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 年了,做网文作家靠谱吗

公司

2023-02-06 10:59

时至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原本会被认为是不务正业的职业,如今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认同,比如电竞选手,网文作家,视频博主,或者网络主播。

在十年前,这些从业者回到老家,可能都会被归到「卖电脑的」。但是现在,老家谁不是人手一台智能手机,4G&5G&Wi-Fi 覆盖,人人都可以是游戏、网文、视频和直播的受众。

一枝独秀不是春,万紫千红才是春。如果在各大视频网站看一看,在播热门国产动画以及不少国产电视剧,大多还是从经典网文 IP 改编而来,无论是接近尾声的《斗罗大陆》,还是去年热度极高的《斗破苍穹》,亦或是更早之前的《全职高手》等等,都是如此。

在网文、视频内容、游戏、周边的产业链条上,网文始终处于上游。如果没有网文,那么年度爆剧《琅琊榜》、《庆余年》、《开端》都不会存在,甚至具有时代厚重感的电视剧《大江大河》的原著小说也是网络小说。

也就是说,IP 循环起来,内容才会丰富多彩起来。

副业与跨界

2002 年,起点中文网诞生,随后便有不少网文作家造富神话的新闻出现,当不少作家勤恳数年写一部小说出版纸质书,最终版税收入不过数万元的时候,已经有一批网文作家能获得七八位数的收入。

诚然,大多数行业都分布着「二八定律」,甚至是「一九定律」,譬如很多涉世未深的青少年有成为电竞高手的梦想,但现实是只有极少数金字塔尖的选手能够在赛场上「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更多的人只能籍籍无名。

时至 2023 年,网文作家这样的职业,对于多数人来说,既陌生又熟悉,我们或多或少看过网文,网文作家的传说也未曾间断,但似乎现实生活中,又没碰到多少人是网文作家。

大概,是因为网文作家一没有白大褂或者红马甲这样的制服,二网文作家的工作都坐在电脑前完成,无需在现实与人接触吧。

实际上,据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此前的公开数据,中国网文作者数量累计已超 2000 万人,而在 2022 年上半年,阅文集团新增约 30 万作家,60 万部作品,新增字数达 160 亿。

在社交媒体上,网文写作、入行技巧的讨论度也水涨创高。根据第三方数据,小红书月均新增 200 余条网文写作、入门相关的笔记,年阅读量超 1000 万。

2000 万的网文作者群体,为什么似乎不如 400 多万的医生群体,1700 多万的教师群体那么有存在感?

答案是一个关键词:副业。

某种角度来讲,作者和演员类似,都存在着一种「表演」,有些小鲜肉要么全程面瘫,要么歇斯底里,显得没有演技,就跟有的作者写出「洛杉矶第一人民医院」和「每天从五百米长的大床上醒来」类似,都是生活经验不足,相关知识匮乏还不上心和学习的结果。

优秀作者当然可以虚构真假难辨的网文世界,这里剑气纵横,追星逐月,而又所谓真诚才是必杀技,如果是警察写探案,法医写取证,官员写官场,那自然更能信手拈来,能让读者身临其境。

《2022 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发展趋势报告》显示大部分作者来自教育、卫生、互联网和相关服务等 57 个国民经济行业大类,虽然是兼职创作,但他们在作品中塑造了多达 188 种职业形象,如《警探长》中的警察、《与云共舞》中的通信工程师、《智游精英》中的互联网运营等,无一不是来自创作者的亲身经历。

和晓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职业履历丰富,作为副业的现实题材网文作家,也是成果斐然,在这个副业中,她已经刊登超百万的文字,出版了儿童文学《有关妹妹的传说》,代表作《上海凡人传》荣获阅文集团第六届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征文大赛一等奖。

她告诉爱范儿,她把网文作家当做副业的缘由来自于「孤独和倾诉欲」:

