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 9.6,2 集封神的《中国奇谭》好看在哪?

商业

01-07 12:47

最近,一部国产动画如同黑马,杀入了微博热搜和豆瓣热播。

它就是《中国奇谭》,让人想起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经典动画电影《天书奇谭》。

《中国奇谭》正是由上美厂和 B 站联合出品的动画作品集,由 8 个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立故事组成,目前开播 2 集,2500 多万播放量,豆瓣约 4.9 万人打出 9.6 分。

在国产动画界,上美厂的艺术成就之高、风格之独特不必多说,但因为时代变迁和人才断层,它陷入了「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窘境。

《中国奇谭》一出,那个童年回忆里的上美厂,终于回来了吗?

注:下文涉及剧透哦!

妖怪故事集,「国产爱死机」

《中国奇谭》的主题是妖怪,妖怪在传统文化里的含义丰富,不一定只是凶神恶煞、奇形怪状的形象,它代表着反常、未知,与人类相处、对抗,也可能就是人类的另一面。

创作者们在大框架下写半命题作文,8 个故事风格和内核各不相同。因为《爱,死亡和机器人》也是由故事独立、类型多样的短篇动画组成,所以有人称《中国奇谭》为「国产爱死机」。

《中国奇谭》每周日 10 点在 B 站更新一集,目前只更新了 2 集。

先来看看第 1 集《小妖怪的夏天》。它的特别之处在于,将视野放得很低,在西游记的背景里讲普通小妖怪的故事,处处不提人,却处处都有人类社会的既视感。

主角野猪妖是一座小山头里的底层妖怪,大王和其他妖怪一样,将唐僧肉视为终极梦想,听说唐僧师徒将在几天后经过此地,便让手下们准备兵器、大锅、食材等,表现有功的还能喝上一口汤。

可惜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这个小山头将职场最糟糕的模样展露无疑——

论资排辈的现象严重,等级不够高的妖怪,便不配给大王擦盔甲。

野猪妖灵机一动,拔了乌鸦怪的毛,让弓箭的准头更好,直属上司熊教头却指责「你在教我做事」,对上唯唯诺诺、对下凶神恶煞、平时喝酒猜拳的中层领导形象活灵活现。

乌鸦怪秃完了,野猪妖也跟着秃了,它的鬃毛被牛头怪拿来擦锅,两只妖怪是一同「背锅」的难兄难弟。

本来说好唐僧肉用锅炖,小妖怪们还能喝上汤,结果被大王改成了烤着吃,需要从头采集两千斤山胡桃木,累死累活攒下的柴火被狼老大一个妖法烧了,精力和时间付诸东流。

朝令夕改、媚上欺下、不切实际,怎么可能做成事呢?这注定是一场失败的围捕,妖怪们准备得热火朝天,好像唐僧肉已经是大王的囊中之物,其实小山头连九九八十一难都算不上,八戒的钉耙就足够荡平,他们只是坐井观天的无名小卒。

▲ 英文译名是 Nobody.

「无名小卒」的主题贯穿全篇,最终野猪妖向师徒四人报信,让他们小心埋伏,却被一棍子打晕在了地上,好在结局很快反转,野猪妖没有死,这只是孙悟空的障眼法,孙悟空还将野猪妖拉了起来,送了它三根保命毫毛。

孙悟空从头到尾没有露脸,戏份也很少,却让人觉得,大圣就是那个大圣。大人物们始终面目模糊,也暗示了野猪妖身处底层、只能仰望和想象高层的处境。

虽然有人说野猪妖被打死更好,讽刺意味更浓,但没被打死的结局,才能体现齐天大圣「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更别说孙悟空火眼金睛、五感敏锐,不应该听不清野猪妖的喊话。

如果说《小妖怪的夏天》是结构工整、细节精致的现实主义故事,第 2 集《鹅鹅鹅》则是留白又写意,奇幻又诡谲,被总导演陈廖宇称为「个体特色最突出的一个短片」。

《鹅鹅鹅》改编自南朝梁文学家吴均的散文《阳羡书生》,简单叙述它的主要情节便是这样:

货郎为了送 2 只鹅上了鹅山,偶遇一条腿瘸了的狐狸公子,狐狸公子邀请货郎喝酒,从嘴里吐出它的心上人兔妖,在狐狸公子睡去后,兔妖又吐出了野猪妖,野猪妖再吐出了鹅妖,鹅妖竟让货郎动了心。心上人亦有心上人,层层嵌套又互不知晓,最后一切归于狐狸公子的嘴中。

