需求。

于是在新 MacBook Pro 上,我们看到了更多接口的回归,更好的散热配置,以及不再为了轻薄设计而妥协功能的趋势。

在 MacBook Pro 取得一致好评之后,苹果的设计部门也逐步从以往的有着绝对话语权的部门,转变成一个关注成本收益的普通团队。

其实,这也是 Steve Jobs 离开之后,苹果公司一直在做的一个大方向上的转型。

▲ Mac 已基本完成转变

不再依靠着几位天才的洞察,逐步变成一个群体协作,以及有着常规研发流程的传统科技公司。

也正是如此的变化,让苹果在几年之内有了如此的规模。可以说是从灵光一现的单个产品成功,转变成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并兑现出了应有的价值。

苹果或正在经历转型阵痛

在苹果历史上,大范围的人事变动基本上都是围绕着 Steve Jobs 的离开和回归。

Steve Jobs 离开苹果,加上苹果的一些策略的改变,让苹果的产品少了几分灵性,变得繁复,同时在新 CEO 的领导之下,苹果没有专注于消费市场,而是与当时的巨头争夺企业级市场。

苹果逐步陨落,优势消耗殆尽,迎来了 Steve Jobs 的回归,精简产品线的同时也精简了团队,如此也诞生了 Mac、iPhone、iPod 等影响至今的产品。

而最近苹果设计团队,以及高层的流动,其实也对苹果产品造成了一些风格上明显的变化。

少了几分极致,多了几分实用,少了些许优雅,多了些务实。iPhone 14 Pro 系列上的灵动岛,MacBook Pro 变得更厚重,MacBook Air 告别楔形设计,实际上都是为了好用做得一些改变,即便有些难以让所有人都认同这个改变。

随着今年对团队快速的调整,以及务实风格的偏向,恰好处于 iPhone、iPad 外观换代,以及传闻中 Reality Pro 虚拟现实设备诞生节点,这个设计与实用转型期的结果,可能会很快出现相应结果。

或许,苹果未来的产品,可能会与现在苹果的发布会一般,关乎设计的少一些,关于性能、规格、功能的方面更多。而设计团队,也不再成为一个有着特权的独立团队,而成为造就苹果产品链条上的普通一环。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