那时候我怀孕,休在家里,每天老公出门上班之后,我有十个小时的独处时光需要打发。不知从哪里获悉并虔诚遵守的孕期戒律让我自动过滤掉运动、电视、吃喝玩乐等项目。我枯坐在沙发旁,移动小桌上正好有台新买不久的笔记本。我鬼使神差打开一个文档,本意是记录一个胎儿的成长,转念又想,不如写个前传,记录一下他爸妈的爱情。于是,我的第一部只羞涩地给寥寥几人看过的《魔都爱情记录》就那么诞生了。感谢寥寥和几人,他们的热情鼓励,让我在此后几年,真的走在了网文作家的路上。

像和晓这样一时兴起开始写网文的人并不在少数,但是穿越时间和毅力的漏斗,能够坚持下来的人并不多,和晓的副业之路并不是坦途,一样会遇到困难。如何分配和职业以及生活的时间,如何处理时间冲突,如何克服断更念头,是包括和晓在内把网文作家当做副业人群的共同问题。和晓说:

当我看到「精力不足、时间冲突、想断更」之类的字眼,心里莫名心虚,老怀疑这是我的编辑在借机给我当头棒喝。

以上状态,确实是我写《周末夫妻》时经常面临的状态。当时从事的主业正面临行业检查,此检查关乎未来两年的经济补贴,老板带头玩命加班,员工如我也只好奉陪。就算鲁迅真说过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我也真的挤不出。硬挤也只能是从睡眠时间里克扣。每天保底 4 千字的更新,被迫改为 2 千字。有时候 2 千字也没时间码,一边强睁着眼睛站着码字,一边不住打退堂鼓,想,又不是网文里的名角大腕,断更又何妨?

断更的想法在脑海里疯狂徘徊,但,最终还是没有真的断。这也是我引以为豪的地方——咱是个有责任心和使命感的人。困难是验金石。只有意志坚定的人才能通过考验。写作是我意志坚定的爱好。

这份意志,也是她认为从网文作家副业当中最大的获得,收入之外,正是这份意志以及行动,给了她教育孩子的最大底气,身教大于言传:

我每天晚睡早起写作的样子,我从图书馆抱回一摞书读书查资料的样子,我登上阅文集团第六届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征文大赛一等奖领奖台的样子,都会润物细无声地影响到我的孩子。

和晓走上网文作家之路或有一些偶然性,但是在千里鹰(笔名)这里,却有一定的必然性。她是第二届大湾区(深圳)网络文学大赛最具人气奖获得者,也是某企业 CEO。

她对爱范儿表示:

选择当网文作家的人,都是对文字有爱好的吧?不然不会开始。那就和所有爱好 “一样:不做这件事情,会觉得这一天不完整。

我从小的人生目标之一,就是这辈子要写一部长篇小说,2019 年的某一天,鬼使神差地点开阅文作家助手的后台,看到了现实题材征文,就开始动手,自此不想停。

在提及成为兼职网文作家优劣势的时候,千里鹰与和晓第一反应都是「进可攻,退可守」,但他们也认为,真诚与热爱,才是走得更远的动力。毕竟相比于便利店店员等收入稳定且预期可控的兼职工作,网文作家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预期也更不可控,有人赚得黄金屋颜如玉,有人也空手而归。因而,千里鹰如此评价网文作家的优劣势:

当网文作家的优势是「喜欢且埋下爆红的可能性」,劣势是从收入角度极大概率为「白忙乎」。

从各个角度来看,把网文作家当做副业,都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情,入门需要一定的写作功底,坚持需要长期热爱和坚定意志,成功呢,也还要看点概率。

不过从个人获得来看,千里鹰属于并不看重金钱收入的人群,「曾经来过」的存在感,是她最看重的:

每个时代都要有记录者,所以我坚持写现实题材,记录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留下的一道道印记、为某一天被后人发掘创造可能。