这个幻中出幻、辗转相生的故事,究竟有什么内涵?导演并没有给出标准答案,「人心多变」是原著故事的基本框架,其实自觉说得通的主题都可以,有人说是自我与本我,有人看出了欲壑难填和患得患失,有人感叹身在笼中不自知,这正是留白的妙处所在。

南北朝志怪小说本就是这样的特点,简约地讲述一个故事,不做评判,也不描绘心理,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就像最后鹅妖消失,耳坠在货郎手里化作飞鸟,飘散在崇山峻岭间,茫茫然而不可寻,惆怅之余有「飞鸟相与还」的释然。

《鹅鹅鹅》时刻变换的大小关系也很有意思,一边是狐狸公子藏身鹅笼,心上人置于心腹,另一边是货郎醉酒后头变得比山还大,狐狸公子龇牙咧嘴占据整个屏幕,似乎货郎进入的鹅山不大,背着的鹅笼不小。

这让人联想到庄子的《逍遥游》,无论是不善飞翔的蜩、学鸠等小动物,还是能借风力飞到九万里高空的大鹏,或是可以御风而行的列子,都有所待而不自由,似乎又可以是主题的一种解读。

动画里还有一个有趣的设置,《鹅鹅鹅》本身是默片,用了第二人称的字幕推进情节,让观众代入货郎的视角,似乎我们就是故事里的主人公,强化了全程的情感体验。

不管是故事还是意境,《鹅鹅鹅》都值得琢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从你我的不同理解之中,便可见到众生相。

本土味道的审美,几代人的爷青回

除了故事内核之外,《中国奇谭》的美术风格和制作手法也值得关注,形式和内容本就相伴相生。

《小妖怪的夏天》的背景是水墨融合光影的风格,借鉴了中国泼墨和青绿山水的意蕴,导演於水还在知乎介绍了几个比较难画的镜头。

牛头怪抓着野猪妖刷锅的镜头涉及到较大的透视,野猪妖被摩擦时的形变和表情、牛胳膊和手的结构在运动中的转化都难度不低。

唐僧师徒四人正面走来的慢动作画面也不容易,一方面,慢动作在二维动画中比较难画,另一方面,在看不到表情的情况下,只能通过剪影和动作本身表现师徒四人的性格。

还有一处是高潮戏里流畅的狼妖变身,这是一帧一帧手绘出水墨的风格感,工作量非常庞大。

《小妖怪的夏天》的配音和配乐也很考究,比如在野猪妖向着孙悟空跑去时,喊第二句话的时候没有出声,有一种声音上的留白,同时凸显了背景音乐人声演唱的震撼感觉。

《鹅鹅鹅》独特的视听语言更是令人过目不忘。

内容改编自志怪小说的它,美术风格也向志怪小说靠拢,像水墨也像沙画,黑白灰加上鲜明的红,既诡异又灵动,黑眼圈浓重的人物形象则是哥特式美学的展现。

特别是狐狸公子,有些像是戏曲的俊扮,丹垩粉黛,鬓边簪花,变脸略显惊悚,醉酒时又不失可爱。


审美高级的背后是苦工,《鹅鹅鹅》用了最细化的素描式的画法,还原了早期电影胶片的效果。导演胡睿表示,这种风格动起来没有窍门,只能一帧一帧手绘上色,「你只能看,有的时候很好,有的时候让你绝望到不行」。

根据《中国奇谭》的 PV 和预告,接下来还有各种不同美术风格和制作手法的动画,既有传统的二维、剪纸、偶定格动画,又有 CG、三渲二的现代技术。


某种程度上,《中国奇谭》的大胆探索,继承了上美厂的作风。

上美厂首任厂长特伟提出了「探民族风格之路」的口号,众多前辈艺术家秉承了这一创作理念,尝试了各种艺术形式,比如借鉴戏曲的《骄傲的将军》、彩色剪纸动画《猪八戒吃西瓜》、水墨动画《小蝌蚪找妈妈》、手绘二维动画《大闹天宫》、木偶动画《阿凡提的故事》…….


