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克为什么要把鞋越做越「丑」?

公司

2022-12-04 12:31

妈妈见了要打人,外婆见了要拿针,这说的是破洞牛仔裤。一种长辈无法理解的时尚,裤子破了不补,还要穿出去招摇。往面子上说这是穷到没钱买新衣服的经济状况暴露无遗,往健康上说这是不注重保暖膝盖漏风多年后出现老寒腿的重要原因。

现在长辈无法理解的时尚又增加了,脏脏鞋,而且是脏到无法忍受的脏脏鞋。

耐克也推「垃圾鞋」

《太阳的后裔》里,男主角穿的脏脏鞋是一种时尚。看了那部剧的观众就算不喜欢这种脏脏鞋也不会太讨厌,毕竟这些鞋脏的有限,最多像你穿着它打了一场篮球赛,对抗中留下了不少鞋印的痕迹。

▲《太阳的后裔》

但现在的脏脏鞋,可能「脏」出了新境界。

在商场里,Balenciaga 限量 100 双的脏脏鞋绝对是你能找到最脏的鞋子,没有之一。至少从外表看上去,这是拿去回收都有人会嫌弃的样子,因为它实在是太破了。

原先平整的纺织鞋面充满了毛边,鞋带看上去将断未断,塑胶圈老化严重有裂口划痕,鞋面充满了很多不知道怎么搞出来的破损。换句话说,这是一双免费送大部分人都会拒绝的鞋子。

当然,Balenciaga 不是真的在卖这么脏的鞋,它只是用一种广告手法向你展现这个鞋子能脏到什么地步。这是摄影师 Leopold Duchemin 拍摄的创意广告,展现的就是你穿这双鞋 100 年后鞋子的状态,想让你知道这双 Paris 运动鞋「注定要穿一辈子」

而正常在商场售卖的这双鞋看上去和普通的脏脏鞋没什么不同,白、红、黑色三色毛边处理营造出破损感,鞋舌和鞋跟有一些划痕,这都是特意做出的磨损的痕迹。

但这双鞋可不便宜,愿意花钱买这双「破鞋」的人恐怕都不需要节俭到穿 100 年。售价在 496 美元(约 3000 人民币)到 625 美元(约 4400 人民币)之间的 Paris 运动鞋满足的不是那些对鞋子耐穿性有要求的粉丝,而是对时尚有追求的粉丝。

当然,如果你觉得售卖的脏脏鞋实在是太普通了,你也可以买 Balenciaga 广告中破损严重的「仿百年运动鞋」。穿肯定是不可能穿的了,但是 1800 美元(近 12700 人民币)的限量版球鞋价格说不定也有社交名片价值和展览作用。

如果说 Balenciaga 只是广告出格了一点,本身售卖的鞋子还是很日常的话,Nike 最新的 ISPA 运动鞋是真的「很丑」且很像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

这不是广告,鞋子真的是这个不好看的样子。

和普通的脏脏鞋一样,ISPA Mindbody 也有做旧感,就是这个做旧的程度太高了些。如同在充满绿藻的水塘里泡了半个月后被捞起来晒干一样,甚至鞋面的图案都不是一致的,就像不规则的污水泼在了鞋面上,留下了永久的污渍。

这甚至都不是做旧感了,你会怀疑这双鞋就是旧的。它就像用垃圾堆里找来的材料做成,再用绳子把这些材料组合起来。用脏脏鞋来形容它都有些夸张,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垃圾鞋」。

更有甚者,说这像上世纪登山者被埋在冰川下的鞋子,现在耐克把它们挖出来了。

耐克 ISPA 为什么要做「丑鞋」

这是耐克 ISPA 系列的新鞋履,和我们看到的运动鞋相比它很不一样。

但对于 ISPA 来说,这是合格的。

ISPA 是什么?是捡破烂,是即兴创作,是一种适应探索,是品牌对运动鞋的重新思考。用耐克的话说,「ISPA 是一套设计原则,是耐克所有设计中实验性表达的巅峰。最终的产品展现出了一种乐观的设计力量,满足了穿着者不会向外界透露的需求。」

ISPA 其实就是耐克的探索项目,在这过程中设计师会努力颠覆既有的制作流程。但最重要的依旧是捡破烂(SCAVENGE),它的意思是 search for and collect (anything usable) from discarded waste,简单来说就是变废为宝。

就像从剩饭中寻找美食一样,鱼头和内脏这种大部分人无法接受的食材在懂行的厨师手上也能成为珍馐。嗅觉敏锐的设计师们则可以从无尽的垃圾中,找到最适合出现在运动鞋上的材料。