与前面说的关键词「副业」一道,「跨界」也是澎湃和阅文集团发布的 2022 网络文学十大关键词之一。

在不少网文改编的影视作品当中,编剧一栏往往会把原作者列上,有时候是出于尊重原著,有时候原作者也确实会参与到编剧工作当中。

但近两三年有其一定特殊性,影视行业和剧本杀行业受到了重创,因而不少编剧和剧本杀剧本写手,反向来到了网文世界,成为网文作家。作为风向标的是,在起点中文网 2022 十二天王评选结果中,出走八万里(笔名)之前是一位编剧;南腔北调(笔名)曾是游戏策划、剧本杀作者。

出走八万里是浙江传媒学院戏文专业编剧方向的第一届毕业生,经历了影视行业的繁荣期,也依靠转型网文作家,安然渡过了行业的困难期。

与和晓类似,出走八万里走上网文之路也有点偶然性,2020 年的时候,因为疫情,筹备两年的戏改期,困在杭州家中的他凭空多出大片时间,焦虑逐渐蔓延。于是作为网文资深读者的出走八万里,开始了网文创作。

即便是一名出身专业,经验丰富的文字工作者,但从编剧跨界过来,等待他的不是一帆风顺,试水作品《我用闲书成圣人》接连被退稿。

编剧写剧本,会有相应画面一起呈现情节,但网文只有文字,二者差异巨大,投稿阶段有一版的《我用闲书成圣人》开头如果放在影视剧里,会十分精彩,但是如果是网文,就会让读者不明所以。

多次修改之后,《我用闲书成圣人》终于上架,最终爆火。

在创作过程中,编剧的一些方法论,也帮助出走八万里走出卡文的困境。网文创作,兼具体力和脑力劳动,高强度更新下,保证情节推进,节奏畅快难度很大,作者非常容易遇到创作瓶颈。和多数人独自创作网文不同,编剧的工作模式是集思广益的,每当卡文的时候,出走八万里就会和同行们,还有读者们交流,开阔自己的思维。

目前,出走八万里依旧保留着自己编剧的工作,不过他也开始决定,把精力重心放在网文创作上,减少编剧的工作量。于他而言,主业副业的天平,已经倾斜到了另一边。

现实与路径

在采访中,千里鹰提到:

在写作上的专业度已经可以实现个人的商业与社会价值。我十分钦佩能到这一步的作家们,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成为这样的人。谁不希望自己能从业余选手,变成职业选手呢?

无论副业,还是跨界,亦或是选择全职,本质上,网文作家是一个现实当中的职业,即便生产成果在网上。

▲ 电子厂车间

和前面提到的白领或金领人群投身到网文创作当中不同,荆棘之歌(笔名)2008 年高中毕业之后,选择了去广东的电子厂打工,每天至少工作 10 个小时,一周最少工作 6 天。如此辛苦劳动,月收入仅有两三千元。在高强度工作之下,看网文是她为数不多的休闲方式。

然后到 2015 年,荆棘之歌从广东回到河南老家,开始从事美容相关工作,碎片时间也多了起来,她也从网文读者开始变成网文作者。与多数网文作者枯坐电脑前面创作不同,荆棘之歌开始创作的时候,并没有自己的电脑,写作工具是手机。

第一部作品《带着系统来逆袭》和自己从事的美容工作息息相关,但只在上学阶段接受学校写作训练的荆棘之歌此时并非优秀的作者,作品也并未产生多大影响力。

此时,一名给她作品挑刺并得到了正面回应的读者,打赏了 200 元,这让荆棘之歌开始意识到,自己的作品是值钱的。到 2016 年年底,她的第二部作品《青诡记事》开始撰写的时候,荆棘之歌的收入才开始水涨船高。

到 2017 年年中,她的收入已经足够让自己在河南老家购买两套不算大的房子,一套给父母,一套给自己。

如今,荆棘之歌总创作文字已经接近千万,是起点女频的资深作家。从南漂打工妹,到高收入网文作家的跨越,可能是很多人投身于此的励志模板,其中固然有笔耕不辍的原因,但荆棘之歌认为,认真体验生活,时时阅读思考,是保持创作持续性的必由之路。