国产动画界有「中国学派」一称,它是享誉国际的动画流派,指的便是「发轫于 20 世纪 50 年代,成熟于 60 年代,收获于七八十年代的一批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动画作品」,令宫崎骏、高畑勋等日本动画人叹为观止。

换句话说,中国学派就是我们小时候守着电视机看的动画作品。如今《中国奇谭》又有了一些当年的影子,让人觉得这就是国人讲的中国故事。

传承与创新,传统与现代

根据上美影粉丝后援会,上美厂是《中国奇谭》的出品方,各个故事由各个工作室制作,上美厂也有参与并且进行检修,所以《中国奇谭》可以说是上美厂和多厂合作的一个成果。

虽然这次上美厂更像是一个把关者,但《中国奇谭》在短时间内引起轰动,依然离不开上美厂这块「金字招牌」。

谈到国产动画,我们难以忘怀那辉煌的过去。1957 年正式成立的上美厂,创作了《雪孩子》《大闹天宫》《黑猫警长》《葫芦兄弟》等 500 多部伴随了几代中国人的作品。


可惜 80 年代之后,动画市场风向迅速转变,因为时代的发展和人才的断层,曾经辉煌的上美厂逐渐走向没落,甚至被质疑吃老本,再没有经典之作。

其实近年来,优秀的国产动画也有不少。

动画电影《罗小黑战记》同样探讨了妖和人的关系;《一人之下》扎根本土的玄学土壤,设定了有趣的作战体系;《雾山五行》水墨画风独树一帜,打戏流畅绚丽,又有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世界观,立足传统又融入现代。

《中国奇谭》最打动我的一点,也是国产动画的传承和创新。

《鹅鹅鹅》导演胡睿是上美厂的粉丝,特别喜欢《骄傲的将军》《天书奇谭》等作品,甚至自称《鹅鹅鹅》可以算作《天书奇谭》的同人作品,又谦虚地补充两者还有云泥之别。

《鹅鹅鹅》里瘸腿的狐狸公子,便是胡睿夹带的私货,他用这个形象致敬了《天书奇谭》的瘸腿狐狸阿拐。原著里瘸腿公子并未说是狐狸模样,也没有吃鹅,但阿拐就是爱吃烧鸡,狐狸公子也就吃掉了鹅,平添了几分妖气。

《鹅鹅鹅》的故事本身也做了现代的改编。原著里的货郎是一个旁观者,看到被吐出来的心上人们,他只是一次次说「善」,而在动画里,货郎成为了一个参与者,和最后出现的鹅姑娘有了情感交流。

货郎成为了套娃的一环,狐狸公子与货郎分别时还露出了一抹笑容,似乎对发生过的一切了如指掌。当故事用第二人称讲述时,我们便也随着货郎有了怅然若失的感觉。

胡睿还在采访中提到,本来想用女中音的画外音旁白,最终选择了简单的字幕形式。这些字幕就像是打游戏时出现的任务指引,特别符合当代青年观众的基本生活经验,也就没有必要再用多余的表达。

《小妖怪的夏天》导演於水同样在幕后特辑说到,在这个片子里最难的是,怎么既能体现中国的美学风格,同时又能做到当代年轻人喜欢的调性,探讨的其实也是如何传承和创新。


在传承这方面,我们可以看得到很多细节,比如牛头怪抓着野猪妖擦锅时冒的烟,画法借鉴了小时候的连环画,但让这种烟动起来绘制量太大,所以导演只在这场戏里用了一下。

创新之处则更加明显,导演在国人耳熟能详的《西游记》背景里,探讨了普通妖怪的命运,也用妖界的职场关系映射当下。如果妖界有知乎,野猪妖应该写一篇「在《西游记》里做一只普通妖怪是什么样的体验」。

另外,嘱托孩子多喝水的野猪妈妈,如同子女打拼在外、逢年过节碎碎念的父母,让故事多了温情;「你在教我做事」「擦了半天就这」等台词则很有网感,十分贴近时代。

目前我们看到的 2 个作品,既有上美厂的民族风格,又带着当代的气质,在现在的国产动画里令人耳目一新。

《中国奇谭》总共只有 8 集,这种单元短片集的形式更像是一种探索,还没有体系化,不如网飞成熟,贸贸然说国产动画崛起并不合适,但看到突破就是值得庆祝的事,只希望国产动画的惊喜不是昙花一现,而是像流水一般,争的是滔滔不绝。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