耐克高级设计总监 Darryl Matthew 就表示:「在 NIKE ISPA 的开发过程之中,我们挑战的不只是生产端的技术,也是对于品牌既有流程的颠覆。」

ISPA 曾被外界看作试验性的项目,用创新抬高业内天花板也是耐克的目标之一。

在这种情况下,设计能力、可持续的环境友好和前瞻性更重要,从那些没有拿来做过鞋子的材料中获取原料更重要,而用户能不能接受反倒能向后靠一些。燃料鞋创新设计主管 Darryl Matthews 就表示:

我们从未打算直接针对消费者。我们认为,在流程开始时就以消费者为目标,这会阻止我们超越预想的外观。因此,我们从一系列问题开始,并在哲学构架内不断发展了这种方法。

所以你可以看到 ISPA 有穿孔外底和分趾设计,现在还有了一双外表就很像垃圾的「垃圾鞋」。

但这也不是说耐克一味追求新锐,忽略了球鞋的耐穿性和舒适性等问题。就以这双被称为「垃圾鞋」的 ISPA Mindbody 为例,它没用胶水或水泥可能会让用户担心它的耐穿性,但实际上焊接的方法让鞋子本身很牢固,一体的 Flyknit 鞋面也让它更好被回收,有点可拆卸的意思。

消费者可能没办法接受的,反而是这个鞋子实在是太丑了,至少它看上去太脏太旧了。

鞋子很丑,这可以是环保新思路

但丑,可能也是 ISPA Mindbody 的一种目的。

毫无疑问,全世界的球鞋品牌基本都没落下可持续的命题。

阿迪达斯和 Allbirds 合作开发世界上最环保的鞋,产生的碳足迹仅 2.94 斤,是其他运动鞋平均的 1/4,甘蔗原料和再生橡胶等循环材料让它很绿色。

阿迪达斯 2016 年推出的 UltraBOOST Uncaged Parley 球鞋,针织鞋面由 95% 的海洋塑料与 5% 的可回收聚酯纤维构成,2017 年类似的垃圾鞋就卖出了 100 多万双。

New Balance 和 Jaden Smith 联手推出的 Vision Racer ReWorked,使用的材料是回收混制而成的再生资源 Spinnex 纤维和 EVA 回收料。

PUMA 推出的燕麦米色厚底鞋运用了经典的 Oslo City 设计,同样是用废弃材料,但它用的是成衣制程中常见的剩余棉布、皮革以及回收宝特瓶再制塑料等废弃原料。

耐克 ISPA Link 之前也瞄准「可拆解」主题推出了不用一滴胶水就能在 8 分钟组装完成的鞋履,鞋带、鞋面和鞋底三个模块可拆解更利于之后的回收。

所有的品牌都在做环保鞋子,但这些鞋子外观和那些传统工艺制造的鞋子没有明显的区别。品牌的功夫都下在了内里,去重新处理废弃材料然后将它们以全新的方式展现出来。

而这次的 Mindbody 材料其实也经过了层层处理,但团队依旧选择用一种更为原生——可能很多人会说丑、垃圾的方式去展现。它直观地让你感觉到这双鞋的材料就是废弃的材料制成的,不需要通过报道,只通过鞋子本身的造型就能讲一个环保故事。

至此,垃圾鞋不仅是废弃材料做的鞋子,也是一种长得像垃圾的鞋子。

但做丑也是有好处的,耐克也没有任性到完全违背所有用户的需求做丑鞋,垃圾鞋也有固有受众。

如果说脏脏鞋是一种漫不经心的时尚,那垃圾鞋就是一种表明态度的时尚。

就像很多品牌的 logo 代表着昂贵和品质,垃圾鞋代表受众对于环保的接纳,这是一种交流的方式。穿着类似的鞋款就直接代表穿着者关心环保,接受这双鞋背后的理念,穿着这双鞋走在街上本身就是某种态度的表达。

只是这种表达的效果也有赖于品牌的宣传。

《时尚心理学》一书的作者 Carolyn Mair 就表示时尚是一种交流方式,如果人们不知道鞋子的价格,那鞋子也没办法帮助交流。

如果你喜欢 Balenciaga 并且已经看过这些邋遢的运动鞋,你就会知道穿着这些鞋是身份的象征。但时尚的问题在于,你必须了解情况才能传达你的信息。

而耐克的垃圾鞋也一样,只要有足够多的人知道它,丑鞋就是一种交流的方式。这也是品牌可以大胆探索的环保新思路。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