如同她第一部作品写美容相关的一样,荆棘之歌给新手的建议也是写自己的生活经验,或者是自己懂得更多的方面把他们放大,然后进行一些素材的编织描写,这样一来比较有真实感,二来也不会出现太多有些读者不喜欢的 bug,会慢慢提升自己对文笔的把控。

荆棘之歌的打工经历以虚构改编的形式,存在于她的作品之中,而她有一段时间矫正牙齿,进食限制颇多,也成为她写作美食题材的动力:她想让书中角色代替她尝遍美食。

现在荆棘之歌的一个小苦恼是,酷爱养花的她考虑写一本跟养花相关的仙侠小说,但还没有很好的灵感,只能放在待写题材当中。

阅文集团现实与短篇频道主编拉拉林注意到,网络文学发展二十多年,题材五花八门,作品更是多如牛毛,玄幻穿越修真题材长盛不衰,竞争激烈。此外也有新的趋势出现,从最近的影视市场来看,尤其是从东亚影视市场的趋势和变化看,包括日韩等国以及港台地区的影视作品,都有依托于现实背景的特殊题材作品的大量涌现,比如结合社会悬疑、刑侦、社会问题、女性题材等等,其中有大量的爆款出现,而这些作品在题材归类中,都可以算是现实题材背景。

而在网络文学领域,现实题材整体发展较慢,一方面是受制于题材认知,很多作者会把现实题材定义为主旋律,驾驭难度大,另一方面变现模式相对特殊,在订阅市场相对较难成功。不过现实题材具有很多商业变现的价值,比如实体出版和影视改编,所需的几十万字的小说篇幅进一步压缩了创作时间成本,整体收益并不低。

不管是从新手找副业写作第一步,还是寻找创作的蓝海领域,现实都是绕不过去的关键词,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论断在此依旧适用。

即便是第一部作品就爆火的出走八万里,《我用闲书成圣人》的灵感来源和核心设定,依旧源于他的大学专业,兴趣与职业方向。

▲ 电影《编舟记》剧照

某种程度来说,成为网文作家,并不是一份赚快钱的选择,成功者如荆棘之歌,开始阶段的一年时间也是非常惨淡,但写作投入的,不仅是当下的时间,还有自己好多年的人生经历。

因而,在提到成为兼职网文作家,需要什么的基础和能力时,拉拉林认为除了合格的叙事功底之外,首要条件是非常强烈的创作自觉。因为兼职创作需要挤压作者的大量生活时间,尤其是在网络文学中,因为它的长篇连载属性,就更需要创作者每天都要在创作和构思中投入大量精力,这时候如果没有创作上的自律和自觉,光有一开始的创作冲动,写作可能无法坚持太久。

作为一种副业乃至职业选择,网文作家其实也可以分为两种类型,在拉拉林看来,很多在风口行业的从业者,进行网文创作是一种生活选择,未必是想把创作当做主要收入来源,比如以华为工程师出海为小说原型的《与沙共舞》《与云共舞》的作者,是在相关行业沉淀多年以后,有了创作的条件和机会,参与到了网络文学中来。

而还有很多人,从事传统行业,收入未必高,网络文学创作的稿费收益确实能够为他们提供更好的物质生活条件,甚至提供另一种生活的可能。

最终,无论是副业还是跨界,亦或是尊重现实还是路径选择,还是归结到了一个关键词:生活。

网文作家千里鹰说,即便成为了全职作家,我觉得依然还是要拥有生活、在生活中积累素材。网文编辑拉拉林说,兼职创作需要挤压作者的大量生活时间。和晓、出走八万里和荆棘之歌都证明,没有生活积累的写作,都是空中楼阁。

矛盾吗?

其实并不矛盾,当决心成为一名网文作家的时候,其实也是敬重生活的开始。被压缩的,是原本虚度的那部分。

▲题图系电视剧《开端》剧照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